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34章 这是坑吗
    “妈蛋,本来骨子里满满都是傲娇的性子,可偏偏怎么人生红尘里的呆萌事都落我脑袋上了?”中将扭头冲着身后的李炎吐槽了一句。

    李炎看着眼前这个原本帅气文艺范儿的中将,咧了咧嘴。

    此时此刻,中将那两个黑眼圈让李炎不尤的想到了自己手机表情包里那个喊着熊霸天下的大熊抱。不过也就是一愣神儿的光景之后,李炎抬头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渍,随手揉着自己已经肿起来的腮帮子叹道:“真谢谢你了,我一直以为你也就是个会忽悠会算命的基佬……没想到碰上事儿,竟然这么猛!”

    中将哼了一声嘀咕道:“艹,我怎么就是基佬了!兄弟我可是纯爷们。对于爆菊花和被爆菊花一点兴趣都没有……”

    “好吧,我错了还不成吗?古人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今天我也算见识到了……平常那些自称三大铁的人,嚷嚷着什么一起扛过枪,一起怎怎么样的,碰上事儿还不是各跑各的。你这个朋友我李炎交定了!”李炎一脸认真的在中将身后嘀咕了一句。

    中将哈哈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也想和你说同样的话,李炎,你知道吗?我起初也只是觉得你是个能交的朋友,虽然现在混的不怎么样,但是请你相信等过两年后,你且回头在看今日的自己,必然又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的。不过……”话说到这里,中将微微一顿沉默了几息之后接着说道:“不过刚才我确实想一个人跑来着。可是后来你竟然为了给我拿包竟然又冒险冲了回去。你应该知道的,你要是不是为了给我拿包,刚才那帮人也堵不住咱们。”

    李炎看着中将的背影,尴尬的说道:“那个……其实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冲回去给你拿包。其实我就跟你说实话吧。我当时脑子里就跟一片空白一样。冲回去也是那种很懵圈的状体回去了。”

    “呵呵,你就别自谦了。当时最触动我的还是你拿了钱塞包里后,直接把包塞到我手里时对我心灵的触动……”中将说完话之后,仿佛不想在多说这个话题了。直接话锋一转冲着李炎说道:“你知道吗?我特么就没想到这壮跑跑现在的翅膀也真是硬了。当年他给我提鞋我都嫌他胖!没想到现在竟然让他追的慌兮兮如丧家之犬,艹!真特么成了装逼五分钟,挨打两小时了!”

    李炎看着中将的背影,心里本想问中将说的那位刘大佛爷是什么人。毕竟逼格这么高的名字在盗墓笔记里出现过一个。不过那位大佛爷姓张,是个能干大事儿心怀家国天下的大牛逼存在于小说中。刚才中将说的刘大佛爷呢?金顶飘与渺,云海涛里刘大佛……李炎自己不管怎么想都有种老霸道了的感觉。

    只不过,就算李炎心中压着各种各样的疑问。但是自己也知道此时此刻绝对不是八卦起底的时间。

    抿了抿嘴,李炎看着中将的背影轻声咕哝道:“咱们这样真的好吗?是不是犯错我了……”

    中将一愣,下意识回头冲着李炎瞥了一眼之后抬手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渍之后,脚吓猛蹬了几下后说道:“怎么着?你的意思是你蹬会啊?”

    “没问题啊!不过我就想说……咱们就这么从西湖边上直接推了辆人力三轮车就跑。要是人家报警了怎么办啊……”李炎说话间,就见中将此时脚下依旧猛蹬三路车,脖颈间依旧开始呼呼往外冒热气了。

    想想刚开的情况,李炎现在还阵阵后怕。要不是中将比较能打,拉着自己杀出了一条血路,后来又在路边拽了辆三轮车,估计现在自己和中将是真跑不出来。想到这里,李炎心中暗暗也肯定了一下自己的勇武。跟在三轮车后面,自己可帮着中将猛推了挺长一段距离的三轮车之后自己才蹦上来的。

