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373章 禁锢的思维
    云凌抬眼瞅了瞅自己面前任经理之后并没马上就告诉他这件事到底能不能做。而是捏着自己手中的钢笔在纸上轻轻滑动了几下之后写下了几行字。

    媒体的宣传力度要善于利用资源,四大证券报方面的评论员文章要有力度,引经据典把可能存在的问题勾勒出来,但又不能留下把柄……

    定向增发一般发生在价格相对较低的位置上,而非定增发出现在价格加高的位置当中。两者之间存在着不同的心里因素。

    较低价位的定向增发是强心剂,高位的非定向增发则是充分利用的人名捡便宜的“贪婪”。如何让人们恐惧?

    非定向增发“过会”过程不要出现纰漏,京城交易局在这其中要尽量起到积极正面的作用,在其后的控盘过程中如何被动下跌?

    股权之争,王座的预热何时利用……

    云凌写完这些内容之后,轻轻把这张薄薄的纸推到了任总经理面前道:“有些什么事情是你能做的?”

    任总经理低头看着眼前的这张纸,微微皱了皱眉头之后叹口气道:“我想我能在这几个方面下一番功夫。”说到这里,任总经理随手从云凌的办公桌上抽起一根签字笔,在纸上勾勾点点起来!

    斗转星移,时间流转。

    李炎站在办公室里看着云凌与任总经理商量了许久,直到彻底确定了华天非定向增发,投资万禾斗的所有事情之后,随着云凌把任总经理送出了办公室的大门,这才下意识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渍。

    李炎忽然觉得自己起初在证券公司招揽客户,服务客户时帮客户给出投资“建议”时那些理由是多么的天真与稚嫩。听从自己“建议”的那些客户赚钱又是多么的“幸运”!

    想当初,李炎还对券商里那些同事评价自己“推荐客户买入就赚钱,自己买入就亏钱”的小王子称呼洋洋得意。

    可当自己接触到捉妖盟,随后走进了交易局之后,才彻底明白原来一切都有一双手在提着线,操控着财富的流动。至于买入赚钱的那些人,那里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赚钱?还不是因为他们是一帮幸运的人吗?

    “在想什么?”云凌忽然转头冲着李炎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李炎眉头一皱,苦涩的笑了笑。对云凌也没隐瞒什么,把自己刚才的想法对云凌尽数说了出来。

    云凌一边往自己办公桌方向走,一边呵呵笑着说道:“这个哪里是你的客户们幸运,其实最终要的还是因为人的因素。或者说他们找到了一个很厉害的投资顾问呗,是你自己太谦虚了!”

    李炎赶忙摇头冲着云凌说道:“真的不是我自己谦虚,我觉得……算了。有些我自己也说不明白,其实如果是我厉害,那为什么我自己一买就亏?每次都是这样……”

    说话的时候李炎一脸的苦涩,笑中带着泪。

    “那是源于你自己对自己的不自信。其实你是一个对资本市场很有“慧根”的人!”云凌这句话说出来,瞬间就把李炎给说楞了。

    “慧根?我……我对资本市场有慧根?”李炎下意识抬手指了指自己鼻子尖,脸上浮现出一缕诧异的表情之后,马上接着对云凌叹口气道:“我怎么自己没感觉到?只是觉得自己吃亏吃的很多……走过的路多了,自然也就能看懂很多套路罢了。比如说刚才给任总经理出的那个主意,哪里是我自己想到的?利用媒体造势,利用价格打击投资人的信心等等手段其实更是资本市场里很多机构大佬们用的套路罢了。我只是把他们诱多的手法变了变套路而已,只是……”

    “只是什么?”云凌有些诧异的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我都不好意思告诉你,这些套路我自己都被套路过,所以深有感触罢了!”李炎的话刚刚出口,云凌冲着李炎一摆手笑了笑说道:“其实有些时候人的思想都是被禁锢的。比如说我吧……刚才和老任商量的时候想的是如何在一级市场控制住华天非定向增发的事情。有时候做的多了会成为习惯,而你的二级市场直接让他增发不到资金的办法就是打开我思想禁锢的钥匙。至于你说的那些,其实李炎你的错误在于谨慎和保守,算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追高吧?”

