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114章 这怪不是我引的
    微微往椅子背上靠了靠,李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随后把攥在手中的红虾酥糖纸搓成一个小球球之后,仍进了脚边垃圾桶。

    看着自己亲手打开的潘多拉魔盒,李炎忽然发现自己还真是个合格的荷官。

    自己仅仅用了少量的筹码,就成功撬动了一次黄金模拟盘的价格。而且还通过自己的“小手段”成功把参与京城交易局选拔赛中大部分人的贪婪给挑逗了出来。一切的一切在李炎想来或许真的有上天的眷顾吧?不然仅仅凭借自己一个金融临时工,怎么可能玩的这么大,这么漂浪呢?

    如果说自己只是巧合状态下心神一动,完成了高抛并且在低价成功抄底,这些在李炎想来大部分都是自己的好运气。

    欣赏着盘面上那些渐渐开始往盘面中加快流入速度的资金数额,李炎一拍脑门赶紧扭头冲着身旁的毕佩琳看了一眼。

    李炎本来以为自己的注意力就够分散的了,没想到自己身边的这位毕大小姐的心,竟然比自己还要大。这位大小姐睁大了眼睛萌哒哒的仿佛在看着盘面上的一举一动,但是李炎从侧面却清晰的看到了这位毕大小姐目光涣散,瞳孔无神。真不知道神游何处太虚世界去了!真说毕佩琳进了哈里波特魔法学院,李炎也信!

    不过新规新,李炎叹口气轻轻在桌子下面踢了踢毕佩琳。结实的小腿,丝滑的感觉李炎自然清晰的感受到了。但此时更重要的其实还是盘面上的情况,以及考核结束后账户里的盈利情况!

    “你干嘛踢我?”毕佩琳有些后知后觉的扭头冲着李炎小声咕哝了一句。

    李炎指了指屏幕,有些焦急的说道:“比预想的顺利,毕大小姐您倒是赶紧下手啊!”

    毕佩琳眉头一挑有些茫然的看了眼李炎,但并没说说什么话。

    李炎指着桌面上的显示器,咧着嘴瞪着眼行走中的表情包一样,变化造型略显浮夸的说了句:“我的毕大小姐啊!看看看看什么看啊。您倒是买啊!还不着急呢!如果你还打算看一会,那估计弄不好你就从抄底变追高了啊!”

    一拍脑门,毕佩琳如梦方醒。

    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目光落在此时已经明显进入进入强势上涨阶段的黄金价格走势图。

    毕佩琳一脸仿佛听到了:“你买不了吃亏,你买不上当。几毛钱买赚到嗨的宣传话语就仿佛在自己脑袋里回荡一样。

    嗖!

    股价再次应声而起,虽然涨的多不多,但那坚定的走势一看就知道又有一笔大资金进场了!

    “一把梭的?”李炎揉了揉太阳穴,一脸也我是嘴了的表情浮现在了李炎的脸上。

    吐了吐小舌头,毕佩琳有些卖萌的冲李炎嗯了一声。

    随着时间的流逝,底部反弹之路走的倒也顺畅。十几分钟的时间内,资金推动着黄金的价格,迅速把盘面的价格拉升到了一个相对较高的位置。

    李炎看和电脑屏幕上的趋势图。感觉差不多了之后,李炎冲着毕佩琳忽然小声嘀咕着问了句:“回本了没有?”

    “嗯嗯,回本了!人家本来就没赔多少钱。这一波拉升嘿嘿还赚到了呢!”毕佩琳似乎根忘了,忘了自己刚才反复嘟囔着“吃枣药丸”的事。

    商务中心内参加选拔的人并不多,而且他们一个个身上还裹着名嘴专家、大、作手这样的外衣。但是即便如此,一轮惊心动魄的恐慌盘衔接一次底部大反弹,还是把众生相活脱脱的展现了出来。

    点了点头,李炎深深吐了口气心中的浊气,随后缓缓迷起眼睛后又一次飞快的敲击起了自己的键盘。

    如果说,之前键盘清脆的敲击声如同雪夜的惊雷,那此刻李炎再一次敲击出清脆的键盘声音之后,在商务中心里变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起来。

    李炎敲击键盘的声音持续的时间很长。仔细听听或许是别人三倍的时长,当别人都指示敲击几下盘面就做出了挂单的动作。但到了李炎这里,却似乎刻意在无穷无尽的拉长操作时间!

    一旁的毕佩琳下意识无扭头本想撇一眼李炎,可当她看清楚李炎此时的动作后,突然瞪大了眼睛满脸错愕压低声音问了句:“你在干什么?你你疯了啊?”

    说话的声音本不大,可却是压在喉咙下面说出来的话。毕佩琳吸引了李炎的注意力的同时,还成功的吸引了墨姐那几个京城交易局工作人员的注意力。

    眉头一皱,一脸诧异的毕佩琳似乎想要李炎给自己个说法。

    但此时李炎哪儿有时间给毕佩琳说法?

    暂且不说墨姐那锐利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仿佛要随时喊一句出局的表情。

    自己手头上操盘不也还没告一段落吗?

    其实,就在毕佩琳诧异的档口,显示器中浮现出来的模拟盘黄金走势图也在发生着巨变。

    原本一路呈四十五度角向上冲击的走势图忽然变得缓慢了起来。上翘的图形开始改成了平行运作。似乎在一瞬间盘面上就失去了想要做多的做头资金。

    但实际情况却是每次大笔自己买入后,李炎都会马上冲市场中抛出自己所持有的筹码。

    所以,一副较大的交投换手画面隐隐卓卓间浮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如果说资本市场中什么都可以做假,但唯独买方与卖方的交投换手做不得假,你来我往间的买卖数据也就成了资本市场中唯一真实的表象!

    紧张到微微扣了扣指甲后,毕佩琳等待着李炎回应的同时心中多少明白了些什么。

    李炎忽然扭头看了眼毕佩琳,小声嘀咕一句:还不卖吗?我可都卖的差不多了!喏,这是最后一笔”

    毕佩琳皱了皱眉头,咬着后槽牙沉默了几息之后马上做出了决定。

    咔嚓咔嚓

    几声键盘的脆响,毕佩琳长出一口气后嘀咕道:“我也全,噗这怪不是我引得,不是不是,这盘不是我砸的?我不可能出个货弄出这种断崖式的下跌啊!一定跟我没关系!”

    李炎眨眨眼睛,看着眼前的显示器忽然嘀咕道:“一直听说资金推动,贻害无穷。但谁能先到是无穷大?”

    啪嗒,平板电脑放在茶几上传来了一声轻响。

    云凌看着窗外的星空轻声念叨一句:“李火火是吗?有意思”

    说完话,云凌朝着酒店的房间走了过去。

    “喂!喂喂哥!选拔赛还没玩呢!你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