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30章 见猎心喜
    人有时候会突然变得脆弱,突然地就不快乐,突然地被回忆里的某个细节揪住,突然地陷入深深的沉默。不想说话……

    聂若曦看着李炎的背影,心里突然有了种感觉,那是一种突然有了软肋,突然穿上了铠甲的感觉。

    李炎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就这么突然闯进了聂若曦的心中。

    离开了牡丹亭的李炎可不知道自己身后的妹子看自己的目光都已经变的不一样了。现在的李炎想的最多的可不是什么儿女私情,虽然李炎也暗暗承认看到美女自己内心深处的原欲也会蹦出个小恶魔来,但自己起码还能做到把小恶魔关在笼子里。

    京城的事儿,躺在医院里的大叔还有大叔的儿子。一切的一切都压在李炎心头!

    此时此刻,李炎的近忧都让人快崩溃了。

    “我特么是不是属于烂好人啊哎……”李炎皱着眉头,嘴里咕哝了一句之后,站在孤山脚下微微皱了皱眉头。

    冬天的西湖清澈如镜。可站在西湖畔的那种冷是沁入骨子里的寒冷,习惯了京城干冷的李炎对这种绵柔沁入骨子里的冷很不适应。头上的冬柳、身畔的西湖水不由得让李炎暗暗感慨一句:正是霜风飘断处,寒鸥惊起一双双。

    “喂?中将……我到了!”李炎握着手机冲电话里笑着回应了一句。

    “阿嚏……看见我了吗?这儿呢!这儿……”电话里中将的声音和现实场景中似乎重叠在了一起。李炎握着手机四下扭头瞅了几眼,就见不远处中将站在路边正冲自己挥舞着手臂。

    顺势挂断了电话,李炎朝着远处的中将挥挥手随后紧走进步来到了中将身边。

    “哈哈哈……又见面了。走走,进去暖和暖和。”中将一脸笑容冲着李炎招呼着。而李炎看着眼前这个身着运动棉服,身上却散发着文艺范儿的男人。心中有种说不清楚的防备心。

    可能是中将骨子里流露出来的猥琐范儿,又或者是中将那过于热络的态度,当然最让李炎不舒服的是中将此时的双眸炯炯,而且这会儿亮的出奇!

    李炎见中将双眸间亮闪闪的瞅着自己,心中暗暗琢磨:自己有什么值得他所图吗?

    在李炎的心里,这中将就是个算卦的。不能说是骗子,但是李炎对这种鬼神总还是有些敬而远之的。就算是能掐会算吧,可李炎怎么也不相信这个算卦的中将有什么吹沙见玉沧海遗珠的眼力。

    中将要是真上来说自己未来会如何如何,李炎估计内心深处肯定就会彻底在中将脸上扣一个骗子的印章了。

    缓缓抬头与中将双眸对视,李炎记得现代医学里说过人的瞳孔突然放大缩小除了光线的突然强弱变化之外,也和人的兴奋与否有着直接的关系。比如兴奋下人的瞳孔能比平日放大四倍左右,而紧张时也会缩小。不过抛开这些科学知识,李炎记得老妈对自己说过:人眼睛越亮就一定是见钱眼开、见猎心喜的表现。如果往后你出门碰上别人这么看你,千万要小心。别让坏人把你当肥羊给宰了!

    两人对视也就是片刻,中将缓缓把目光从李炎的双眸间挪开。猛的一扭头……“阿嚏……阿嚏……冻死我了!”

    “嗯,确实挺冷的。我也纳闷为什么苏杭的冬天会这么冷。还真是有点不天适应呢!”李炎笑呵呵的冲着中将嘀咕了一句之后,想了想说道:“你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不说弄件羽绒服你也给自己多加点厚衣服啊?”

    中将回头冲着李炎嘿嘿一笑。李炎下意识眉头一皱心里仿佛忽然明白了什么。

    自己穷的叮当响了,这哥们一看就比自己富裕。人家能贪图自己什么?自己中午饭还得吃这哥们的呢!所以说钱财这类身外之物肯定不是。细看他这诡异的笑容,李炎仿佛明白了中将这是打算要跟自己好基友,一辈子的节奏啊!

    就在李炎似乎捋清楚了自己的思绪之际。中将这时候一手揉了揉自己鼻子一手忽然拉起李炎的手说道:“走走走!外面这阴冷的有点要崩溃了,还是里面暖和。”

    李炎低头看了眼中将拉着自己的手,暗暗一咧嘴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手从中将的手中抽了出来。两人并肩而行之际,李炎还把手背在自己背后,使劲往衣服上蹭了几下。

    “尼玛,这特么是要套路的我的节奏吗?先拉手,然后肢体接触,完了估计就是言语挑逗什么的。中午喝点酒把自己灌多了找个酒店……妈蛋!就是要啪啪啪是吗?”李炎心中快速想了想之后,同时心中无奈的吐槽:“这可都是泡妹子的套路啊?难道用在男人身上一样管用吗?”

