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23章;笑古笑今 容天容地
    李炎心里揣着一股歉意,自己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和眼前这俩乡村杀马特青年拼命的准备。然而,就在自己一腔热血还没等喷出来,眼前的一切似乎就已经发生了改变……

    面包车里的人探出半个头只是嘲讽了一句,李炎就见自己面前的这两个乡村杀马特竟然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般不动了。

    这俩人手里攥着的啤酒瓶子似乎更是在一瞬间没了嗜血的戾气,成了两件寻常的破啤酒瓶……

    “嘭”

    一声车门响过,李炎扭头看着面包车里下来一个白胖子。

    这人脖子上挂着一串看不出究竟是什么木头车出来的佛珠项链。手掌几个大金戒指烁烁放光。

    这白胖子下了车之后只是看了看众人,随后从兜里套出来一盒中华香烟抽出来几根先走到两个乡村杀马特青年面前撇撇嘴朗声问道句:“卧槽,溜了这么多血挺疼吧?”

    “昂……啊!”

    “还成,疼……”

    两人几乎同时冲着这白胖子点了点头回应了一句。

    “来,抽根烟压压把!”白胖子把手里的中华给这两个青年一人发了一根。

    两人赶紧接过香烟,顺手塞在了嘴里。李炎在远处看着微微皱了皱眉头。因为他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这两人叼着香烟的时候,嘴唇在微微颤抖着。其中一人额头上的鲜血吧嗒一下落在了香烟上,那人竟然浑然不觉。

    吧嗒……

    打火机的脆响激发出一缕幽蓝的火焰。

    两个杀马特青年受宠若惊的探头任凭这白胖子给他们点燃了烟之后,赶紧冲着白胖子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这人什么来路?”李炎皱着眉头脑海中刚升腾起这想法时。自己突然就见这白胖子已经转身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折腾累了吧?抽烟烟呗!”白胖子冲着李炎嘿嘿一笑,双唇间露出一抹微黄的牙齿。李炎下意识退了半步,浑身上下不自然地带着戒备的感觉看着眼前这胖子。

    在没弄清楚着这胖子站在哪一方之前,自己哪儿敢去接这白胖子递过来的烟?不说这烟有没有问题,就是低头点烟的瞬间被白胖子拎起酒瓶冲自己脑袋上来一下子自己也受不了啊!

    “不抽?”白胖子冲着李炎笑细细的接着问了一句之后,只见李炎一边摇头一边摆手的冲其说了句:“谢谢,我不会抽烟。我还是吃糖吧……”

    白胖子让李炎弄的眼睛一眯,微微楞了一下后就见其从口袋里掏出来两颗红虾酥糖托到自己面前说了句:“来一块尝尝?京城特产,真的是我从京城带过来的。就剩这么两块了,一直没舍得吃。嘿嘿……”

    白胖子目光略显深邃的瞅了眼李炎之后,突然又笑了。只不过这次的笑容在李炎看来总是觉得有些阴森。

    不过出乎李炎预料的是白胖子竟然顺手把只抽了两三口的中华直接扔到了路边后,伸手竟然从自己手掌中捏起了一块红虾酥糖剥了剥塞到了嘴里。

    这白胖子吧嗒吧嗒嚼了两口,突然眼睛一瞪。李炎瞬间往后腿了半步,差点没举起酒瓶子拍他脸上。

    只不过这白胖子笑呵呵的冲李炎点了点头后,嗯了一声说道:“这糖还挺好吃哈!”说完话,白胖子转身冲着身后那两个乡村杀马特青年说道:“我说你们俩是傻啊?脑袋上留些也不去医院,还在这耗啥啊?是打算让我给你们哥俩开车拉过去,还是等我给你们打急救电话,让救护车来接你们啊?”

