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六十章 分兵(4)
    愿意向德军提供情报的并不只有纳赛尔等人的青年军官秘密组织,埃及国王法鲁克一世的宫廷总管、曾担任过埃及首相的阿里-马希尔也表达了充分的亲德反英立场——这种意图暴露得是如此明显和早(1940年),以至于英国人立即把他搞了下来。m阅读最佳体验尽在)现在,他秘密派遣自己的儿子小马希尔前来沟通,时间仅仅比纳赛尔晚1个小时。凯塞林猜测两人拿到情报的时间可能差不多,无非英国人对马希尔防范较严,小马希尔要脱身更困难一些。

    凯塞林原本解决埃及问题的关键切入点是阿里-马希尔,但现在看霍夫曼的态度,他又有点吃不准了。

    霍夫曼对此哈哈大笑:“阿尔伯特,你按自己的想法来,别受我影响,有一点我想提醒你,马希尔按你的说法很有能力也很有号召力,而且一贯持亲近我们的立场,你认为他的缺点是什么?”

    “有很强的与自主性,很可能不太甘愿为我们所控制。”

    “不对。”霍夫曼摇摇头,“他最大的问题是无法与国王决裂。这个国王是如此昏庸与无能,以至于全埃及的普通民众都讨厌他,但马希尔既然身为宫廷总管,深受国王重视与信赖,父子两代又受王室恩惠,你说他能怎么办?”

    现任埃及国王法鲁克一世于1936年继承王位,是个腐化堕落、荒淫无耻的昏君。他既无赫赫战功,也无任何治国之才,只靠封建世袭当上了国王。他不但好色而且还好美食:婚后情妇不胜枚举,大批女演员及知名女才子都是他的床上玩物,开罗城里凡是有点姿色的女子都逃不过他的魔爪;他一顿早餐可食用十二颗鸡蛋,午餐亦可使食用40只鹌鹑,一天可饮用高达三十瓶的啤酒,时常将自己关进黑暗房间里不断食用巧克力,体重直线上升成为一个超过300磅的大胖子,而他在登基前留学英国时的体重仅仅只有这数字的一半。他虽无才又无德,却有一技之才,那就是擅长扒窃,每次宫廷宴会都要偷窃参会众人的财物——他不缺钱,就是喜欢偷窃这种感觉,甚至丘吉尔访问埃及期间还把他的怀表也偷了去,惹得丘胖子大发雷霆!

    “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维持住局面,但迟早有一天他会面临抉择,要埃及还是要国王。”凯塞林也知道法鲁克国王的“光辉事迹”,立即说道,“对一个成熟的政治家这不难选择吧?”

    “他选择哪头都是错的……最好的办法是他利用现在这种政局迫使国王退位变更为共和国体,或更换其他王室人物充当象征性傀儡,但这可能么?——选国王,意味着他与最广大的普通民众站在对立面,他的统治长久不了;放弃国王,意味着他辜负国王并忘恩负义,这会成为他继续执政的关键弱点。”霍夫曼笑道,“要知道,他不是因为他叫马希尔而深受信赖,是因为他是国王的老师才拥有如今的地位。让他变革,就等于用自己的右手去砍患病的左手,能轻易下得了手么?哪怕能下手,他是正常人么?”

    “这……”凯塞林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兴登堡总统——以老元帅威望如此之高、权势如此之重,最后也没能恢复霍亨索伦皇室地位,反而被迫将政权移交给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和元首,威廉二世还不算是昏君呢。难怪元首一上来就看中了这两个青年军官——他一定是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

    “那现在怎么办?”凯塞林也迟疑了起来,“我已和马希尔挂上钩了,或许我只执着于眼前的暂时稳定而忽略了以后。”

    “你做得没错,错的是这个国家。”霍夫曼叹了口气,“其实还有一个手段能解决这个问题——让这个国王死在马希尔倒台之前!”

    “这很困难。据我所知国王只有30多岁,除了胖没什么特别的毛病,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凯塞林眯起眼睛,用右手比划了一个砍头的手势,“难道这样?就说是英国人干的。”

    霍夫曼缓缓摇了摇头:“不能这么干!万一暴露我们就太被动了,马希尔一定和我们离心离德。”

    “再不行的话就想不出办法了。”

    “这家伙既好色又好美食,总有一天要死在女人的肚皮上。”霍夫曼笑道,“我们得找人帮帮他……”

    凯塞林眼前顿时一亮,顿时豁然开朗:“您看中的这两个年轻人?”

    “慢慢来,别着急,不要暗示或鼓动他们干,但可以逐渐让他们意识到埃及的问题、马希尔首相的困难都是因一个人引起的——这就够了!”

