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224章
    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的投研部很大,但是此时房间里人缺很少。

    几个操盘手远远的坐在自己的工位上盯着显示器屏幕,在做着开盘前最后的准备工作。

    至于李炎和杨牧野二人,虽然也坐在投研部的办公室里。但是二人却被三面磨砂玻璃组成的一个小办公室与投研部的大办公室隔绝了起来。

    杨牧野站在落地飘窗前,目光一边注视着窗外的景色一边冲着坐在办公桌前抚摸着键盘的李炎问了句:“不甘心是吧?”

    李炎没说话,只是在听到杨牧野的话语之后仰头看了他一眼。

    手里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杨牧野此时歪头与李炎四目相视了片刻。

    原本阅人无数的杨牧野,在与李炎对视的过程中突然有种心虚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杨牧野很奇怪!明明是想帮李炎,纵使自己的初衷并不是真的多为李炎着想,但起码现在自己没想坑李炎。可是,为什么与李炎对视会心虚呢?

    下意识挪开了目光的杨牧野,就见李炎缓缓扭头又把目光落在了显示器中那即将开盘交易的雪峰科技走势图当中。

    麟腾系愿意用百分之五的利益拿走自己手中的筹码,这说明了什么其实不用细想也能明白,那就是这雪峰科技后面绝不仅仅只有百分之五的利润。

    公孙起这是打算自己吃了肉还要喝汤的节奏啊!

    至于留给李炎的,不过是汤里的一根香菜罢了……

    “是啊!如果是你的话,你会甘心吗?”李炎轻声叹了口气,手指肚下意识在键盘上轻轻敲击着。

    显示器上,就见雪峰科技的k线图中出现了一根细细的竖线,线条随着李炎的敲击在向着左侧缓缓移动,每次的敲击过后这个竖线就回向前一天挪动一下。在这幅图下面出现着一个个当日的涨跌信息。

    一下下的敲击,如同时光一天天的倒流。

    李炎不知道自己接手雪峰科技之前,它曾经都发生过什么事情。李炎更不可能知晓小姚为什么会拼了命的用西湖资产管理公司几乎所有的流动自己孤注一掷!

    如果非要给这种行为一个理由,李炎相信那绝对只有“利益”二字。

    “这些就算是你的又怎么样?如果一个人没有能力守护好自己东西的能力,那和刀俎上的鱼肉又有什么区别,又和田野里的韭菜有什么区别!”杨牧野冲着李炎朗声喊了一句之后,看着李炎手不快不慢的敲击着键盘,显示器中那条竖线缓缓向左平移。至于那变幻的数字以及历史的信息如同洋葱般一层一层别李炎剥开……

    “是啊!没有能力守护……其实,这些东西并不是属于我的不是吗?”李炎说话间,忽然叹了口气。

    “呼……”杨牧野看着李炎的侧脸,重重吐口气心中的浊气。随后就听杨牧野冲李炎接着说道:“我可以理解为……你现在已经想通了是吗?”

    李炎坐在办公桌前,嘴角微微翘了翘。随手拿起摆放在桌面上的咖啡杯,低头看了眼咖啡表面上那一缕奶白色,沉吟道:“我相信麟腾系一定会在雪峰科技里大做文章,现在的价值明显就是在底部,而雪纺科技后面究竟有什么其实我也不想在去探寻了。”

    “哎!鞥这么想就对了。把筹码给他们吧。麟腾系真的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对手。我也知道跨级打怪会很爽,但那毕竟只是存在于玄幻小说里的情节罢了。现实中……死的体无完肤的这就叫现实!”

