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211章 不经历痛苦,如何懂沉浮
    “嗯……”吴知霖举着电话,站在自己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那仿佛无边无沿的雾霾,原本低落的情绪忽然变的阳光了起来。

    “你说的我明白了,你打算让我帮你联系公孙起?”吴知霖冲着电话中问了一句。说完这句话之后吴知霖静静的听着电话中那一阵诉说之后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你稍微等会,我这就给你过去。”

    “还有……”吴知霖到嘴边的话突然一顿,似乎想了想之后笑着嘀咕道:“没事了!”

    挂断了电话,吴知霖身子轻轻趴在玻璃窗前,任凭玻璃挤压这自己的胸前的双峰,挤皱了自己这一身整洁的职业装扮,但目光略显迷离的吴知霖依旧“任性”的这么趴着,谁也不知道吴知霖此时此刻究竟在想什么。

    苏杭、西湖资产管理公司。

    李炎微微叹口气,看着窗外山色空蒙雨亦奇的景色皱了皱眉头。

    “怎么样了?”杨牧野异常关心的冲着李炎追问了一句。

    杨牧野似乎有些当局者迷,也不知怎么的竟然没想到吴知霖同为京城四大虎人之一,怎么也不应该不认识公孙起才对。如果能通过吴知霖联系公孙起,事情想来会好办的多才对!

    滴答……

    手机微微震动了一下之后,一声短信提示音从中传了出来。

    李炎低头看着手机笑着冲杨牧野淡然道:“成了!”

    “我也是蒙圈了,楞是没想到还能联系吴知霖找公孙起。李炎,你知道你自己身上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吗?”杨牧野感慨的之余冲李炎问了一句。

    眉梢轻轻挑动了一下,李炎笑嘻嘻的冲杨牧野问了句:“哦?我自己最大的优点?应该是长的帅吧?哈哈哈……”

    看着一脸玩笑摸样的李炎,杨牧野只是轻轻笑了笑说道:“行了,你知道我没和你开玩笑的。我其实只是感慨你是如何在各种情况下都能做到保持冷静的呢?说起来好像并不难,但是对于所有人来说,在各种情况下都能保持冷清并且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这绝对是一件不简单的事儿。”

    李炎苦着脸嘿嘿干笑了几声,有些无奈的冲着杨牧野耸了耸肩膀道:“有吗?我怎么没觉得自己有你说的这么好?那个……那个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误会?你在西湖资产管理公司这边的表现如果说是误会,那你小子难道还想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啊?”杨牧野一脸你可别得瑟的表情冲李炎咕哝了一句之后,就见李炎侧着头忽然压低声音说了句:“冷静……或许你说的冷静在我想来完全是因为,我从来没把西湖资产管理公司当成自己的东西,为别人的东西做判断,自然能保持一颗平常心喽。”

    “别人的东西……你……这不是……”杨牧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席话说出来,李炎竟然会如此回复自己。而且杨牧野注意到李炎眼眸中的光芒充满了真诚。

    小屎蛋在一旁轻轻叹口气,微微嘀咕一句说道:“这是吴知霖送给你的产业,你怎么能说不是你的?或者说跟你没关系呢?这明明……”

    李炎扭头冲着小屎蛋笑了笑,道:“在我看来,这确实不是我的东西。从先而降的幸福,或许在你们看来是幸福。但是我却觉得吧,天上或许不仅掉馅饼,更多的时候掉下来的东西还会要人命。”

