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147章 小魔鬼,大波浪
    被张修武拍了一下后,李炎手背有些红。虽然感觉微微有些疼,但这点疼痛对于李炎来说真的算不得什么。而真正让李炎难受的却还是心中那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憋闷。

    此时,房间里虽然只有十二个人参加这场if2001的逐鹿,但是这七嘴八舌的嘈杂对话声,报盘声以及相互吆喝的声音依旧让房间里显得如同闹市。但这些声音却又仿佛被李炎隔绝在自己的五识之外。

    许久之后,李炎微微叹了口气。苦涩的微微一笑把心中那股憋闷感觉从心底最深处吹了出去。

    “呼……”赵政委在此时,坐在电脑前面看着眼前盘面上的变化,那种挥之不去的胸闷气短心塞窒息感,压的赵政委此时隐隐有种砸了电脑的冲动。

    云凌坐在一旁,笑呵呵看着盘面上变化道:“做的不是很不错吗?”

    “嗯,突然感觉原来坐庄真的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看着盘面上那些如同没头苍蝇乱撞般的资金,看着那些此刻和我对赌方向的筹码……”话说了一半,赵政委忽然不说话了。

    “怎么了?”云凌冲着赵政委追问了一句。

    赵政委轻轻摩挲着手中的键盘,扭头看着手边云凌为了给自己提供参考而画的“先遣图”道:“过去,我不也和他们一样在盘面上与庄家对赌吗?然后输到手脚发软,输到连看的勇气都没有,如若十年怕井绳……现在真不知道该感谢你,还是该如何?”

    云凌无语的挠了挠头,表情丰富的瞅着自己身边这位正能量泛滥的军人,一时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憋了半天,云凌这才憋出一句:“不想坐庄了?”

    赵政委暗暗摇摇头,心中感慨:“自己在坐庄吗?从一开始云凌告诉自己应该怎么用软件,到后来云凌玩着游戏给自己一些旁敲侧击的提示。如果到现在赵政委还觉得盘面是自己做出来的,那赵政委才是脑细胞不够活跃,智力发育不全呢!”

    想到这里,赵政委冲云凌说了句:“我想我还是应该有始有终吧!”

    云凌用舌尖轻轻舔了舔自己略显干涩的嘴唇,轻声骂了句:“靠,这可乐真是越喝越口渴!”

    赵政委嗯了声,目光落在显示器屏幕的走势图上,嘴里则自言自语般回应一句:“可乐还是少喝为好,说什么会让人体的钙流失,损伤牙釉质之类的暂且不提。喝多了发胖引起糖尿病什么的真是确有其事。”

    云凌不置可否的嘿嘿笑了两声,眯着眼睛瞅着盘面上的变化道:“下一步你想怎么办?”

    “怎么办?”赵政委愣了一下,低着头瞅了瞅自己手边上云凌为了给自己做盘提供的参考图后,笑着说道:“按照套路来呗!玩的这么爽而且还有这么多单子追进来,我觉得我也别矫情了,你说是吧!”

    盘面上,多开的筹码越来越多。而且这些筹码的数量与刚才的数量对比,完全能看的出来现在做多的这些人完全陷入了背水一战的窘境。从盘面上能看的出来,很多人在这时候都已经进入了最后一搏的状体。

    “做多啊!这次一定是做多。主力最后的冲刺!现在不追就没机会翻本了!”

    “还有谁有筹码,开仓啊!大家不要保留实力了。一起把价格给顶上去!”

    “就是,为了咱们这些一个坑里爬出来的“战友”,再不拼就全完了。”

    一声声的吆喝,在房间里回荡。

    毕佩琳手指尖轻轻在键盘上滑动许久,却没有按下任何一个键位。

    毕佩琳此时瞪大了眼睛,余光瞄着显示器。绝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张修武身上。

    张修武还是完成了多开的下单,此时他一脸复杂表情瘫在座椅上不知道琢磨着什么。解脱?又或者是对结果的茫然与心底的憧憬?

    毕佩琳摇摇头,目光流转。瞅了瞅李炎忽然发现李炎的目光竟然有些空洞。

    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毕佩琳忍不住冲李炎试探着问了句:“还要在等等吗?”

