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190章 雪峰变雪崩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两千一百万……”

    高位涨停的价位上突然多出来的一笔卖盘直接出现在了雪峰科技的报盘之中。上一笔资金如果说还是按照分散的顺序慢慢卖出的话,那这笔卖盘则直来了一把“力贯山河”!

    突如起来的卖盘对雪峰科技的庄家来说就如同突如其来的骚,直接让对方扭了腰。如果说股价上涨必须依靠资金才能推上去,那么砸下来只需要手中有筹码就够了!

    那原本牢牢锁在雪峰科技涨停位的股价,在一瞬间被砸开了!

    其实砸开并非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今天雪峰科技的推升本就是一次被动的推升运作,各方都没准备更多的资金要坚守涨停位。只要有拉升必然会有获利盘的溢出,只不过是多还是少的问题了。

    原本一直在扫货的整体趋势突然变成了拉伸个趋势,而拉升的过程中李炎又突然开始在高位开始减持卖出,这中盘中的变化似乎让真正控盘的庄家也有了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封盘的筹码别快速交易之后,没有了封单的雪峰科技自然从涨停的位置上摔了下来。当涨停被打破之后,估计开始出现了一次断崖式的下跌。

    百分之十……百分之九……百分之八点五……百分之七……

    价格的趋势线刚才上去的快,但是下来的速度比上去的速度要快太多太多了。几乎成一条直线般“速降”的趋势图此时引发了盘中个人投资这者的持股恐慌情绪。

    不少人都开始琢磨如此不正常的突然拉上和如此不正常的突然下跌,莫不是主力开始拉高出货了?

    李炎手机突然嗡嗡震动了一下,屏幕上浮现出几个字:“扛不住了!”

    手里捏着签字笔,笔尖此时在自己手间的黑色笔记本上刚刚舔了一笔之后,李炎略显迷离的审视着账面上以及的两笔筹码自言自语道:“看来离场的资金,还是不够多啊……”

    说完这句话,李炎轻轻在VIVOx9的手机屏幕上快速戳动着。

    杨牧野原本端着茶杯正一边紧张的看着盘面上的波动,一边轻轻吸溜这茶水。李炎开始在手机上回复信息的时候,杨牧野自然下意识扭头把目光也落在了李炎的手机屏幕上。

    很快,杨牧野原本那略显无奈的脸色渐渐变得丰富多彩了起来。只不过这丰富多彩并不是什么高兴的丰富多彩,而是忧虑以及苦涩叠加在一起的那种丰富多彩!

    “你……你确定?”杨牧野眼看着李炎手指在VIVOX9的屏幕上戳了下发出信息的同时,自己一脸不确定的冲着李炎追问了一句。

    “你觉得我敢确定吗?自然是不确定啊……”李炎一歪头,朗声冲着杨牧野回应了一句。

    “我……吭哧……”

    此时听李炎说了这句话之后,杨牧野吭哧一声差点被自己嘴里的茶水给呛到。

    “不是吧?”杨牧野本想冲李炎反驳一句,可是话刚出口的瞬间杨牧野在李炎的严重看到了一道慎言的提示。

    “唉!”杨牧野叹口气,自己何尝不明白李炎目光中的慎言究竟代表这什么?此时此刻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别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的人监视着。李炎都通过手机信息来传递内容,自己如果把话说出来那不所有人就都知道了吗?

    只是微微沉默了片刻,杨牧野马上话锋一转接着刚才李炎说离场资金还不够的话评论道:“这还不够多吗?你看看盘面上突然蹦出来的换手情况,你在看看你这边……”说话间杨牧野伸手捏了根签字笔朝着最右边的显示器角落比划了一下接着道:“你看看,五分钟的K线都成什么样了,这么一大串的快速下行我只是看看就醉了!还有这边的筹码对冲情况,你看看……别说我没提醒你啊!如果你在砸上一把,弄不好雪峰科技就成雪崩科技了!”

    “是啊……”李炎嘴里轻轻嘀咕了一句之后,略一沉吟接着说道:“那就试试看雪崩科技什么样呗?”

