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310章 交易局VS证监会
    站在京城交易局的前台,李炎探着头冲坐在里面的两个妹子笑盈盈的问了句:“请问这里是京城交易局吗?”

    两个妹子谁都没说话,只是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其中一个才抬头刚要冲李炎回应之际,李炎就听身后有人冲自己喊了句:“李火火?”

    “嗯?”李炎条件反射一般回头往身后看了一眼。

    毕竟,李炎在京城交易局留下的身份信息一直就是自己证件中的名字。而证件上李炎的名字可是叫李火火……

    此时,就见一个身着黑色职业套裙的女人缓缓走到了自己面前。

    细长匀称的双腿,黑色的丝袜。擦拭到一尘不染甚至能反光的亮面高跟鞋,一切的一切都让李炎有种想窒息的感觉。

    如果是不认识的人,李炎或许也就是觉得这是个美女。这人容颜让人惊艳罢了。

    这年头美女很多,化妆,美颜加上影视传媒的渲染。信息大爆炸了,美女自然也就大爆炸的多了起来。而男人们对美女的套件反射自然也就变的更坚韧了。

    可是,这个女人的变化让李炎有种崩盘的感觉。

    因为她不是别人,正是魔都那个飒爽英姿的墨墨姐!

    “怎么?不认识我?干嘛这么看着我?”墨墨姐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但依旧装作不解的冲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愣了片刻,这才冲墨墨姐嘿嘿一笑说道:“那个,我还以为我认错认了。墨墨姐……你这变化也忒大了些吧?我都……我都不敢认你了。”

    “瞧你说的,我能有什么变化。平日里我不一直就是这样吗?”墨墨姐和李炎随意的聊了两句之后,扭头冲着前台说了句:“他就是我要等的李火火,以后都是同事。”

    这时候就见前台的妹子站起身子冲着李炎齐齐点头致意,其中一个妹子还笑嘻嘻的说道:“我还纳闷谁竟然能找到这里,而且上来就问这里是不是京城交易局。下了我们姐妹一跳呢!”

    “嘿嘿……”李炎干笑了两声,倒也没多解释什么。

    没说什么话的另一个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李炎真不知道怎么跟两个妹子解释。

    “成,你跟我来吧。一会我在带着你在咱们京城交易局转转。”墨墨姐冲李炎招呼了一句后,顺势就往京城交易局里面带。

    可就在李炎跟着墨墨姐走了没几步路的光景,突然就听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问了句:“请问这里是京城交易局吗?”

    “猫头……额,毕佩琳来了?”李炎脑海中闪过这个想法之后,自己下意识转身朝着身后看了一眼。

    只见毕佩琳托着一个经典老花的路易威登皮箱,一身休闲劲装不提,暴龙的墨镜别在脑门上浑身上下显得运动感十足。

    “毕佩琳!”李炎转身冲着毕佩琳喊了一句。

    “咦?你怎么刚到啊?你不是早就给我发信息说你来了吗?”毕佩琳一脸诧异的冲李炎问了一句之后,顺势冲着站起身子要招呼自己的前台妹子摆了摆手后,托着箱子迈步朝着李炎这边走了过来。

    “路上,遇到一些小状况。所以过来的比想的要晚了一些。”李炎并没把自己遇到的情况对毕佩琳说,只是一句带过也就没在多提。

    墨墨姐此时早已回身,她瞅着毕佩琳盈盈而笑。

    “墨墨姐?哇!这还是在魔都我认识的墨墨姐吗?大美女啊!”毕佩琳冲着墨墨姐唤了一句之后,快步走到墨墨姐身旁一把抓住墨墨姐的手亲昵的小声不知道又说了几句什么。

    女人和女人之间的私密话,李炎自然是不好意思凑上去听个详尽。

    等了片刻,李炎见毕佩琳和墨墨姐二人说完了话,这才冲着墨墨姐小声问了句:“墨墨姐,咱们是不是应该去报道了?”

