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143章 穿仓、乌龙指、危险信号
    刚才如果说李炎在盘面上倾注了百分百的精力,那么被无情的穿仓之后32炎含了一块红虾酥糖再一次打起了一百二分的精神。

    庄家原本就有百分之四十的仓位,现在大势如此李炎已经不在想研究是谁引发的这一波做空潮了。

    想来就算此时的庄家,应该不敢抗衡大势。

    那么既然如此,那接下来自己最应该做的就是跟着大势去做空。

    李炎扭头冲着毕佩琳和张修武以及那个券商自营盘的作手朗声招呼道:“目前看大势所趋必然是继续下行,我建议咱们同时开仓做空。你们有意见吗?”

    “我早就说做空!”

    “嗯……没意见!”

    张修武和毕佩琳几乎同时冲着李炎回应了一句。

    李炎朝着那个国字脸的券商自营盘作手瞅了一眼。四目相对,这个国字脸的作手点了点头,冲着李炎说了句:“我也认为这时候咱们应该跟着做空!”

    听闻所有人都赞同做空,李炎脑海中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如同闪电般从自己脑海中划过。

    “嘶……”轻轻吸了口气,李炎愣了一下。当李炎在想从自己脑海中找到刚才那一闪而过的念头时,发现刚才那种感觉已然早无迹可寻。

    “李火火你没事吧?怎么不说话了?”毕佩琳此时摩挲着鼠标,仿佛就在等李炎的一声令下自己就空开下单了。

    被毕佩琳一催促,李炎也顾不得细琢磨刚才脑海中的那种感觉了。刚忙说道:“既然都没问题,那好!我建议咱们所有人同一时间都买入自己手中资金百分之十的筹码。”

    李炎话音一落,几人纷纷点头。张修武更是盯着盘面催促道:“嗯嗯,没问题。现在开始空开的资金越来越多了,咱们赶紧下单吧!”

    听了张修武的话之后,李炎朝着野象弹波那边瞅了一眼。

    然而,野象弹波连看都没看李炎一眼,他此时低着头目光犀利的盯着盘面,看架势似乎人家早已经开始大刀阔斧的在2001中厮杀许久了。

    轻轻抬起手的李炎,忽然一挥手。

    就听键盘同时传出哒哒哒几声清脆的敲击声。空开2001下单成功,空开的报单瞬间被提交。

    就在李炎等人完成下单之后,李炎注意到跟在自己这些报盘后面陆陆续续的又有不少资金也追了进来。

    至于是不是自己等人的决策被旁边的人听到了,还是这些资金只是一种巧合?

    总之,2001盘面上空开的资金忽然间多了起来。而且空开的报盘成交还在继续增多……

    张修武看着盘面上那持续下跌的趋势眉头紧锁道:“看来这次要砸出一波惊天地泣鬼神的节奏。不过……都在做空,这么跌下去所有人都要挣钱,庄家怎么办?”

    李炎听了张修武的话之后,眉头紧紧皱成了一个川字。自己脑海中那个闪电般划过的念头依稀间清晰了起来。至于究竟是什么,李炎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快要能抓住了!

    “早知道开盘就空开做空,现在肯定获利满满了!要我说空开现有资金百分之十,是不是太保守了?李火火,咱们还是加点仓吧!”毕佩琳有些懊悔的在李炎耳身旁嘀咕了一句。

    毕佩琳忽然发现自己对李炎说话的时候,他竟然目光空洞的仿若神游太虚了!顿时焦急的喊了句:“喂!这时候你在想什么啊?加仓不加仓给个话啊!”

    李炎一回神,下意识摇摇头。自己总觉得哪里好像有点不太对劲。所以神情有些恍惚的冲毕佩琳说了句:“我觉得还是看看再说吧!别……”

    “你就是太保守了,别什么别?你没看现在大家都在做空嘛?这么多资金都选择同一个方向的时候,你还犹豫什么?”毕佩琳的话音刚落,自己身子突然冲着显示器倾了倾倒!瞪大了眼睛看着盘面上那突然掉头开始向上的趋势线后面相对李炎说的话,顿时哽在了喉咙里。

    拉升的走势,此时似乎在瞬间嘲讽了所有做空的资金!

