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160章 做盘与炸金花同理 上
    站在三楼的观光台上,云凌皱着眉头表情有些诡异的扭头看了眼自己身旁的墨墨道:“你知道他来了是吗?”

    墨墨尴尬的点了点头,看着云凌脸色渐渐变得阴沉之际,墨墨赶忙拉着云凌的胳膊小声嘀咕着说道:“我没告诉你,也是怕你不开心……所以,所以……”

    云凌重重哼了一声,并没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纠缠。他看着坐在一楼大堂里与李炎相视而坐的云澜皱了皱眉头,忽而冷冷问了一句:“他来干什么?”

    “上峰把新的部门交给云澜了,他早上从京城飞过来就是想看看这次的人怎么样。”墨墨赶忙回应了云凌的问题。

    “哼!他也真有意思。选拔的时候不来瞅瞅,这时候跑过来能看到什么?哼……再说了,看到了为什么还不走?怎么有和李火火又凑到一起去了?挖墙脚?”云凌说话间,他平日里那和煦的笑容早已隐去。

    此时,取而代之的是他那一脸的阴冷古怪。

    毕竟,谁都有不想见到的人,而谁也都有不想提起的往事。云澜,恰恰就是

    云凌最不想提及的过往。

    墨墨微微叹口气,站在云凌身边往一楼大堂方向又瞅了两眼后。

    “咦,你干嘛去?”墨墨忽然发现云凌竟然转身朝着滚梯走了过去,自己顿时紧张的冲云凌追问了一句之后,追在他的身后跟了过来。

    云凌脚步一顿,回身看了眼追在自己身后的墨墨哼道:“怎么?我干什么也得向你这个政委汇报了?”

    “不……不是的!我只是……”墨墨被云凌那仿佛洞彻人心的目光瞅的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而后脖颈子里也几乎同时冒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哼!我只是回房间收拾东西。下午还要飞慕尼黑去出差,你以为……我有兴趣下去和他们俩凑一堆斗会地主吗?”

    墨墨没说话,只是那大眼睛里散发出了一抹幽怨的目光。这个飒爽英姿的女人,此时就好像一个我见我怜的小女人。

    而此时,大堂的咖啡桌上。三个菊花硬币落在三组扑克牌上,而另外两枚一元的硬币则落在了另外的一组牌背间。

    “这三组我闷三块,这组下两块。”云澜说话间,手又轻轻捻了一下手中这组牌面,嘴角微微一翘冲着李炎眨了眨眼睛。

    李炎手中轻轻摸了摸自己手中的四组扑克牌,每一组李炎都把底牌看了一个遍。

    其中四组里有两组是小花牌,一组是个枪带队的牌面。最后一组牌面不大,但也尚且说的过去。是一组……

    想都没想,李炎把三组牌直接推进了牌池当中。手中捻动着这组牌,笑呵呵的看着自己对面这个面容清秀的男人。

    “就留下一组牌是吗?”云澜看着李炎笑着问了一句。

    “嗯,只有这一组牌是最大的。自然留手里的这一组喽。”李炎想了想之后,冲着对面的云澜回应了一句。

    有些话李炎并没说出口,比如他此时特别想吐槽一句:“既然是玩牌,自然留下胜率最大的主一副牌喽。别的牌面明明是赔钱还要往里堆筹码,那我不是脑袋被门给挤了吗?”

    当然,李炎这话没说出口的主要原因还是……自己对面的云澜此时就拿“筹码”养着似乎根本就不能赢钱的牌。

    “是啊!看来你是一个很务实的人吗。为了达到目的不喜欢各种曲折,大开大合是优点但说不定也是小缺点哦。”云澜说话间,自己有拿起几个硬币分别压在了那三组自己看都没看的牌背上,而双倍的筹码压在了自己看过的牌面中。

    “加码不?”云澜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摇了摇头,李炎又一次往牌池中扔了两块钱。

    “你不加倍?那我加倍好了。”云澜说完话之后,又加了一轮筹码。三轮过后,云澜用手里的这组明牌冲着李炎晃了晃说道:“我开牌!”

    而话音一落之际云澜往牌池里扔了一把筹码。筹码是用来开李炎底牌的。

    李炎下意识一愣,随后把牌面亮在了云澜面前。

    “呵呵!”云澜微微一笑之后,把自己手中的这把牌亮在了李炎面前道:“我的是一组小队子,你赢了。不过嘛!我的看看我手里的牌面喽。”说完话,云澜翻动着手中一组组牌面。

    翻动了两组,云澜表情都始终如一。到了最后一组的时候,云澜嘴角又敲了敲,忽然说道:“对不起,我还真有一组比你的牌大。”

    李炎一愣,就见云澜翻开了最后一组牌面。

    桌面上三张扑克牌分别是:三四五……

    “筹码归我了!”云澜笑呵呵的把桌面上的筹码一枚一枚捡到自己手边之后。归拢了一下桌面上的扑克牌又从新洗牌从新发了八组牌。

    李炎此时一脸懵逼的表情看着自己对面的云澜,怎么也没想到刚才的一把牌就这么让人家给蹂躏了。而且那速度李炎甚至还没来得及去多理解一下,就已经结束了。

    “不明白?”云澜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现在好像多少明白一些了!”李炎一脸苦笑的冲着云澜点了点头回应道。

    道理其实很简单,李炎用一组牌和人家四组牌对战。如果是一人对四人还有个沟通不畅的小漏洞可钻。

    可是一对一的时候,人家云澜一人看四个人的牌面。那结果还用多说什么吗?

    “我看两组牌,另外两组不动。”云澜冲着李炎笑着说了一句之后,自己随手把硬币放在了牌背上。

    李炎这次依旧把所有牌面都看了一个遍,但是李炎这次只扔扔了两组小牌,留下了两组相对较大的牌面。

    “刚才一时大意失荆州,这次你在来?”李炎心中暗暗哼了哼,随即在两组牌上面分别下了筹码。

    “嗯!我加注!”云澜这时候直接把筹码在四组牌面上开始少量加注。

    “额……这又是什么套路?”李炎随着云澜一次次的加注,一边跟进一边懵逼。

    “不跟!”就在第五次投注之后。

    李炎就见云澜突然扔了一组名牌,给剩下的三组牌面下了注。

    咕噜咽了下口水,又一轮下注之后。云澜把手中另外这一组牌面也扔而来出来。

    “我去,加注的是你,不跟的也是你?”李炎就在哎吐槽的时候,见云澜翻开了一组牌面眼睛一亮。转身冲着自己笑呵呵的瞅了几眼……

    “妈蛋!一定是大牌。”李炎心中微微有些发慌,自己下意识翻开手中的两组牌面。一组**十的顺子牌面,一组核桃三的同花散牌,李炎忽然心里没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