    说完这些话,云凌身子下意识往后靠了靠,随即冲着李炎接着话锋一转问道:“民生的事情今天处理的如何?”

    李炎见云凌总算问到了正事儿,表情一跨把一直攥在手里的数据放在了云凌的办公桌前。

    轻轻打开李炎递过来的数据,云凌先看了眼李炎这才低头看了看李炎完成的业绩。

    “干嘛摆出这么一幅样子,这不是挺好吗?”云凌冲着李炎抖了抖手里的单子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确实,李炎拿回来的成绩确实不是什么出类拔萃的成绩,但比之那些只谈成了一笔或者一笔没谈成的小组来说已经算是可以了。

    “这个……这个怎么说呢?”李炎皱着眉头冲云凌嘀咕了一句之后,无奈的说道:“碰到死活不给面子的咱们怎么办?真的要动用交易局的力量吗?”

    李炎若有所思的冲着云凌问了一句的时候,脑海里想的则是秋蝉儿和姜楠两个难缠的妹子。

    “这个暂且搁置一下,继续你后面的任务就好。到最后咱们统计之后在想办法。”云凌冲着李炎笑呵呵的回应了一句后,见李炎眼睛里似乎有些恍惚,云凌哪里知道李炎脑子里在想着妹子,下意识冲李炎接着说了句:“总有一些不识抬举的,秋后算账也就是了。别想太多,先把能做的都做了就好!”

    李炎下意识抿了抿嘴唇,目光朝着云凌身后落地窗外的京城夜景多看了几眼之后说道:“现在民生内部纷争的事情很多人已经提前收到风声了,认为持有民生的筹码会有一份惊喜的收益。这种情况确实不利于收购的进程,咱们交易局能不能在盘中配合一下?”

    说完这句话的同时,李炎眉头下意识抽了一下。

    “呼……”云凌笑呵呵的吐口气,微微摇头冲李炎问了一句:“你想要什么样的配合?”

    “什么样的配合?”李炎一咧嘴,冲云凌小声说道:“我要求真不高,只要能让民生看起来走的喋喋不休就好了。并不需要真的跌下来多少,只要让人看着没“希望”了就成。”

    云凌看着李炎的目光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两个人看着对方一时谁都没说话。

    “能做到吗?”李炎最终还是试探着先冲云凌问了一句。

    “现在所有人都想要拿筹码的事儿你不是不知道吧?如果说资金能让价值攀升,那回落则需要筹码的抛售。所有人都在抢这些筹码,恨不得在可控不显山不露水的情况下拿到更多的筹码呢!咱们抛售手中的筹码,让价格下来?”云凌说完这句话之后,抬手指了指自己办公桌上的显示器屏幕道:“明天咱们的人只要卖出筹码,我相信马上就有人会冲过来拿走这些筹码!抑制价格过快增长还是因为所有人几乎同时想着“低调”赚钱才得以形成这种微妙的关系。不然……”云凌俩着嘴嘿嘿一笑,后面的话不用说李炎也能想象出来了。

    “好吧!那……那我明天在努努力吧!”李炎冲着云凌嘀咕了一句之后,略显失望的微微摇了摇头。

    在李炎想来,如果民生的价格能控制住,并且把价格打下来。那对自己收购民生的进程一定会有非常大的帮助。只不过幻想很丰满,现实还是太骨感了。

    出了办公室,李炎见墨墨姐就站在办公室门口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张张嘴似乎想说两句什么,可一时间李炎发现自己竟然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或许是因为心累了吧?李炎冲着墨墨姐笑了笑只是随便说了两句不疼不痒的客气话之后,迈步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了过去。

    墨墨姐靠在云凌办公室门前站了会,随后一推门走进了云凌的办公室。

    “今天累了吧?”墨墨姐温柔的冲着云凌笑着问了一句之后,转身走到了云凌办公桌前端起云凌的茶杯转身给他又虚了一些茶水后,看着窗外的夜空一扭身坐在了云凌办公桌上。

    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裙岔间露出来的雪白大腿,口头的饱满随着墨墨姐的俯身隐隐做着呼之欲出的澎湃。

    云凌仰着头看了眼墨墨姐,突然起身一把擒住墨墨姐的手腕把她往自己怀里一拽。

    “啊呀……你干嘛啊?”墨墨姐一改往日的端庄摸样此时嘴里发出来的嗲嗲叫声,有种让人在一瞬间变成“禽兽”的魔力!

