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86章 这两天有点虚
    眼看着许二冬朝自己越走越近,李炎坐在沙发上额头间隐隐已经泛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白毛汗。

    苏杭这座常住人口超过九百万的大都市,不同生活圈子里的两个人想要偶遇的机率渺茫的堪比走在一条大街上被雷连续劈两次。然而李炎怎么也没想到就是如此渺茫的事儿,楞让自己赶上了。而许二冬此时还朝着自己坐的这边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只要许二冬认出自己,后面的事儿李炎知道,届时麻烦必然接踵而至!

    李炎此时此刻是不敢想,而许二冬晃晃悠悠的拎着他的汇源肾宝礼盒走到沙发间坐了下来。

    许二冬不是没看见自己身旁不远处的李炎。看是看见了,却仅仅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李炎而已。

    没人注意到自从许二冬走进了罗马洗浴,他脸上虽然挂着淡淡的笑,但眸子里却一直若隐若现浮现着缕缕忧愁。

    若放在平时,不远处这个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用脚趾头勾着拖鞋腿还一个劲儿抖咩的男人自己或许真的会多看两眼,但现在眼前的事儿都没处理还,哪有那个闲心?

    李炎怕许二冬认出自己,可他却不知道许二冬的意识中那个叫李炎的男人,早已经被壮哥扔进西湖喂了乌龟。

    “别看我……别看我……我靠,这腿怎么哆嗦的这么厉害?”李炎心里一个劲儿的在吐槽的同时,尽量也让自己的眼睛注意杂志上究竟写了什么。

    转移注意力在李炎想来或许是此时能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的绝佳方法。

    “牧师,圣光现在圣光服从于我!”一个充满压迫感的霸气声音,突然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李炎听了这声音,偷偷朝着许二冬瞄了一眼。只见他赶紧站起身,拎着手边的汇源肾宝礼盒朝徐徐冲其走来的男人笑着连忙点头。

    “喂……哦哦!我知道了……我这接待个客人。抽时间我给你回电话”

    手里拿着电话的人有点瘦,一身浴袍穿着的很随意,身体肤色显得有些苍白。李炎注意到他那湿露露的黑发中竟然夹杂不少银发,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血热导致的少白头,但是这种款不正是今年流行的奶奶灰吗?

    来人,正是李炎苦等了一天的刘锐。

    “没想到他竟然在?”李炎感慨之余,就见刘锐此时趿拉这拖鞋挂断电话走到了许二冬面前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一下他刚才的招呼。

    “锐哥,我可是你们罗马洗浴的白金会员呐。只是这么久了,一直是听你的传说,却从来没见过本尊,今天能有幸见到锐哥也是缘分呢!哈哈哈……”许二冬似乎在刻意展现着他身上的江湖豪迈。

    刘锐挥挥手冲许二冬笑着随意道:“太客气了,我从美国回来时间不长,哪儿有什么传说!”

    许二冬打了个哈哈,脸上挤出一缕你懂得的表情冲着许二冬瞅了几眼后,对其来了个男人心照不宣的笑容道:“初次见锐哥,兄弟带了点好东西当见面礼。”

    说话间,许二冬把手中的礼盒扬了扬。

    刘锐脸色有些古怪的看着许二冬的礼品盒咕哝一句:“这个……呵呵,我觉得我应该用不着吧?”

    许二冬眨了眨眼睛,笑嘻嘻的说道:“锐哥,这个可是好东西,从厂家那边弄来的浓缩精华版,谁用谁知道。这种产量很少,总共也没多少。你那什么的时候来一口,效果比红牛好!”

    刘锐嘿嘿笑着说道:“厂家给你广告费了?这么卖力帮他们宣传真的好吗?不过你这么说,成!那我就不客气了。”

    寒暄过后,刘锐脸色一正,冲着许二冬说了句:“一会我还有点事儿,我也就开门见山直说了,这事儿你知道了是吧?”

    “嗯嗯,跟我说了。只是……锐哥,我这边也有难处啊!”许二冬此时脸色一变,略显踌躇的接着说道:“锐哥你要是说看谁不顺眼让我帮你摆平这种事儿我在行,至于您那事儿……兄弟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啊。”

    刘锐原本一脸的盈盈笑容渐渐敛去,表情微微一凝道:“怎么,嫌我给的少?我这又不是什么打打杀杀砍人的事。能托的人不多,你说你干不了?大司马的名头如雷贯耳啊!你是他身边的老人,我觉得你最合适了。如果是觉得钱少你自己说个数,咱们在商量。”

    说完话,刘锐下意识转头朝着看杂志的李炎撇了一眼。后面的话有些欲言又止……

    许二冬此时自然注意到了刘锐的目光,下意识也冲李炎看了一眼,见这人捧着硕大的一本杂志正翻动着,自己也就没在多想什么。而是转头冲着刘锐道:“实不相瞒,现在我们这边也是多事之秋,而且您别看我们是金融世家,但是吧……我……那个,兄弟所学和你需要真是不对口,真是爱莫能助。”

    李炎坐在沙发上,一边假装翻动着杂志一边翘着耳朵在听许二冬和刘锐两人之间的对话。可是听了半天,李炎楞是没听明白他们究竟在说什么,唯独听明白的也就是刘锐好像要找许二冬干什么事儿。

    “那个……锐哥,你也别为难我了。如果我要能成,这事兄弟必然义不容辞。但是你真让我上,到时候我自己丢人现眼没什么,可结果是丢锐哥你的脸啊!”许二冬说着说着话,竟然缓缓站起了身子。

    刘锐沉默了片刻之后,微微嗯了一声说道:“那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强求了。”

    “哎!这就是了,将来如果锐哥有什么别的用到兄弟的地方,尽管吩咐。”说话间,许二冬拉开了架势似乎随时准备闪人了。

    “来都来了,我给你安排安排?”刘锐客套的冲许二冬问了一句。

    “改日,改日……哈哈,兄弟这两天有点虚,等补回来的时候一定来。”许二冬找了个理由之后说了几句场面话,随即迈步朝着罗马洗浴大厅外走去。

    李炎手里捧着杂志,但一直哽在嗓子眼的心也总算缓缓落回了远处。

    “呼!吓死宝宝了,差点就尿了!”李炎手里端着杂志眼瞅着许二冬走出了大门之后,依旧没把手中的杂志放下,仿佛生怕许二冬杀个回马枪!与此同时心中也在暗暗琢磨:看来许二冬和刘锐的关系也不怎么样嘛,谈事情竟然在洗浴中心门口的大厅谈?不过刘锐究竟找许二冬要干嘛?他为什么一副要被推下火坑的抗拒摸样?那刘锐到底要让许二冬干嘛呢?

    “卧槽……”李炎一回神就见刘锐已经迈步上了楼梯。

    李炎从沙发上蹦起来朝着刘锐就追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