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七十一章 中东(5)
    “我没听错吧,这真是贵国元首的意思?”拉姆斯登疑惑地问道。

    “是,否则古德里安元帅是不敢下这种命令的。”

    “元帅?他成元帅了?”

    “今天刚刚签发的晋升令,正式授衔会等一段时间。因为古德里安将军在北非战役中的突出贡献,元首已晋升他为元帅。”特使傲慢地抬起头,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他用10万打30万,不但赢了还抓了10万俘虏……如果贵国某位将军也有这种成就,丘吉尔先生会不会赏他一个元帅头衔?当然,亚历山大上将这辈子是别想了,我就没见他有什么卓越贡献,连露个脸都不敢……”

    一听对方嘲笑亚历山大,英军三人组的气焰就黯淡了下去。事实明摆着,特使已前后数次出入开罗城,一直没见到传说中的中东战区最高司令官,每次求见都被拉姆斯登顾左右而言他拒绝了,再结合城里埃及人偷偷摸摸的报信,很容易得出亚历山大已逃跑的结论。

    “我可以再向您透露一个事实,元首做出这个决定遭到了凯塞林、隆美尔、古德里安三位元帅一致反对,认为不能纵敌。但元首对埃及历史文明的景仰、对开罗人民的关心使他做出了这个在军事上不被接受的决定。”

    “这么说我们还应该感谢贵军?”莫斯黑德脸色铁青,“不服气就来打,我哪儿也不去,就在开罗等着你们。”

    “这是哀的美敦书,停火时间延长到明天上午8时,如贵军拒绝接受相应条件,我军将全面进攻,开罗城与贵军是否完全毁灭,全在将军一念之间。”特使将最后通牒递给拉姆斯登,用似笑非笑的口气说道,“反正伊拉克我军已拿下来了,油田也掌握在了我们手中,贵方拖延时间已毫无意义——你们总不至于还想呆在城里看我们把整个波斯再打下来吧。”

    “不用等到明天8点,我现在就可以答复你……”弗莱伯格大怒,上前一步正要呵斥特使,被拉姆斯登喝住了,“先送特使先生离去,容我们再商量一下。”

    霍夫曼给了他们一个匪夷所思的方案:同意英军撤退且允许他们通过铁路快速撤退到阿斯旺,但人可以退,装备不能退——他们只准携带个人物品与随身轻武器离开,开罗城和部队所有装备、设施必须完好无损地留给古德里安,一共给拉姆斯登8小时的考虑时间。

    然后霍夫曼又明确让古德里安做好攻城计划,如拉姆斯登不同意或再试图拖延时间,8小时后空军出动、炮兵开火,准备强攻了。

    “如对方同意了呢?这意味着您放走了3万多久经战火考验、对我们怀有深仇大恨的英国部队……”凯塞林虽勉强让这道命令传递给了古德里安,但依然在霍夫曼面前表示强烈不满。

    “3万只有轻武器的部队,您害怕么?”

    “现在当然不怕,可美国人很快就会把他们武装起来。元首,千万别忘了敦刻尔克的故事,我们因为顾忌自身损失而放跑了30万英国人,他们当初抛弃了几乎所有重装备,但后来……”

    “敦刻尔克的事我依然记忆犹新,要不是戈林那头蠢猪……”霍夫曼没法解释希特勒的错误,干脆把责任都推到戈林身上,反正死人也不会开口辩解,“但这次不一样,你以为他们能安然无恙地撤退,然后重新武装起来对付我们?”

    “您是说……”凯塞林似乎有点明白了,“先假意放他们离开,然后中途您趁机……”

    “不!不不不!”霍夫曼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阿尔伯特,您误解我了,我们不能这样做,这太有损于我们的声誉了,这么做只会导致一个后果——英国人再也不会相信有关投降的承诺,他们将死战到底。”

    “难道就这么放他们走……”凯塞林还是满脸不甘心。

    “不仅放他们走,连伤员、殖民地官员和所有愿意跟英国人一起走的人都可以让他们走,亲英派都走了才便于亲德派掌握埃及大局。”霍夫曼豪迈地一挥手,“您前面说的没错,那点物资和装备对美国人而言是最微不足道的东西,用不了3天就能生产出来,但……”

    霍夫曼拖长了声音:“生产出来也得有机会武装才行。您可以看看地图,美国人靠什么把物资和装备送过来?在东非这鬼地方,道路没有几条,靠飞机么?靠火车么?只能靠船!”

