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17章 浮夸、豪门
    只是一打愣的光景,李炎随即抬起头看着眼前这熟悉的背影后,几乎无意识般轻轻亚了摇头。

    如果说苏杭李炎和谁最熟悉的话,细细算计起来。自己觉得想来也就只有眼前的这个女人了。

    虽然这几天李炎并没有和这个女人说过什么话,但是这两天俩人就好像打卡上班一样准时准点的坐到牡丹亭里。随后又准时准点在太阳下山公园关门前离开这里。

    此时在这小餐馆里的偶遇,弄的李炎一时心里有种别的感觉,或许概括出来也仅仅能用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来形容。

    马上就要离开苏杭了,往后可能也就再也见不到这个女人了。将来或许会在某种特别的环境下偶然想起这个女人,也许再也想不起来?

    “炒饼……”男人冲厨房转出身子,手里拖这一盘肉炒饼正好与进来的女孩打了个照面。

    “哎呦,您来了!嗨嗨嗨……别看电视了,你看谁来了?”老板现是笑呵呵的冲进来的女孩招呼了一句之后,一扭头随即冲着坐在柜台边仰头看电视剧的老板娘吆喝了一句。

    老板娘动作浮夸的一转身,瞥了眼老板之后重重哼了一声说道:“我又不是死人,我早看见啦!”

    “看见你不招呼?”老板把手中的肉炒饼王保险冰箱上一放,硬着头皮冲自家婆娘喊了一句。

    “你喊什么?你喊什么?你又来劲了是吧?”老板娘脸色一沉,扭身插着腰冲老板冷冷的回了一句。

    豁然站起身子,老板娘端起肉炒饼朝着李炎一边走一边回头冲着老板哼道:“瞧你那揍性!看见美女你就走不动道儿了是吧?”

    说话间,老板娘与走进餐馆的女孩就撞了个当面。

    “麻烦让一让,我给客人上菜!”老板娘冷冷的冲着眼前的女孩哼了一声。

    女孩没说话,微微挪了挪身子给老板年让开了路。

    “来,小兄弟你的肉炒饼。”老板娘走到李炎身边,温柔的把炒饼放在李炎面前后,嘴角一翘眼神中竟然似乎在隐隐的暗送着秋天的大菠萝。

    李炎尴尬的冲老板娘点了点头,心中感慨这女人们翻脸真是比翻书还快啊!

    “喏,这是三个月的房租。哼!真跟我们老家水稻里那蚂蟥似的。就知道收账!我要是跟你较真,哼……不到十二点就不够日子,我就等十二点以后在给你,看你能怎么样!这破地方一天也没俩人上门,你以为我们这生意真有多好做是咋的?这一排也就是我们家按时按点的给你交房租吧?我听说隔壁审丽理发托了半个月没交房租,你好像也没辙吧?”老板娘站在李炎不远处嘟嘟囔囔喋喋不休。

    而坐在一旁的李炎则冷眼看着发生在自己面前的一切,心中暗暗琢磨:“原来是个包租婆啊!怪不得不用上班……”

    “你有完没完?”老板站在柜台边上冲老板娘吼了一嗓子之后接着说道:“你也不看看咱们这边房租多公道,没事儿就瞎咋呼!”

    “公道?这里房租便宜是因为没客流好不好!好啊!你又长本事了是不是?找我晚上让你回家跪方便面是不是?”老板娘插着腰咆哮道。

    女孩置身其中,就仿佛没听到两人说话一般,面无表情默不作声的接过老板递给她的一折百元大钞。

    随后雪白的葱指轻轻拨动这一张张钞票细细数了一遍后轻声说道:“我下个季度在来收房租。谢谢……”

    李炎还是第一次听到这女人说话的腔调。

    说的虽然是普通话,但是话语中那吴侬软语的腔调,却人个人听了之后仿若如沐春风般的舒服。

    女孩一转身,与李炎四目相对。

    看了眼李炎之后,女孩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随后一言不发的从李炎身边就这么走了过去。

    门吱呀一声轻响,女孩的身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你长本事了是不是?啊?让那骚媚子迷的还知道自己姓什么啊?我刚才都说这话了,你竟然不知道顺势跟她砍砍价!让她给咱们降降房租?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老板娘气势汹汹的冲着老板喊了一句,那咄咄逼人的摸样似乎喷的老板都不敢说话了。

    “房租……房租已经很便宜了好不好?和咱们这店差不多的,收多少钱你又不是不知道……”老板若被霜打过的茄子一般轻声回应了一句。

    “好啊!我算看出来了,你现在也会吃里爬外了是不是?谁是你老婆?啊?我就问问你,谁是你老婆?晚上是谁伺候你睡觉的?晚上是谁让你趴身上吭哧吭哧地趴身上桶来桶去的?你真以为你自己是大铁棍子医院的桶主任啊……”

    “吭哧……噗噗……呜,咳咳咳……”

    李炎一口炒饼全喷在了桌面上,随后脸色瞬间涨红的咳嗽了起来。

    老板娘一回头看了眼李炎后,朗声说道:“小兄弟你给评评理。你说这年头做买卖,还有嫌自己家房租便宜的老板吗?他倒好,竟然帮房东讲起价钱了了!我……我……我不过了!”

    李炎赶紧抽了张餐巾纸,擦了擦自己嘴唇冲老板娘说道:“嗯,这个吧……我觉得吧……哈,那个让我吃口炒饼啊!饿死了,大哥手艺还真不错!糟蹋了这么好的厨艺,哎……”

    老板娘逼问的急,李炎能怎么说?心里何尝不明白这种事儿,自己还是真别搀和的好。

    “兄弟,让你笑话了哈。你嫂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只不过嘴快说话有点直接的过头了。”老板冲李炎说了几句缓和气氛的话。

    老板娘冷冷瞥了眼老板,那眼神似乎包含着太多因素,不过最明显的还是“你给我等着!”

    李炎这时候边吃边冲着老板娘好奇的问了句:“刚才来的那个女孩……有很多店铺?”

    “哼,你觉得她那红颜薄命的摸样像是有很多店铺的人吗?”老板娘吐槽了一句之后,抬手左右指了指说道:“这条及就这么几家。对面马路过去之后巷子里有两家……”

    “为什么上门来收房租啊?现在不都找地产公司,然后钱都走银行转账什么的吗?上门来收房租,哎!我今天也是开了眼了。”李炎感慨了一句后,就听老板娘话赶话儿的说道:“嘿,用中介……就她那样的肯定是怕人家收她中介费呗!自己租出去没中介费,跑上门来收房租还不是怕到时候不给她钱。”

    老板娘说完话之后,突然不屑的笑了笑说道:“小兄弟,你知道吗?就这样落魄的德性还这死扛着大众脸冲胖子冒充豪门呢!我呸……”

    “嗨!我说你能不能嘴上几点的啊?”老板站在柜台边冷声咕哝了一句。

    李炎此时听了老板娘的话,仿佛被勾起了兴趣。随即追着老板娘问道:“豪门?这还有故事啊?您给说说呗……”

    “咳咳!”老板站在柜台边好像卡了鸡毛一样咳嗽了两声。那意思仿佛在警告老板娘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