    张修武阴沉着脸,话语中透着紧张的腔调说了句:“这是要拉一下之后在狠摔一把?就跟刚才那次的反抽一样对吧?”

    所有人都能听出张修武的话语中,更多的是一种侥幸心里。

    李炎没回答毕佩琳,因为盘面的表现直接告诉了毕佩琳结果。

    此时盘面上的趋势线伴随着看盘软件下方那以毫秒飞速奔跑的时间,正一路向上飞奔。盘中接连突破了盘面几条均线之后,这上攻的趋势线仅仅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回到了开盘时候的价格。

    李炎看着眼前冲高的趋势线,心中隐隐觉得人家根本就没有停下的意思。多头似乎还要继续向上突破!

    盯着屏幕的众人一个个张着嘴瞪大了眼睛,空开的所有筹码至此全线牺牲!

    “妈蛋!这才是庄家出手了!”张修武用力拍了下桌子,那脸色比吃了黄连还要难看几分。

    券商自营盘那国字脸的作手,突然用力往椅背上一靠嘀咕了一句:“呼……幸亏特么没加仓,不然不就特么全完了吗!”

    李炎也缓缓靠在了椅背上,盯着显示屏里自己的账户情况。心口闷的如同刚刚表演了一次空口碎大石。

    毕佩琳也不嚷嚷加仓了,萌哒哒的表情让人看了甚至产生了想拥入怀里好好怜惜一番的感觉。

    “看到了吗?”券商那个国字脸的作手突然冲李炎问了一句。

    虽然不明白那个作手为什么如此问自己,但李炎还是扭头冲他点了点头。

    “知道我刚才想到了什么吗?”国字脸的作手冲李炎追问了一句。

    “什么?”李炎回应了一句。

    这国字脸的作手用手戳了戳显示器的屏幕道:“我刚才仿佛看到了当年乌龙指时候的情况。”

    “光大乌龙指吗?”毕佩琳冲其嘀咕了一句。

    国字脸的操盘手点点头道:“是啊!当年光大的乌龙指就是这么戳爆所有空头资金的。”

    李炎瞬间额头上就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白毛汗。

    提起光大的乌龙指,李炎觉得那仿佛就是发生在昨天一般。因为当时李炎就身在券商,而且也亲历了光大乌龙指事件。

    想想当时自己正在吹着冷气,瞅着大盘滔滔不绝的给大客户打着电话聊着盘面时候的场景,李炎甚至还清晰的记得那天早盘指数报盘后以2075点低开,几乎市场上所有人都在沽空指数纷纷预测低点在什么位置。

    当时的自己也同样抱着电话对客户阐述着自己预期的低点究竟是什么位置,未来应该如何防范风险等待机会出现云云。

    打了无数电话,就在李炎讲最后一通电话,并打算在说几句就挂了电话去吃中午饭的时候。盘面上突然风起云涌,多只权重股瞬间出现了巨额买单。

    李炎眼瞅着大批权重股瞬间被一两个大单拉升之后,紧接着又涌现出大批的巨额买单在盘中接连涌入!

    蓝筹股被大笔资金买入,那指数就不用说了。自然是跟吃了药一样突然开始疯涨。这种大象起舞的情况,李炎只在几次大牛市的时候才见过。这种位置突然的上攻,差点把李炎惊的下巴脱臼了……

    电话里,那大客户还一个劲儿的喂喂喂……

    而当时李炎愕然的看着那带动了整个股指和其它股票的上涨权重股在自己面前群雄乱舞,大盘的涨跌幅排行榜上,五十多家权重股几乎就在瞬间被封了涨停。

    而这一切仅仅只用了三分钟!

    当时,券商里的人哪知道什么乌龙指不乌龙指的。所有人几乎都在喊:“妈蛋,咱们公司软件是不是坏了?盘面怎么回事?”

    “给总部打电话,赶紧问问客服中心那边以什么话术回应客户烧糊的问题吧。”

    “我刚才以为掉线了!”

