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132章 聋子听哑巴说瞎子看见了爱情
    “呼……”李炎站在台上轻轻吐了口闷气。

    刚才墨墨在一旁突然说让大家随意提问的时候,李炎的腿跟着就是一软。站在这个舞台上,本来就是一场机缘巧合。自己几斤几两李炎何尝又不清楚?台下面随便扒拉一个都是圈子里的大作手!回答他们的问题?那不是分分钟现原形的节奏吗?

    然而,几分钟一过李炎的心忽然又放回肚子里面了。只因为从墨墨说完话之后,压根就没人举手提问什么问题!

    李炎站在台上也豁然明白了原因……

    每个人都是知名的大作手,这些人如果真问了什么问题,旁边的人会怎么看他们?而且这些人相互还都在较劲,生怕被谁看轻了。自然也就更没人在这个时候愿意接墨墨手中的麦克风了。

    就在李炎脸上露出了笑容,已经做好了下台的准备时,墨墨突然捂着自己耳畔的秀发轻轻点了点头,随后顺手把麦克风递给了身旁京城交易局的工作人员。

    片刻之后,音响体统中传来了一个声音道:“如果说你是庄家,让你出货的话你会选择如何运作。谢谢……”

    “卧槽!”李炎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在说话,而且这话语中透着淡淡的慵懒。而且李炎听的出来,说话的人用的并不是询问的口吻,而是考校的语气!

    听了这个问题之后,李炎心中仿佛有万匹草泥马在麻辣隔壁大草原上尽情奔跑一般。自己什么时候做坐过庄啊!而且别说坐庄了,当个小主力的机会李炎都没有过。这时候突然考自己出货,这不是聋子听见了哑巴说瞎子看见了爱情吗?

    站在台上的李炎尴尬地张了张嘴后,咕哝道:“出货……嗯,这个问题其实也还……出货嘛……”

    一边说话,李炎一边开动脑筋使劲儿的琢磨着究竟自己怎么才能把这个问题给人家圆上。如果说平日里李炎在券商可以不懂,但凭借一副专业的样子可以对着客户胡说八道的话。那现在的这个场合李炎绝对不能了。

    对着客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那是欺负客户不懂。毕竟华夏的个人投资者大多缺乏专业知识了。能提出来的问题,一般客户也不懂。自然李炎可以随便忽悠,但是现在这些坐在台下的人,一个个最不缺的应该就是专业知识!

    忽悠客户可以,但是忽悠这些名嘴、分析师、和太阳肩并肩的分析师?李炎觉得自己真的做不到啊!自己一个买什么什么跌,卖什么什么涨的渣渣,一天到晚被主力戏耍的主,现在站在台上给跟人家侃出货?

    等等!

    李炎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自己忽然想到了什么。

    “出货?”李炎手里拿着麦克风又沉声问了一句。

    “对!出货!请谈谈你对出货的看法。”音响中又传来这慵懒的声音。

    再一次轻轻呼出一口气之后,李炎点了点头嗯声说道:“如果这个题目只有这两个字的话,这个题目其实就太宽泛了。在场的诸位都是老师,我根本没必要跟大家说出货就是价格在高价格的位置上卖出。其实我也不想说那些什么机构不进场、不会有大涨。机构不出货、不会有大落的顺流话。我只想说说如何关于如何出货的问题……”

    坐在最后一排的云凌,眉头微微动了动。目光中散发出一丝卓有兴趣的味道。

    李炎此时接着说道:“忘记是在什么地方看过一些话,原文反正是不记得了。大概说的是:主力不管是震仓洗盘二次吸筹,又或者是拉高出货,在技术图表上都会有痕迹。刚才我在台上也说了不少。正好就着出货这个话题在多数说两句痕迹的事。”

    台下的人此时一个个疲惫的面容间,此时无不打起了几分精神。似乎大家对李炎说的话都很有兴趣。

    李炎顿了顿,朗声说道:“如何抹去这个痕迹,其实我个人觉得只要把出货做的更像是洗盘就够了。”

    “这就够了?”赵政委一脸懵逼的表情扭头看了眼身旁的云凌嘀咕了一句之后。小声接着问道:“洗盘和吸筹不是很像吗?似乎很多时候投资人不都被洗跑了吗?出货弄的跟洗盘一样?这不是矛盾吗?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云凌拎着可乐喝了一口,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李炎已经在台上接着回应道:“我想大家一定都在想,这小子站在台上胡说八道什么呢?洗盘是把投资人给折腾跑,而出货是把人圈进来啊!这本身不是冲突和矛盾的吗?”

    台下没人说话,也没人回应李炎。

    李炎站在台上倒也不以为意,自顾自的接着说道:“其实,我想和大家算一笔账。”说话间,李炎掰着手指头开始说道:“参与投资的人,其实多少还是有些基础知识的。说起来什么都不懂的韭菜多吗?一味地搏傻好像真的没几个吧?一般这种情况都出现在行情疯涨的时候,才会有嫩韭菜跑步进场。但是大多数还是有些基础知识的。因为他们在亏损后迫切的想学习知识。但是看了些许文章之后,难道他们练成《葵花宝典》了吗?”

    “说重点!”云凌忍不住抓起麦克风冲着李炎朗声催促了一句。

    “额……好吧!那我捞干货说。我个人觉得现在盘面出货的庄家太过简单粗暴,很多时候韭菜都跑路了,根本就套不住多少投资人。因为他们已经足够机警了,所有说不妨在出货的时候把盘面做的更像是在洗盘。比如说洗盘都是做连续的中小阴线。而出货大多是大阴线就居多。均线在出货的时候是发散的,缩量阴跌都是洗盘时候玩出来的。而出货则是放量开始下跌。还有就是洗盘的时候股价会快速回落,在重要支撑位置又出现反抽回拉的情况。而出货则是有效跌穿。还有最明显的是庄家多次洗盘之后,在高位只要一做头就会让人觉得在出货。这些情况兄弟认为完全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利用洗盘的特征做出货的动作,是不是会更好呢?我出货,我一定会做的更像洗盘。如果条件允许,我甚至愿意放出一部分利润让这些人来抄底。当然,说到底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哈姆勒特。洗盘和出货的答案需要在座的各位一起来思考了!”

    随着李炎的话音落下,赵政委皱着眉头冲云凌问了句:“很专业啊!听起来太有压力了,不过出货和洗盘还有这么多讲究?”

    云凌呵呵笑了笑,徐徐说道:“红楼梦看过吧?”

    赵政委实话实说道:“嗯……没怎么看过,大概知道一些。”

    看着台上的李炎,云凌摇摇头道:“红楼梦在易学家眼里里看到的是浅;道学家看到的是淫;理学家看到的是逆;哲学家看到的是乱;韵律学者看到的是混;文学家看到的是满。社会学家看到的是短。”

    赵政委下意识问了句:“云凌,那你看到的是什么?”

    云凌喝了口可乐,嘿嘿笑着说道:“我看到的是那小子挺能瞎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