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341章 赌场也没这么干的
    奔驰在环路上的出租车,作为城市的一张名片展现这座城市的底蕴、不同于伦敦黑、纽约黄、罗马白、首尔橙的颜色,京城的出租车以最贵橙为主,搭配春绿夏红秋蓝冬紫四季之色,展现着华夏五蕴!

    李炎坐在出租车里,一时到也没感受到车身靓丽的色彩,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们是不是遇到了个一个假司机?

    从李炎到聂若曦在到毕佩琳三人坐进出租车里的那一刻起,其实三人谁都没太在意这出租车司机。

    心中想的是逃离捉妖盟天罗地网的劫后余生,谈论的是捉妖盟。可当三人陷入尴尬之际,出租车司机随口接茬打开了话匣子,一席话瞬间让李炎大写了一个“服”字默默送给了出租车司机。

    能一句话点说明白管理层矛头指向,而且根据蛛丝马迹就能推测出资本大鳄其实是指向徐老大的时候,李炎瞬间恍然!

    “师傅您怎么什么都知道?”李炎尴尬的冲出租车司机感慨而来一句。

    就见这出租车司机双手扶着方向盘,目不斜视盯着眼前的路况嘴角勾出一道迷之微笑说道:“还成吧!”

    还成?

    李炎自己都没想到管理层说的资本大鳄竟然就是捉妖盟的徐老大,而自己身处这个圈子当中都没想明白的事情,人家一个出租车司机给说明白了,这叫还成?

    聂若曦微微皱了皱眉头,眉宇间似乎想要表达什么,但是最终话还是没说出口。

    然而就在这时候,出租车自己踩了脚刹车。排在车流当中静静等待着前方的红灯之际扭头看了眼李炎笑了笑接着说道:“去年,年底的时候证监会的发言人曾经对“鼠”进行过一些列的描述,比如说什么高学历、高智商、高等金融从业经验丰富的三高精英们因为眼中背离职业操守就是金融市场里唾弃的老鼠,之后说的资本大鳄必然就是那姓徐的喽,不过这小子已经被抓了。那近期指的资本大鳄嘛!肯定还另有其人的”

    “昂?”李炎一愣,没想到着说的竟然还有别人?

    跟着这位出租车司机的暗示,李炎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京城那个资本大妖孽李小腾。麟腾系实在是太有名了!在华夏的金融市场上你可以不知道捉妖盟,可以不知道他们背后有着涨停敢死队称号,但绝不会有人不知道麟腾系的李小腾!

    那巴菲特如果说是国际的,那李小腾就是华夏的!

    华夏有句古怪,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水必湍之!

    “这次莫不是”李炎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之后,就听这出租车司机继续“神侃”道:“其实很多人都猜测这次管理层指的是中植系的肖老板,很多专家们把上面的意思解读成了肖老板封过之后的管理层首次表态!”

    “咕噜”李炎吞了口唾沫,下意识从兜里掏出来一块红虾酥糖。

    聂若曦这时候皱了皱眉头小声呢喃一句:“肖老板?中植系的肖老板这么厉害吗?”

    毕佩琳脸上露出了淡淡不屑的笑容,仿若随意的嘀咕一句:“其实也就一般把,控制着一批上市公司,地方的商业小银行,小证券公司、信托公司和几个小保险公司。说是大鳄还差点,只能说是有点实力而已。在重大的项目间能看到他的身影,影响也就那么回事。”

    “哎呦,姑娘你这话说的够土豪啊!”出租车司机扭头看了眼身后的毕佩琳,虽然嘴里夸赞但是眼睛里却透出一抹光芒,依稀展现着他内心中真实的想法:你不吹牛逼会死吗?

