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9章 驯至其道,至坚冰也
    “没来吗?”李炎自言自语的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站在牡丹亭里有些暗自神伤。

    本以为聂若曦或许会如同往日一般坐在牡丹亭里,可是当李炎来到牡丹亭中却并没遇到自己想见的那人时,一种失落萦绕在李炎周身,让其忽然想感慨一句话:“有时候一直觉得不在意,可是当一切变成了回忆,才发现,那种失落是自己无法承受的。”

    “靠!什么时候边的这么文青了?”嘴里不清不楚嘀咕一句之后,李炎下意识把手伸进了兜里。当自己的手摸到兜里有些冰凉的手机后,李炎正迟疑间就听站在自己身旁的中将笑呵呵的冲自己说了句:“有时候,有些事儿就是命!兄弟我给你说,相信哥哥!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凡人的命神仙定,神仙的命则天来定。世间万物呐……都逃不过一个时来运转,一个时运变迁。你没听人说嘛。命里有时终须有,你现在命里就有这捉妖镯,是你的你扔不掉,别人也拿不走。”

    中将说完话,冲着李炎咧了咧嘴嘿嘿笑着说道:“走吧!吃咬不得去……刚才你可答应我了啊!”

    李炎脚步有些迟疑的挪动了半步,扭头看着中将喃喃自语般嘀咕道:“中将,你真的觉得这捉妖镯……我想扔也扔不掉吗?”

    中将站在牡丹亭里目光环视着周边的景色,徐徐转动了一下身子,仿佛故意让李炎觉得自己有些仙风道骨的大神范儿。

    沉吟了片刻后,中将看着李炎的眼神心里微微一笑,随即说道:“要不给你卜一卦?走吧!吃饭去吧……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到手的捉妖镯还想往别人手里塞,走走……跟哥哥吃早饭去。”

    本事想打消李炎心中的想法,可中将眼睛一眯,不曾想李炎竟然缓缓坐在了牡丹亭间,沉吟着说道:“我看……要不还是麻烦中将你帮我在算一卦吧。”

    “卧槽……”中将心中猛的吐槽了一句!心中有些悲愤的呐喊了一句:要不是有那个惹不起的吴知霖罩着你,我特么早就把弄手里回去交任务了。

    想到这里,中将一脸悲沧的心中感慨:真是醉了!本来以为是个难度系数不高的任务,只要把李炎手里的捉妖镯平平安安的诓到手就完事了。谁特么知道半路有杀出来一个程咬金?

    吴知霖本来也是奔着捉妖镯来的,可最后怎么就成了李炎的守护女神了?李炎这吊丝男什么时候开主角光环了?

    弄到现在,中将即不能直接把镯子弄到手里回去,为了自己的任务,又不能让李炎把镯子给了别人。

    中将忽然有种想抱着牡丹亭柱子狠狠啃上两口的感觉了。

    纠结中,中将看着李炎那略带期盼的眼神,下意识咬着后槽牙想胡诌两句敷衍李炎两句吧……

    可是中将想想刚才自己已经把话说满了,开弓已然没了回头箭了,自己怎么说?

    忽然,一个年头浮现在了自己脑海中。

    捉妖镯,真的就在李炎手上了吗?抱着这种好奇心的名城中将忽然也想算一卦问问天意了!

    想到这里,中将嗯了一声说道:“好吧,好吧!我看你就是个死心眼,那我给你在卜一卦,如果镯子真的是属于你的,你心里就别在动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了成不成?”

    李炎没在多说什么,只是冲着中将重重点了下头。

    “今天出来的仓促,我也没带东西。就在牡丹亭这中的地面上算好了!”中将自言自语间其实也不是想和李炎商量什么。说话间,中将在牡丹亭外面随手找了块碎砖块在地面上画出了一个八卦图。

    李炎看着撅着屁股在牡丹亭里用碎砖块画八卦图的样子,恍惚了一下。

    随后,李炎眨眼间就见中将已经在地面间把一副八卦图画好了。

    李炎瞄着中将从兜里掏出来三个黄澄澄的五角钱硬币。下意识冲中将问了一句:“那个……这个五毛的钢镚也成?”

    “为什么不成?”中将蹲在八卦图前面,一回头冲着李炎诧异的问了一句。

    “哦,没什么。我就是看你手里攥着五毛的钢镚,不知道为啥就想起传说中的******来了……”李炎脸上有些尴尬的冲中将回了一句。

    “这都能联想到******?”中将表情有些古怪的回应了一句。

    毕竟,******是一种特定的称呼。

    ******在最早的时候是指受雇于有关本门,专门给国家政&amp;府或者有关部门发表政策以后顶贴点赞的那帮人。

    什么地铁听证后涨价,点赞!水电费听证后涨价,点赞!油价上涨点赞!小汽车摇号点赞!基本全是这些人的工作。而之所以被称为******,主要还是因为最早的发帖人除了底薪之外,每个帖子,每个评论还有五毛钱的提成。换句话说,一条评论给能挣五毛钱。

    随着时代的变迁,近期国家开始大量的招收网络志愿者。不知不觉间国家已经把所有的基层干部,居委会大妈什么的,都弄成了网络志愿者。就在李炎身在苏杭的时候,社工委又开始网罗三十五周岁以下的青年人。正在大力推广他们的网络志愿者政策。

    至于干嘛?自然是积极拥护国家号召,给国家政策点赞。

    换句话说,就是国家把每条评论的五毛钱都给省了……

    哗啦,哗啦,哗啦。

    中将摇晃着手里那几枚黄澄澄的五毛钱,手忽然一松硬币吧嗒吧嗒尽数落在了八卦图当中。

    李炎先是看了看地面上的情况,本想等着中将说点什么。可是中将瞪着眼睛瞅着地面上的情况,竟然许久都没说话。

    抬起头,李炎蹲着身子微微朝着中将挪了挪之后,小声问道:“怎么不说话了?不会是死卦吧?”

    中将摇了摇头,又沉默了片刻之后这才冲着地面上叹口气。

    “中将,咱们也算是一起出生入死过了吧?有什么情况你到是说句话啊!究竟怎么回事,还有这个是什么卦?”李炎的心渐渐悬了起来。

    “这卦……这一卦是初六、履霜坚冰至,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说完话,中将目光落在地面间的卦象上,那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也是没谁了。

    “这……这是什么意思?咱能说点通俗易懂的吗?”李炎表情有些尴尬的冲中将问了一句。

    话说的婉转其实李炎心里就一句话,而且也挺直接。那就是李炎想让中将说句人话……

    此时,李炎和中将二人并排撅着屁股蹲在牡丹亭里,样子就好像两个小盆友在玩弹球一样。

    李炎等着中将解卦,而中将则一脸懵逼的看着眼间的八卦图。就在李炎等的失去了耐心的时候,忽然就听神背后有个声音徐徐说道:“他说的是《易经》坤卦初六的卦词。在这一卦里确实是象曰:履霜坚冰,阴始凝也;驯至其道,至坚冰也。”

    李炎和中将几乎是同时下意识如同轨道同步一般回头朝着身后瞅了几眼。牡丹亭口,此时站着一个女孩。女孩欠着脚尖,她正朝李炎和中将两个人盯着的八卦图中瞄着什么。

    李炎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孩,表情瞬间变得丰富了起来。

    女孩冲着李炎笑了笑说道:“卦上的意思其实是说:认了这命,但是却又要顺着这道,大胆面对随之而来的坚冰的现实。只要做到了不怕,不逃,不伤。一切困难就都不是困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