    “这还用问,当然干喽!”云凌的手此时伸进了墨墨姐的衣服里。缓缓抚摸掏弄的时候就见墨墨姐一把攥住云凌的手,微微摇头嘴里说了句:“不要!我还有正经事儿还没说呢……”

    “有正经事儿没说?那你坐在我桌子上干嘛?”云凌那胖胖的脸上露出了淡淡嘲讽的笑容。

    墨墨姐在云凌的眼睛里看到了满满的欲望!那种对自己迷恋的欲望,或者说是人心底那种最原始的欲望……

    “喂喂!你别讨厌啊!哎呀,茶杯弄撒了……掉地下了!”墨墨姐一边冲着云凌喊着,一边似乎想要用力推开云凌。

    重量虽重,但是以墨墨姐的能力……

    &amp;&amp;&amp;&amp;&amp;

    “现在所有人都想要拿筹码的事儿你不是不知道吧?如果说资金能让价值攀升,那回落则需要筹码的抛售。所有人都在抢这些筹码,恨不得在可控不显山不露水的情况下拿到更多的筹码呢!咱们抛售手中的筹码,让价格下来?”云凌说完这句话之后,抬手指了指自己办公桌上的显示器屏幕道:“明天咱们的人只要卖出筹码,我相信马上就有人会冲过来拿走这些筹码!抑制价格过快增长还是因为所有人几乎同时想着“低调”赚钱才得以形成这种微妙的关系。不然……”云凌俩着嘴嘿嘿一笑,后面的话不用说李炎也能想象出来了。

    “好吧!那……那我明天在努努力吧!”李炎冲着云凌嘀咕了一句之后,略显失望的微微摇了摇头。

    在李炎想来,如果民生的价格能控制住,并且把价格打下来。那对自己收购民生的进程一定会有非常大的帮助。只不过幻想很丰满,现实还是太骨感了。

    出了办公室,李炎见墨墨姐就站在办公室门口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张张嘴似乎想说两句什么,可一时间李炎发现自己竟然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或许是因为心累了吧?李炎冲着墨墨姐笑了笑只是随便说了两句不疼不痒的客气话之后,迈步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了过去。

    墨墨姐靠在云凌办公室门前站了会,随后一推门走进了云凌的办公室。

    “今天累了吧?”墨墨姐温柔的冲着云凌笑着问了一句之后,转身走到了云凌办公桌前端起云凌的茶杯转身给他又虚了一些茶水后,看着窗外的夜空一扭身坐在了云凌办公桌上。

    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裙岔间露出来的雪白大腿,口头的饱满随着墨墨姐的俯身隐隐做着呼之欲出的澎湃。

    云凌仰着头看了眼墨墨姐,突然起身一把擒住墨墨姐的手腕把她往自己怀里一拽。

    “啊呀……你干嘛啊?”墨墨姐一改往日的端庄摸样此时嘴里发出来的嗲嗲叫声,有种让人在一瞬间变成“禽兽”的魔力!

    “这还用问,当然干喽!”云凌的手此时伸进了墨墨姐的衣服里。缓缓抚摸掏弄的时候就见墨墨姐一把攥住云凌的手,微微摇头嘴里说了句:“不要!我还有正经事儿还没说呢……”

    “有正经事儿没说?那你坐在我桌子上干嘛?”云凌那胖胖的脸上露出了淡淡嘲讽的笑容。

    墨墨姐在云凌的眼睛里看到了满满的欲望!那种对自己迷恋的欲望,或者说是人心底那种最原始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