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332章 你在门口干嘛呢?
    这还是墨墨姐吗?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温柔了,这前后的反差也太大了吧!

    李炎歪着身子,当然他歪着身子不是想躲温柔墨墨姐,而是李炎半拉身子已经麻的感觉刚从电椅上下来一样了。

    “姐……你……咱们要不直接上重点吧?这么着我真的……真的……真的。”李炎真的什么根本不用说,估计是个男人都懂!

    墨墨姐歪着头冲李炎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秋水般的眸子仿佛此时能洞穿世界上所有男人的心思一般。

    李炎忽然有点自惭形愧,不过这感觉刚从心里冒出来的瞬间,李炎马上又淡然了。

    是墨墨姐要扑我啊!是她想要上我啊!不是我琢磨着要和她么么哒,啪啪啪啊!我特么这是怎么了?

    “李炎,你还不明白我想要说什么吗?”墨墨姐冲着李炎淡淡的问了一句。

    “额……大概懂了……”李炎纠结的冲着墨墨姐点了点头。倒不是李炎奉行什么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这类歪理。主要是大美女在自己身边,真的不动心的不是凡夫俗子,而是“功能”有障碍的男人。

    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只有下半身的需求解决了才会用上半身来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李炎两者都不是,但是确实也有需求!

    点了点头之后的李炎冲着墨墨姐小声嘀咕着问了句:“姐,能让我准备一下吗?”

    “准备?你还需要准备什么?”墨墨姐冲李炎笑着问了一句之后,侧着身子冲李炎接着说道:“难道真的需要我推你一把?”

    “不……不是!我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洗个澡?”李炎小声冲墨墨姐问了一句。

    “啊?咯咯咯……”墨墨姐先似乎吃惊的轻轻啊了一声之后,马上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嗯,形象问题确实挺重要。行……你去吧!”墨墨姐冲着李炎笑了笑之后,抬起手指了指房间里的卫生间。

    李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飘到卫生间里面来的了,双脚微微颤抖着,看着眼前精致的装潢,但是自己的衣服挂在挂钩上,感受着喷淋下来的水珠砸在自己每一寸肌肤间,下意识肱起胳膊撇了眼自己那并不怎么明显的肌肉。

    “墨墨姐……到底是为什么呢?这么上赶着让自己吃了她,这里面会不会有阴谋呢?”想到这里,李炎下意识摇了摇头。

    自己真不是唐僧,在京城交易局里也不过是个新人。至于交易局里有没有新秀评比自己不知道,但是自己这个新人在交易局里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接受云凌的教导,接受张教官的培训,以及一顿饭了解到的国家队,这一切对自己来说到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虽然自己只是想在京城交易局混一混,给自己多个身份,能将来更好的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也能成为李小腾那样的“妖孽”人物。

    但是,李炎也明白很多事情不是有目标就能实现的。空想大多时候可以沦为YY……

    哗啦哗啦的水声落再李炎耳畔,李炎下意识打了个激灵。智取威虎山里似乎有一段情节,说的是杨子荣刚上威虎山的时候,座山雕把自己的“女人”推到了房间里,然后座山雕蹲在门外听墙根。

    这种情况暂且不论座山雕是不是不举,也不去琢磨座山雕扭曲的另类心思获取的某种愉悦感觉。

    云凌那胖子会不会此时就在门外蹲着,静静的听着自己在房间里要干的事?会不会人家这也是一个大坑,以此来试验自己的心智是否坚定?

    越想觉得似乎越是这么回事,李炎抬手抹了抹额头。

    当然,李炎并不知道自己抹下来的是水还是汗渍!

    “还好老子激灵,要不是我读的书多,说不定就中计了!这要是让京城交易局把哥们给扫地出门,这回苏杭可怎么跟中将他们交代啊?”李炎想到这里,有想到自己房间不远处,那屋里的毕佩琳。

    毕佩琳被刷下来是因为体能测试不合格,我要是被人家给弄下来,我怎么跟毕佩琳说?

    说墨墨姐上赶着勾搭我,然后我没经受住“组织对我的考验,愧对了人民对我的希望。我在刚要滚床单啪啪啪的时候被云凌给拎出来了,然后就这么一脚被踢出京城交易局了?”

    想到这里,李炎下意识又抬头看了眼自己头上的喷淋。水落在自己脸上,李炎猛一闭眼暗想:妈蛋!这特么套路不对啊!这还有地方没地方说理去了。

    李炎把自己弄的就跟真的被云凌拎着小叽叽给扔出去一般,心里那叫一个憋屈!

    “哎,京城交易局讲道理?那这里也应该叫人民法院了……”下意识嘀咕了一句,李炎抬手拍了下喷淋。水瞬间止住!

    抬手拎起浴巾在自己身上擦了擦之后,李炎刚才进来的时候被想把擦擦身子然后裹着浴巾出门,但是现在李炎狠狠把这块浴巾又扔回了原处。

    穿好衣服,李炎对着镜子刮了刮胡子茬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这才轻轻推开洗手间的房门迈步走了出来。

    “好了?”墨墨姐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李炎本想着墨墨姐会说一句:“那我用不用也洗一洗?”

    当然,如果不这么说,李炎觉得墨墨姐还有可能催促自己。不过李炎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墨墨姐是真的还是假的自己都得把持好原则了!自己是男人,有需求,有想法都不假,但是最重要的是男人就得管好自己的裤腰带不是吗?”

    天上不会掉馅饼,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最高指示难道是说着玩的?

    李炎心里把这句话又默念了一句只会,突然嘴角一扬心中暗暗吐槽:撸起袖子加油干?加油干?加油干……

    “哎!”轻轻叹口气,李炎忽然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自己明白那并不是失落,总之说不出来但确实很复杂!

    “李炎你在门口干嘛呢?”墨墨姐说话间,缓缓从房间里有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