    中将此时并没揣测李炎在想什么,似乎西湖畔的阴冷已经把中将给冻迷糊了。相对的李炎自然比中将要好很多,最近这些日子李炎可是在西湖畔的牡丹亭里一坐就是一天。不说早已经适应了这种阴冷的感觉,起码李炎来之前就是有备而来!三保暖外加几层秋衣秋裤外带棉衣,自然比中将要抗冻的多……

    “这……”李炎突然脚步一顿,抬头看着眼前酒楼的招牌愣了一下。

    酒楼不高,很平常的三层小楼。白墙黑瓦,给人一种江南苏杭特色的感觉迎面而来。只不过酒楼上的招牌确实有点太扎眼了。

    楼外楼。

    楼外楼左右楹联上书:一楼风月当酣饮、十里湖山豁醉眸。

    苏杭西湖畔最有名的酒楼,不仅仅是贵这么简单。光是站在门外就能感觉到楼外楼里就透着一股雅致的气息,这感觉让人很舒服之余,李炎也知道这么有名的地方,和京城全聚德媲美的酒楼,菜的价格肯定也便宜不了!

    “怎么了?”中将下意识扭头看了眼自己身旁的李炎,楞了下说道:“是不是吃不惯这家的菜啊?西湖醋鱼和龙井虾仁真的不错,对了还有东坡肉估计也适合你。绍兴黄酒茴香豆都不错的……那个,好吧!你要是不喜欢咱们可以换一家。”中将指了指楼外楼的大门,话音刚落一扭头阿嚏阿嚏都打了几个喷嚏。

    “没事,我就是觉得这里好像有点忒贵了。不如找个便宜点的地方吃吧?”李炎下意识把心里的话直接说了出来。

    二人四目相对,李炎忽然发现中将的双眸豁然间又亮了几分。

    “妈蛋,真把泡妞这套用我身上了?”李炎心中暗暗吐槽了一句。而中将则笑呵呵的说道:“还好吧。也不是贵的让人吃不起。走啦走啦!难得来苏杭一趟,这点钱就别算计了,要不你就当吃大户总成了吧?”

    李炎听了中将的话,尴尬的笑了笑迈步走进了楼外楼。

    雅致的装潢,乌木的桌椅。大厅装潢壁纸都是西湖畔的水墨山水。那山色空蒙的感觉被画师们泼墨跃然纸上。

    一首《饮湖上初晴雨后二首》的诗词被人用瘦金体写了出来纵横挂在大厅之间,用眼一扫,跃然眼中的淡妆浓抹总相宜几个字出现在李炎眼中。这句前面的不用看李炎也就知道是什么。

    因为是冬天,并非旅游旺季。楼外楼的生意有些清淡,不过这又恰好让人可以很好的感觉到楼外楼的雅,少了那么几分世俗的喧嚣。

    坐在落地窗前,李炎歪头看了眼窗外的西湖后,这才扭头看了眼中将。

    抓着纸巾擦鼻子的中将见李炎看自己,嘿嘿笑了几声说道:“冻死我了……服务员,点菜!”

    李炎双手把玩着筷子,瞅着中将点了些楼外楼的当家菜之后,这才冲中将问道:“这次来苏杭,是来给哪个土豪算命啊?”

    中将看了一眼李炎,呵呵笑了笑。目光朝着窗外看了看西湖的湖水后所问非所答道:“你这次在苏杭回事?怎么要回去了……不顺利吗?”

    “嗯,确实很不顺利。想见的人见不到,想做的事儿也做不了,不过还好遇见贵贵人了。不然今天中午吃饭都成问题了。”李炎一副调侃的语气很随意的把自己苏杭的经历冲着中将概括了一下。

    “哦?哈哈哈……我还成你贵人了?”说完话,中将笑着随口接着道:“你有贵人也不不可能是我啦。你手头不富裕?我身上还有点钱,要不你先拿去顶顶?”

    “好啊!”李炎也不拒绝,笑呵呵的望着中将的眼眸直接点头答应了一句。

    中将一愣,没想到李炎是这样的李炎,竟然一点都不客气?

    “哈哈……跟你开玩笑呢。无功不受禄,咱俩又不太熟,拿你钱算怎么回事啊?”李炎冲着中将挥了挥手,一脸玩笑的回应道。

    “其实我觉得咱俩挺有缘分的,我也觉得你一定是个能成大事儿的人。相信我,我看人真的挺准的。”中将一脸正色的冲着李炎回应了一句。

    本来文艺范儿里透着猥琐的中将忽然这么正经的冲着李炎说话,李炎还真有点不习惯了。毕竟,李炎在进楼外楼之前都想好了,酒是一口不喝的,菜上来自己就赶紧猛吃一顿。防备着中将在席间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到时候自己也好摔杯就走!

    什么好基友一辈子,自己光想想就有种菊花一紧的感觉。

    只是此时中将这么正经的和自己说话,李炎一时不知道后面应该怎么回应他了。沉默了几息之后,李炎笑着说道:“还成大事儿呢!你都不知道我干什么的吧?”

    “有句话说英雄不问出处,不过……哈哈,你干什么的?”中将笑呵呵的冲着李炎问了一句。

    “证券公司里一特普通的业务员而已……这年头还不如保险业务员来的让人待见呢!哈哈哈……”李炎自嘲的笑了几声。

    中将哦了一声笑着说道:“那巧了,咱俩也算同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