    “元首英明!”凯塞林心想:后面几乎不是问题,估计那两个年轻人现在就已这么在想了,无非他们还没有做好担当弑君者的心里准备罢了。

    “如果亚历山大逃跑为真,埃及政局的变化就在眼前了,您有什么指示?”

    霍夫曼考虑了片刻:“可以让马希尔立即组成埃及紧急状态委员会,事实上脱离英埃同盟关系,充分改组政府与内阁、设立国防军并扩大军队人数,国防军配合我们去进攻苏丹、埃塞尔比亚、索马里、肯尼亚的英军。”

    “埃及国防军?”凯塞林皱了皱眉头,“可能不太能打,会不会拖后腿?”

    “派我们的军官去——一直管到连一级!埃及国防军必须成立且必须参加战争,只要他们向英国人开了枪,尝到杀人的滋味,他们就回不了头。”

    凯塞林心想:元首够狠!埃及人交了投名状之后将来还想乖乖退出么?

    “而这两个军官可放在部队里锻炼,看看成色究竟如何?是人才就会立即脱颖而出。”霍夫曼拍拍凯塞林的肩膀,“我等会就回亚历山大港去等隆美尔的好消息,这里交给你了。”

    12月24日上午,凯塞林以德国南线战区总司令的名义发布《对埃及政策说明》:

    ……德国政府怀着极大的兴趣注意到埃及政府一再重申的中立态度及相关政策,这是旨在使埃及这个国家和民族免受战祸牵连并获得新生的关键途径,德国政府除非必要,无意为埃及这项政策制造困难,更无意与埃及人民为敌。但众所周知,哪里有英队,我们必将在哪里予以歼灭,因此我们也必将在埃及这么做。我们期待真正为埃及长远利益考虑的政治家带领埃及人民驱除盘踞在埃及的英队,如果需要德队援助,我们将毫不吝于提供。

    当天傍晚,趁亚历山大安排军队撤退的当口,马里-马希尔本人带着心腹手下逃出英人的监管并躲进德营,然后迅速以“埃及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名义发布通告,通过电台公布了德、埃两国“政治结盟、经济提携、军事合作”的方针,约定:

    1、在埃及局势稳定后,以紧急状态委员会为基础改组设立过渡政府并举行真正民主的大选,埃及获得完全与自由;

    2、宣布废除与英国的一切合约,没收英国政府、企业、侨民在埃及的一切产业,并保留向英国索取殖民统治赔偿的权利;

    3、组建埃及国防军,员额暂定20万人:近期目标组建3个师,远期目标组建12个师,同时建立海军部队;

    4、邀请德国国防军友好进驻并帮助埃及驱逐、消灭一切英军;

    5、德、埃双方约定以互惠价格进行商贸往来:德国向埃及出售军火、机器设备和埃及需要的工业技术,埃及向德国出售农副产品,特别是因战争而大为积压的棉花。

    除这些公开条款之外,凯塞林还和马希尔签订了密约:

    1、德国承诺支持以阿里-马希尔为首相的埃及新政府,新政府向德国聘请军事、政治顾问和技术专家;

    2、运河公司今后作为德国、埃及共同控制的企业,各占50%股权,德队经埃及政府邀请后在运河区驻军,人数不超过5000人;

    3、埃及国防军配合德军在东非的军事行动;

    4、自即日起废除英埃共管苏丹协定,苏丹领土将根据适当原则进行分离,与埃及关系密切且属于埃及传统势力范围的领土一律合并于埃及。

    亚历山大以为自己做的很巧妙,在当天傍晚最后指挥少部分部队登上火车的时刻才告诉拉姆斯登有关撤退路线的真相,但很快他就发现被愚弄的人其实是自己。第二天下午时分,德国海军航空兵司令在意大利海军的协助下,指挥飞机从苏伊士运河区南端的临时机场起飞,直接从开罗以南掠过并大肆轰炸尼罗河上的船只。经过在黑海的实战锻炼,海航对付海里的目标都已得心应手,更别说尼罗河上那些速度慢、根本无法大范围机动的慢速运输舰。

    经过半下午轰炸,亚历山大派出去逃跑的船队大部分在中途被击沉,虽然很多英国官兵都跳尼罗河挣扎求生,但其他过往的埃及船只根本无动于衷,早就远远避开一边。倒是对火车撤退的英国部队德国人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任由他们一路向阿斯旺奔去。

    “看吧,这就是你安排的、自以为高明的撤退路线……”拉姆斯登恨恨地将电报摔在亚历山大脚下,“另外告诉你,不是27也不是28日,今天下午古德里安的先头部队就已抵达,过了今夜我们就要被团团包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