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26章 明人不装暗逼
    “我勒个去……”李炎手里握着手机,看着屏幕上突然蹦出来的来电显示随口嘀咕了一句之后,瞬间楞了一下。

    刚才李炎打开手机以后,那一番叮叮当当的短信轰炸里不少是李翔的未接来电提示,但其中不少也都是这个号码的未接来电提示。

    看着屏幕李炎就纳闷了,自己并没存的一个电话号码给自己打这么多电话究竟几个意思?如果是客户的话,李炎每次都会第一时间把客户的电话存进电话里。

    没存储的电话号码那就肯定是自己不认识的人了。、

    不认识是人会是谁?李炎暗暗琢磨了后心想:如果说是骗子电话,这密度也未尝太执着了吧?

    一边想,李炎暗暗心疼起自己手机开通这个来点提醒业务的费用。

    移动公司一个月收自己好几块钱,无外乎就是把呼叫自己的电话都通过短信的方式发到自己手机上而已。可这个真的有用吗?

    李炎自己可是二十四小时开机,偶尔没信号的时候有电话打过来的也没几个正经电话,其中大部分都是各种推销或者电信诈骗的电话。

    细细想想,好像自己打回去不是什么收益在百分之二十四的理财,就是招商、同花顺之类的合作伙伴让自己买炒股软件,当然也有什么推荐股票交会员费的推销电话。那动辄几万八千八的会员费总是让李炎暗暗咋舌!

    其实,如果偶尔能赶上的卖房推销保险的电话,李炎都算接着正经电话了。

    想到这里,李炎甩甩头莞尔一笑。如果不是开通了来电提醒业务,翔哥给自己打电话那不就错过了吗?

    想到这里,李炎看着手里电话屏幕上的这一行数字,笑着摇了摇头的时候也把自己好奇心给勾了起来。毕竟李炎总结骗子电话都有个特点,那就是打几个不通人家就不穷追猛打了,骗子也是要工作效率的!可这个电话这么玩命给自己打电话,也是够执着了。

    李炎的拇指下意识想滑动屏幕把电话给挂单,可是转念一想人家这么打万一是有什么事呢?

    手指轻轻滑动了一下之后,李炎冲着电话里试探着喂了一声的同时,自己也做好了挂断的准备。

    李炎心想对面只要说什么理财、什么合作伙伴,什么公司推销自己就直接挂电话。

    毕竟给李翔回个电话才是李炎此时最想干的事儿。

    京城,李翔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医院里趟着的那个大叔如何了。总之,太多东西让牵挂在李炎的心头间。

    “猜猜我是谁?”李炎喂了一声,电话里突然传来这么一句,李炎顿时脑地就大了。心中暗骂了一句:猜你妹啊!

    “骗子?”李炎把心里想说的话不加掩饰的直接说了出来。

    “呵呵……兄弟你可真幽默。”电话里的人笑着回应了李炎一句。

    “你找我还真找错人了,我可不是什么有钱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套路!我就是不惜的揭穿你们罢了!”李炎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之后,随手就要挂断电话。

    电话里的人楞了一下赶忙说道:“喂喂!兄弟别闹成吗?我怎么成骗子了!”

    李炎仰头看了眼还没开门的火车票飞机票代售点,微微摇头嘀咕道:“哥们儿,咱们就不能明人不装暗逼吗都说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你那套路我懂!”

    “昂……”电话里的人似乎有点懵逼接着道:“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误会,我要是不误会才真上道儿了呢!我说你是谁你就得说你自己是谁吧?套路深点的估计也是我说你是李二狗吧。你说不对,兄弟你在猜猜。然后我说你是赵出息?你要不说是,要不就说不是。等我说出第三个名字的时候你一定会说,对啊对啊!我就是陈老实。寻常人猜测的耐心一般就三次,能猜五次的基本都是枭雄妖孽那种了。”李炎一边说话一边暗爽着自己又揭穿了一个骗子。

    “这你都懂?”电话里的人此时说话语气充满了佩服。

    “哼,就你们这点套路我早就摸透透的了。今天跟我拉两句家常,明天在发个短线逗个闷子,第三天就得跟我说出交通事故,走关系办事,或者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儿找我借钱来了。兄弟,我劝你一句哈,这年头干点什么都吃饭,你就这套路圈的了几个钱?你去马路边上摆个摊给人算命都比你这个挣得多。实在不成你就去地铁口给人家贴膜儿去吧。那个才是暴利呢!普通的批发两毛,钢化膜也就一两块钱。碰上用苹果的你要是张嘴不跟人家要个五六十块,人家都不找你贴!别问我为啥,因为你逼格不够高。这么干一个月你要是挣不了五千块钱,你在给我打电话。到时候我还能再给你指条明路……”

    说完这话,李炎自己都楞了楞。心想要不自己也批点手机膜在坚持坚持?