    魔都毕家大大小姐,何尝没资格说这种话。如果这出租车司机知道坐在他身后的是谁,估计能让吹上半辈子了。

    聂若曦到没在意这出租车司机的表情,低头淡淡说了句:“这种势力如果一直处在监管的盲区,对于正常的市场秩序确实是一个隐患。”

    “行啦!咱们都是小老百姓,就别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证监会的心啦!”出租车司机嘿嘿笑了笑嘀咕了一句。

    坐在一旁的李炎想了想说道:“现在一批所谓的金融大鳄突破监管红线,通过化零为整的代持方式瞒天过海,分进合击最终实现对金融机构的家族式控制,进而做到主导董事会和监管层。从而导致巨额资金流向难以监控或者说操纵市场和资金外逃、利益输送等形式的资金权利网。管理层如果真的能做到有效的监管,其实是好事儿。”

    夏若曦和毕佩琳听了李炎的话之后,同时瞅了瞅他。

    李炎瞬间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回身看了眼身后的二女后,愕然问道:“你们俩没事吧?”

    毕佩琳和聂若曦谁都没说话,微微摇了摇头表情略显古怪。

    出租车司机这时候扶着方向盘接着嘀咕道:“你说的都对!不过有时候只需周官防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事儿,我也特么的不想多评论啥。”

    看着叨叨间越说火气越大的出租车司机,李炎有些诧异的说道:“那个肖老板不是已经被控制了吗?相关事情估计不久就会有浮出水面的报道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这些大鳄搞事情起码让普通人还能跟着和口汤,跑慢了自然也别怨天尤人!当然了,之前那些天天板板板狂拉,就不给咱老百姓们进去喝汤机会的资本大鳄确实该抓!但是碰上天坑你说怎么办?”

    李炎一时没明白这出租车司机说的天坑是什么意思。

    出租车司机这时候接着说道:“你就说那大石油吧!当初上市之初发行价还特么十六块多呢!奥运会那一年可是全民皆买大石油啊!买了就狂跌,一路套下来现在多少钱了?”

    “十块?”李炎愕然的问了一句。

    讲真,李炎都不记得自己究竟有多久没看大石油的价格了。不过想想今天还和大石油的二级市场金融负责人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一时间也是无限感慨。

    “十块?靠!那是去年冲高时候的价儿啊!现在才特么八块多。我算看出来了,这大石油的股份是真能给我闺女当嫁妆了!就是不知道二十年后还能剩多少”

    李炎总算明白这司机嘴里说的天坑是几个意思了。

    “行了,我也是随口一说,管它这次管理层说的是那身边聚拢的实权人物撑腰的盘古的郭老板,还是黄信鸣夫妇。关键是市场能走上企业融资的道路,而不是圈钱的场所就好。如果真的走不上来,赌场也应该有个赌场的样子吧?现在管理层对市场的乱象肯定比我一个开车的老司机认识的更深刻,我觉得资本市场的兴风作浪为所欲为也太过分了!赌场确实也没这么干的!”

    李炎听着出租车司机的自言自语,许久都没说话。

    今夜的一番话,不知不觉间已经影响到了李炎今后的人生。金融家和资本大鳄之间仅一步之遥,一念天堂也能一念地狱!

    “到了!”出租车司机把车停在了路边,扭头看着李炎说的中关村大酒店,眼眸中多了些许羡慕嫉妒恨。

    李炎付了车费,下车站在路边看着自己面前的聂若曦和毕佩琳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你们住在这里?”聂若曦微微皱着眉头瞅着李炎和毕佩琳。

    李炎何尝没听出聂若曦这句话背后隐含的“误会”?

    “额嗯。”李炎吱吱呜呜的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出租车滴滴鸣笛两声之后,扬长而去。

    这老司机看着路边的一男二女貌似暧昧的三人,嘴里嘀咕一句:“小伙儿行啊!一下带俩妹子到酒店!真他娘的让人羡慕嫉妒恨呢!”

    李炎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正被羡慕嫉妒恨着,别人心中的暧昧,其实在李炎这里着实是一种煎熬。

    聂若曦看着自己,想的肯定是自己和毕佩琳住在这里的种种不能描述的画面。可是自己真的住中关村大酒店吗?

    自己住的是旁边的世界财富中心好不好住的是京城交易局给自己安排的“宿舍”啊!

