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163章 妹子的计划
    注:实在是抱歉,昨天困迷糊了。把存在草稿箱里的“初稿给发出来了,连标题都没有的我竟然都没看见,可见是太懵逼了,太困了……”已修改,请大家原谅则个。如果可以,这两天我会多爆发几更弥补一下兄弟们。

    “咄咄咄……”李炎轻轻敲了敲刘锐办公室的门以后,就见房门被缓缓拉开。刘锐站在房门后面瞅着李炎笑呵呵的说道:“欢迎咱们的英雄衣锦还乡!来,进来坐……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额……”

    房间里此时燕瘦环肥的四个美女冲李炎刚要招手,就见李炎身后的小屎蛋也迈步跟了进来。

    “准备了什么?”李炎有些诧异的冲刘锐问了一句。

    “哈哈!好茶哦。”刘锐赶忙话锋一转,随手指了指放在茶海上的茶壶嘀咕了一句。

    小屎蛋一脸古怪的瞅着房间里四个燕瘦环肥的美女,又瞅了瞅坐在主位上与刘锐隐隐有几分相似的刘绯君。

    李炎赶忙冲着刘锐道谢之后,随着刘锐走到了茶海边坐了下来。

    小屎蛋没往李炎身边凑,只是在刘锐办公室的沙发静静一坐。

    “这位是?”刘锐有些“好奇”的瞅了瞅小屎蛋,冲李炎追问了一句。

    “哦哦,这是我好朋友!小屎蛋……额,况媛媛。”李炎呵呵笑了笑刚忙转移话题道:“刘总说的好茶叶是什么茶?渴死我了……从魔都一路跑回来都没怎么喝水。”

    端起手中茶壶给李炎倒了杯水,刘锐笑呵呵的说道:“这可是上好的信阳毛尖,而且自作工艺和一般的茶叶有很大的区别哦。”

    “区别?这茶叶有什么强身健体的功效吗?”李炎楞了一下,没解读出刘锐话语中那种有些日爱日未的调调。

    “其实,我也是偶然间才喝到这种茶叶的。当时我在国外的时候有些吃不惯他们那边的东西,初去法国的时候基本上就是水土不服的那种感觉吧。基本上就是到了法国就开始肠胃不好,随后就是经常性的便秘。一个和我关系不错的华人朋友,祖上有几两这种信阳毛尖,说喝了有奇效。”刘锐说话间冲李炎渣渣眼睛笑了笑后,接着说道:“我一泡一喝,嘿也是奇了!当天晚上就顺了……而且肠胃里存的淤气也开始噗噗的排了。后来才知道那是九华山的顶级毛尖。”

    听了刘锐的介绍,李炎好奇的端着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到嘴里茶的味道很苦涩,但是这种苦只是一瞬间,随着味道在自己舌尖散开幻化出来以后,那是一种让人心脾都极为舒服的甘甜。

    刘绯君坐在一旁见李炎把茶一饮而尽,端起茶壶给李炎又倒了一杯。

    扭头冲着刘绯君说了句谢谢的同时,李炎想起不久前自己去京城交易局选拔之前,刘绯君还在房间里追着自己骂“死兔子”呢。

    此一时,彼一时。

    现在的李炎既然已经成为了刘家人的座上宾,有些事李炎也就不想去横生枝节了。不记得谁说过这样一句话:男人对女人,千万不要吝啬自己的豁达。

    端起茶杯刚抿了一口,这时候刘锐在李炎身边小声说道:“你喝的这毛尖采摘的过程可越是世界的一绝呢!你知道吗?这茶叶采摘的时候可是要找处子用口唇采下来,而且处子也不是一般的处子,必须双峰得到c才成哦。因为这茶要用胸慢慢温熟的,兄弟你仔细问问,这茶是不是有种奇香?嘿嘿……这要放到过去咱们寻常人家可喝不到这么好的茶叶,那都是过去皇家的御用之物,可不是有钱能搞得到的。”

    吭哧……

    李炎听到这里差点没把自己嘴里这口差给喷出来。一脸艰苦狰狞表情把茶水咽到肚子里之后,这才哭笑不得的说道:“这不是和丘吉尔抽雪茄一个道理吗?”