    其实,李炎举着电话口若悬河地拿电话里的骗子打着岔。其实李炎不知不觉的潜意识里也是想把迷途中的羔羊领上正路。

    静下心来,李炎也知道自己这一番话估计是没什么卵用,但自己还是忍不住多说了些。

    有些事儿,如果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李炎也想去试试。

    这年头也太多人的欲念把自己的良心重重叠叠的遮蔽了起来,李炎不过是把人凭良心,天凭日月这句话篆刻在骨子里了而已。

    “哈哈哈哈……”电话里的人忽然爽朗的大声笑了起来。

    “卧槽?恼羞成怒了?”李炎脑海里刚泛起这么一个想法的时候,突然就听电话里的人说道:“兄弟你可真逗,我是名城中将啊!”

    “中将?艹……我还齐天大圣呢!”李炎下意识回了一句。

    “额……我真的是中将啊!你忘了,在火车上我还给你算过命呢!这刚几天你就不记得我了?”中将笑呵呵的冲着李炎回应了一句。

    “额……算命……哦!”李炎脑海里豁然泛起了那个文艺气息间透着猥琐的帅男。

    想到这里,李炎心中暗暗感慨一句:“怎么又是这个骗子?”

    心里这么想,李炎嘴上到没直接说,而是婉转的冲电话里小声嘀咕道:“哦哦……不好意思,我把你当成骗子了。呵呵……”

    “哈哈,我听出来了。不过你对电信诈骗这事儿了解的还听多啊!”中将感慨了一句之后,随后接着说道:“你是做过电话诈骗还是反诈骗联盟的讲师啊?我真不得不说句佩服。”

    “都不是,我们证券公司其实跟这套路都一样,只不过我们不怎么骗人罢了……”李炎话没说完,中将在电话里突然嘿嘿笑道:“不怎么?”

    “好吧,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儿吗?我接到不少你的未接电话短信提示。想来你应该不是只找我聊聊天吧?”李炎话锋一转,直接把话题引到了重点上。

    中将嗯了一声说道:“我也来苏杭出差了,这不我过来的时候就想起你了吗?觉得很是投缘想交你个朋友。你在哪儿呢?”

    “我?”李炎楞了一下之后,抬头看了看自己眼前的火车票飞机票代售点笑了笑说道:“我马上就要离开苏杭了,正想买票呢!”

    “啊?离开……这么快啊?”中将楞了一下,话语间的语气似乎多了一份始料未及的古怪。

    当然李炎并没太在意中将的话语,所以自然也就没留意他话语间的古怪。

    “嗯!”李炎只用了一个单音词来回应中将,这里面透着敷衍以及想挂电话的意思。

    “几点的票,飞走还是火车?你在苏杭火车站吗?见个面再走吧。不然今日一别可能也就没什么机会见面了。难得我觉得咱们投脾气!”中将此时话语中透着一股让人觉得很真诚的味道通过电话冲李炎表达道。

    “见面?干嘛?你还想给我算命啊!你上次说的纵有千古、横有八方,前程似海、来日方长。他喵的我在苏杭都快要了饭了……这次还想给我算点什么?”

    “我可没说纵有千古、横有八方吧?前程似海说的是你在苏杭若海上浮萍!你自己想象对不对?”中将电话里笑呵呵的回应了一句。

    李炎楞了楞,想了想自己来了苏杭还真的如同孤身泛舟大海……

    李炎下意识问了句:“那来日方长呢?”

    “混好了就来日方长,混不好……那能混的日子还长嘛……”中将笑呵呵的回应了李炎一句之后,笑着问道:“怎么样,这卦准吧?什么时候走?见个面我在送你一卦,顺便请你吃个饭怎么样?”

    听了这话,李炎心中狠狠吐槽了一句:套路,全******是套路啊!

    李炎气哼哼的说道:“吃饭?成,你在苏杭什么地方?我不太方便去找你,能麻烦你过来吗?”

    想算卦?李炎真的不想在玩套路被人家两头堵了。

    吃饭?这年头大家谁缺一口吃的?被请吃饭都会挑挑选选,想给你面子了那才会去吃你这口东西。如果不想给你面子,随便找个理由也就把饭局给推了。

    此时的李炎,还真就缺一口饭。

    摸了摸自己兜,李炎心里清楚自己买了车票估计也就剩下两三包泡面的钱了。现在能有人请自己吃饭,那要是不连着把晚上那顿饭都吃出来,自己才真是脑袋锈逗了呢!

    至于去找中将,不是不方便,主要是真没那个路费……

    李炎心里突然有些患得患失了的琢磨着:哥们要是不来……我中午就只能省一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