    李炎嗯了一声,点点头道:“是的!你看现在的盘面,其实前路还隐藏着凶险。”

    “你怎么知道还有凶险?”毕佩琳预期中微微有些质疑的冲李炎追问了一句。

    正瞅着盘上行的李炎,愣了下。随后扭头冲着毕佩琳回应道:“看着我的手!”

    “看手?”毕佩琳眉头一挑,就见李炎抬起手轻轻点了点显示器的屏幕。

    忽然,毕佩琳就听自己身侧有人重重哼了一声。下意识回头只见那“野象弹波”脸色略显狰狞的也在盯着李炎的手。似乎想要一探究竟……

    毕佩琳还没顾得上多留意“野象弹波”,忽然注意到李炎的手指尖此时轻轻的在显示器屏幕浮现出的势图上滑动了起来。

    李炎不是顺着未来要出现的趋势图上徐徐挪动,而是顺着一开盘就浮现出的趋势线缓缓移动,把刚才盘面一路经历的变化捋到最后这才说道:“喏,这是刚刚开盘的下跌,快速的上行,这里到这里是随之出现的快速杀跌。但是到这里……也就是盘面临近尾盘的反抽。你没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吗?”

    “少了点什么吗?”毕佩琳下意识举起手,重复了一遍李炎的话后也模仿着李炎的样子,把自己那纤细雪白的指尖放在屏幕上随着趋势线的上上下下滑了一遭。

    最终,毕佩琳还是没明白李炎究竟说的是什么意思。

    扭头看了眼李炎,毕佩琳发现此时李炎的手指还落在显示器间随着盘面上行的趋势图徐徐向上挪动着。

    “是的,少了点什么没弄明白?”李炎笑呵呵的冲毕佩琳又问了一句。

    毕佩琳忽然用手一拍桌面,呵呵笑了笑之后说道:“原来是这样啊!”

    这一副了然于胸的摸样落在李炎眼里,差点就让李炎笑出声了。如果说表情能作假,但是毕佩琳那萌哒哒的大眼睛里却掩不住懵逼的光芒。

    一直瘫在座椅中的张修武身子突然一动,就见其侧了侧身子冲毕佩琳追问道:“什么样?妹子你看到什么了?”

    随着几近一周时间的同吃同住同被蹂躏,张修武和毕佩琳之间还真有了几分情同兄妹的感觉了。所以,张修武少了起初对毕佩琳这位豪门大小姐的那种顾虑,到也多了几分随性。

    最所以问毕佩琳,张修武更多的还是对刚刚的冲动而懊恼。其实他自己觉得刚才自己就好像磕了魔鬼小药片一样。

    虽然张修武现在神智已然从刚才那种莫名的暴走中清醒了过来。但他也知道刚才自己的表现太过冲动,以至于双颊依旧传来了阵阵火辣辣的灼热,也就是因为这种感觉让他甚至没勇气扭头看李炎一眼。

    至于毕佩琳,张修武心里到没那么多包袱。

    可毕佩琳呢?就见他扭头冲着张修武嘿嘿一笑后,眨了眨眼睛并没对其解释什么。

    国字脸的自营盘作手嘿嘿笑道:“刚才我就在想的还是太明白,但是李火火兄弟说等等的时候,我觉得他是对的,所以才硬生生克服了心中的魔障没有动手。”

    毕佩琳有些中二的冲这个自营盘作手笑着问道:“那您说说呗,和我想的是不是一样的?”

    李炎听了毕佩琳的话,微微扭头瞅了眼毕佩琳。有些事儿虽然很容被人一眼看穿,但能做到不说穿确实不太容易。

    随着房间里众人嘈杂的吆喝声,这个自营盘作手嘿嘿笑着说道:“波浪理论!刚才顺着李火火的手指尖我已经看到了波浪理论的雏形。现在心中已经笃定了这次的走势!”

    毕佩琳下意识一皱眉头咕哝道:“波浪理论?”

    一直竖着耳朵的张修武一听众人提及波浪理论,身子下意识往屏幕方向前倾许多,手按在屏幕上赶忙顺着走势图形滑动了起来。

    “一浪……两浪……三浪……四……四……卧槽!”张修武自己的手在屏幕上滑动趋势线末尾的位置时,突然一用力顿时把液晶显示器的屏幕硬生生摁出了一个坑。

    哐当……

    嘈杂的房间里,突然传了一身闷响。随后就听张修武扯着嗓子喊道:“卧槽!卧槽!卧槽……网管,网管!显示器让我给碰掉了。我滴妈啊!网管在吗?快帮我重新连接一些啊!”