    看着李炎说完话之后身子微微往椅背上靠了靠的动作,小屎蛋和杨牧野二人谁都不说话了。

    李炎能如此清晰的认识到一些寻常人意识不到的东西,这种境界已经和寻常同龄人不在同一个层面中了。

    咄咄咄……

    李炎用手轻轻敲击着桌面,一阵阵规律的声音反馈到众人耳朵里。

    沉默了片刻的李炎看着手机短信中的这个号码,忽然从兜里翻了翻拿出来一块红虾酥糖包开糖纸放到了自己嘴里。

    此时李炎已经不去看三联屏的显示器中究竟在显示什么内容了。

    尽管沪深两市开始渐渐下行,尽管雪峰科技开始逐渐回落,李炎此时此刻明白真正决定雪峰科技涨跌的核心已经从盘面上的博弈开始转移。

    “你……打算打这个电话吗?”杨牧野看着表情有些古怪的李炎问了一句。

    “嗯,当然……”李炎点了点头,冲杨牧野回应而来一句。

    “那你在等什么?难道你在等那个公孙起在给咱们打回来吗?”小屎蛋此时一脸好奇的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李炎心里略显苦涩的暗暗嘀咕一句:“我在等?我能等什么啊!其实我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不清楚自己到底要和公孙起说什么罢了。”

    想到这里,李炎拿起手机轻轻按下了屏幕中的那组号码,暗骂一句:“能说什么?还不就是和公孙起谈谈雪峰科技的事儿吗?这大腿既然已经出现了,那就扑上去呗?握着还矫情什么啊!”

    心中琢磨的同时,电话那边嘟嘟几声轻响之后有人接听了电话。

    “喂?”

    “公孙先生。”

    “你是哪位?”

    简单的开场白,李炎没在多寒暄什么。而是朗声接着说道:“刚才您给我打过电话。嗯,没错……您不用怀疑,只不过您刚才想联系小姚。而我接了电话……”

    李炎的话刚落,本想接着解释一下自己这边的情况以及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目前的变故与状况的光景,就听电话里公孙起冲自己很直接的问道:“你是李炎?”

    “额……”这次轮到李炎愣住了。

    就在不久之前,公孙起还不知道西湖资产管理公司已经易主的情况,更不知道接电话的人不是小姚。

    可是就在李炎挂了电话联系吴知霖,然后简单把自己这边的情况给吴知霖介绍了一番之后拿到公孙起电话在到自己小惆怅了片刻后,给公孙起把电话打过去。

    这前前后后才多长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公孙起竟然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名字了。

    李炎只是想想就忽然有种后脖颈子凉,头皮麻的感觉。

    “额!是……我是李炎。”没掩饰更没辩解,一句话确认了身份之后随即李炎接着说道:“早就听闻公孙先生被称为京城金融圈子里的四大虎人之一,今天只是这一件小事,就让小炎我服了!”

    公孙起嘿嘿笑了笑之后,很直接的说了句:“我也比较诧异你怎么会有我这个私人的联系方式。能找到我这个联系方式,而且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想来你背后的能量绝非江湖上流传的那么单薄吧?”

    听了公孙起的话,李炎忽然有一种想拉虎皮,扯大旗的想法。

    不过这个想法只是在自己脑海中刚刚一闪念的时候,就听公孙起接着在电话里说道:“捉妖盟的捉妖镯在你手里,当京城所有人都在找你的时候,你却离奇的消失了。小姚成了植物人甚至离世的消息我也是刚刚才弄到手。而你这个券商的工作人员突然出现,而且还摇身一变成了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的负责人。这个转身有点忒华丽了吧?”

    李炎听着公孙起徐徐叙述着自己的情况,下意识吞咽了一口唾液。基本如同掘地三尺一般把自己的情况给挖了出来,公孙起又是怎么做到的?

    这时候,电话里的公孙起并没有结束自己的话语,而是接着说道:“李炎,你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的情况我比较清楚。而你拼了命的减持雪峰科技其实也不外乎是想让你的西湖资管能够更有效的低于风险,避免雪峰科技波动的幅度对你们公司带来冲击是吧?你现在给我打这个电话过来,我自然明白你抱着什么心思!”

    “谢谢公孙先生你的开诚布公。和你通电话……我忽然现是个明智的选择。”李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既不卑躬屈漆又尽量透着对公孙起的尊敬。

    说实话,这劲头并不好拿捏。

    “呵呵,你小子还真不需要拍马屁。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你的底牌我基本上都看明白了。而你想说的话嘛……我直接告诉你吧。我并没打算把利润分润给别人的想法,更不想把肉分给占了小姚地盘的外人吃!如果你真的有本事,那你就真刀真枪的来盘面上跟我过过招。真有本事你在这里吃肉喝酒,要是被我从你身上割下点什么来,别抱怨,这不过就是资本的逐鹿。怪也只怪你学艺不精!”

