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六十一章 分兵(5)
    12月26日上午,拉姆斯登捏着最新战报,带着3辆装甲车急切地冲进了亚历山大上将的官邸,他急着找这位中东战区总司令商议对策,他刚刚收到最新战报:昨天夜里隆美尔指挥大德意志师突然越过西奈半岛出现在了特拉维夫附近,经过一夜交战,到清晨时分,别说特拉维夫,就是海法也落于德军之手,敌军兵锋直指黎巴嫩与叙利亚。○

    结果让他大吃一惊的是,等他带着卫兵进去之后,居然被告知上将本人不在官邸。

    他抓住管家的衣领就吼道:“我去长官办公室,他们说长官还呆在官邸;现在到了官邸我还是找不到他,电话又不通,你们把上将弄哪去了?”

    “尊敬的将军,你听我说,没人敢对上将不敬。”

    “那人呢?”

    “他今天凌晨3点和特德将军搭乘飞机去阿斯旺了。”

    “什么?飞机?阿斯旺?这不可能!”拉姆斯登拔出手枪顶住管家的额头,恶狠狠地说,“你给我老实点,上将究竟在哪里?昨晚上他还和我一起巡视了部队,根本就没流露出半点要南下的口风。”

    “是真的。”管家哆哆嗦嗦地说,“为保密也为了防止德国人偷袭,他在最后一刻才告诉我,他还说一旦成功落地建立指挥部就会给您去电报。”

    正在这时,拉姆斯登的副官急匆匆坐着吉普车赶来了:“长官,我刚刚接到亚历山大将军从阿斯旺方向发来的电报。说他已成功飞抵阿斯旺并建立了指挥部,他任命你为开罗最高长官,全权负责一切事务。”

    “混蛋!”拉姆斯登接过电报粗粗看了几眼顿时勃然大怒。三下五除二将电报撕得粉碎,想了想又觉得不解恨,一脚把管家踹倒在地。

    “现在该怎么办?”副官忧心忡忡地问道,“城南发现了德队,他们已逼了上来,不过还没把道路完全封死,我们从那里走?”

    “先回指挥部再想办法。”拉姆斯登感觉天一下子塌了下来。对亚历山大安排其他部队先撤退的事他一百个看不顺眼,但奈何是大多数人的意见,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了。甚至还想方设法去做澳大利亚9师和新西兰师第2师的思想工作,看在拉姆斯登的份上,更看在蒙哥马利当初不顾一切代价挽救2个师的面子上都表示接受安排,愿意一直坚守开罗并掩护友军撤退。

    昨天是圣诞夜、前天是平安夜。虽然因为战争缘故没法给士兵们放假。但上将还是带着将军们在夜里走访了各支部队,他依旧对大家谈笑风生,从口里听不出半点沮丧与不安,更没有丝毫动摇与畏惧,他对澳、新两军将士们说了很多勉励、慰问、打气的话,对几位将军说了很多诚挚且抱歉的话,让大家都觉得既热情满满又觉得是自己误解了上将,甚至隐隐约约有点愧疚。哪怕到现在。众人对上将依旧充满了敬佩:不管怎么说,上将只是安排部分部队撤退——总有部队先撤退。他本人还和我们一起在开罗坚守,充分说明他是一条和蒙哥马利中将一样的好汉。

    拉姆斯登最开始没往这方面想,他只以为上将夜里睡得太晚以至于还在官邸滞留,没想到居然有这样的事。出了大门他就冷静下来,连连责怪自己大意:前两天夜里上将的表现很反常——那是因为他准备要秘密跑路了,他是在提前表示愧疚与不安,可怜自己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他跑了。”澳大利亚第9师师长莫斯黑德和新西兰军长伯纳德-弗赖伯格(说是军长,但只指挥一个新西兰第2师)被召集到指挥部,拉姆斯登第一句话就让他们惊骇地张大了嘴。

    “什么?”

    “谁?”

    “还有谁?哈罗德-亚历山大这个混蛋!”拉姆斯登咬牙切齿地骂道,“他丢下自己的部队,丢下自己的职责,跑了……居然还敢恬不知耻地发电报来说已在阿斯旺建立了指挥部,准备接应我们撤退,为保密和稳定军心起见,暂时不要公布他撤退的消息!”

    “他妈-的……我要去告他!我要去找丘吉尔!”弗赖伯格是个火爆脾气,一把将帽子摔在地上,“我就不信没人治得了他。”

    “告他是以后的事,还是赶紧想办法怎么办吧,古德里安的部队逼上来了……”莫斯黑德又恨又气。

    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不好了,长官……”

    “又出了什么事?”

    “大部分飞机都往南飞走了。”

    “什么?”

