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372章 非定、债券、搅局
    “非定向增吗?”云凌沉吟了一句后,从桌面的笔架上提起一根签字笔,随手开始抽了张纸洋洋洒洒的边写边嘀咕了起来。天籁小』说WwW.⒉

    “如果说是定向增的话还好办一些,毕竟定向增筹码的话需要你们华天上市公司向那边的证监会先沟通一下,哪怕口头上获得了同意,后面也得开董事会公告增的预案,然后在提议召开股东大会,这一步怎么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在股东大会上制造一些波澜,他们公告定向增的方案就会出现问题。就算这一步没成功,申报给证监会的材料也可以想些办法出来的。”

    说完这句话的云凌,手中笔尖微微一顿之后仰头看了眼任总经理接着说道:“证监会审核的时候就好办了。后面的董事会以及审议通过定向增的具体内容甚至不需要考虑。方案和股份的变动书我都有信心让他们做不出来。华天地产的定增就得夭折。看是……非定向增的话……”

    后面的话云凌没接着说,但是房间里的任经理和李炎两人依稀间似乎都明白了。

    非定向增和定向增毕竟有着本质的区别。

    比如说非定向增只要求最近三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上市公司必须保证最近三年平均净资产的收益不低于百分之六,同时行价格不低于公告招股意向书前二十个交易日公司价值或者前一个交易日的均价。

    云凌在纸上滑动出一个百分之四十的数字之后,见任总经理正在低着头一脸谦虚的与自己四目相对。

    “虽说非定向增的审核较为严格,需要符合国家产业政策。但是京城的整体情况你比我清楚,有时候上峰如果摊下任务就算在辛苦也要完成,或者说这叫绝对的忠诚。更不要说上峰指名道姓提出的加急办理,从快办理的那些关系户了。”任经理吐槽的生硬刚刚一顿,云凌此时说道:“看来咱们只能从华天地产后面那第二条路走了。”

    “什么?”

    “什么?”

    任总经理下意识问了一句。

    与此同时,李炎在一旁下意识也冲着云凌问了一句。

    云凌扭头看了一眼李炎只是微微一笑,但并未冲着李炎解答什么。而是冲着任总经理解释道:“非定向增有一条要求,那就是公司的债券要求累计债券的余额不过公司净资产的百分之四十,需要符合国家的产业政策。”

    “哎……”任总经理重重的叹了口气,冲着云凌脸哭笑不得表情说道:“债券这边的累计余额群我年初的时候已经给做到了百分之二十。后来一直没过百分之二十五!”

    李炎抿了抿嘴,心中暗想:公司债券累计余额还不就是指已经行但是尚未还清的债券余额吗?

    如果在之前早些时候李炎还只是在证券从业考试的时候学过,工作以后就把知识又还给证券业协会的话,那后来工作上的经历迫使李炎又把这知识点给捡了起来。

    之前李炎接洽的溢价公司行了三次债券,第一次行了三个亿的债券,第二次行了五个亿的债券,最后一次行了六个亿的企业债。第一次的债券他们正常偿还了。第二次和第三次的没偿还,累计债券余额第二次和第三次行之和。这十一个亿的债券看上去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并没什么。但是恰好过了他们这家中小企业上市公司的债券累计行余额。在这件事儿上李炎并没帮上什么实际的忙,在时间中扮演了一把旁观者的角色。但恰恰这个事情让李炎自觉又涨了一个“姿势”!

    现在云凌拿这个说事,而任总经理的回应让二人看着对方同时感到无语了。

    就在二人同时沉默的时候,李炎硬着头皮小声嘀咕道:“也不是没有办法吧?”

    任总经理下意识快扭头看了眼李炎,多少显得有些病急乱投医般冲李炎问道:“小兄弟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本想接着说出自己心中想法的李炎,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朝着云凌瞅了两眼。

    在云凌的办公室里,人家任总经理来找云凌问计,可自己跑出来横插一杠子又算什么事儿呢?而且如果自己给任总出个主意云凌此时此刻会有什么想法呢?

    想到这里,李炎就更不敢把心中的思路说给任总经理听了。

    云凌缓缓站了起来,冲着李炎淡淡一笑说道:“你要是有什么好办法,你就说出来!”

    李炎看懂了云凌眼里的那一缕坦诚目光后,这才迟疑着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许久之后,李炎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之后,任总经理脸上的表情并没出现任何不自然,更多的竟然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情绪有些机动的任总经理似乎本已经放弃了。如果说交易局的云凌都没办法控制住这次华天地产的非定向增,那或许就真的是命该如此了。这时候李炎冲上来给自己“画”了锦囊妙计,任总经理听了李炎的计划之后,又如何不兴奋?

    “云凌,我觉得你家这小兄弟还不错!你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或者说有什么漏洞吗?我相信你一定会把这个计划得很棒对吗?”任总经理此时脸上原本愁眉紧锁的模样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自内心最底层的兴奋!

    云凌翘起嘴角,瞅了瞅李炎忽然说道:“看有句话说的好,果然是高手在民间啊!”

    听云凌夸赞自己,李炎低着头怯生生的说道:“我哪里是什么高手啊!还不是云凌你教的好吗?”

    “我?我什么时候教过你这种套路?”云凌表情露出一抹既好气,又好笑的古怪摸样,仿佛对李炎刚才说出来的话有种不以为然的意思。

    “确实没有,但是话也不能这么说。其实跟在云凌你身边,我已经学了很多很多的东西。今天这个确确实实不是从你这里学来的,但是和你学的这些东西却极大的拓宽了我的思路。”

    任经理探头探脑的冲二人追问了一句道:“能干吗?你只要说能干我马上回去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