    “啊?吓……”杨牧野一脸愕然的看着李炎,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我靠!”李炎突然眼睛一瞪,嘴里不清不楚的吐槽了一句之后,愕然的瞅着盘面上突然涌进来的买盘,平静的心瞬间变的有点乱了。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只见一笔买盘资金突然冲进了雪峰科技。本想着让雪峰科技走成雪崩科技的李炎,心神在一瞬间就被揪了起来。

    主力终于进场了吗?

    李炎瞅着盘面上浮现出来的筹码,心中默默嘀咕了一句之后马上抓起手边的电话按下了重拨键!

    电话里只是嘟嘟响了两声,李炎就听张智斌的声音出现在了电话之中。

    “李总?”张智斌应和了一句。

    李炎冲着电话里嗯了一声,直接冲着张智斌说道:“股价只要涨停,你就给我往外卖筹码!”

    “额……”张智斌只是略一沉吟,随后赶忙冲着李炎问道:“那……那一次卖多少?”

    “卖多少?”李炎沉吟了一声说道:“涨停就按照两千万资金的等值筹码往外卖出。如果摸不到涨停,你就一千万一千万的往外卖。”

    “您……你这哪儿是在出货啊!这不是摆明是在砸盘吗?”张智斌下意识的咕哝了一句。

    “怎么?有问题吗?”李炎沉声冲着张智斌追问了一句。

    叹口气,张智斌冲着李炎略显勉强的回应了一句道:“没问题。”

    挂断了电话,杨牧野轻轻敲了敲桌面,似乎意思是想唤起李炎的注意力。

    而就在李炎刚要扭头看杨牧野的时候。李炎眼角的余光就见三块显示器屏幕中的几个核心位置都浮现出了一个冲高拉上摸涨停,随后大资金瞬间砸盘的景象!

    此时此刻的景象,就如同举着云梯开始攻城的战士们刚刚爬到城墙的顶端。马上就遭遇了守军滚木礌石的洗礼。

    人仰马翻的场景浮现在盘面上就是摸涨停,被砸下来。在摸涨停在被砸!反反复复周而复始!

    李炎看着盘面上从最初的那次涨停到现在最后一次涨停,中间来来回回竟然经历了五次之多。盘面上李炎并不知道是谁在如此积极做多,但是可以肯定的绝对不是早已经偃旗息鼓一旁冷眼看热闹的刘绯君。

    笔锋在黑皮本子上写了四个两千万,一个两千一百万。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不知不觉西湖资产管理公司就卖出了一亿一千万元的等值筹码。

    “呼……”李炎缓缓站起身子,看着此时屏幕上的指针已经来到了十一点二十五。李炎扭头冲杨牧野嘿嘿笑了笑说道:“走吧!”

    “走?去哪儿……”杨牧野愣了。意识没明白李炎究竟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或者说为什么招呼自己离开?

    “还有五分钟就收盘了,你觉得还能有什么可看的。后面的情况还是留给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的投研部门来处理吧。咱们去吃午饭!你想吃什么,我来请!”李炎说话间已经站起了身子,转身朝着房门外走去。

    杨牧野楞了一下,目光赶忙在显示器的屏幕上瞅了瞅。股价此时多空刚刚好陷入了一个买与卖的焦灼之际,杨牧野一摇头嘀咕道:“看来真的是进入垃圾时间了……”

    “喂喂,别睡觉了。醒醒呗?”李炎迈步走到沙发边上,低头冲着此时如猫儿般在沙发间蜷缩着身体呼呼大睡的小屎蛋朗声唤了一句。

    随后,李炎就见小屎蛋轻轻吧唧吧唧嘴,吞咽了一口嘴角边流出来的那一丝晶莹剔透的口水道:“哎,真是迷糊死了。我看着你们弄这些我俩眼皮就打架,跟着你们看一会我就……我就困的不成了。真的比……比催眠术还要催眠术啊!”

    “嘿嘿,走吧!吃饭去了。”李炎自己觉得看着显示器的时候,那绝对是越看越精神的存在,至于小屎蛋说看几眼就开始犯困的情况自己的从业生涯中还真没听说过。

    不过转念一想,李炎也就明白了。

    自己在券商从业的生涯中,接触到的都是有兴趣或者说愿意参与的投资人。这些客户少的往这里面扔个一万两万,正常的客户谁不扔个十万八万乃至更多钱?