    李炎一脸错愕的看着张修武身前那一片狼藉,一时也愣住了。

    就在这时候,李炎忽然觉得自己有人轻轻拽了拽自己衣摆,下意识扭头一看,就见毕佩琳正拽着自己衣摆,一脸的欲言又止。

    “怎么了”李炎狐疑的问了一句。

    “波浪理论听上去好耳熟啊!不过究竟是什么鬼?”毕佩琳压低了声音冲李炎问了一句。

    咕噜……

    李炎咽了口唾沫,小声回应道:“米国的金融证券分析师利用道琼斯工业指数作为研究工具,发现不断变化的价格结构性形态,反映了自然和谐之美。”

    “噗!能说点实际的吗?你不会逗我玩吧……”毕佩琳抬手轻轻挠了挠自己额头,无奈的冲李炎嘀咕了一句。

    “哪儿有!”李炎一脸认真的说道:“这就是实际情况啊!这么说吧,米国那金融证券分析师发现的自然和谐之美,到咱们这就是山水之美。波浪不就是水吗?算了……看你一脸懵懂的表情也知道你没明白。这么说吧……他根据这一发现提出了一套相关的市场分析理论。这套理论里精炼了市场的13种形态波浪,这些形态破浪在市场中重复出现。”

    毕佩琳突然插言道:“历史总在重复但却不尽不同?这话我那边有人告诉过我!”

    李炎点头嗯了一声,接着说道:“确实,他出现的时间间隔及幅度大小并不一定具有再现性。后来那个分析师他又发现了这些呈结构性型态之图形可以连接起来形成同样型态的更大图形。这样就提出了一系列权威性的演绎法用来解释市场的行为。这位分析师还特别强调波动原理的预测价值。这就是久负盛名的艾略特波浪理论。”

    毕佩琳一点头,皱着眉头冲李炎追问道:“核心是什么,告诉我结果是什么,或者具体怎么用!”

    看了眼旁边正在跟着京城交易局工作人员安装调试显示器设备的张修武,李炎想了想说道:“波浪理论认为市场走势不断重复一种模式,每一周期由5个上升浪和3个下跌浪组成。反之亦然!而波浪理论又将不同规模的趋势分成九大类,最长的超大循环波是横跨200年的超大型周期,而次微波则只覆盖数小时之内的走势。但无论趋势的规模如何,每一周期由8个波浪构成这一点是不变的。”

    毕佩琳坐正了身子,靠在椅背上忽然有种学到用时方恨晚的感觉。当然,也就是用的时候,毕佩琳或者才会如此,更多的时候她还是愿意多研究一下军事、政权更替、帝王权术、哈利波特什么的。

    作为一个老板,并不需要比分析师还要更懂技术不是吗?

    李炎此时接着说道:“当然,这个波浪理论也有本身的缺陷,首先这个理论的前提是:股价随主趋势而行时,依五波的顺序波动,逆主趋势而行时,则依三波的顺序波动。长波可以持续100年以上,次波的期间相当短暂。而且里面的修正纵深原则,黄金分割原则和交替原则也不太好把握。”

    毕佩琳此时完全懵逼了,可是李炎还在轻声说着:“最大的缺陷真的很坑爹,有时甲看是第一浪,乙看是第二浪。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看错的后果就是亏钱啊!”

    “卧槽!又杀跌了!怎么会又跌了!”

    “不是吧!怎么还会跌……我……完了!我被穿仓了……呜呜!”

    盘面风云突变,一个如同刀削斧剁般整齐,接近九十度的下跌,直接浮现在了众人眼前……短短十秒钟内生横遍野!”

    噗咚一声闷响,张修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房间里的众人或许很多是不知道要调整被屠戮,张修武的悲惨则是刚才已经幡然醒悟而且一直想平仓。

    可就是这样一个心里,偏偏他面前的显示器还被自己给玩坏了。

    李炎摩挲了一下键盘,扭头冲毕佩琳和券商自营盘的那个作手看了一眼小声道:“我想,应该是时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