    李炎端着咖啡杯仰头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杨牧野,忽然就见李炎抬手捋着头顶的发丝翘着嘴角道:“都说人生有两苦是想得却不可得,拥有之后却又失去。”

    “额……”杨牧野表情变了变,一时似乎不知道要和李炎说什么了。

    “中将,你说我是不是现在这两苦都有了?”李炎冲着杨牧野轻声问了一句之后,地推抿了口杯中的咖啡后,脸上瞬间浮现出一抹吃了黄连般的纠结。

    “兄弟,喝咖啡不放糖?”杨牧野看着李炎那一脸苦涩的表情后,下意识冲着李炎嘀咕了一句。

    “你就理解为我现在虐主呢成吧……惑,怎么这么苦啊!本来想装个逼,没想到……啐啐!”李炎甩了甩头从兜里掏出来一块红虾酥糖剥开之后赶紧塞到了自己嘴里。

    杨牧野站在李炎身旁,楞楞的看了李炎几眼之后,忽然间觉得自己看不懂李炎了。

    嘭嘭嘭……

    随着几声敲击声,李炎下意识扭头看了眼办公室外。

    刘亚武拉开玻璃门冲着李炎和杨牧野点了点头,随后身子依靠在玻璃门旁边表情有些古怪的冲着李炎嘀咕道:“李总,那个马上就要开盘了。张智斌张总也跟我们吩咐过了,让我们尽全力配合您。那个……您看?”

    听了刘亚武的话之后,李炎站起身子冲其身侧走了两步。随后慢慢驻足在刘亚武的面前点点头。扭头又朝着办公室里众多操盘手笑了笑说道:“除了负责雪峰科技的工作人员,剩余人员做好自己负责的投资品种就好,至于负责雪峰科技的工作人员等待我下一步的命令就可以了。”

    刘亚武听了李炎的吩咐之后,赶忙冲着李炎点了点头咧嘴干笑了两声到:“好!那……那我们就在门口等您的吩咐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刘亚武转身退了出来。

    “喂,刚才李炎和杨牧野在办公室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王淼这时候坐在自己工位上,冲着走回来的刘亚武小声嘀咕着问了一句。

    “你觉得我过去了,人家会不避讳我吗?我哪儿知道他们在里面说什么,这个时间左右离不开雪峰科技呗!”刘亚武冲着王淼回应了一句之后,赶忙又冲着王淼一努嘴道:“开始集合竞价了,先看盘面上的情况再说吧!看看情况,在看看李炎究竟要干嘛也就是了。”

    “你觉得他要干嘛?”王淼朝着投研部那经理小办公室内撇了一眼。

    “哎!谁知道呢?不过之前一直在减持,我想应该……应该是要开始动起来了吧?你没发现吗?”刘亚武冲着身旁的王淼突然问了一句。

    王淼愣了楞,似乎不是很明白刘亚斌在和自己打什么哑谜。

    “什么是短线高手?”刘亚斌不等王淼回应自己,自问自答的紧接着说道:“短线高手肯定就是和武林高手一样,讲究个见血封喉,一击不中必然扬长而去的原则。李炎现在身上就有这么点意思,你没发现吗?”

    王淼茫然的摇了摇头后,低声嘀咕道:“有吗?我怎么没发现。”

    “听说过一句话吗?”李炎继续轻轻敲击着显示器的键盘,突然仰头冲着一旁的杨牧野问了一句。

    “额?什么话?”杨牧野似乎并没明白李炎究竟想和自己说什么。

    李炎目光落在显示器的屏幕上,嘴里仿佛自言自语般嘀咕道:“善伐者攻于九天揽月、善守者下五洋捞针!”

    这话说完之后,李炎顿了顿见杨牧野一脸迷茫的瞅着自己,李炎笑呵呵的解释道:“这话能解读出很多意思,我相信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解读。我个人更倾向于守!看到利润的时候。攻,留两分虔诚,一分后路。守,等于等待。善于等待,必长于买卖。短线做的好,在我看来并不一定善于等待吧?我不敢说什么淹死的都是会水的。但我看多了一种现象!”

    杨牧野一边听李炎说话,一边低头看了看时间。

    此时集合竞价已经开始了,只不过雪峰科技盘面上如同死水一潭,既没有机构资金在寻求买入,也没有大资金寻求卖出。平静的就仿佛雪峰科技今天打算停盘一样。

    李炎见杨牧野表情有些古怪,似乎凝眉正在琢磨什么的时候。就听李炎接着说道:“我见多了股海沧桑,也看多了善游的人沉下去地过程。”

    “你说了很多,但是我似乎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杨牧野皱着眉头冲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突然站起身子走到了玻璃门畔,抬起手拍了拍巴掌朗声喊道:“准备挂单!”