    有兴趣外加真金白银扔进来了,那神经自然崩的紧紧的又怎么会犯困?可小屎蛋则完全是局外人的身份……

    “走了,走了!”这时候杨牧野已经穿好了衣服,站起身子冲李炎吆喝着开始准备出门了。

    看了眼小屎蛋披着外套跟在自己二人身后,李炎手里把玩着VIVOX9突然嘿嘿轻声笑了几声。

    “什么事儿这么高兴啊?”忽然,李炎就自己身后有人朗声问了一句。

    脚步一顿,李炎回头看了眼,只见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竟然是小姚总以及财务的周经理。

    “嗯,高兴自然是因为顺心呗!”李炎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冲小姚总和周经理回应了一句。

    …………………………

    “卖多少?”李炎沉吟了一声说道:“涨停就按照两千万资金的等值筹码往外卖出。如果摸不到涨停,你就一千万一千万的往外卖。”

    “您……你这哪儿是在出货啊!这不是摆明是在砸盘吗?”张智斌下意识的咕哝了一句。

    “怎么?有问题吗?”李炎沉声冲着张智斌追问了一句。

    叹口气,张智斌冲着李炎略显勉强的回应了一句道:“没问题。”

    挂断了电话,杨牧野轻轻敲了敲桌面,似乎意思是想唤起李炎的注意力。

    而就在李炎刚要扭头看杨牧野的时候。李炎眼角的余光就见三块显示器屏幕中的几个核心位置都浮现出了一个冲高拉上摸涨停,随后大资金瞬间砸盘的景象!

    此时此刻的景象,就如同举着云梯开始攻城的战士们刚刚爬到城墙的顶端。马上就遭遇了守军滚木礌石的洗礼。

    人仰马翻的场景浮现在盘面上就是摸涨停,被砸下来。在摸涨停在被砸!反反复复周而复始!

    李炎看着盘面上从最初的那次涨停到现在最后一次涨停,中间来来回回竟然经历了五次之多。盘面上李炎并不知道是谁在如此积极做多,但是可以肯定的绝对不是早已经偃旗息鼓一旁冷眼看热闹的刘绯君。

    笔锋在黑皮本子上写了四个两千万,一个两千一百万。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不知不觉西湖资产管理公司就卖出了一亿一千万元的等值筹码。

    “呼……”李炎缓缓站起身子,看着此时屏幕上的指针已经来到了十一点二十五。李炎扭头冲杨牧野嘿嘿笑了笑说道:“走吧!”

    “走?去哪儿……”杨牧野愣了。意识没明白李炎究竟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或者说为什么招呼自己离开?

    “还有五分钟就收盘了,你觉得还能有什么可看的。后面的情况还是留给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的投研部门来处理吧。咱们去吃午饭!你想吃什么,我来请!”李炎说话间已经站起了身子,转身朝着房门外走去。

    杨牧野楞了一下,目光赶忙在显示器的屏幕上瞅了瞅。股价此时多空刚刚好陷入了一个买与卖的焦灼之际,杨牧野一摇头嘀咕道:“看来真的是进入垃圾时间了……”

    “喂喂,别睡觉了。醒醒呗?”李炎迈步走到沙发边上,低头冲着此时如猫儿般在沙发间蜷缩着身体呼呼大睡的小屎蛋朗声唤了一句。

    随后,李炎就见小屎蛋轻轻吧唧吧唧嘴,吞咽了一口嘴角边流出来的那一丝晶莹剔透的口水道:“哎,真是迷糊死了。我看着你们弄这些我俩眼皮就打架,跟着你们看一会我就……我就困的不成了。真的比……比催眠术还要催眠术啊!”

    “嘿嘿,走吧!吃饭去了。”李炎自己觉得看着显示器的时候,那绝对是越看越精神的存在,至于小屎蛋说看几眼就开始犯困的情况自己的从业生涯中还真没听说过。

    不过转念一想,李炎也就明白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