    站在李炎对面的俩人赶忙摆了摆手,嘿嘿一笑说道:“不用,不用。我们俩自己去卫生站包扎一下就好了。不用您操心,不用……您操心。”

    “嘿嘿,那还不快去。血特么的流多了也是会死人的!”这大白胖笑呵呵的调侃了一句。俩人想都没想赶忙转身冲着他们身后的几个女人说了句:“我们去卫生院了,你们招待好……”

    “等等!”大白胖子冲着两人忽然喊了一句。

    二人下意识齐齐转身,冲着大白胖子问道:“您……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就这么走了啊?是不是忘了点什么事儿啊?”大白胖子冲两人冷冷的问了一句。

    其中一个乡村杀马特青年下意识挥手朝着自己额头上拍了一下。突然就听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从这人嘴里传了出来。

    “啊……疼……疼死我了。呼呼……卧槽!”这人似乎自己都忘了自己额头刚被李炎用酒瓶子拍了似的。

    “哥,没事吧……”另一个乡村杀马特青年赶忙凑到这人身边,冲其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没事。没事,赶紧着让这帮傻娘们拿钱啊!愣着干嘛?给拿钱啊!”这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冲自己弟弟看吩咐着。

    “哦哦!”这人点了点头之后,马上扭头冲着站在路边的几个女人喊道:“还特么看什么看啊!赶紧把房租给人家叫了啊!多……多交一个季度的。不……多交半年的。赶紧去柜上拿钱啊!”

    这人喊玩之后见几个女的并没人动地方。这男人瞬间急眼了!朗声冲几个女的刚要接着咆哮。就听一个女的怯生生的说道:“咱们柜上哪儿有这么多钱啊?”

    “妈蛋!你不会用支付宝吗?赶紧给钱……”吩咐完这句话,杀马特青年一脸讨好的看着李炎身旁的白胖子,脸上堆满了讨好似的微笑。

    “嘿嘿……”白胖子笑了笑之后,点点头没在说话。安安静静的看着一个女孩走到缠着绣花棉鞋的女孩身边小声说道:“我扫一下你。”

    两人在转账,白胖子这时候突然小声咕哝道:“本来只是想让你们道个歉,竟然……嘿嘿。”

    嘀咕的这句话声音很小,所以别人基本上不是没留意就是根本听不清楚白胖子到底说了什么。但是站在他身旁的李炎却把他的话尽数笼进了耳朵里。

    白胖子眼看着两女结完账,有等这两个乡村杀马特青年被人搀扶着离开之后,这才转身冲着路边看热闹的众人喊了句:“散了吧,散了吧。没什么可看的了。”

    本来,站在路边的人还想在多瞅两眼,不过被这白胖子一喊,倒也知情识趣的尽数离开了。

    当街边的人尽数散去,这里恢复了凌晨应有的宁静时。李炎转身刚要冲着白胖子道声谢,可眼角的眼光就见自己身旁的女孩脸色变得更加阴冷了起来。看这表情,哪里想要感谢一下人家的样子,那犀利的大眼眸中仿佛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仇恨……

    仇恨?

    李炎楞了下,自己一时没明白为什么会从她眼神中看到仇恨。难道这个白胖子和她之间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儿?

    白胖子脸上依旧是那笑呵呵的表情,静下心的李炎忽然发现这白胖子脸上的笑容竟然与寺庙中的大肚弥勒佛很像。自己依稀记得看过这样一幅对联。内容可能是什么“笑口常开,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大肚能容,容天容地,于己何所不容。”

    在李炎想来,眼前这脸上总带着一律笑容的白胖子,在加上他脖子上那串佛珠项链,乍看之下简直就是弥勒佛转世码!

    本想着要说点什么,李炎忽然就见这白胖子男人转身朝着他那辆破旧面包车走了过去。

    嘭的一声闷响之后,大胖子一脚油门扬长而去。留下的,或许也只剩下了李炎心中那满满的疑问。

    面包车是扬长而去了,李炎懵懂的扭头朝着自己面前的女孩说道:“我也是醉了,为什么我楞是没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女孩瞅了眼李炎,不过一句话都没说。

    李炎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自讨没趣。不过沉默了一下之后,李炎还是冲女孩说了句:“你家在哪里住,还是我送回家你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