    “李炎……你疯……”杨牧野压低了声音,冲着李炎的背影小声喊了一句。

    可这句话还没喊完,忽然就听李炎朗声冲着门外投研部的操盘手们喊了句:“开盘后挂涨停卖出半仓!”

    “我去,吓死我了!”杨牧野下意识用手拍了拍自己前胸。就在前一秒,杨牧野心中想的还是李炎可能要嘬死一般和麟腾系硬抗。

    抬手抹了把额头上不知不觉溢出来的白毛汗后,杨牧野冲着李炎小声唤了句:“公孙起不是跟你说了吗?只会把雪峰科技拉升百分之五收购咱们手中的筹码。你现在打算在涨停这个位置卖出,我觉得你是不是在考虑考虑?”

    李炎此时转身走回了办公桌前,徐徐坐下之后双手撑着下巴笑呵呵的说道:“难道还不能讲价钱了吗?他说百分之五就百分之五吗?我把筹码挂在涨停的位置上,想要就上来拿呗。”

    “开玩笑,麟腾系的人说话……据我了解他们从来都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那公孙先生都说只给百分之五的溢价,又怎么可能让你享受涨停的愉悦?”杨牧野有些无语的冲李炎嘀咕了一句之后,紧接着冲李炎劝了句:“兄弟,大片的森林在等着咱们啊!把筹码扔给麟腾系就是了,既然想卖了咱们还找什么麻烦啊!弄不好徒增变故……”

    “你觉得他们不可能挂高价收我的筹码吗?”李炎笑呵呵的冲杨牧野反问了一句。

    杨牧野想都没想直接点头道:“肯定不会的,额……开盘了!你还是赶紧把筹码挂在百分之五的位置给人家算了,何必找麻烦?”

    说话的光景,雪峰科技开盘了。

    股价在上一个交易日收盘的位置平开!

    “我勒个去!”杨牧野诧异的张大了嘴巴,满脸尽是错愕的看着显示器的雪峰科技,自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心中的那股感觉了。抬手抹了把额头上不知不觉溢出来的白毛汗后,杨牧野冲着李炎小声唤了句:“公孙起不是跟你说了吗?只会把雪峰科技拉升百分之五收购咱们手中的筹码。你现在打算在涨停这个位置卖出,我觉得你是不是在考虑考虑?”

    李炎此时转身走回了办公桌前,徐徐坐下之后双手撑着下巴笑呵呵的说道:“难道还不能讲价钱了吗?他说百分之五就百分之五吗?我把筹码挂在涨停的位置上,想要就上来拿呗。”

    “开玩笑,麟腾系的人说话……据我了解他们从来都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那公孙先生都说只给百分之五的溢价,又怎么可能让你享受涨停的愉悦?”杨牧野有些无语的冲李炎嘀咕了一句之后,紧接着冲李炎劝了句:“兄弟,大片的森林在等着咱们啊!把筹码扔给麟腾系就是了,既然想卖了咱们还找什么麻烦啊!弄不好徒增变故……”

    “你觉得他们不可能挂高价收我的筹码吗?”李炎笑呵呵的冲杨牧野反问了一句。

    杨牧野想都没想直接点头道:“肯定不会的,额……开盘了!你还是赶紧把筹码挂在百分之五的位置给人家算了,何必找麻烦?”

    说话的光景,雪峰科技开盘了。

    股价在上一个交易日收盘的位置平开!

    “我勒个去!”杨牧野诧异的张大了嘴巴,满脸尽是错愕的看着显示器的雪峰科技,自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心中的那股感觉了。“你觉得他们不可能挂高价收我的筹码吗?”李炎笑呵呵的冲杨牧野反问了一句。

    杨牧野想都没想直接点头道:“肯定不会的,额……开盘了!你还是赶紧把筹码挂在百分之五的位置给人家算了,何必找麻烦?”

    说话的光景,雪峰科技开盘了。

    股价在上一个交易日收盘的位置平开!

    “我勒个去!”杨牧野诧异的张大了嘴巴,满脸尽是错愕的看着显示器的雪峰科技,自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心中的那股感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