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弑猎者 > 第2章 藏在暗处的眼眸
    “吧嗒……”

    一块松茸煨辽参里的辽参段儿落在了桌面上,雪白的桌布顿时染上一片污渍。

    李小腾抬眼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正拿着电话倾听的高鹤天,眉头微微一皱尚未说话,反倒是手里端着酒杯的公孙起在一旁笑呵呵的轻笑了两声。

    做为李小腾身边的心腹之一,公孙起自然是有资格与李小腾、高鹤天坐在一起的,只不过位置摆的低一些罢了。

    高鹤天此时脸色有些尴尬的抬眼冲着李小腾讪讪一笑。但在李小腾眼里,这狮子般的笑容中却带着隐隐的戾气。

    “嗯嗯,我知道了。那你们先回来吧。后面盯紧了也就是了。”

    高鹤天脸色有些阴沉的冲着电话里说了一句之后,顺手点了下屏幕的挂断键之际把手机放在了桌面上。

    坐在下手位置的公孙起见李小腾看了自己一眼后,公孙起会意。随即不着痕迹的冲着小爷高鹤天问道:“小爷这是怎么了?有事儿?”

    高鹤天嘿嘿干笑了几声,掩饰道:“没事,没事……”

    说是没事,但李小腾和公孙起又怎会相信呢?筷子夹着的海参都掉桌子上了,可见小爷高鹤天心中的波动有多大!

    “那个谁,过来给我换个骨碟!”高鹤天扭头冲着身后侍奉左右的漂亮妹子喊了一句。

    似乎,高鹤天也是想借侍者妹子换骨碟的时候,平复自己心中的波澜吧?

    通惠河畔银装素裹,夜空被雪耀的有些泛红。

    人民医院,急诊大厅……

    急诊室门口有一排长长的座椅,此时虽然已经夜已经深了。但是座椅上还是坐满了人。坐在椅子上的人有的面容憔悴,有的脸上挂着担忧的神色。其中一个身上散发着浓浓酒气,歪着身子正抱着圾桶“醒酒”妹子,纵使这个妹子有一双能“玩一年”的大长腿,蓬头垢面下也遮掩不住那较高的颜值,但还是迫使所有走到她身边的人,不由自主的绕道而行。

    醉酒妹子边上,一个身影斜倚在座椅上仿佛对自己身边的妹子浑然不觉。目光中带着些许茫然的瞅着自己手里的东西怔怔出神。

    “我跟你说!你把我给撞成这样了,一万块钱就想打发了?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这x光片上可是清楚的显示着骨裂!工作我肯定是没法干了,误工费、营养费、精神抚慰金咱们先不说。就看病一万块钱你觉得够吗?”此时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拉着个身着出租车司机工服的男人正大声嚷嚷着。

    “呕……”妹子在旁边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干呕。

    “恶心死我了!”出租车司机嘀咕了一句之后,扭头冲着身边的中年妇女说道:“你拉着我干嘛?我又没跑路,一万不够咱们在商量呗。怎么着?你还想挠我啊?”中年人虽然说的强调很硬气,但是从气势上明显比这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弱了几筹。

    “哼!”中年妇女似乎也不愿意在一个醉鬼边上撒泼。顺势拽着那个出租车司机远远走开了。

    “呕……真以为我不行?以为我是拳打南山敬老院……呕……脚踏北海幼儿……呕……的怂蛋?你们错了……呕……”抱着垃圾桶正在醒酒的妹子一边干呕,一边说着酒话。

    闻着这股刺鼻的味道,斜倚在座椅上的人微微侧了侧身子。轻声嘀咕了一句:“这么漂亮一姑娘,怎么喝成这样了让人给送医院来算是碰上正能量了。这要是碰上个“捡尸”的。还不定让人弄到“如家”里怎么折腾呢!”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到急诊大楼门口有人喊了句:“李炎!李炎!在哪儿呢?”

    “哎哎哎……小点声,这是医院知道不?”一个操着明显东北口音的保安,拎着胶皮棍冲着门口的人大声呵斥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进来的人一身藏蓝色的西服,打着蓝白条的领带。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毛呢子大衣,金丝边的眼镜虽然给这个人添了几分儒雅的味道。但是那眸子里充满了市井气息的目光还是让人能一眼看出些许别样的味道。

    刚才斜着身子的年轻人看到来人,下意识从座椅上蹿了起来。扬起手冲着来人挥舞了两下,招呼道:“翔哥!翔哥……这儿呢。”

