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389章 僵局才是真正的较量
    “李炎那边传回消息来了吗?”云凌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瞅着显示屏内民生开盘前的宁静时,忽然问了一句。天籁小说Ww

    墨墨姐此时坐在云凌身旁,微微抿了抿嘴摇头说道:“还没,我觉得这次李炎去吴知霖那边,应该不会有结果的。”

    这话说的其实挺婉转,墨墨姐虽然有不解但也没埋怨云凌让李炎去完成他根本完成不了的任务。

    民生的股权,吴知霖怎么可能给李炎?

    云凌扭头看了眼墨墨姐,忽然咧着嘴笑呵呵的冲她问道:“你觉得我让李炎去不合适?”

    “嗯……”墨墨姐沉吟了一声后,随即冲云凌说道:“我只是觉得李炎去了应该不会有结果。民生的股权价值已经出了票面价值,吴知霖怎么可能把民生的筹码给李炎?”

    “票面价值……”云凌嘴里嘀咕了两句这个词,微微摇头洒然一笑。

    墨墨姐用了一个比较专业的词汇,其实有关股票的价值有很多提法,在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含义需要加以区分。

    股票的票面价值又称面值,即在票面上标明的金额。过去有的股票有票面金额,叫面值股票。而有的则不标明票面金额,叫份额股票。

    股票的票面价值仅在初次行时有一定意义,如果股票以面值行则股票面值总和即为公司的资本金总和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司的净资产会生变化,股票的市值价格会逐渐背离面值,股票的票面价值也逐渐失去其原来的意义,不再被投资者关心。同样,民生这次的股权争夺中涉及资本角逐背后的利益关系,消息如果被曝光出来,票面价值又多了另外一层意思,又有那个投资人不想借机捞一把?

    不管是韭菜还是机构,不论投资家还是金融大鳄,想来谁也不会放过这个“投资”机会。

    墨墨姐楞了楞,看着云凌反复念叨着自己刚才说过的票面价值这个词,眉头微蹙。

    “你觉得如果吴知霖不会把筹码给李炎,那咱们交易局的人谁过去,还能从吴知霖手里拿回筹码呢?”云凌这句话说完之后,弄的墨墨姐心中的阴云还是那样云山雾罩!

    “你的意思是?”墨墨姐冲着云凌下意识又追问了一句。

    云凌用手轻轻戳了戳办公桌以后,淡淡说道:“李炎到了京城交易局的事情,吴知霖应该知道的。今天我在让他以京城交易局代表的身份去找吴知霖,想来她这么精明的女人应该懂得投资二字的含义。只要她愿意在李炎身上投注,我相信咱们需要的筹码会到手的。”

    墨墨姐此刻似乎明白了云凌的意思,微微点了点头道:“如果真的能到手自然最好!不过,我今天总觉得事情似乎不会这么顺利。李炎可能完不成他的任务……”

    端起茶杯刚要抿一口茶的云凌一愣,扭头看着墨墨姐诧异的问道:“为什么?”

    “第六感吧?你相信女人的直觉吗?”墨墨姐苦涩一笑,自己也解释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想法。

    二人没在李炎身上过多的纠缠,自然也想不到此时此刻知春路的天虹基金里多了一位搅局的不之客。

    其实,眼前的僵局才是最麻烦,最要命的事情。

    云凌确实把任务目标交代给了各大蓝筹的上市公司。那些董秘负责人或者说金管团队也确实开始在民生中动了起来。但是目前各大势力基本已经形成,相互之间的壁垒也完成了构筑。

    眼看着民生的资本市场已经形成了一个僵局,想要在这种情况下撕开一个口子,打破眼前的僵局无疑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天平的两端已经堆砌了等重的砝码,那边稍微轻一些、重一点都会打破现在平衡的局势。而且京城交易局如果想要主导战局,想要把盟军的触角伸进民生之中……很有可能成为牺牲品!

    不然,怎么会说僵局才是真正的较量?

