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169章 抽烟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哗啦……哗啦……

    李炎身子赤红的站在浴室里,任凭冰冷的水淋在自己身上。【www.AiQuXs.coM】脑海里想的则尽是此时站在浴室门外的小屎蛋。

    当然,李炎想的倒不是什么污隧的画面,而是慢慢回忆着刚才喝茶时候小屎蛋的一举一动。此时细细想想,李炎忽然想明白了小屎蛋究竟是怎么回事。

    比如突然爬在桌面上“昏迷”,比如微微张着嘴那晶莹的口水在桌面上流出来的那一滩。翻身的动作以及那口水,如果多加留意其实不难发现小屎蛋借着“睡觉”,早就把那茶原封不动的吐了出来。

    “呼……”张开嘴吐了一口心中的炙热。李炎脑海中浮现出曾经在网络上红极一时的段子:当我们遇到困难,遇到挫折的时候。低头看看自己的小弟弟,想想它能屈能伸,能长能短,能软能硬的不屈不挠精神,还有什么困难是我们克服不了的?难道连自己的小弟弟都不如吗

    “妈蛋!它现在比我硬气啊!”李炎嘀咕了一句,伸手刚要去和自己小弟弟握手的瞬间,就听小屎蛋在门外问了句:“喂!李炎你干嘛呢?”

    “卧槽……”李炎手瞬间在空中一僵,下意识挥手捋了捋自己头发不清不楚的咕哝道:“洗头呢!”

    “哦哦,凉水洗头啊!呵呵……”小屎蛋笑了笑之后,靠在浴室门口笑嘻嘻的接着问道:“李炎不会还是个小金童吧?”

    “……”

    “喂喂,不说话我当你默认喽?喂!不会吧……你今年多大了?不会真的还是吧?哈哈哈!”小屎蛋说着说着竟然没忍住笑出了声。【www.AiQuXs.coM

    “嘭!”浴室里传来了一声踹门的闷响。

    “好啦!好啦!我不那你开玩笑了还不成吗?不过我真的想知道你会不会恨我坏了你的好事儿啊?”小屎蛋靠在门口冲浴室里又问了一句。

    哗啦……哗啦哗啦……

    水滴落在地面上的声音极为清脆,但是小屎蛋却没听到李炎的回应。

    小屎蛋脸上的笑容微微变得有些僵硬起来,而也就在这时李炎在浴室里冲着小屎蛋哼了一声说道:“没有。刘绯君是刘家的大小姐,我算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小门小户寻常到不能在寻常的小人物。我这样的人如果真的和刘家的大小姐发声了点什么……咕噜……哎!生活就是生活,怎么可能像软饭文的小说那样,上了个大小姐人生就飞黄腾达扶摇直上了?那不过终究是写小说的那些作者们自己意想出来的桥段罢了。”

    “哼,算你还不傻!”小屎蛋在房门口哼了一声之后,忽然拉开了浴室的门顺手把手里的浴巾扔了进去。

    “阿嚏……”李炎打了个喷嚏。手下意识要遮挡自己身上的敏感部位时,就见门口那里还有小屎蛋的身影?

    擦干了身子,穿上衣服。李炎脚步有些虚浮的从浴室里缓缓踱步走了出来。

    “怎么跟软脚虾一样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吃坏了东西在洗手间里……虚脱了呢!咯咯……”小屎蛋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着冲自己缓缓走过来的李炎咕哝了一句。

    在房间角落里的沙发里坐下,李炎此时的脸色好了许多。

    小屎蛋笑呵呵的看了李炎几眼之后,突然从兜里掏出来一包压皱了的烟。

    李炎楞了楞,自己从来没见过小屎蛋竟然还抽烟……

    此时,房间里孤男寡女,刚才香艳无边但此时却又宁静的可怕。

    小屎蛋靠在沙发里抽了两口烟之后,微微皱了皱眉头站起身子转身走到窗边,伸手推开窗子任凭冬季的冷风拂面吹散她耳畔的青丝。

    刚才极尽嘲讽李炎的小屎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时为什么忽然不敢去看李炎那张依旧涨红如红脸关公般的脸颊。

    清瘦脸庞,此时散发着男人的魅力!

    李炎看着小屎蛋的背影,忽然嘀咕道:“我记得有本书里写过这样一些话,记不清楚是什么书,什么情节了。大概说的是:人生最长不过百年,谁能真的大醉三万六千五百场?能醉一场是一场。”

    “你这事醉吗?咯咯……”小屎蛋背对着李炎,看着窗外冬季的景色嘀咕了一句之后,忽然自嘲的笑了笑说道:“哈哈……好像真的比大醉一场来的还舒爽吧?”

    李炎叹口气,看着小屎蛋的背影一时有感而发道:“其实,我刚才在冲澡的时候仔细回想了一下,跟你认识后,我好像从来没表现出什么霸气。在苏杭被壮哥拎着大片刀追砍的时候虽然也反抗了,但是还不是让人家追的跟丧家之犬一样?后来西湖资产管理公司的老大小姚也想摆我一刀,阴差阳错反而他却成植物人了。那个壮哥竟然……大司马的股肱之臣许二东谋逆……哎!人家现在还认为我这个吊毛现在被壮哥扔到西湖里喂了王八呢!”李炎苦涩的笑了笑之后,自嘲的摇了摇头。

    说话间,李炎站起身子走到了窗户边,站在小屎蛋身旁忽然凝视了她几眼。

    近距离凝视着身边小屎蛋,李炎忽然发现了小屎蛋清秀脸庞间透出的妖媚。

    他伸出手,小屎蛋没有躲避,眼神清澈。而李炎也没想轻薄小屎蛋的意思,只是轻轻将她手里的烟捻了出来。自己捏在手中抽了一口,一呼一吸后突然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这么呛?”李炎一边咳嗽,一边冲小屎蛋咕哝了一句。

    小屎蛋苦涩的笑了笑扭头冲着李炎盈盈一笑道:“抽烟,我只抽最辣的烟。李炎……你还是吃糖去吧!”

    李炎微微摇了摇头,叹口气冲着小屎蛋嘀咕道:“你以为我真的不抽烟?……喝酒伤身,抽烟不一样百害而无一利,尤其是女人,男人抽烟还能越抽越沧桑,你们女人何苦来哉?”

    小屎蛋并没解释,李炎等抽完一口,她又从李炎手里拿回去,抽了一口。

    冬季的冷风顺着窗户吹了进来,而一根烟就这样被一口一嘴瓜分。最后熄灭的烟头留在李炎手里,轻轻一抛,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楼下……

    “妈卖皮的!那个瓜儿子把烟头扔老子车上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