    但是进京城交易局签的保密条例李炎,就如同一根红线一般警示着李炎,有些话不能说,有些秘密是不能透露的!

    难道就这么让夏若曦误会着?

    李炎心中那种拧巴的感觉这是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一旁的毕佩琳纵使生性洒脱,但也不会违背自己签署的保密条例。而且她更看出李炎此时的纠结以及聂若曦此时此刻对自己二人的误解。

    毕佩琳轻轻朝着李炎身旁挪了两步,身子朝李炎那边靠了些许,保持着一个让人充满了遐想的姿势冲聂若曦淡淡一笑道:“今天真是谢谢聂姐姐了,本来想请聂姐姐上去坐坐的,但是你看这时候也不早了而且你爸爸还在医院,我们也就不留姐姐了。”

    李炎嘴角一抽,扭头看了眼冲着聂若曦狂撒“狗粮”,低调秀恩爱的毕佩琳,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事情了。

    自己确实和聂若曦没什么,但没什么并不表示真的没什么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聂若曦的影子已经走进了自己内心深处,自己应该也在聂若曦心中有着一席之地。

    此时让毕佩琳折磨一“恶搞”,自己已经不敢想聂若曦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了。

    “那个”李炎看了眼身旁的毕佩琳,苦涩一笑咕哝了一句。至于那个什么,李炎想对聂若曦解释,可是眼前的事儿还真没办法解释。

    如果聂若曦真的要随自己上去“坐坐”,自己怎么办?京城交易局此时竟然成了自己的累赘,李炎也真是有种想要咬电线杆子的冲动了!

    聂若曦看着李炎,淡淡一笑。看着仿若无事般冲着李炎和毕佩琳点头说道:“把你们送回来我就放心了,确实时间不早了。我确实也该回去看看我爸爸了,你们两个早点休息吧。”

    “聂姐姐,有时间我在去看你啊!”毕佩琳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那笑容和“胜利者”的笑容简直如出一辙!

    李炎看着聂若曦转身头也不回走了几步,伸手又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后扬长而去的背影。自己注意到她甚至没在回头看看自己。

    本想伸手拦下聂若曦,对她解释几句。但是李炎最终还是没能把手抬起来,更别说出言喊住聂若曦在解释什么了。

    当出租车汇聚到车海之中,直到聂若曦乘坐的那辆出租车再也看不见,李炎这才回头看了眼一旁抱着双臂笑盈盈瞅着自己的毕佩琳。

    “有意思嘛?”李炎一时没好气的冲着毕佩琳嘀咕了一句。

    “那我帮你解释解释?”毕佩琳笑盈盈的看着李炎,那意思似乎李炎要是后悔了,她马上就去跟聂若曦解释。

    李炎无力的摇了摇头,转身朝着世界财富中心缓缓踱步走去。

    毕佩琳跟在李炎身后,笑盈盈的冲其唤了一句:“喂!你是不是很喜欢聂若曦啊!”

    李炎脚步一顿,微微叹口气没好气的说道:“是!”

    “有多喜欢?”毕佩琳的声音小了些许。

    “很喜欢!”李炎没好气的回应了一句后,迈步接着朝世界财富中心走去。

    “很喜欢是爱吗?”聂若曦咕哝着冲李炎的背影问了一句。

    李炎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身后的毕佩琳,见她脸上早已经没了洒脱的笑容。那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瞅着自己,弄的李炎心头一软,冲着毕佩琳回应道:“爱?嗯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毕佩琳低着头小声问道:“那那你喜欢我吗?”

    看着低头双手握在一起下意识揉搓的毕佩琳,李炎沉默了片刻之后,嗯了一声小声说道:“喜欢!”

    毕佩琳猛的一抬头,嘴角一勾露出一抹让人不易察觉的笑容后,突然冲李炎啐道:“哼!花心大萝卜!流氓!”

    李炎愕然的看着毕佩琳从自己身边掠过,径直朝着世界财富中心跑去的背影,下意识抬头摸了摸自己鼻尖嘀咕道:“感情的事儿,谁弄的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