    这时候,云凌知道考验的就是各个势力的耐心。而且在云凌看来,此时此刻的博弈更像是你荒野大“镖客”有钱,而愿意出台的“妹子”也多得是。但是那个妹子真的应成了,反而会被镖客们觉得这妹子不值钱!

    历史上,千千万万的妹子都被淹没在滚滚烟云的历史红尘当中。姓甚名谁?谁也记不住了!

    唯独,一个妹子被世世代代家喻户晓。她的名字就是杜十娘。

    妹子就是杜十娘,“镖客”就是那位李公子。不管你是什么阶段的“妹子”,都明白《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这个故事。

    杜十娘这个妹子,以为李公子真的爱上了自己。所以她以身相许。结果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李公子为了钱又把她转手卖给了另一个富家子弟。最后杜十娘只能抱着百宝箱自尽!

    云凌觉得自己可不能当那个杜十娘,民生股权争夺的人就是李公子。云凌从不幻想自己真的找到了可以依托一世的人,就算真的有,也是妹子碰到了白马王子的童话故事。至于白马王子以及灰姑娘等等童话故事里透露出的重口味与血腥,好像都被他们的爱情故事所掩盖,真正现了细节,读懂那些童话的人又有几个?

    看着开盘后民生在二级市场中的走势图,云凌叹口气嘀咕道:“还是没有人愿意卖筹码吗?”

    “这个……这个时候谁会傻傻的把自己手里的金疙瘩往外扔?”墨墨姐叹口气,看着盘面上零星的筹码溢出情况,随机接着说道:“现在二级市场里少量交易的筹码都是散户那些个人投资者在倒腾,真正的机构那个在动?卖出去的筹码就是打狗的肉包子!大家都懂这个道理……”

    …………………………

    吴知霖看了看自己身边的秋蝉儿和姜楠,又看着自己眼前的李炎以及跟着他来的毕佩琳,廖天华赵师傅等人沉吟片刻后,这才冲着她眼前的女孩微微抬手说道:“你跟公孙起说一声,我现在正在和人谈点重要的事情,先让他等我片刻吧。”

    女孩眉头微微一皱,她似乎怎么也想不明白眼前这些人怎么就成了“重要”,更不明白公孙起这种大壕级人物来见吴知霖,她又怎么好意思让公孙起等?

    想归想,女孩最终还是冲着吴知霖微微点头道了句:“好,我这就去跟他说一声。”

    说完这句话,女孩转身朝着身后的房门走去。

    “等等!”吴知霖忽然出声唤住了女孩。

    女孩回头看了眼吴知霖,眼角一挑看着吴知霖没说话。

    “好好招呼公孙起,不能让人家说出咱们天虹基金怠慢了人家。”吴知霖说完这句话之后,挥挥手刚要让她离去的光景,徐徐站起了身子冲着女孩接着说了句:“算了,你去跟公孙起说一声,我现在就去见他了。”

    几次的反复,恰恰说明了吴知霖此时心中的波澜。

    “我出去一下,蝉儿帮我招呼一下交易局的几位贵客。我先失陪一会!”吴知霖虽然这些话是冲着秋蝉儿在说,但是目光却都落在了李炎身上。

    秋蝉儿能与吴知霖坐在一张桌子上打牌,自然能算的上是“贴己”人。至于站在自己面前的李炎,吴知霖更没把李炎当成外人。自己加装不认识李炎也不过是给在场的众人看看罢了。

    虽然李炎代表的是京城交易局,但是吴知霖并未把李炎的头衔看的多么重要。他还是他,还是那个李炎不是吗?

    相比较起来,亦敌亦友的公孙起则显得重要许多了。

    “好的,你去见公孙起吧。”秋蝉儿手里捻动着那串一百单八颗石榴石手串,应声回应了一句的同时脸上还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我!我们可是先来的!”廖天华此时不悦的站在李炎身后嘀咕了一句。这话说的有些没底气,更说的有些心虚气短。

    李炎回头看了眼廖天华,目光虽然依旧平和但这一次却参杂了些许别的东西而显得复杂。

    “我……我……”廖天华似乎还想和李炎说两句什么,但是连着两个我字之后,廖天华也不吭声了。

    这里面有李炎的缘故,更有与自己擦身而过的吴知霖冷冷一瞥的缘故!

