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456章
    李炎看着眼前这个脖子上纹着仙鹤的男人,心里不知道怎么就总是升腾出那么一种怯意。天』『籁小说Ww虽然自己身边站着毕佩琳以及京城交易局的两个“护卫”。但是那种不踏实的感觉却依旧是那么强烈。

    金鹤冷着脸冲李炎挥了挥手哼了一声说道:“我们家小姐今天不在!”

    “不在?”李炎本以为金鹤进去“通禀”了一声之后,大概率是一侧身让自己进去见秋蝉儿的。然而此时金鹤进去之后,竟然给自己来了一句不在?

    李炎诧异的扭头看了眼身旁的毕佩琳,嘴里轻声嘀咕一句:“咱们这是吃闭门羹了?”

    毕佩琳此时的脸上表情也极是丰富多彩的看着金鹤,在毕佩琳的心里,自己代表着京城交易局来见间这个秋蝉儿,就算不是客客气气的把自己迎进房间,然后好茶好水好招待的招呼自己等人,也不应该就这么赤果果的让自己等人吃闭门羹吧?

    “帅哥,你是不是没说我们是京城交易局的啊?我们确实有特别重要的事要间秋蝉儿。”毕佩琳声音有点嗲的冲金鹤又问了一句。

    金鹤低头看了眼毕佩琳,一撇嘴摇了摇头嗯了一声道:“说了!”

    “说了?你说了秋蝉儿还不见我们?”李炎硬着头皮朝金鹤面前挪了半步,昂着头冲金鹤问道。

    金鹤的脸上露出了一脸烦躁的表情冲李炎重重哼了一声,一脸我们家小姐就是不想见你们的表情再次说道:“我说过了,我们家小姐不在家!”

    “刚才你还说你和秋蝉儿说我们是京城交易局的人呢!你现在又说不在?”李炎说这话也是没经过大脑,本来在来之前还想着态度一定要好,做事情一定要婉转,和秋蝉儿接触要有温度。

    “我电话说的不成吗?”金鹤眉头一皱,瞪大了眼睛瞅着李炎,如同金刚怒目般摆出了一副只杀不渡的表情!

    “我……去!”李炎叹口气,转身看了眼身边的毕佩琳,那意思是不是你在和金鹤在套套近乎,今天总不能连人都见不到吧?

    而就在毕佩琳还没开口的时候,“司机”在李炎身后轻轻拽了拽李炎的衣摆,小声说道:“既然不在,咱们下次再来就是了。”

    李炎回头看了眼“司机”,眼中透着无奈的点了点头。

    “打扰了。”李炎冲着金鹤嘀咕了一句之后,随着“司机”和这位“男秘书”的身后走开十几米之后忍不住说道:“赵师傅,今天秋蝉儿本来就是不想见咱们,我觉得弄不好下次咱们再来,可能还得吃闭门羹。”

    赵师傅扭头看了眼自己身后的李炎嘿嘿笑了笑,轻声说道:“人不在?”

    “傻子都看的出来这秋蝉儿就在嘛!哪儿是真不在?真不在那个金鹤会进去?我看那个彪呼呼的金鹤就差跟咱们说:秋蝉儿说她不在了!”毕佩琳嘴里小声嘀嘀咕咕的吐槽着。

    赵师傅嘿嘿笑了笑说道:“这个不成不是还有下一个吗?总不能第一个见秋蝉儿,第一次出来就受阻,然后一直跟她一个人较劲吧?”

    李炎点头恩了一声说道:“赵师傅您的意思我都明白,碰上扎手的硬茬子,咱们绕过去最后在解决也就是了。只是我就是有点不甘心罢了。怎么人都没见到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了?”

    看着渐行渐远的李炎等人,金鹤身边有人小声冲其嘀咕道:“鹤哥,这帮人这么不上路,你咋还和他们这么客气?这不是你风格啊!而且要不是刚才你让我绷着点,我是真的想拎着扫帚把他们都给扫出去的心都有了。”

    金鹤微微一抿嘴,摇了摇头叹口气说道:“打狗还要看主人吧?这些人可是京城交易局的人,总不能把他们得罪狠了!”

    咱在金鹤身旁这人眉头一皱,诧异的冲着金鹤问道:“鹤哥,京城交易局很厉害吗?我听说过卫生局、交易局、食药局、工商局、税务局,这特么交易局是干嘛的?”