    “你都进了京城交易局的大门,你还着什么急啊?咯咯……”墨墨姐扭头乜了眼李炎之后,轻声笑了笑。随后,就见墨墨姐冲着李炎招招手说道:“跟我来吧……”

    墨墨姐走在最前面,毕佩琳与李炎并排而行。

    一路走来,李炎与毕佩琳二人一边较为随意的东瞅瞅西看看,忽然就听毕佩琳问了句:“墨墨姐,京城交易局就算不对外,但就每个什么窗口之类的吗?咱们难道就不对外开放吗?”

    “傻姑娘,你觉得京城交易局会对外开放吗?这里可是咱们华夏最神秘的几个部门之一呢!”墨墨姐小声回应了一句之后,就听李炎在一旁说道:“墨墨姐,你没看我和猫头……额,毕佩琳我们两个一脸的茫然,就好像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吗?满眼的好奇啊!”

    “就是啊!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京城交易局没有个对外的窗口呢。怎么也得接待一下吧?没想到竟然什么都没有……”

    墨墨姐笑呵呵的忽然冲着毕佩琳问了句:“你是不是觉得咱们京城交易局还得弄个什么信息公开、政策法规、新闻发布、信息披露、统计数据……”

    “额,我到没想的这么全面。”毕佩琳被墨墨姐这么几个专业名词给弄的有点蒙圈。

    李炎在一旁笑呵呵的说道:“毕佩琳你别听墨墨姐的,她说的那一套吧……嘿嘿,投资者保护、业务资格以及刚才墨墨姐说的那一套是证监会的内容,京城交易局既然叫交易,肯定和证监会是不一样的嘛!”

    扭头瞥了眼李炎,墨墨姐仿佛在说:“就你小子明白!”

    带着毕佩琳和李炎二人继续往前走,边走墨墨姐一边说道:“佩琳,证监会是国务院直属的正部级事业单位。他们依照国家的法律法规和国务院的授权呢,是统一对咱们国家的证券期货市场统一监督管理的机构、主要指责是维护证券期货市场的秩序,保障市场的合法运营。”墨墨姐说道这里,沉默了一下似乎在等毕佩琳消化自己刚才所说的内容。

    继续向前走了几步,墨墨姐接着说道:“根据国家的法律规定,证监会比咱们交易局多了股票的发行审核委员会。委员是证监会专业人员以及聘请的会外有关专家来单人的。而且他们在省市。自治区和直辖市设立了很多分局。细细算下来应该是三十六个吧?大概是这样……而咱们嘛……”

    李炎跟在墨墨姐身后忽然一愣。冲着墨墨姐问道:“墨墨姐,证监局是证监会下面的存在。那咱们不叫交易会而是叫交易局,那是不是……是不是咱们的行政级别和证监局一样,比证监会低了一级?”

    “以为咱们叫局,他们叫会。所以咱们就比他们低了一个等级是吗?”墨墨姐冲着李炎笑了笑,随即摇头说道:“咱们可是与证监会同样直属于国务院存在的部门。或者我换一个说法你就理解了。”墨墨姐扭头冲李炎和毕佩琳说了一句之后沉默了几秒,随后接着说道:“同样咱们都作为国之公器,证监会跟像是明面上的刀把子!他们是维护金融市场领域各项规则的地方,他们更像是来制定规则的部门。而咱们则更像是刀把子前面的那刀身!是专门来披荆斩棘的!”

    “披荆斩棘?”毕佩琳似乎还是不太明白京城交易局到底和证监会有什么区别。

    在她的概念里,好像证监会也是在披荆斩棘吧?只不过方式方法不太一样?

    “这你有什么不理解的啊?你把证监会想成盾牌,是维护市场正常运行的。也就是督战队看着市场运行的状况,如果发现有大敌当前临阵退缩的,证监会就会扮演督战队的较色把退下来的砍翻在地。同样的,有畏敌不前的证监会也会想办法把他们推上战场嘛!”李炎说完这一袭话,接着说道:“咱们京城交易局就不一样了。”

    “哪儿不一样?”毕佩琳下意识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嘴角一翘,冲着毕佩琳笑呵呵的说道:“刀刃是什么?还不就是国家队吗!”

