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113章 赏赏赏!赏!
    商务中心里参与选拔赛的众人,也在四处张望着做盘时候发出感慨的那几个人。大家都想知道这几个人究竟怎么了,为啥会做盘时候发出如此“高调”的感慨。

    这些人如此反应,似乎只有毕佩琳明白这其间肯定和李炎有关系,但是让她说出个究竟吧,毕佩琳还真说不出来个子丑寅卯。

    至于李炎坐在电脑前面究竟干了什么呢?

    李炎眯着眼睛,如同隐没在黑暗中的幽灵一般潜伏、等待着

    等什么?

    四毛左右的并不是自始至终没有人从想试探着买上一点探探行情。虽然这种试探盘面的筹码少的可怜,但还是有的。

    黄金的每一次向上波动,其实都是人在盘面中丟上些许筹码,试探盘中情况。

    每笔买入,都会让盘面趋势图中的线条出现一次上翘的趋势波动。

    李炎等的不是别的,正是这筹码入场后趋势上翘的一瞬。

    从李炎打定了主意,要当这盘面上的荷官开始。自己似乎马上就调整好了一个新的定位。同时也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个角色当中来!

    所有人都知道荷官是赌场内负责发牌,处理筹码的一个角色。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荷官表面的工作是发牌,但实际上真实的工作并不是发牌,而是时时刻刻紧紧盯紧赌客的荷包!

    李炎盯着盘面,从另外的一个角度看,恰好也是在盯着盘面上所有人的“荷包”。

    有人试探着买入了一手,李炎马上在这人后面跟着买一手。

    在速度非常接近,又或者说时间太过接近情况下。体现在模拟盘价格上地自然就成了一加一的叠加效果!

    有人试探着扔一手,李炎马上就跟一手。试探着扔两手,李炎指尖在键盘上快速跳跃,两手的资金随之到位。

    李炎虽然用筹码给自己在四毛一线布局了一番,但是因为李炎控盘的资金跑的最早,而现在价格在四毛这样一个相对的底部区间。两相叠加之后,李炎应对盘面自然依旧游刃有余。

    随着李炎的资金加持,反应在众多作手之中的情况,自然成了这个惊讶一下,那个惊喜一把。有些分析师和金融大们看着盘面渐渐开始升温,自然安奈不住心中的燥热,抓起鼠标也跟着试探性的开始做多黄金。

    没人看出买盘后面跟了买盘?多头身边多了多头吗?

    当然不是,很多作手都发现了买盘这种奇怪的特性。

    坐在角落里的男人,此时抱着膀子静静看着盘面上的变化,眸光中多出几丝阴鸷。刚刚在恐慌盘初期这人并没选择离场,而是在观望。当黄金的价格跌破八毛的时候,这人明白盘面出现了破位。

    只不过当他从泥沼中抽身出来后,算算手中的筹码竟然相当于均价六毛五左右的价格套现。这样算下来,一次恐慌盘就抽走了自己百分之三十五的本金。惊魂未定之间,黄金就如同雪崩般塌了下去!

    盘面上的恐慌味道尚未散去,突如起来的上行又出现在了盘面中。这个抱着膀子鹰眉目浓的阴鸷男人静静的注视盘面中的买盘,嘴角邪邪一翘轻声咕哝一句:“弄出这种双子座的买盘,当别人看不出来吗?”

    眸光阴鸷,嘴角请抿。满脸的嘲讽似乎就差朗声喊一句:我看你怎么死

    能看出来的人不少,但是能把这种情况瞬间梳理明白的人并不多。很多人都指示以为下单节奏的一种巧合,或者说下单的时候联系买了两笔。

    毕竟,很多作手们做盘都是用的拖拉机账户。一笔买单敲下来,电脑自动会把买盘分解到几个账户中,用“智能系统”分别扫盘。这种化整为零的方法,好处太多了!

    所以,习惯了这种情况,看模拟盘中出现的双子座买盘,也就没什么大惊小怪了。

    至于李炎这边,他跟进加持了之后。渐渐也给了大部分人一种买盘踊跃,没有空头资金砸盘的错觉。

    毕竟很多人都在琢磨京城交易局的人会不会在盘中接着挖坑,到时候在砸一波。

    但是,盘面上那一路上行的价格还是让很多人开始手痒了。

    渐渐的,买入的人多了,李炎敲击键盘的速度也变的越来越快了。

    渐渐,李炎开始力不从心。

    每个人的手速总有一个极限。李炎本来自己的极限可能也就是同时“助攻、加持”三五笔买盘,但是真当买盘踊跃了的时候,李炎忽然发现自己只要间隔五秒买上一两笔,每隔五秒在买上三四笔,只要不停下来就能起到助攻的作用了。