    “真特么报警还好了呢!壮跑跑那小子无故寻衅滋事还打了咱们,咱们不过是正当防卫罢了。这三轮车才几个钱,怎么能算是抢的?你把心放肚子里吧……”中将说完话之后,车把一转从西湖畔的林荫小路里抓了出来后,扭身从三轮车蹦了下来后扭身冲着李炎说道:“幸亏你刚才把壮跑跑给撂倒了!不然那帮夯货也不会追了一段距离后又回楼外楼。”

    抬起屁股从三轮车上下来后,李炎轻轻点了点头后有些忧心忡忡的冲着中将说道:“那壮哥好像在苏杭挺牛逼的。”

    中将楞了一下,目光中带着狐疑的光芒朝李炎瞅了一眼。

    李炎没等中将把心中的狐疑说出来,直接就把晚上自己在审丽理发店碰上的事,以及壮跑跑如何兵不血刃直接化解了危机的事儿说了出来。

    只不过,李炎觉得昨日里还以为壮跑跑就算不是朋友但怎么也不会成为敌人。今日可倒好,自己差点没被壮跑跑手底下的人给捶成肉馅。

    “想什么呢?怕了?”中将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脑海里还残留着壮跑跑身影的李炎微微摇了摇头咕哝了一句:“怕……到是不怕。不过我觉得这事儿估计是不能善了喽。”

    中将叹口气,从身上摸出一盒烟。随手抽出来两根递到李炎面前。

    李炎没接,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抽烟。然而中将却眉头一皱说道:“怎么?不会?”

    “嗯,不会!”李炎点了点头冲着中将回应了一句。

    “都说抽烟有害健康,其实酗烟才是有害健康。控制好没什么的,反而能凝神促进血液循环。当然弊大于利,什么东西不是适可而止呢?”中将说完话,把烟又递给了李炎。

    看着中将递给自己的香烟,李炎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接。

    中将似乎也没在意,直接把一根烟戳回烟盒中,自己点燃了香烟深深嘬了一口后,吐口烟雾冲着李炎说道:“我不知道你来苏杭是为了什么,不过反正是要走了。壮跑跑他们也不可能跨省去找你报仇,不过……”说话间中将顿了顿随后接着说道:“咱不是怕谁,只是不想找麻烦而已,所以要我说:兄弟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而且晚走不如早走,买了票就赶紧回去吧。”

    李炎沉着脸叹口气,来苏杭人没找到,钱没要回来最后还弄的惹了一身麻烦。

    “好吧。那我收拾收拾把住宿的地方退了就去火车……”李炎冲着中将话还没说完,自己手机突然嗡嗡一边震动一边响了起来。

    中将下意识皱了皱眉头,心中吐槽:谁特么又坏我好事儿啊!忽悠李炎把捉妖镯卖给我就这么难吗?真特么是一波三折了!

    “怎么不接电话?”中将虽然似乎是在冲着李炎问询,可话语种还是不自觉的流露出催促李炎挂断电话的感觉。

    李炎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手机屏幕,一时犹豫着到底是接电话还是不接电话的光景自然没注意中将身上流露出来的细枝末节。

    手里拿着手机,任凭其在自己掌心震动的李炎扭头冲中将嘀咕道:“这电话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接。”

    纠结之余,李炎还是在中将说话前指尖滑动了一下手机屏幕。

    “喂?”李炎试探着冲电话里问了一句,因为屏幕上刚才显示的来电人名是聂若曦……

    “李炎,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啊?”聂若曦很平淡的问了一句,没有责备,仿佛只是很随意的问问。

    “怎么,有事儿?”李炎话语略带怯意的问道。

    聂若曦嗯了一声回应道:“来了一个男孩,岁数不大挺阳光的。说来找人,是不是找你的?你还过来不?”

    李炎拿着手机一仰头,看着头顶的无语自言自语小声低估了一句:这是坑吗?

    “坑?什么坑?”中将一脸不明所以的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