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141章 咱们一起做空吧
    手里拿着ipad,云凌拎着可口可乐的瓶子下意识对到嘴边咕噜一声灌了一口。自己不过是让赵政委体验一把坐庄的感觉。怎么曾经那个稳重的赵政委突然变成噬财狂魔了?画风怎么突然间就变得不对了?

    手指尖无意的在自己ipad屏幕上划了一声,就听游戏里有个声音霸体的吼道:我!等不急了~

    “阿嚏……”李炎猛的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喷嚏。目光看着眼前的显示器屏幕,if2001的逐鹿之战在前一秒拉开了序幕。然而盘面上此时却安静的可怕,没有人挂单!又没有人挂单……

    “庄家怎么没动静?”毕佩琳此时也一脸茫然的看着显示器屏幕,自言自语的低估了一句。

    “毕小姐,咱们结盟如何?我也加入你们吧!”突然不远处一个声音冲着毕佩琳招呼了一句。

    李炎下意识泥头朝着说话的人乜了一眼,只见说话的人国字脸大眼浓眉,鼻直口阔。小平头打理的一丝不苟。李炎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是直到这是刚刚京城交易局拉来补位的某券商自营盘作手。

    毕佩琳并没马上回应他,而是扭头冲着李炎瞅了一眼。

    只是沉默了一两次呼吸的光景后,李炎微微点了点头。

    “好啊!我也想多些朋友能加入进来!”毕佩琳冲着那个券商自营盘的作手回应了一句。说完这句话之后,毕佩琳的目光冲着自己身侧的“野象弹波”刘丰收瞅了瞅之后,突然那张嘴问了句:“那个……刘先生。刘丰收先生!”

    野象弹波楞了楞,咕噜一声咽了口唾沫后冲毕佩琳回了句:“有事?”

    “哈哈……刘先生,要不要一起加入进来结个盟?”毕佩琳冲刘丰收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李炎楞了一下,自己怎么也没想到毕佩琳会邀请刘丰收加入自己的团队。诧异归诧异,李炎到也没出言反对。虽然自己看的出来这个“野象弹波”一直在憋着劲儿和自己一较长短,但是如果能多团结一份力量,多拉百分之五的筹码进来与助理抗衡,那自然最好不过了!

    刘丰收能加入自己的团队吗?李炎想到这里之后,下意识眯了眯眼睛把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

    “好!”野象弹波没有任何的忧郁,很光棍的点了点头后,嘴角一翘脸上带出一抹鬼魅的邪笑。微漏的牙齿让人看了之后有些慎得慌……

    顾不得多去关注这些有的没的东西,李炎此时想的最多的还是自己等人手中的筹码问题。本来占比的百分之十五,加上那个券商的作手与野象弹波的筹码,那自己等人能调动的筹码已经做到了盘面占比百分二十五的位置。

    刚才自己已经盘算过了,庄家一个人的筹码占比盘面的百分之四十!自己等人与庄家的差距虽然依旧还很大,但此时此刻绝对是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了!

    看着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分钟,盘面依旧没有变化。李炎伸手从兜里摸出来一块自己“珍藏”的红虾酥糖。随后快速剥开糖纸塞到嘴里后,甜丝丝的感觉让李炎的思绪似乎也清晰了几分。

    “没人动手,要不咱们试探一下盘面?”毕佩琳有些迫不及待的刚冲着李炎咕哝一句。李炎突然倒吸了口凉气,就见本是一潭死水的盘面上,if2001突然被砸出了一根下斜线。

    “有人砸盘?”李炎眯着眼睛嘀咕了一句。

    “可能是他们在学你在黄金etf时候的做法吧?”毕佩琳也诧异的嘀咕了一句。

    张修武皱着眉头看着此时下行if2001,叹口气说道:“这次保住筹码就能拿百万现金回家。跟你上次一样开盘先套现倒也在情理之中。”

    “什么和什么啊啊!上次给咱们的账户是满仓,不套现筹码怎么做盘?这次给了半仓的筹码啊!完全能……”话说了一半,毕佩琳在旁边插言道:“还是说说现在怎么办吧!”

    怎么办?

    李炎也想知道怎么办啊!平仓(把筹码全都卖出去)坑定不行,如果现在一旦平仓的话,庄家只要反手做多,那自己就只有剁手的份了!

    “嘶……”李炎突然倒吸了口冷气,忽然觉得刚才肯定是被毕佩琳、张修武还有那个野象弹波和券商自营盘的作手给看懵逼了。

    自己做的是if2001啊!这是股指期货又不是只能做多的etf。完全可以做空嘛!

    至于什么是做空?简单来说就是预期未来行情下跌,将手中借入的筹码按目前价格卖出,待行情跌后买进再归还。获取差价利润。其交易行为特点为先卖后买。实际上有点像商业中的赊货交易模式。这种模式在价格下跌的波段中能够获利,就是先在高位借货进来卖出,等跌了之后再买进归还。比如预计未来会跌,就在当期价位高时借入此品种(实际交易是买入看跌的合约)卖出,再到价格跌到自认底部的位置时买进。而以现价还给卖方,产生的差价就是利润。

    “做空……”李炎嘴里轻轻呢喃着,目光看着盘面上此时持续向下的价格。额头上开始冒出一律汗渍。这百万的筹码是真金白银,而此时每跌一个点那都是一大把软妹币在飞走的节奏。李炎的心里开始有了淌血的感觉。

    李炎真的在一瞬间想过招呼大家一起做空的!只不过这个想法刚刚在脑海中闪烁的时候,李炎瞬间就推翻了自己的设想。庄家计算不是京城交易局的“睿智者”云凌,那也应该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他会允许自己拉着一票人高高兴兴的做空他的盘面吗?这个问题怎么想,对方也不会给自己做空的机会。而且很有可能庄家现在正露出狰狞的笑容,静静的等自己做空开仓呢!

    “那边都开始空开了(卖空开仓、即做空买入),咱们要不要也跟着空开?”毕佩琳突然冲着李炎追问了一句!

    “对啊!我觉得现在咱们也应该做空。”张修武在一旁补了一句。

    李炎咬着后槽牙硬声回应一句:“我觉得庄家有可能马上就会反转了,etf跌是没赚钱的希望,但是这个if2001可是股指期货,一直没动手的庄家怎么可能看着走那么这么容易把钱赚走?弄不好一会庄家就会对盘面上的筹码大清洗啦!现在做空……当年光大乌龙指爆了多少空头的筹码?庄家那百分十四十的筹码说不定现在都蓄势待发等着吃肉呢!if2001突然下跌而且还跌了这么多,现在加仓空开?”

    张修武在一旁眨了眨眼睛,有些着急的说了句:“起码对冲一下也是好的啊!”

    李炎猛一扭头,冲着张修武压低声音说了句:“这时候你跟我提对冲!现在进去庄家反手一做多,咱们的筹码就都得被穿仓!”

    话音一落,李炎就听“野象弹波”冷哼一声道:“怕穿仓?那你怎么不怕这波下跌就是庄家砸的呢?”

    “不可能!”李炎回头看了眼“野象弹波”,一脸坚定的冲其回应了一句!

    注:穿仓即账户间投资者权益为负值的风险状况,即投资人不仅将开仓前账户上的保证金全部亏掉,而且还倒欠期货公司的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