    完了!彻底完蛋了!长官逃了,飞机撤了,外面大军围城,澳、新两军凭3万人还能怎么办?

    “我们还有200多辆坦克和足够的卡车与装甲车,火炮数量也不少,足够边打边撤。”

    “要撤的话怎么掩护?德国人不可能放我们大摇大摆离开的,去阿斯旺只有一条路……”

    “这样撤退不行!”拉姆斯登立即想到了现实困难,“燃油呢?补给呢?断后呢?还有那么多伤员怎么办?”

    一听说这些现实困难,指挥部立即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死守到底!必须死守到底。”弗赖伯格咬牙切齿地说道,“开罗的医疗条件是埃及最好的,伤员带在路上至少会死一半。”

    莫斯黑德迟疑地说道:“带着伤员没法撤退,那样所有人都得完蛋——然后伤员最后也完蛋。”

    “一旦从开罗城突围而出,我们将面临德国人一路追杀,茫茫沙漠会死多少人?”

    两人狐疑地相互看了看,最后吞吞吐吐地说道:“……可能会有1.5万到2万的伤亡。”

    “那就是60%-70%。”拉姆斯登叹气道,“哪怕只有40%-50%,我也不想这么做。为挽救剩下的一半人而让另一半人死很仁慈么?”

    两人本能地摇头——这个决心可不好下,目前留下来的都是万里迢迢从家乡带过来的本国士兵,伤亡过大的话两人以后没脸见国人。

    “现在又没了空军,连掩护我们、空投补给的都没有了——我们成了彻底的弃子。退到阿斯旺又如何?真以为亚历山大会在阿斯旺等待我们、接应我们?”拉姆斯登恨恨地说,“说不定他拍完这封电报后又拍拍屁股往埃塞俄比亚方向走了。”

    “那您说怎么办?”

    “对啊,拉姆斯登将军,您拿个主意吧,您是埃及军军长,又是城防司令,我们保证服从您的命令。”

    “长……长官,埃及国王和首相来了。”拉姆斯登正在焦躁间,副官进来通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三人一愣:“他们来干什么?”

    虽然看不起埃及人,但人家的国王和首相来了,从礼节起见至少要出去迎接。

    “这个……拉姆斯登将军,各位将军,陛下听说德军已包围了城市,对此深感不安,特来视察一下城防情况。”埃及首相哈桑-萨卜里先开了口,“听说贵国中东战区最高指挥官亚历山大上将已撤退了?”

    拉姆斯登警惕地望了他们几眼,没开口,对这个消息他不便承认或否认。对埃及首相他还有一丝尊敬,但对法鲁克一世这个大胖子他是半点好感也欠奉——他来了没几天就知道这个国王的“光辉事迹”。

    他随口胡诌了几句防御和兵力的事,本想敷衍了事地打发埃及人走算了,没想到胖子听得很认真,还往前走了好几步,一下子离拉姆斯登很近。

    要刺杀?

    拉姆斯登心一紧,刚想重新拉开距离,没想到胖子国王一下子跪倒在自己面前,用他胖乎乎的手抱住拉姆斯登的大腿哭了起来:“将军,拉姆斯登将军!你救救开罗百姓啊……千万不能打仗啊,开罗是历史名城,里面还有30多万普通百姓呢……哈里-马希尔的事不是我指示他干的,你饶过我啊……”

    如果平时走在大街上遇到这么个300磅的大胖子抱住自己,拉姆斯登保管一腿就蹬过去了,可这毕竟是埃及国王,他再看不起人家也得留点面子,于是一边好言劝说,一边试图将他搀扶起来。奈何胖子实在是太胖了,拉姆斯登一个人还扶不起来,莫斯黑德和弗赖伯格赶紧扑过来帮忙,三个人连拉带拽之下,总算把这堆300磅重的肉扶了起来,拉姆斯登只感觉后背全是汗,一手的恶心。

    “陛下、首相,你们的要求我会认真考虑的,我们不会与大多数埃及人民为难,也不会毁灭开罗城,哈里-马希尔的行为只代表他自己,与陛下无关,请两位宽心。现在两位请回吧,尽可能躲在王宫里,那里安全。”

    回去路上,法鲁克一世得意地对萨卜里说:“怎么样,刚才朕表演得还不错把,要不是老师写信来叫朕办这事,换别人敢开这个口,早一口唾沫淹死他。”

    “当然……陛下出马,干什么不是马到成功?老臣的身家性命也全都在陛下身上了。”

    “放心吧,老师不会为难你的,不就下野在家里享享清福嘛,有什么不好的?老师前两年被英国人赶下台之后你不也一样罩着他?”法鲁克挥舞着胖手,“这都不是事!过两年万一英国人重新杀回来,再让老师和你换个位置,到时候你还是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