    李炎在公孙起刚刚说话的时候,已经把手机轻轻放在了桌面上,并且李炎随后点开了免提功能,公孙起的声音此时清晰的传到了小屎蛋和杨牧野的耳朵里。

    李炎听了公孙起这略显霸气嚣张的话语之后,心里自言自语的小声轻轻嘀咕了一句:“究竟要不要放马逐鹿……雪峰科技呢?”

    想到这里,李炎心念一动目光在自己身旁的小屎蛋和杨牧野脸上快扫了一眼。

    李炎注意到小屎蛋此时一脸愤愤不平的表情,似乎在说:“李炎你就和他拼了,他这是要上天啊!你就什么都别说了干吧!”

    而杨牧野则皱着眉头手中捏着一根签字笔在手中轻轻捻动,仿佛在琢磨着公孙起这一席话中流露出来的更重信息。在汇总了这些信息的过程中杨牧野又在琢磨有几种和公孙起过招可能占上风的方式方法。

    “怎么样?李炎你考虑的如何了。你是打算和我在雪峰科技中相互逐鹿一番呢?还是乖乖的交出你手里的筹码?我现在等你的答复。”公孙起说话的态度哪里有带着李炎一起赚钱一起吃肉一起大秤分金的意思?

    其实想想也正常,公孙起根本就不认识李炎。对于一个陌生人,难道一个电话就让公孙起把自己的利润让别人“雨露均沾”?凭什么!

    李炎只是沉吟了片刻之后,轻轻叹口气说道:“公孙先生,我手里拿着的是姚总的筹码。而这些筹码我又已经在盘面上还给您不少了。兄弟这公司现在压力也是比较大的,不过现在多少到也多少还能弘扬一下正能量,如果您用的到兄弟这边,我自然是很愿意祝您一臂之力的!”

    公孙起那边没说话,李炎依稀听到了电话那边公孙起的一丝沉吟。

    感觉好像有戏,李炎赶紧趁热打铁。

    ………………

    李炎听了公孙起这略显霸气嚣张的话语之后,心里自言自语的小声轻轻嘀咕了一句:“究竟要不要放马逐鹿……雪峰科技呢?”

    想到这里,李炎心念一动目光在自己身旁的小屎蛋和杨牧野脸上快扫了一眼。

    李炎注意到小屎蛋此时一脸愤愤不平的表情,似乎在说:“李炎你就和他拼了,他这是要上天啊!你就什么都别说了干吧!”

    而杨牧野则皱着眉头手中捏着一根签字笔在手中轻轻捻动,仿佛在琢磨着公孙起这一席话中流露出来的更重信息。在汇总了这些信息的过程中杨牧野又在琢磨有几种和公孙起过招可能占上风的方式方法。

    “怎么样?李炎你考虑的如何了。你是打算和我在雪峰科技中相互逐鹿一番呢?还是乖乖的交出你手里的筹码?我现在等你的答复。”公孙起说话的态度哪里有带着李炎一起赚钱一起吃肉一起大秤分金的意思?

    其实想想也正常,公孙起根本就不认识李炎。对于一个陌生人,难道一个电话就让公孙起把自己的利润让别人“雨露均沾”?凭什么!

    李炎只是沉吟了片刻之后,轻轻叹口气说道:“公孙先生,我手里拿着的是姚总的筹码。而这些筹码我又已经在盘面上还给您不少了。兄弟这公司现在压力也是比较大的,不过现在多少到也多少还能弘扬一下正能量,如果您用的到兄弟这边,我自然是很愿意祝您一臂之力的!”

    公孙起那边没说话,李炎依稀听到了电话那边公孙起的一丝沉吟。

    感觉好像有戏,李炎赶紧趁热打铁。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