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92章 魔都专属
    外滩,充满了历史底蕴的独栋小楼,白炽灯把硕大的房间照亮。

    红木的欧式书桌上很整洁,欧式的古朴台灯、笔筒以及一台银色的超薄笔记本电脑再无杂物。

    书桌前面是一组欧式沙发,一个茶机七八盆绿植。

    此时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手里捧着一只青花茶杯,眨了眨眼睛微微叹口气。看着站在书桌后面的大小姐抱着她的那只猫。自己几次想开口说话,可是想想刚才自己进来就被禁言的自己,心中泛着一股哭笑不得感觉。

    一边捋着着自己怀里猫咪的毛,一边目光落在自己身后那张三十平米的世界地图目光炯炯若有所思。

    “猫头,你说如果咱们在这边下手怎么样?”女孩突然低头冲着自己怀里的猫咪问而来一句。

    那只猫的大头在女孩胸口上拱了拱之后,这才抬头眯着眼看了眼女孩,嘴里喵喵的叫了一声。

    看着眼前的一幕,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咧了咧嘴暗想:“大小姐就是不一样,平日里看着好像挺不靠谱的样子,没想到现在竟然也开始操心她们家海外的生意了。”

    这中年男人正琢磨的时候,忽然房门咄咄咄被人敲响。

    女孩眼中闪出一缕喜色,转身冲着门外回应了一句:“进来!”

    房门一开,只见几个身着蓝色工服的男人抱着一个个箱子走到了女孩身边。带头的人冲女孩说道:“毕总,您要的东西都给你送来了。您看放哪儿合适?”

    “放什么放?等你们半天了,给我弄上。”女孩说完话,伸手指了指墙壁上这硕大的地图吩咐道。

    “哦哦好,那您看怎么摆啊?”这人一脸愁容的冲女孩问了一句。

    女孩哼了一声咕哝道:“你手里箱子里是什么?”

    “哦,我看看”说话间,这人打开自己抱进来的箱子,看了一眼之后苦着脸说道:“你看,这个箱子里的都是船。”

    女孩看了一眼,哼声说道:“什么船,这都是战舰!拿出来拿出来我看看。”

    旁边人赶忙过来帮着自己老大把箱子里的船形贴片都拿了出来,女孩指挥这说道:“哦,这个赤城加贺都贴在太平洋上,对!都放在吴港那边。错了!你拿的那个是列克星敦,给我放珍珠港去。咦?你拿的那个是提尔皮茨。你怎么也给我放吴港了,放德国边上”

    “德国?德国”手里拿着提尔皮茨战列舰贴纸的这哥们一脸懵逼的看着墙上的地图,目光中充满了茫然。

    “我也是服了气了,你地里是英语老师教的?那边,在那边!”

    坐在沙发上的中年人,死死攥着自己手里的茶杯脸都绿了。

    似乎这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辅佐的大小姐竟然等的是这些东西。忍了又忍,随手把茶杯放在茶机上,这哥们一脸决然的似乎在说:忍无可忍,那就在忍会吧

    眼看着自己家的大小姐把海军布置完,又把德美日英以及七七的空军折腾完。一帮人手里拿着摸样差不多的坦克和军队旗帜贴在地图上之后,中年人这才重重的咳嗽了两声。

    女孩一歪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一拍额头,笑呵呵的说了句:“把您给忘了,您找我有什么事?”

    这中年人哭笑不得的冲着女孩点点头咕哝一句:“大小姐,咱们安插到西湖资管的人回信了。”

    似乎对这事儿从里到外抵触的女孩嗯了一声之后,问了句:“然后呢,评估的怎么样,说什么了?”

    中年人见女孩难得专心的问一句,赶紧把收集来的情况对其汇总道:“现在西湖资管控股权易主了。不过小姚的旧部正在酝酿反扑的事。”

    “嗯,知道了。还有吗?有什么重点的事儿没有?”女孩不耐烦的冲其挥了挥手,目光此时已经开始往前面地图上瞥去了。

    “西湖资管有人过来接手了,不过只带了一男一女三个人来的。不过听说接手的人好像就是瘪三。到了公司就放走了一笔价值两个亿的资管资金,这要是弄不回来,估计小姚他们原来的资管产品就得崩盘了。”中年男人话音一落,就听女孩嘿嘿笑了几声说道:“我就说嘛!西湖资管已经不用琢磨了,里面肯定会出很多事。这刚多场时间就要崩盘了,呵呵”

    “那咱们的人?”中年人冲着女孩问了一句。

    “算了,反正已经过去了,在多跟些时日吧。如果有机会,把壳给我收购回来也成,怎么说曾经也是个小旗帜嘛!”女孩说完话,抱着自己怀里的猫转身看了看此事世界地图上插的那些旗帜,笑着说道:“猫头,你来扮演同盟国怎么样?我率领轴心国”

    中年人尴尬的站在女孩身后,小声咕哝道:“大小姐,还没说完呢。”

    女孩一脸我马上要开战的表情呵斥道:“现在都几点了,你就不能快点说吗?”

    “这个是您爸爸让我带给你的。”中年男人迈步朝着女孩身边凑了凑之后,从兜里掏出来一个极为精致的檀木小盒子,送到了女孩面前。

    “这是什么?”女孩一松手让自己的猫头蹦到地面上之后,随手接过盒子看了几眼,随后打开盒子看着里面的东西愣了一下。

    “京城交易局的选拔毕总跟您说过了吧?这就是代表着选拔资格的盘。这块是咱们魔都唯一的一块”中年男人本来还想描述一下这块盘的重要性。只是说话的时候注意到,女孩拿着装了盘的盒子什么话都没说,而是沉默了。

    越是反常,就越觉得是有蹊跷。

    而且特别是毕家大小姐这样的性子,突然沉默了下来。中年男人额头马上泛出了一层白毛汗。心中暗想:大小姐就算把这盒子扔到黄埔江里自己都不奇怪,骂街砸东西更是在意料之中,可沉默算怎么回事啊?

    就在这时候,女孩把手中的盒子缓缓放在了书桌上之后说了句:“我爸爸已经跟我说了,东西我收下了,我会去的地址时间什么的你发给我。”

    “盘里都有,大小姐您打开就能看到了。里面非常详细”一边说话,这位心中一边琢磨:“卧槽?还是老大有办法!他是怎么说动他闺女去参加这次选拔的?回去我得取取经啊!我已经快被蹂躏的不成了!”

    一脑子胡思乱想的中年人仓惶惶离开了办公室。似乎生怕下一秒这位毕家大小姐改了注意。

    于此同时,身在苏杭的李炎握着小屎蛋的手机恩了一声后,冲着手机问了句:“双姐,你的意思说这次的选拔比西湖资管还重要?怎么越说我越不明白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