    “我要控制印度洋,逼迫美国人源源不断把军舰和船只塞到印度洋来送死——除非罗斯福和丘吉尔不想要这些部队了,否则他们必须过来——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敌人凭借自己两条腿从东非走回南非去,先别说他们有没有能力走回去,就算能,他们舍得这么灰溜溜回去?”霍夫曼笑道,“北非和中东丢了这么多部队,印度洋和非洲之角又损失了众多部队,他们还有多少训练有素的部队可以丢?人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产品,生产一门火炮只要几分钟,但生产一个可操纵火炮的士兵却要20年。特别这两个还是自治领师,只要丘吉尔还有一点政治头脑,他们就丢不了。”

    凯塞林仔细思考了一下,虽觉得元首的话接近异想天开,但分析起来又有点道理:放走这2个师后,英美在东非零零落落部队加起来就接近4个师了——澳新2个师,亚历山大指挥的先期从埃及逃离的部队再加快速纵队覆灭后抢滩登陆存活下来的部队,更别说还有众多伤员,要维持补给、保障物资供应可不是件容易事,非累死美国人不可。套用元首的话——这是新形式的围城打援。

    “我答应贵方的要求,但我有3个条件:第一,我军分批撤退,所有愿意跟随我们走的人员,无论是否属于部队均在撤退之列,安全抵达一批移交一批装备;第二,撤退的交通工具由贵军协调解决,贵方必须保证撤退途中不进行任何形式的攻击——必须有古德里安元帅的个人签字;第三,我军撤退至阿斯旺后,10日内贵军不得进攻,直到我军退入埃塞俄比亚。”

    “这都是细节问题,可以接受。”

    上午7点整,拉姆斯登力排众议,代表开罗英军同意了德军提出的最后通牒,并迅速安排撤退——首批撤退部队是各医院中的伤兵、侨民以及家属,澳新两军只撤退了一个团随车押送护卫。

    古德里安、马希尔和所有开罗人冷冷地看着英国人离去,开罗城里成了欢快的海洋,大幅的埃及国旗和万字旗开始飘扬起来——英国殖民者骑在埃及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日子终于一去不复返了。

    整个行动在后世被称为“拉姆斯登大撤退”,虽引起诸多争议,但拉姆斯登为保住手下生命与荣誉,已尽到了最大程度的努力,任何不带偏见的个人都不敢抹杀他的功绩。

    戈培尔立即抓住机会进行宣传:……“拉姆斯登大撤退”是德国履行《阿拉伯民族解放宣言》的生动写照,充分展示了元首对埃及文化与历史的尊重,对埃及人民的热爱与关心,他宁可放跑与我们有深仇大恨的敌军也不愿意破坏开罗古城,德意志军人的牺牲与忍耐迅速赢得了埃及人民的友谊与认可,各新生的中东国家领导人发来贺电,祝贺埃及完全独立自主!他们确信,阿拉伯民族与德意志民族能在合作共赢的基础上谱写前所未有的历史新篇章。元首表示,我们一定会解放波斯,一定会解放所有在英美暴虐殖民统治之下呻吟的、占世界人口绝大多数的亚、非、拉人民!

    1月4日傍晚,开罗城的英军部队还剩最后一个团,拉姆斯登已让莫斯黑德和弗莱伯格在前几天率部先行撤退,自己则坚守到最后一刻,整个撤退过程中秩序井然,德军也完全依照承诺没任何借机攻击的行为。

    “拉姆斯登将军,有个非常不幸的消息需要通知您。”

    “哼,我就知道你们不会遵守诺言的,来吧。”拉姆斯登冷笑道,“虽然我们还剩下一个团,但我们的勇气和决心和以往一样多。”

    “您……”特使张了张口,最后缓缓说道,“您想错了,我军无意撕毁协定,部队可按时撤退。我只是奉命通知您,刚刚接到消息,两小时前,贵国第八集团军司令官、陆军中将伯纳德-蒙哥马利自杀殉国,并留下一封遗书,现停灵在托布鲁克,元首已指示用专机将其棺梓运到开罗来,大约2小时后赶到,如您想去吊唁,我们会给予方便,吊唁结束后我们会派火车或飞机安排您撤退……”

    “啊!”乍一听到这个消息,拉姆斯登如遭雷击一般,呆呆地怔在当场,眼泪抑制不住地从这个硬汉的眼眶里涌出来,所有未撤退的士兵都哭成一片——他们受惠于蒙哥马利实在太多太多。

    拉姆斯登安顿好最后一批部队的撤退,拒绝了所有人的劝说,坚决地表示:“我跟你们走,我要去送他最后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