    金鹤咧嘴一笑,抬头看了眼自己身后这栋小楼二层的某块玻璃后,脸上露出了一缕宁心般的笑容。

    楼上,昨夜小楼又东风,珠帘泛婆娑湿衣袖,恰似故人远来葬花落……

    金鹤知道,此时的秋蝉儿必定站在那扇玻璃窗后面,正在静静看着远去的李炎!

    “鹤哥?”旁边的人看着怔怔出神的金鹤小声唤了一句。

    “京城交易局……这是个……”金鹤刚要为自己身旁这哥们解释京城交易局由来的光景,忽然就听远处传来了一阵阵嘶吼打斗的声音。

    “怎么回事?”金鹤一愣,凝神朝着远处望去。就见远去的李炎等人还没走到他们的车边,距离他们不远处竟然有两波人持械搅在了一起。

    时间,回溯五分钟……

    “亮哥,李炎他们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小钢炮一脸懵逼的看着远处转身朝着自己等人这边走来的李炎众人嘀咕了一句。

    亮哥嘴里叼着烟,眯着眼睛重重哼了一声小声回应了一句:“他们做什么跟咱们没关系。跟着李炎他们就好,只要他没事咱们也就算能交差了。”

    黑黝黝的甩棍被小钢炮握在手里,一边反复把玩他一边冲着亮哥小声嘀咕一句:“亮哥……李炎应该有京城交易局的人拱卫着,咱们还带着七八个兄弟跟着是不是有点多此一举了?”

    小钢炮说完这句话之后,下意识回身瞅了瞅自己这辆车不远处停的两辆五菱宏光。

    而坐在车后座一直没说话的赵斌,不知道在哪儿找了块擦车的专用小毛巾,一边擦着手里的甩棍一边忽然说道:“刘总让咱们找到李炎,并且把这小子给弄回去,可咱们咋就成李炎的大保镖了?这角色我一时半会还真转变不过来!”

    赵斌说完这句话之后,副驾驶上的小钢炮似乎还想接着在说点什么。

    亮哥干咳了两声,冲着自己身旁二人说道:“跟着刘总混不说倒行逆施,哼!到时候咱们兄弟们肯定得去喝西北风,我也是提前给兄弟们找一条退……卧槽!”

    说话间,亮哥的眼角余光突然瞥到车窗外不远处七八个人突然从远处蹿了过来。

    他们一个个手里有拿棒球棍子的,有手里拎着u形锁的,更夸张的竟然有两个手里还攥着双节棍的。

    那些人眼睛盯着远处的李炎等人,不用说也知道这些人是奔着李炎等人去的了!

    “下车!下车!”亮哥猛的推开车门,拎起座椅旁边的甩棍第一个朝着这帮人里冲了过去。

    小钢炮略微迟疑了一下,见坐在后座的赵斌紧随亮哥身后也蹿下了车,这下小钢炮不得不咬着后槽牙也紧跟着蹿出了车。

    远处那些奔着李炎去的人,似乎根本就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三个“程咬金”,不过这些人倒也没含糊,自己这边人怎么也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他们倒也没把亮哥这仨人放在眼里。

    “妈蛋,这不怕死的几个是哪儿冒出来的?”手里拎着u形锁,一看就是“队长”的人轻轻啐了一口唾沫举起锁头朝着一马当先的亮哥就砸了下来。

    亮哥哼了一声,抬手一抡自己手里的甩棍。

    本来只是三寸长的一根甩棍突然暴涨出一节,铮铮声响的甩棍与u形锁在空中撞击。

    就见一连串火星四溅,二人同时各退一步。

    “看特么什么看啊!干死他!”手里拿着u形锁的男人回头冲着自己身后的众人大声咆哮了一声。

    后面这些人这才后知后觉的朝着亮哥、赵斌以及小钢炮等人冲了过来。

    本以为是摧枯拉朽般的一次冲锋,但是这些人似乎忘了一个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亮哥身边可不仅仅带了小钢炮和赵斌,他身旁还有两辆五菱宏光呢!

    江湖上流传这一句话,那就是:千万不要小看五菱宏光。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五菱宏光里究竟能下来多少人。

    下饺子一般突然从五菱宏光里蹿出来的众人不等亮哥吩咐,他们一个个就好像打了鸡血一般手里拎着甩棍径直接攻进了人群当中。

    “哎呦!”

