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365章 难辞其咎
    “够了!”秋蝉儿站在一旁,手中本是轻轻捻动的一百零八颗石榴石忽然在空中一凝。天籁小说WwW.』⒉

    姜楠缓缓放开了李炎的手,原本拉扯间的推搡一瞬间停止。李炎失去了重心微微往后退了半步。

    “李炎!”秋蝉儿冲着李炎轻声唤了一句。

    表情古怪的李炎瞅着秋蝉儿,只是楞了一瞬马上冲着秋蝉儿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民生的筹码肯定我们肯定是不会交给你们的。至于你们是否要限制我们的账户,又或是打算往我们头上扣些什么莫须有的罪名,这个都随你们吧!我知道你们国家队做的出来,也相信你们确实有动动手指头就把我们压在五指山下面的实力!”秋蝉儿缓缓冲着李炎说完这句话之后,盈盈一笑。

    秋蝉儿的笑容让李炎心中升腾出一抹不忍亵渎的情愫。不是怕,不是畏惧更不是什么不敢亮剑的决心,而是一个笑容触动了内心深处的柔软。

    “筹码的事情……那个我们不也是和你商量吗?”李炎轻轻叹口气,硬着头皮冲秋蝉儿嘀咕了一句之后,见秋蝉儿笑盈盈的望着自己也不说话。李炎紧接着解释道:“刚才……那些话其实就是个玩笑。”

    “玩笑?呦呦!是玩笑啊?”姜楠似笑非笑的冲着李炎哼了一声之后,紧接着说道:“我怎么看着不像是玩笑,更像是赤果果的威胁嗫?”

    毕佩琳说出来的话确实是威胁,此时李炎就算有心想洗白也确实比较费劲!

    瞅了眼自己面前的姜楠之后,李炎扭头又朝着秋蝉儿接着说道:“现在民生的筹码并不是像你想的那么有实际价值,这筹码的价值更多的……更多的是来自于这家银行股东席位的变更的价值。至于二级市场……也就是在咱们交易的时候能产生多大的价值,其实也真的没什么。”

    秋蝉儿依旧冲着李炎盈盈而笑,李炎瞅着秋蝉儿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点自说自话的意思。

    依稀间,李炎想到了一句:佛拈佛的话,迦叶自己笑自己的事儿。

    “我们愿意溢价收购你手里的筹码,如果你愿意明天……”李炎硬着头皮又说了两句,最终没把明天后面的话说出口。

    秋蝉儿轻轻捻动这手中的佛珠,一百多颗石榴石都不大,但是在灯光以及水晶石的相互辉映下散着一丝丝柔和的光芒。那光芒打在李炎的眼睛里,竟然让李炎感觉到浮躁的情绪竟然渐渐平静下来了。

    “不打扰你们……”李炎冲着秋蝉儿小声咕哝了一句之后,目光一转落在姜楠身上之后苦涩一笑。扭身冲着身后的毕佩琳和廖天华嘀咕一句:“咱们走吧。”

    “走!走?筹码还没拿到手,事情还没谈完啊?走什么走!”毕佩琳依旧不死心的冲着李炎追问了一句之后,扭头目光凌厉的在秋蝉儿和姜楠两人身上划过。

    廖天华似乎明白了什么,冲着李炎微微点了下头之后叹息道:“看来……哎!”

    “喂喂!李炎你别拽我啊!走什么走?筹码的事情还没说完呢……你拉我干嘛?”此时,就见李炎拽着毕佩琳的胳膊,迈步朝着走廊走去。

    毕佩琳此时在李炎身旁挣着着,手臂挥舞着,仿佛李炎如果给毕佩琳一个可乘之机,她就敢挣脱了李炎的禁锢直接扑到秋蝉儿和姜楠身上,把她俩手里的民生筹码拿到手。

    就算这个过程比较苦难,但是在毕佩琳想来自己不管通过什么方法,偷也好抢野罢或者说强取豪夺也行,反正这筹码就得弄到手。

    秋蝉儿站在姜楠身边,看着渐行渐远的那一道道背影淡淡问了句:“李炎竟然放弃了?”

    “是啊?他怎么还就放弃了?你说他是不是呆子啊!怎么会就这么撤了呢?”姜楠也是满心的疑惑,看着李炎等人所作所为好像和他说出来的话有冲突有矛盾吧?

    秋蝉儿扭头看了眼一旁的姜楠之后,起身朝着房间里走去。只不过秋蝉儿一边走一边在冲着身边的姜楠解释道:“我想李炎他们应该是弄想明白我什么意思吧?”

    毕佩琳站在spa的霓虹灯下面,脸色沉重的冲着李炎冷冷说道:“我也不知道你究竟是什。我本来是愿意溢价百分之十收购民生的筹码,聚集筹码然后在继续利用!”

    话语没问题,可是棘手的问题又出现了,那就是李炎自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碰到的竟然是这么一个对手。

    停车场,毕佩琳看着要往车那边走的李炎眉头一皱,忽然紧走两步与李炎并肩而行的时候,手突然一把拽住了李炎的手腕。

    “喂喂!别走啊!”毕佩琳冲着李炎朗声问了一句。

    李炎扭头看着毕佩琳叹口气说道:“怎么,我还不能走了是吗?”

    “啐,谁说不让你行动了。我现,在这情况下你怂了是吧?”毕佩琳冲李炎说话的时候,手突然拍在了李炎的肩膀上。

    微微侧头看了眼自己肩膀上那属于毕佩琳的手说道:“光天化日之下,朗朗强坤你这是要……要那啥我吗?”

    其实,有些话更伤人,所以我觉得也就没的要说;喽啊!当然有些话也完全应该大声喊出来来说一次,你说对不对?

    廖天华站在一旁皱着眉头认不住冲毕佩琳和李炎同时问道:“你们究竟在说什么呢?这乱起暴躁的,我也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们俩能看看吗?咱这这些都是随口扯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李炎扭头看了眼廖天华,微微点头点头。脸上的表情仿佛就是在说:我就是在扯!我就是在任性……

    至于毕佩琳脸上的表情,相互比较起来似乎比她笑容到显得干脆很多。任性到一定程度似乎也就是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了。

    “你看什么看,现在秋蝉儿和那个姜楠手里拿着的筹码万一出点什么问题,我觉得李炎你或许难辞其咎吧?怎么,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