<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398章 这不是草船借箭吗
    “这特么的不是践踏兄弟劳动成果吗?”

    李炎站在京城交易局投研部的办公室里,看着云凌一声令下带着所有人竟然拿着好不容易收集来的筹码,做起了空!

    那种感觉,李炎觉得就好像自己省吃俭用赚来的钱,被自己败家娘们儿给无情挥霍了一般。?

    现在资本市场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撕咬市场里民生溢出的筹码。只有散户现在傻傻的因为民生一个劲儿跌跌跌而割肉。

    机构们则如同操着刀,面露狰狞面容的屠夫般迅收割这些筹码。

    现在,所有涉及民生的各路机构现在基本上心照不宣,任凭民生的股价缓缓回落。

    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原因很简单,所有散户割肉是因为看不得股价一路阴跌,机构故意引导价格下行是因为如果散户割肉他门扑上来拿筹码,那结果必然是价格横盘,有人买有人卖,而且是在一个相对平稳的价格上操作的时候,又是买卖双方基本保持均衡或者说买的人多于卖筹码人数量的时候,价格一般不是横盘就是缓缓向上。

    这样先就破坏了“游戏”的平衡与初衷,其次就是价格如果开始反向拉升了。那谁还卖?华夏的个人投资者……那些韭菜们可是买涨不买跌的主。

    更多的人心中都有一个梦,一个搏反弹的梦,一个抄底的梦!

    只要一反弹,天知道会有多少抄底的人涌进来?

    所以,大家抓住了这些“韭菜”们的心里之后,直接来了个顺势下行。

    只要买你就亏,只要搏你就套,只要抄底就能埋了你!

    “成交!”

    “报盘成交!”

    “成交!”

    办公室里一声声汇报的声音越来越密集,这自然也就代表着交易局的抛盘对民生的价格造成了冲击。价格随之开始加下行。

    咕噜……

    云凌坐在办公桌上,随手拿起一瓶红色的可口可乐猛灌了一口。瞪大了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民生盘面的变化。

    “成交!”

    “成交!”

    随着报盘声音的逐渐减弱,随着办公室里所有人把账户里的民生都昨晚了减持之后。

    云凌呼的一声轻轻吐了一口浊气!

    盘面上并没出现大笔大笔的买盘,也不知道是盘面上的机构主力操盘手们都没注意到筹码溢出的情况,还是这些人都被盘面上这么大笔大笔的抛压盘震惊了!

    民生的价格快暴跌了五个百分点。

    平日里,民生的跌幅一般最多会被控制在百分之三左右,可以说是大家都在心照不宣的“温水煮青蛙”。但是这么大的一个跌幅出现,让一时还没看清楚情况的机构统一保持了沉默。

    “太好了!”云凌见自己扔出去的筹码没有第一时间被人一扫而空,没有出现自己心中最怕看到的“撒手没”,云凌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现在很多散单出现了集体抛盘的情况!”

    “散户出现恐慌情绪了,恐慌盘似乎就要来了。”

    “散户的抛压增大了……”

    “云凌,估价跌幅已经接近百分之七!”

    云凌眉头一挑,目光落在显示器屏幕之间,心中安喜的同时。

    李炎则紧紧攥着拳头,看着民生的股价此时暴跌,抛压盘增大的情况紧张不已。

    “买啊!回购啊!当天买了当天拿回来啊!这……在不回购就让人别的机构把这些筹码都弄跑了!”李炎心里着急,嘴里小声也嘀咕了一句:“不能贪心!”

    坐在办公桌前,正看着股价持续下行筹码6续成批量溢出的时候,自己下意识抬头看了眼李炎。

    “是不能贪心哈!”云凌此时一脸和煦的笑容冲着李炎念叨了一句。

    “吓?”

    李炎一脸的吃惊,在他想来自己这么小声的嘀咕声云凌都听到了?

    就在李炎还在纠结自己说话的时候,云凌朗声冲着众人说了句:“收网!”

    “报盘成交!”

    “成交!”

    “我这里买回来了。”

    “盘面上出现开始抢夺筹码的现象了!”

    就在最后一个工作人员说话的同时,云凌同样看到了盘面上的变化。

    后续是那些机构们此时如梦方醒,又或者那些机构们看懂了云凌的计谋,跟在云凌后面也开始了筹码抢夺大作战!

    “成交!”

    “已申报、未成交!”

    “未成交!”

    买的人多了,价格自然也就跟着水涨船高。

    俗话说的好,资本市场的指数走高是依靠资金的力量推升,有钱就能任性,有钱就能把资本市场里的走势拉起来。

    而砸盘,则需要依靠筹码卖出来实现。

    一个快的震荡,引出了恐慌盘之余,同时还引来了一群的金融大鳄!

    当最后一个交易员把筹码拿回来之后,就见她仰头冲云凌说完成的时候,云凌马上冲众人吩咐道:“马上算一下,这么一圈下来咱们一共拿了多少筹码”

    如何计算这次探底反抽的过程具体如何,李炎站在一旁下意识抬起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在李炎想来云凌这次八成八是肉包子打狗了有去无回了。

    然而让李炎没想到的是,云凌竟然就这么硬生生的又把筹码给拿回来了。一进一出看似好像是在瞎捣乱,但那些不用看也知道从韭菜手里拿来的恐慌盘,带着血的割肉筹码是怎么回事。

    “呼……”李炎轻轻吐了口气,忽然一个年头从脑海中划过。

    “云凌,统计筹码出来了。咱们这次做空以后仅仅多拿到了这次砸盘资金的百分之三十。”有人统计完结果之后,站起身子冲云凌念叨了一句。

    “怎么会这么少?”云凌有些意外,脸上露出了丝丝不满的情绪冲其问了一句。

    “那个,主要是因为后面跟进了不少恐慌盘的机构们。他们手里或多或少的都从中捡走了一些筹码!他们拿的多了,所以咱们拿的也就少了……”

    云凌和这人如何说话,站在一旁的李炎充耳不闻。李炎心里此时就翻腾着四个字:草船借箭!

    “明天等筹码到位之后,咱们接着砸盘!”云凌朗声冲众人喊了一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