    “卧槽……”

    “啊啊啊啊……”

    一声声嘶吼的背后,伴随而来的是鲜血四溅。

    拎着u形锁的男人看着自己带来的这些兄弟中有的倒在了血泊中,有的正在被人按在地面上正左右开弓被人抽嘴巴!当然也有几个人就这么直挺挺的已经躺在地上被亮哥的人“摆平”了。

    审时度势之后,这男人连忙布了撤退的指令。一触即溃?或许是,可又似乎有些不同!

    李炎傻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后,他下意识扭头又看了眼身旁的毕佩琳和“司机”赵师傅以及那个自称是京城交易局秘书的男人。

    “这都怎么回事啊?这帮人干嘛的?怎么在这就突然一言不合就开始打架了吗?”李炎嘴里不清不楚的嘀咕了一句之后,看着此时跑的仅剩下背影的那些人,又瞅了瞅不知道在哪里突然钻出来的亮哥等人。

    跑了的那票人跑的很利落,跑的也很干脆。

    这些人不用说也是相互搀扶着去医院挂外科看病去了。而亮哥这边赵斌捂着腿,小钢炮捂着胳膊正趴在地面上嘴里出淡淡痛苦的哀嚎声!

    “别楞着了,赵师傅麻烦你赶紧把车开过来。咱们送人去医院要紧!”李炎赶忙冲着眼前的人回应了一句。

    ………………

    “吧嗒,吧嗒……吧嗒,吧嗒!”

    洁白纤细的手指,抚弄着手中一百零八颗菩提佛珠。

    这双一心向佛的手,看似虔诚至极的在拨弄着佛珠。用触觉在感触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仅仅凭借一双手,谁也不会想到这双纤细洁白之手的主人,有着赫人的威名!有着可以让小儿止啼的震慑力……

    竹叶青,秋蝉儿。

    她在老人们嘴里,可是和大灰狼画等号的。而且,这个小城市的老人们。从来不会冲着不听话的小孩儿提大灰狼!每每怒斥都会暴喝一句:还哭?在哭秋蝉儿就来了!

    秋蝉儿到今天都没过三十岁。

    如此年轻的年龄,在她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的,更没有显赫家族背景下。

    一个女孩能让神州大地,都流传着她的名字。

    京城红四代,魔都财阀,两广海运的阔少。川蜀袍哥以及西北的狼族,都会肃然起敬的女孩。

    竹叶青,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枭雄大虎人都不愿意招惹的秋蝉儿,没有人去挖她过往的传言,也没有人好奇的想去细细探究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做了什么事情。

    其实,有心人只要看看枭雄圈子里对竹叶青的肃然起敬,似乎就已经能体会到那种,一叶落而知天下秋的阴冷感觉了。

    坐在驾驶席上的金鹤,微微扭了扭脖子。手徐徐在自己脖颈间上下抚摸。水韵风十足的仙鹤,给人一种飘渺的感觉。

    然而,被篆刻纹在脖颈间,又给人一种别样的狰狞。

    “你是不是很好奇?”秋蝉儿捻动着自己手中的菩提子。嘴角一勾似笑非笑,如同普贤菩萨脸上露出的笑靥,宝相庄严又蕴含着美女如花的那一抹风情!

    “嗯,是有些奇怪。按道理说竹叶青从来不是一个充满了好奇心的女人。”金鹤嘴里带着淡淡的恭敬谦卑,转头冲着竹叶青轻轻回应道。

    秋蝉儿表情不变。手里依旧淡淡的拨弄着手中的菩提子表情突然有些阴冷的说道:“今天确实好奇了!一个在我看来不过是坑蒙拐骗偷的小子,怎么突然会变的如此富有正义感?”

    说话的时候,秋蝉儿眉头微微一皱。想起今天下午自己冲着日落诵经时候的场景。

    原来,秋蝉儿嘴里咏颂心经。低头却把李炎救人的一切看在了眼里。她眉宇间微微浮现出一丝古怪的表情。

    嘴里前一句咏颂的:揭谛揭谛,波若揭谛……

    到了后面,竟然哑然无声。

    微微摇了摇头,秋蝉儿脸上依旧挂着那笑靥如嫣的表情。轻声说道:“很久没有这种好奇的冲动了。对了,他叫什么来着?”

    金鹤抬手挠了挠后脑勺,沉默了一下说道:“李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