    “不对!我这个不是咱们公司的软件啊!同花顺难道也出问题了?”

    “是不是交易所出什么问题了?”

    就在所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在交易所的时候,盘面的走势也出现了阶段性的回落。

    当时指数第一次上攻距离两千二百点仅咫尺之遥!

    就在所有认还骚动的时候,大盘指数开始了第二波拉升。直到收盘手大家才弄明白软件和交易所都没出问题,所有的盘面交易都是有效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分析师们中午省了一顿饭。纷纷开始编写疯牛来袭的文章。

    李炎脑海中清晰的记得那个暑季周五的午后是怎样的一番风云变幻!

    其实,在午后开盘前李炎已经听到有小道消息被爆出来了!

    消息称:这次盘面行为系乌龙指。而矛头则直指光大旗下某席位七十亿巨额买单!

    而开盘后,李炎看到的是光大发公告称因重要事项未公告,临时停牌。十三点十六分光大董秘发接连文辟谣称:自营盘70亿元乌龙纯属子虚乌有。

    十三点二十二分,有媒体连续拨打光大证券多名高管电话,均显示关机或未接通。

    十四点二十三分左右,光大证券发布公告承认套利系统出现问题,公司正在进行相关核查和处置工作。当时有传闻称光大证早盘下单230亿,成交72亿,涉及150多只股票。

    周五午后似乎忙坏了各大媒体的小编们。有人发文一度怀疑乌龙事件操作者为光大的葛老大量化投资团队。只不过很多人都知道事发时葛老大人压根就没光大,几个小时后就有人辟谣称事件与光大葛老大的团队没有任何关系。

    至于什么光大官网一度登陆不能或因短时间内浏览量过大以致崩溃、解析乌龙指的昨日与今朝、光大系恐遭集体诉讼这样的文章更是布满所有财经媒体。就连上交所官媒都发了篇名为今日交易系统运行正常,已达成交易将进入正常清算交收环节的短文。

    晚间,证监会发文称:据悉上证综指瞬间上涨596,主要原因为光大系自营账户大额买入。目前上交所和魔都证监局正抓紧对光大证券异常交易的原因展开调查。

    事件最终以时任光大系证券投资策略部总经理被市场进入,画上了句号。至于什么国家说可以提起诉讼之类的事,李炎当时看到新闻的时候也就呵呵了一下。后来听说还真有几个不长眼的跑去打官司,不过官司的结局也没出乎李炎的意料。

    官司从早打到晚,庭审甚至持续到下午六点。最后阶段,审判长认为控辩双方都存在责任建议庭外调解,如调解不成再择日宣判。

    暑去冬来,就在李炎甚至已经淡忘了这件事儿的时候,年底一则新闻刊登了光大系赔偿几十位散户四百二十五万的一则新闻。而当时最大的做空筹码来自君何安以及某信自营盘。那以亿为单位的空头筹码被穿仓赔不赔,或者说如何赔?寡头们如何交涉也就不是李炎这种金融临时工所能获悉的了。

    当然,李炎听圈子里的大哥们说,做盘的是一个来自宝岛的自营盘团队。这票人的老大后来消失了……

    至于光大系是否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爆掉“兄弟券商”手中的那些空开筹码,也似乎永远成了一个谜团。

    在李炎看来,乌龙指应该就是乌龙指,毕竟高层的罚款也让光大系得不偿失。至于很多散户们都不理解为什么光大系的人账面上这么有钱,李炎则笑了。

    个人投资者和金融寡头的金融账户能一样吗?

    散户是有多少钱做多少事,人家的账户里哪里有什么资金限制。背靠银行的光大系作手用的软件里根本就没资金显示,用了多少钱晚上光大系的大银行最后结算……

    穿仓、乌龙指……

    突然,李炎下意识瞪大了眼睛。脑海中刚才那一抹抓不住的闪电花火思绪忽然清晰了起来。

    当所有盘中的作手都在做空大盘,当所有资金在同一个方向的时候。那恰恰不就是最危险的信号吗?当所有人疯狂敛财的时候,庄家想必做好了随时收网的准备!

    抱歉,今天二合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