    资本逐利的原则,在这个小小的模拟盘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墨墨”京城交易局的一个工作人员看着盘面中的走势,轻轻推了推一直盯着李炎的墨姐。

    “嗯?怎么了?”墨姐微微一歪头,冲着自己身后的人狐疑着问了一句。

    “盘面起来了”这人一脸诧异的冲着墨姐咕哝了一句。

    “我看到了!”墨姐只是小声咕哝了一句之后,目光又落在了自己不远处的李炎身上。

    微微朝着李炎那边踱了几步,墨姐的镜片上闪烁着红蓝相间的两种颜色,以及一条起起伏伏的趋势线。

    李炎此时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盘面上,因为有钱所以在尽情的任性着。

    盘面上个十几手的单子扔下来,李炎嘴角一翘仿佛喊了句:赏!

    指尖轻轻在键盘上跳动几下之后,十几手买单后面顺间多了十几手的跟风筹码。

    而黄金的价格也从这时的四毛一分二厘,直接跳到了四毛一分八厘的价格上。

    又是一个几十手的买盘扔下来,李炎眼眸带笑似的仿佛又喊了句:赏!

    这几十手的买盘后面,瞬间又跟上来几十手。黄金的价格瞬间就就突破了四毛二分这个整数关口!

    赏!

    赏!

    赏!

    一连串的买盘后面,如果仔细看看根本就不难发现李炎的身影。这些筹码后面几乎每一笔左右的买盘间,都有李炎偷偷摸摸的加持筹码!

    越来越多的买盘开始涌入,越来越多本已经恐慌离场的资金,又重新揣着回本的目的回到了“赌桌”当中。

    起初,如果说买盘还只是试探,还只是侦察营的尖刀班打狗的肉包子。那后面来的可就是大体量的正规军了!

    李炎确实比所有人都有钱,也确实是卖在了第一名

    但是,即便是这样李炎手里的资金也不可能比所有人的资金都大!就算恐慌盘溢出的时候,很多筹码套现的资金“从盘面上中蒸发”,但即便是这样李炎手中的资金也和所有参赛人手中的资金无法比拟。完全就不是一个体量的资金概念

    当陆续有大资金开始进场的时候,李炎咬着后槽牙开始给每一笔大资金“补贴”,但是这种补贴李炎也无法做到逐一赏赏赏的补贴!只能是看谁顺眼贴补谁一把了。

    到了最后,李炎干脆把键盘一推,伸手从兜里掏出来一块红虾酥糖剥开糖纸塞到了嘴里。

    毕佩琳推开键盘的李炎,小声咕哝一句:“你你这是怎么了?干嘛?干嘛不接着弄了?”

    一边咂摸着嘴里的红虾酥糖,李炎一边扭头冲毕佩琳摊摊双手嘀咕一句:“干嘛不弄?没钱了呗”

    “没钱?”毕佩琳楞了楞,一时似乎没明白李炎的意思。

    “咳咳!李火火,你那边怎么回事?最后警告你一次!”墨姐凝眉冲李炎朗声警告了一声。

    毕佩琳吐吐舌头,一脸萌哒哒的表情冲着李炎眨了眨眼睛。

    “毕佩琳,说李炎没说你是吧?别以为你是毕家的大小姐就可以没有纪律!”墨姐说话间,迈步走到了毕佩琳身边,压低了声音小声说了句:“毕大小姐,给姐姐点面子。这么多人呢!低调点成不?”

    李炎表面上虽然一边吃糖一边欣赏着自己亲手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但是心中的忐忑却根本不足外人道。

    现在确实已经成功撬动了盘面中那些贪婪的**,但是李炎可没忘了盘面上还有一部分人自始至终都没卖出自己手中的筹码呢!

    一路从一块钱的初始价格,跟着恐慌盘摔下来的过程可不好受!

    这些人如果打算“借冲高离场”,那绝对就是不折不扣的“空头力量”。

    李炎此时一路推高,就是在赌。赌这些有可能成为“大空头”的筹码安安静静的享受红利,而不是鸡贼的想要冲高离场!

    那种无形的压力让李炎有种胸闷到窒息的感觉,自己亲手完成了荷官发牌的工作,之后其实走势自己真的无力左右了!

    恰恰这时候墨姐走到毕佩琳身边求低调,到也着实帮李炎舒缓了心头的压力!

    注:昨天写的时候出了个错误。

    国际金价与美元加息的关系是反相关。也就是说,美国加息致使黄金价格承压,也就是价格回落,而美国降息,则黄金价格上涨。美国维持原有利率,黄金会在这个加息窗口震荡。今天早上看的时候,发现昨天抡键盘打错了!哈哈不过我已经改过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