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148章 读秒
    如果说“模拟盘”上前两次if2001的下跌让所有“操盘手”头晕目眩,那第三次的暴跌则让人仿佛坐了无数次过山车之后,想吐已经吐不出来的感觉。那种过山车式的晕眩,让在场很多“老司机”同时感到了绝望。

    穿仓爆仓的不是一人两人,补位上来的几个券商自营盘作手,处了李炎身旁这位之外。其余几人已经遗憾退场。

    此时没有人在去吆喝,再去叫嚣什么。房间里的喧闹被这第三次下跌震的鸦雀无声。

    “真的现在动手?”毕佩琳朝着李炎小声咕哝了一句。

    李炎额头上一层虚汗,死死盯着盘面上的变化并没理睬毕佩琳。

    都知道单边下跌不合理,李炎也清楚的计算出了这次的下跌恰逢下五浪最后的一次深跌。但是在哪里起稳,在什么时间点反弹?

    盘面上,李炎的目光完全无法忽视此时正以毫秒级变化快速流逝的时间。而随着时间的流逝if2001此时的下行根本就没有减缓,盘面上体现出来也恰恰是一个又一个价格被快速击穿。

    神经高度紧张的李炎抿抿嘴,猛的扭头不在看屏幕了。

    “下单?”毕佩琳注意到李炎微小的变化动作后,赶忙冲其追问了一句。

    轻轻摇了摇头,李炎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幕幕过去自己一买就跌,一卖就涨的操盘经历。这次如此关键的比赛,李炎都不相信自己会能逃出自己的“黑手光环”。

    想到这里,李炎想请吐口气嘀咕一句:“这么黑的手选买入点?那不是百分之八十就是抄进去就被爆仓的节奏吗?”

    “你说什么?”不远处,那个国字脸的券商自营盘作手冲着李炎追问了一句。

    “额……没说什么。”李炎赶忙冲着这哥们摇了摇头之后,喊着毕佩琳说道:“帮我看着……”

    “我?开什么玩笑?我要是会……”毕佩琳的话还没说完,就听李炎皱了皱眉头赶忙打断道:“不是让你帮我看着买入点,是让你帮我看着盘面上的时间变化。涨跌你不用管,只需要距离收盘两分钟前,每十五秒提醒我一下收盘时间就可以了!”

    “哦!”毕佩琳虽然不明白李炎为什么要这么多,但还是微微嘟着嘴冲李炎点了下头。

    此时的情况,方向选择错了一定会被瞬间爆仓,哪里有什么逃离的机会?李炎觉得自己看或者不看已经完全没什么区别了。

    四目相对,李炎见不远处那个国字脸的券商自营盘作手冲自己微微皱了皱眉头。那摸样摆明就是没弄明白自己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不过,李炎并没对他解释什么。甚至连一句话都没多说。因为李炎自己心里明白,能带着他走到这里而非像其他补位的几个券商自营盘作手那样,在半路就折戟沉沙。

    那后面的路他就算有质疑,但想来正常人都会选择和自己绑在同一辆战车上。

    不远处,野象弹波****眯着眼,脸色略显黯的瞅着李炎。

    野象弹波手中的筹码在第五浪的下跌初期就被庄家“完美”穿仓了。既然已经注定了被淘汰,濒临收盘。野象弹波也想看看李炎究竟能不能跃过龙门!

    心情压抑的野象弹波冲着李炎自言自语道:“我到想看看你的葫芦里,究竟装的什么逼。哼……竟然还特么让毕家大小姐给你数秒!”

    嘴里不清不楚嘀咕了一句之后,野象弹波扭头下意识瞄了眼张修武。

    此时张修武面前的显示器上尽管还残留了一个坑,但也总算是被成功抢修完毕了。

    可张修武此时坐在显示器前面,痴痴的看着自己的模拟账户。一种悲从心中来的感觉慢慢发酵,那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当真是说不出道不出。

    一个抢修电脑的光景,张修武的账户楞是被庄家成功穿仓。

    “一分三十秒!”毕佩琳坐在李炎旁边小声冲其喊了一句。

    以毫秒记的时间,在飞速流逝。

    毕佩琳脸色变得越发惨白!现在账面可是处于亏损的状态,时间仅剩一分三十秒,李炎还不进场,不用想毕佩琳也知道自己真的来到了被淘汰出去的悬崖边缘。

    “李炎……”毕佩琳忍不住冲李炎轻声唤了一句。

    “在收盘前,if2001一定会回到收盘价,而且也一定会是一次更为急速的拉升。”李炎没有责备毕佩琳数秒的时候干扰自己。他只是闭着眼睛小声咕哝了一句!

    “一份十五秒!”毕佩琳再次冲李炎“报时”。

    此时,留在盘面上的筹码都已经改成了做空。大家目的无非也是想要催死挣扎一下,尽力挽回损失或者不想弃权罢了。

    咄咄……

    两声敲击桌面的声音,硬生生钻进了赵政委的耳朵里。

    赵政委赶忙扭头看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睿智者云凌。

    “还没进场啊!”云凌看着屏幕,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之后。低头又看了眼显示器上那快速飞过的时间道:“我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能抗。”

    “会不会,已经都进来了?只不过咱们没发现呢?”赵政委冲着云凌小声咕哝着问了一句。

    “他还没来。而且不光是他一个人。”云凌竖起食指冲着赵政委微微摇晃了两下之后,轻声说道:“我不相信,你能就这么等到收盘!”

    赵政委突然冲着云凌提示了一句:“咱们还不做多吗?时间上差不多了。”说着话,李炎微微俯身朝着显示器屏幕上瞅了一暗之后接着说道:“最大的一条鱼,我到是真想看看咱们究竟能不能抓到他。”

    “一分钟!”毕佩琳这时候突然在李炎身旁喊了一句。

    李炎恩的回应了一声之后,马上说道:“间隔五秒提示我一次!”

    还剩下一分钟,李炎闭上了眼睛。什么盘感,什么灵觉这些传说中的东西并没圣光降临在李炎的脑海中。

    关键的最后胜负手,李炎此时甚至已经喊不出开仓这句话了。

    或许,庄家压根就没想要拉起来?

    当这个念头在李炎脑海中浮现的时候,李炎相互抓握的双手把自己的双手掐的生疼!

    李炎心中一个声音仿佛在冲自己冷笑,在冲自己质问:怎么,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判断是吗?你就是一个金融临时工,带着捉妖镯又如何?穿上龙袍就把自己当太子了?

    这个声音仿佛想要证明给李炎看一样,一幕幕画面一系列市场暴跌的场景在李炎的脑海中快速划过。

    意安科技成为华夏的第一只百元股,可之后连续四十多天封死在跌停板上。银厂夏的造价曝光、啤酒、火炬、合金……这些崩盘的场景走马灯一样在李炎脑海中快速闪烁。

    “不对!不对!”李炎突然一拍自己大腿,猛的仰起头目光炯炯的盯住了毕佩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