    刘绯君在一旁诧异的嘀咕一句:“丘吉尔的雪茄?什么雪茄?”

    “什么雪茄?就是雪茄场专门为他设计生产的一种长十七厘米,周围长一点八厘米的特大号雪茄喽。对了,好像还有个特诗情画意的名字叫罗密欧与朱丽叶吧?也许是朱丽叶与罗密欧,反正就那么个名字吧。他喜欢上这种雪茄主要是因为他偶然间去雪茄场的时候,发现卷雪茄的都是一群姑娘,而这些姑娘卷雪茄的时候都撩起自己的裙子,然后在大腿上完成雪茄一些卷制的过程。所以……有很多时候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哈哈哈哈……

    刘锐朗声笑了几声后,冲李炎点点头道:“好一个醉翁之意不在酒!果然是兄弟。”

    李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之后,冲着刘锐说道:“刘总,你……”

    话没说完,就被刘锐给硬生生打断了。就听刘锐冲着李炎朗声道:“什么刘总,叫的这么生分干嘛?叫我刘锐就好了吗?”

    “嗯,那也不太合适把?锐哥……”

    “没啥不合适的。这次你也是厉害了,竟然能过五关斩六将,那下京城交易局第一的桂冠,晚上我为你接风洗尘!”刘锐说完话之后,又瞅了李炎几眼。随即接着笑嘻嘻的说道:“至于那笔资管的两亿资金,我想你完全没必要跟我聊了,晚上吃饭的时候你跟我老爸聊两句。被说收回了,弄不好我老爸得在给你追加点资金呢!”

    “刘湖生,刘总?晚上要见刘总?”李炎一时有些懵逼了。

    在李炎想来,本来就是一件很简单事。自己按照刘锐的要求跑到滴水湖参加了京城交易局的作手选拔活动。说好了成功晋级那资金就不赎回了。

    李炎没想到,最后竟然也没把刘湖生给绕过去。

    不过想想李炎也就释然了……

    毕竟自己拿着的是刘家的u盘,顶替了刘锐去的魔都滴水湖。自己或许对京城交易局的职位也就是觉得还不错。那到了刘家眼中那个职位的味道早已经超脱了他本身的意义。

    李炎拿了人家的名额去参加了京城交易局的选拔,如果落榜也就算算了。但是拿了最高荣誉回来。自己一瞬间也就从一个还没过河的无名小卒,秒成长为碾压车马炮的一枚重要棋子。

    聊着聊着天,忽然有些冷场。

    刘绯君扭头冲着刘锐眨了眨眼睛,按意思似乎在催促刘锐金凯展开行动。

    而刘锐则瞅了眼李炎身后的小屎蛋之后,又把目光落到了自己妹妹刘绯君的脸上,那意思自然不言而喻。

    忽然站起身子,刘绯君扭头朝着坐在一旁的几个女孩中的某一人指了指道:“那个谁,过来帮我个忙。我有点事儿……”

    随后,刘绯君冲着李炎和小屎蛋歉意的点了点头后,笑呵呵的说了句:“失陪一下,马上就回来。”

    说完话,刘绯君走出了刘锐的办公室。

    追着刘绯君出来的那个妹子,来到走廊深处冲着刘绯君点点头问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刘肥君哼了一声说道:“自然是有事儿了。你们那边有药吧?”

    “药……额,有是有。大小姐你要什么?是要皮肤康的洗液还是内用的或是塞的?消炎和条理霉菌的药还是挺多的。”这女孩话音一落,就见刘绯君一脸羞涩的冲其呵斥道:“我什么时候说要那种药了!你们有没有什么能让人很快睡过去的药?还有没有什么让人马上就那啥,额……就是能也快动情的那种药……你明白我想要什么了吧?”

    这女孩了然的哦了一声之后,表情有些古怪的冲刘绯君笑了笑说道:“这药又是有。可是您要给谁吃?还是搀和在一起来?”