    “精辟!”李炎下意识脚步一顿,看着走廊旁边站着的那个中年男人,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与毕佩琳。

    “这位就是李火火吧?真是相貌英俊,年少有为。”中年男子客气地伸手过来,一脸和蔼的冲李炎自我介绍道:“我叫赵修,是在局里打打杂,做做后勤工作的,兄弟你就叫我老赵吧。”

    “赵哥好。”李炎赶忙一脸客气冲着赵修点了下头,随即略显拘谨的和赵修握了握手。

    早已就经告别了大学生活,早早就在券商里摸爬滚打。李炎从当初的愣头青早已经蜕变。一双眼睛刚看出了这中年男子气度不凡,地位不低……

    人家和自己客气,哪能真叫人老赵?

    寒暄后,赵哥他去汇报李炎和毕佩琳到来的情况,墨墨姐则是领着充满好奇,内心激动的李炎与毕佩琳在墨墨姐的陪同下去办理工作手续去了。

    北四环西路,虽然这里的硬件设施很好,但这里面的装潢更是最大程度的诠释了富丽堂皇四个字。

    房门开,没有李炎想象中的昏暗场景。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柔和明亮房间。

    房间装饰地干净整洁,不但有沙发茶几,冰箱电视等设施。还有很多葱翠碧绿的盆栽,以及一座热带鱼缸,几条长势很好的龙鱼游来游去,惬意自然。

    室内空气也是清醒扑鼻,丝毫没有让人感觉到身处到丝毫的压抑。

    …………………………(稍后)…………

    “以为咱们叫局,他们叫会。所以咱们就比他们低了一个等级是吗?”墨墨姐冲着李炎笑了笑,随即摇头说道:“咱们可是与证监会同样直属于国务院存在的部门。或者我换一个说法你就理解了。”墨墨姐扭头冲李炎和毕佩琳说了一句之后沉默了几秒,随后接着说道:“同样咱们都作为国之公器,证监会跟像是明面上的刀把子!他们是维护金融市场领域各项规则的地方,他们更像是来制定规则的部门。而咱们则更像是刀把子前面的那刀身!是专门来披荆斩棘的!”

    “披荆斩棘?”毕佩琳似乎还是不太明白京城交易局到底和证监会有什么区别。

    在她的概念里,好像证监会也是在披荆斩棘吧?只不过方式方法不太一样?

    “这你有什么不理解的啊?你把证监会想成盾牌,是维护市场正常运行的。也就是督战队看着市场运行的状况,如果发现有大敌当前临阵退缩的,证监会就会扮演督战队的较色把退下来的砍翻在地。同样的,有畏敌不前的证监会也会想办法把他们推上战场嘛!”李炎说完这一袭话,接着说道:“咱们京城交易局就不一样了。”

    “哪儿不一样?”毕佩琳下意识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嘴角一翘,冲着毕佩琳笑呵呵的说道:“刀刃是什么?还不就是国家队吗!”

    “精辟!”李炎下意识脚步一顿,看着走廊旁边站着的那个中年男人,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与毕佩琳。

    “这位就是李火火吧?真是相貌英俊,年少有为。”中年男子客气地伸手过来,一脸和蔼的冲李炎自我介绍道:“我叫赵修,是在局里打打杂,做做后勤工作的,兄弟你就叫我老赵吧。”

    “赵哥好。”李炎赶忙一脸客气冲着赵修点了下头,随即略显拘谨的和赵修握了握手。

    早已就经告别了大学生活,早早就在券商里摸爬滚打。李炎从当初的愣头青早已经蜕变。一双眼睛刚看出了这中年男子气度不凡,地位不低……

    人家和自己客气,哪能真叫人老赵?

    寒暄后,赵哥他去汇报李炎和毕佩琳到来的情况,墨墨姐则是领着充满好奇,内心激动的李炎与毕佩琳在墨墨姐的陪同下去办理工作手续去了。

    北四环西路,虽然这里的硬件设施很好,但这里面的装潢更是最大程度的诠释了富丽堂皇四个字。

    房门开,没有李炎想象中的昏暗场景。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柔和明亮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