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84章 性别男、爱好女
    对刘总的儿子投其所好?

    李炎光是想想,脑海总就瞬间污了一下。自认不是什么“污妖王”更不是所谓的老司机,投其所好?这哥们可是“世家子弟”,人家老爸就开着洗浴中心呢!自己怎么投其所好?人家才是老司机,求上车的应该是自己吧?这种情况让自己投其所好,难道献菊花吗?

    那一脸好像吃了半瓶王致和臭豆腐的李炎,眼睛直勾勾的瞅着张智斌。仿佛一瞬间就把这位投研部的经理给看的哆嗦了一下。

    张智斌似乎明白李炎误会自己的意思了,赶忙小声辩解道:“我说的和你想的可能有偏差……呃!肯定是有偏差。”

    说话间,张智斌又朝着李炎身边凑了凑之后,从兜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手指在屏幕上连续戳了几下,点开微信找到朋友圈快速检索后把手机送到了李炎面前说道:“看,就是哥们。”

    “有点娘炮啊……”李炎下意识嘀咕了一句之后,额头一黑说道:“这小子不会是小受吧?”

    张智斌咧着嘴赶忙摇头道:“别想歪了,只是看上去有点弯而已。呸呸,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叫刘锐。你记住你要找的就是这个人,他是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留学回来的海龟,听说学的也是金融学,至于究竟在没在华尔街混过,这就不知道了。这小子很低调,每天朋友圈里除了吃吃吃就是各种试钟了。其余的好像也没什么别的兴趣爱好。所以说,只要你能投其所好,就一定能力挽狂澜了!曲线救国的明路我告诉你了,至于能不能成功,李总……后面的事就靠你了!”

    “宾夕法尼亚大学,金融系的海龟?”李炎听完了之后除了猛嘬牙花子之外,真没听明白这个叫刘锐的还有什么爱好。

    “说半天,你知道他究竟有什么兴趣爱好能让我投的吗?”

    张智斌眉头一皱,心中吐槽一句:我要是知道,我早就傍上这土豪大腿了。哪儿还有你的机会?

    想是这么想,但话自然不能如此说。张智斌沉默了一下说了句:“其实,我也不知道!”

    “你倒是真直接。”李炎一脸无语的嘀咕了一句。

    张智斌咧着嘴干笑了一下后,点点头道:“里面还乱着呢,我得赶紧回去了。”说完话,这哥们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李炎冲着张智斌轻声唤了一句。

    脚步微微迟疑了一下,张智斌皱了皱眉头问了句:“怎么?还有什么事儿吗?我能想到的我都说了。难道你还需要在看两眼照片?”

    李炎摆摆手,冲着张智斌狐疑的看了两眼之后轻声问了句:“你,为什么要帮我?”

    手里攥着手机,张智斌听了李炎的话沉默了片刻后,抿着嘴忽然说道:“有时候难以想象浮萍的一生,满是谬误,愚昧与纷争。其实无所谓真实,一切皆为表相。梦影飘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开始向往起朴实的安宁……”说完话,张智斌抿了抿嘴冲着李炎一挥手,转身快步朝着会议室的方向疾行而去。

    迈步走进电梯,当电梯门关上的瞬间。一直没说话的小屎蛋突然目光迷离的说道:“没想到,这个张智斌竟然还是个诗人?”

    李炎苦笑道:“是啊,生活……”

    杨牧野在李炎话还没说完的时候突然问了句:“你是想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吗?”

    “昂?嗯。”李炎楞了一下,下意识冲着杨牧野点了点头。

    “没想到你俩都有文青病啊!听话得听音。确切的应该说:生活就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读不懂的诗和到不了的远方。”杨牧野话音一落,李炎苦笑道:“照你这意思,张智斌文青半天,和着就是包裹起了他墙头草的本质喽?”

    “这是你说的,我可什么都没说哈。不过能举一反三,兄弟你进步很大嘛!”杨牧野话音一落,电梯叮的一声提示众人已经来到了一楼。

    站在玻璃门前面,李炎仰头看看苏杭这冬日的天空,脸上挂着淡淡惆怅的看了看冬日的暖阳说了句:“时间还早,中将你把小屎蛋送回酒店吧。”

    “为什么?”小屎蛋听了这话,顿时不干了。

    歪头看了眼小屎蛋的李炎,小声说道:“为什么?你是女的啊!去罗马洗浴你觉得你和我进去算怎么回事?刚才咱们走错门时候那帮人戒备的眼神大都是在看你啊!我一个男人去自然没问题,你去了说不准就弄巧成拙了。”

    “女人怎么了?女人就一定会把事情搞砸吗?”小屎蛋眼里是对李炎浓浓的关切。虽然话语声比较冷,但明眼人自然看的出来这是嘴冷心热。

    瞅了小屎蛋两眼,李炎摇了摇头咕哝道:“你的心思我都理解,可是去见刘锐不是人多就能办成事儿的。而且……刚才张智斌的话你也听出来了吧?罗马洗浴是男人消遣的地方,女人还是别进去的好。”

    “为什么你们男人可以进去消遣,我们女人就不能……”话说了一半,小屎蛋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脸上瞬间挂起一抹绯红。

    李炎看着小屎蛋微微低头脸上带这羞涩,自己也不好在多说什么了。这时候在一旁的杨牧野冲李炎问了句:“小屎蛋不合适,我总能陪你一起去吧?我觉得我多少能帮你点什么吧?”

    听了杨牧野的话,李炎沉吟了几声问了句:“那你知道这个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回来的海龟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像刘锐这种天天试钟的肯定是性别男、爱好女呗!”杨牧野说话的声音刚落,就听李炎笑着冲他问了句:“天天泡在脂粉堆里,你觉得他真的就这么缺吗?”

    “这个,这个也许他心里扭曲,或者有什么抑郁症或者像老虎伍兹一样有啪啪啪的瘾呢?”杨牧野说着说着,弄的自己都有些说服不了自己了。

    “好吧,那我把小屎蛋送回去。等晚些时候我过来找你,咱们一会微信联络!”说完话,杨牧野转身看了眼小屎蛋。忽然就见她面对李炎抿抿嘴问了句:“如果从一开始就知道搞不定,那你就没打算求助一下双姐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