    来人眯了眯小眼睛,目光精准的聚焦在李炎身上后,甩开步子紧走了几步来到了李炎面前。

    李翔上下打量了李炎几眼之后,原本那圆嘟嘟的脸庞,笑眯眯的小眼睛里突然升腾起一丝担忧的神采。

    “翔哥……”李炎此时有些心虚的又冲着来人低声唤了一句。

    “没事吧?你这头怎么包的跟木乃伊一样?不是说……你小子怎么也受伤了?”翔哥凝望了李炎片刻后关切的问了句。

    李炎下意识挑头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纱布“帽子”。随后尴尬的嘿嘿笑了笑说道:“这不是路滑吗?帮忙的时候脚底下踉跄了下,就摔了一跤……谁让咱是长腿欧巴呢?嘿嘿,正好磕在马路牙子上了。”

    “亏你笑的出来!”翔哥摇了摇头。

    “翔哥,咳咳……我这一摔,腰也不酸了,腿也有劲儿了。就连思考问题似乎都比原来更清晰了!”李炎笑回应了一句。

    翔哥上下打量了几眼李炎,仿佛自动忽略了李炎的话一般。抬手指着他脖领子问道:“领带呢?”

    “那个……救人的时候当止血带用了。”李炎小声回应了一句。

    “西服怎么还扯了个大口子?你看看你身上,脏的跟叫花子一样,这么好的西服。靠!”翔哥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责备了一句。随后低头看了看李炎那双本应该铮亮的皮鞋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说道:“你这是去泥浆里蹚浑水去了?”

    李炎咧着嘴嘿嘿干笑了两声,后面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跟翔哥说了。

    “我算服了气了,李火火同学,不管你服不服你自己,反正我李翔是服了!”李翔吐槽了一句之后,接着说道:“亏你现在还笑的出来?前几年春晚小品没看过吗?开大奔的扶了倆老太太以后都改骑自行车了。你这个刷公交卡的,这回我看你怎办!”

    “那个……翔哥,我扶的是个大叔好不好,不是老太太。”李炎此时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心里其实也在默默计算着自己的心里阴影面积。

    有些人脸上总挂着淡淡的笑容,其实并非事事如意。而是这种人勇于面对困难,能抛弃烦恼。

    “哎!”李翔掩着鼻子重重叹了口气之后,撇了眼李炎边上的那个“醉酒”妹子,问了一句:“这是怎么回事?”

    “不认识,我来了她就在这里了。”

    “那不换个清净的地方?”

    “我看她没人陪着,这妹子好像有点暴力倾向,我怕她万一出点什么事儿。所以……我就坐边上了。能帮着照看一下,就看一眼呗。”李炎冲着李翔有些心虚的干笑了两声。

    “李火火,我真……真是服了你了。这年头好人没好报,你就不能收起你的好心吗?”李翔说话的时候,眼神不自觉的落在李炎手掌间握着的东西瞅了瞅,随后努力瞪着自己的小眼睛冲着李炎问道:“那老头儿人怎么样了?”

    李炎微微摇了摇头说道:“还在急诊重症呢!医生刚才和我打招呼了,脑血栓……”

    “我靠!你真是什么麻烦都敢招啊。想展现正能量你就不会拍照发朋友圈吗?自己亲自上手扶人,我看你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翔哥忍不住又责备了李炎两句之后,接着说道:“扶之前你留痕照相了吗?还有,老头的家里人你联系上了吗?”

    李炎听到这,嘴顿时一咧。微微摇头说道:“没有……”

    李翔听到这里眉头又是一皱,脸上流露出一股焦急的摸样追问道:“没有?那急诊的押金……”

    “押金是我刚发的工资,还加上了我信用卡透支的钱。”李炎此时脸上那嬉皮笑脸的表情略显尴尬。

    “李火火!你上个刚拉一个大客户来咱们公司开了户吧?这奖金看来是还没捂热乎你就给散了是吧?这几年好事儿没少做,钱没少花可结果呢?李火火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啊!”翔哥责备的嘀咕了一句之后,重重叹了口气说道:“什么都别说了,你还是赶紧联系老头儿的家人吧。脑血栓这毛病有轻有重,不过我可先给你打个预防针,就算不严重,这老头从急诊出来以也得住院。到时候又是一笔不菲的费用!对了,老头有医保吗?”

    李炎苦涩的笑了笑说道:“翔哥……还医保呢!这大叔连身份证都没有,哪儿来的医保卡啊!”

    “哎……”李翔重重叹了口,抬头瞅了眼李炎想了想说道:“对了,你没跟你弟弟说吗?李淼那边能帮衬一下不?”

    “我那个弟弟?”李炎嘀咕了一句之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李翔看了眼李炎,沉默了一下随口说道:“李火火啊!真特么不省心啊!我跟你说,别以为我是咱们公司的总监就多有钱啊!你也知道我家什么情况,我现在身上就两万块钱,多了我也没有……”

    听了李翔的话,李炎眨了眨眼。本是笑嘻嘻的眼睛里多了一抹雾气。

    然而也就在此时,李炎下意识抬头朝着远处望了几眼。

    在和李翔说话的时候,李炎心底就总觉得有一缕奇怪的感觉。

    那感觉,就仿佛有双眼睛一直隐藏在暗处时刻注视着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