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57章 纵虎归山
    “大床房?”

    “啊?不是……”

    李炎冲着中将笑的有些暧*昧,随口问了一句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之后咧嘴笑着说道:“不是大床房你介意什么啊!没事,出门在外我反正能凑合。华为老大带着兄弟们打天下的时候,还睡地板呢。咱俩挤挤怎么了?”

    中将皱了皱眉头,就听李炎接着问道:“真在意我和你睡一间房?”

    “那到不是……”中将摇了摇头。

    李炎一点头,转身趴在服务台前面冲着工作人员说了句:“给我办张房卡呗。”

    中将站在旁边,迟疑间工作人员已经给李炎办好了房卡。

    随后,李炎接过服务员手中的房卡,转身冲着中将表情有些古怪的说了句:“你先上去,我一会去找你。”

    中将眉头微微一挑,就见李炎捂着肚子表情有些古怪的接着说了句:“刚才可能是着凉了,肚子有点不舒服。一会儿我就去房间,你先上去吧。”

    “哦哦……好的!”中将点了点头,看着李炎转身朝着洗手间冲过去的背影,楞了一下之后,迈步也朝着电梯冲了过去。

    毕竟,房间里的高倍望远镜弄不好就会暴露了中将的秘密!李炎既然给了自己时间,那还不赶紧回去收拾一下?

    至于什么时候动手,中将思绪有点乱,暂时还没想好。或早或晚,总之李炎在自己身边,自然就是送到嘴边的鸭子,中将不信李炎还能飞了。

    来到门口,中将刷卡推开房门先是朝着房间里看了看,确定房间里没有人来过之后,自己顺势要收拾窗边的高倍望远镜时。

    突然,房门嘭的一声被人推开了。

    “卧槽!”

    中将猛的一回头,一脸诧异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李炎,脖颈子一凉……

    “咕噜……”中将咽了口唾沫,声音有些沙哑的冲李炎问了句:“你……你不是去洗手间了吗?”

    李炎目光古怪的看看中将,目光流转又看看中将身边的高位望远镜后,忽然嘿嘿笑了起来。

    “没想到啊!中将……你原来是这样的中将!我说你怎么不愿意让我跟你住一间房呢!原来……”李炎一边笑,一边朝中将走了过来。

    下意识捏了捏拳头,中将的目光似乎隐隐变成了审视的光芒。

    “我就握了棵草了,酒店一楼的洗手间维修停用,我这不就赶紧回房间来了吗?哈哈哈……我就当什么都没看到了。我先去洗手间了,对了……一会儿也让我看看啊!不过,在酒店里你弄这东西……弄个隔墙有耳听墙器多好?”说着话,李炎转身已经走了洗手间。

    哐当……

    洗手间房门的闭合声,让中将缓缓吐了口浊气。

    中将转身看了看自己身边的高倍望远镜,重重哼了一声之后,心里腹诽:“我像是那种喜欢窥探妹子的老色魔吗?”想到这里,中将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帅气的脸颊。转身趴在高倍望远镜边瞅了一眼,随后徐徐调整角度把望远镜的镜头对准了妇幼医院的玻璃……

    夜深,窗外寒风刺骨,房间里暖如初夏。

    李炎躺在床上,手里摩挲着捉妖镯,小声嘀咕着:“中将,你口味也够重的啊!妇幼医院这种你也瞅……”

    中将呵呵轻笑了两声没说话,不过心中却在腹诽:你小子趴望远镜边上拉都拉不起来。还说我口味重?

    李炎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说道:“中将,没想到捉妖镯竟然是这样一个镯子。这要是我的镯子,我一定开窗户扔出去!”

    “靠!你不要给我啊!”中将心中呐喊了一声,随后声音有些慵懒的说了句:“多少人为这捉妖镯打破了头,你小子还矫情?”

    “这毕竟不是我的东西嘛!我也只是帮别人保管而已,真的是我的……我可能也就不这么想了。”李炎淡淡的回应了中将一句之后,突然翻了翻身子,目光看着旁边床的中将问了句:“你说……双姐说要给我一场富贵,改变我的人生。嗯……是什么意思呢?”

    中将其实也好奇吴知霖究竟要给李炎一场什么样的富贵,怎么改变李炎的人生。

    吴知霖是谁,起初中将没想明白。后来自己想要动手的时候,算了一卦大凶。中将当时才豁然想起这吴知霖自称双姐,而且来自京城!细思极恐之余,中将也就想明白了这吴知霖不就是京城四大虎人的双面亦人吗?而且传闻吴知霖也是捉妖盟中的一员,低位似乎在捉妖盟还不低!

    京城有几大枭雄并称京城四大虎人。

    小爷高鹤天是其中之一,他是根正苗红的红二代。成名的时候还在上初中,现在甚至也还在上大学。上的大学不是清华北大,只是农业大学。

    但寻常人说不出清华北大里有什么在校的大牛逼人。可是一说大牛逼人,一定会提到农业大学里的小爷高鹤天。

    凛然邪气陆凛然也是一位,这位大袍哥的威风霸气中将印象也是极为深刻的。不过近几年陆凛然好像醉心于实体产业,圈子里的头条传闻也很少能看到这位大袍哥了。

    公孙先生成名已久,虽然沉寂了一段时间,但是随着麟腾系的快速崛起,公孙起的名字又经常流传于财经媒体以及围脖大v的段子当中。

    双面亦人吴知霖的名字,反而没以上几位那么如雷贯耳。甚至很多时候容易被人遗忘,但是圈里的很多传说却把这个低调的女人,传的越发神秘。

    偶然想起她之后,细想想一个女人,一个寻常的女人。能和京城里几个袍哥枭雄并称四大虎人,能是什么寻常的人吗?

    中将虽然知道吴知霖的势力在四大虎人中是最小的。但是吴知霖掌控的势力,谁能保证不会如同大树藏于地下的根茎纵横交错呢?

    中将依稀记得有人曾经这么评价过吴知霖:虽然手里捏着星月菩提,面如观音。嘴里时常咏佛,但其偶尔展露的手段,绝非寻常势力所能招架。

    “呼……”中将轻轻吐了口浊气,扭头看着目光有些茫然的李炎,轻声说道:“双姐既然这么说了,应该不是说着玩。究竟有什么好事儿,你等等不就知道了吗?”

    说完话,中将瞬间明白卦象为什么提示自己大凶了。吴知霖背后势力的反扑,哪儿是自己能招架?

    看着手里攥着捉妖镯的李炎,嘴里已经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闭上眼睛,中将心中默默琢磨着:妈蛋,我是也是懵逼了!当时为什么要纵虎归山……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