    “哎!”廖天华看着从自己身旁走过去的吴知霖,一时间有些说不出的胆怯。

    怂了?

    如果非要这么说,廖天华估计会捏着鼻子认下来。

    打开房门,吴知霖刚走出房门。秋蝉儿则冲着李炎等人说道:“李炎,过来玩一把吗?几位别光站着,随意坐!客人来了总不能让你们都站着啊?这可不是我们的待客之道。”

    秋蝉儿的话音一落,李炎刚想要说话的时候。忽然就听房门外有个男人爽朗的笑声传进了房间内。

    “吴知霖吴总,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上次见面的时候好像还是很久以前在金展会上吧?”公孙起的声音传进到了房间里的同时,李炎下意识想要回头朝着门外看几眼。奈何自己所占的这个角度刚刚好看不到房门外的情况。

    “公孙先生……这边是会客厅,您这边……”吴知霖此时似乎想要引导公孙起去旁边的房间。但就听公孙起笑呵呵的问道:“这里是你的办公室吧?不用去什么会客厅了,这里就挺好。”

    “我房间里有客人!”吴知霖声音似乎瞬间冷了几度般冲公孙起说了一句的同时。

    就听公孙起根本不为所动般说道:“有客人是吗?那介意我也认识认识吗?最近双面亦人吴知霖又在密谋什么大事件吧?”

    随着说话的声音,公孙起竟然迈步走进了吴知霖的办公室。

    房间里人挺多,秋蝉儿和她闺蜜姜楠。李炎身后的毕佩琳以及京城交易局的那两条尾巴。当然房间里还有一直没说话的李翔!

    “人不少啊!这是在开会吗?”公孙起就这么如同夜空中突然划过的闪电般出现在了众人眼中。

    “这人就是公孙起?”

    “我远远的见过他一面。”

    京城交易局的廖天华下意识感慨之余,赵师傅在旁边小声嘀咕了一句。

    毕佩琳扭头看着公孙起,眼中也充斥着一抹淡淡好奇的光芒。

    秋蝉儿和姜楠对公孙起这个人的情况也是如雷贯耳了。今天第一次见到真人,二人心里都充斥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忐忑。

    反倒是李炎在这些人当中显得最为淡定,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李炎觉得今天自己和公孙起的偶遇,自己妥妥就一个吃瓜群众,就算公孙起要搞事情又不会搞到自己头上?怕啥咧?

    “公孙先生……”吴知霖脸上噙着温怒的表情冲着公孙起冷冷哼了一声,话音中透着满满的不悦!

    “怎么?你还挺介意我和你的客人们生点什么交集是吗?”公孙起冲着吴知霖咧着嘴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公孙起一个人站在吴知霖办公室的正中央驻足,他假意回头看了眼李炎,故作吃惊的等大眼睛瞅了李炎一眼之后说了句:“李炎?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是吧?”

    “是啊,公孙先生……没想到咱俩也这么有缘分是吧?”李炎说完这句话之后,咧着嘴冲公孙起说道:“公孙先,在你想来如果咱们要见面,应该是一副什么样的场景呢?”

    “哈哈哈……小兄弟到还真挺会说话啊!不过我自己还真没想过见你会是这样的一副场景,更没想到我会为了你特意跑到吴知霖的天虹基金来寻你!”公孙起走到李炎面前脚步一顿,转身冲着自己面前的李炎侃侃而谈起来。

    “我……公孙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我怎么没……你特意来找我的?”李炎的心瞬间就被提了起来。

    如果说公孙起跟李炎提起天虹基金如何如何,今日要做什么事情,自己或许还不会如何奇怪。但公孙起竟然说特意来找自己,这就让李炎感到有些崩溃了。

    李炎此时心中大声吐槽:“我不就是吃瓜群众吗?怎么……今天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