    “让人睡觉的药自然是给来的那个女孩喽。至于动情的那个……呵呵,给李炎准备的。别说我没帮你们想办法。一会你负责让李炎和那个女孩吃了。然后的事儿你不用管,我帮你们搞定各种事情,有没有福气就看你们自己的了。”刘绯君脸上露出了一抹恶作剧般的笑容。

    刘绯君准备的时候,李炎正冲着刘锐讲自己这几天经历的“故事”。李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至于西湖资产管理公司里的众人,则研究着雪峰科技的筹码分布问题。

    这时候,就听有人说道:“谁的筹码不抛在筹码价位较高,可雪峰科技压根就没有没有明显出货迹象时,试想一只股票下跌了30以上,而从没有放量,高端和低端筹码都不动,这是不正常的,散户重在散,下跌到一定程度一定会有很多人止损和出局,而持续盘跌不放量,只能说明其中有主力被套了,因为主力一般无法止损出局,那样成本太高了。这种股最适用于擒庄操作。”

    顿了顿,说完这句话之后,这人接着说道:“谁的筹码不卖?在筹码价位较低时,一只股票上涨了20以上,而从不放量,底端密集筹码不动也是不正常的,散户一般很少有人经得起如此引诱而一致不出货,这只能说明其中有主力在运做,而多数主力没有30以上的利润是不会离场的,因为那样除去费用纯利就太低了。这种股最适用于坐轿操作。机会和风险提示有些股票虽然高位无量,但其拉升时出现了放量或长时间盘整,使筹码出现了高位集中,这些股一般是主力离场了,后市风险会较大。有些股低位放量或长时间盘整,出现筹码低位密集,一般是有主力进行收集造成的,操作起来机会比较大。在股市里的意义是明显不同的。对于资金,倾向于有行情就有资金这种说法。也就是说,有行情才是关键,这是中国股市中长期走势的主线。筹码,则是股市利益主体博弈的媒介,抓住了筹码这一关键,才有可能从本质上把握住股票的价格走势。因此,从博弈角度看,筹码,才是股市博弈的核心。”

    众人之所以在谈论筹码问题,着实是因为无力悍动庄家。所以一个个开始头脑风暴,琢磨着未来对于雪峰科技的计划。

    “可是筹码论其实是一种还原:将所有的影响股市里供求的因素,全部还原成筹码,以及筹码背后所反映的力量、利益、争夺、控制集中、分散、转移、等等。所以我认为股市研究的核心应该是市场成本!在熊市中现金为主,而在牛市中筹码的为王,股票获利无非是将手中的现金在低位转化成股票,再将股票在高位兑换为现金的过程,这是从另一角度上看,就是筹码的运动,

    主流资金就是筹码的搬运工,而筹码的成本就是关键,成本分析将成为技术分析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分支。”

    一直没说话的人缓缓放下自己手中的记事本,总结道:“供给大于需求价格下跌,需求大于供给价格上涨。而供求又最终对应于资金和筹码。至于其它什么基本面、消息、信心、技术等等,都只是间接地影响或反映股市的这一本质。股价运动的本质等于成交量背后的筹码运动状态。资金和筹码。资金是推动筹码移动的源动力。资金的强弱决定了筹码移动的方向。买入的资金强于卖出的筹码,说明筹码需求大于供应,股价就会上涨。相反,卖出的筹码强于买入的资金,说明筹码需求小于供应,股价就会下跌。当买入的力量和卖出的力量接近平衡时,说明供求相近,股价就会横盘震荡”主流资金就是筹码的搬运工,而筹码的成本就是关键,成本分析将成为技术分析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分支。”

    一直没说话的人缓缓放下自己手中的记事本,总结道:“供给大于需求价格下跌,需求大于供给价格上涨。而供求又最终对应于资金和筹码。至于其它什么基本面、消息、信心、技术等等,都只是间接地影响或反映股市的这一本质。股价运动的本质等于成交量背后的筹码运动状态。资金和筹码。资金是推动筹码移动的源动力。资金的强弱决定了筹码移动的方向。买入的资金强于卖出的筹码,说明筹码需求大于供应,股价就会上涨。相反,卖出的筹码强于买入的资金,说明筹码需求小于供应,股价就会下跌。当买入的力量和卖出的力量接近平衡时,说明供求相近,股价就会横盘震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