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五十四章 非洲之角(完)
    ps:前文所述厄立特里亚仍为意大利殖民地,不包括在德属东非构想内,已改,请留意。

    就在德意两国为即将来临的胜利而庆贺时,日本舰队上下也在为丰富到极点的物资和船舶而欢庆。当第一游击支队赶到海边,看到海滩上三三两两被英美军队抛弃的运输舰时,已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在用炮火清理、驱赶完岸边的英美官兵后,舰队立即放下海军陆战队和水手去接收那些船只——为了这次印度洋攻略,联合舰队一共带了2个联队的海军陆战队,不过他们并没乘坐专用的运输舰而是分散在各战舰之上,第一游击支队加起来有一个多大队的兵力。

    解救搁浅轮船是个技术活,但常年与船舶和海洋打交道的日本海军有的是办法,陆战队和水兵们手脚麻利地爬上运输舰,先是清理甲板上的尸体,将那些英美士兵的尸体则毫不犹豫地抛弃在沙滩上,至于预想中可能的交火基本没发生——受了轻伤的英美官兵早已被同伴搀扶走,而受了重伤的官兵经过下午这么长时间的折腾,也基本都完蛋了,即便有几个重伤员挣扎着没死,在日军压倒性的武力面前也毫无悬念地一个个战死。

    第二步是由有经验的轮机兵和军官评估搁浅程度——运输舰在下午时分抢滩时正好是退潮,在离海岸很远的地方就搁了浅,如果涨潮时搁浅那解救难度不是一般的大。退潮时搁浅就好办多了,轮机兵估算出涨潮至最高时大约还能增加2.5-3米的水深,吃水不深的船舶完全可以凭借浮力自行解脱。特别是几艘主要运输人员的运输舰。因承载物已消失,吃水程度大大减轻,甚至不等涨到最高点就能解救——于是这批就列入了最早解救对象。

    至于那些搁浅较深,涨潮时尚不能完全凭借自身动力退出的船舶就要麻烦一些,还得考虑其他舰只拖带。各舰航海长经过评估,认为至少有80%以上的船需要拖带,正想汇报那些船只相对比较容易拖带。高木武雄已急不可待地下达了指令:“别的先别管,那2艘巨型油轮一定要给我弄出来,能伴随这支舰队快速行动的油轮都是好东西。”

    航海长翻了个白眼。无奈地说:“长官,正想和您汇报这件事,这两艘油轮重量很大、吃水也很深,驱逐舰或巡洋舰可能拖不动。”

    高木武雄念念不忘的两艘油轮均属美国锡马隆级(cimarron)。一艘叫萨拉莫尼号(sala摸nie。ao-26),一艘叫西芒号(chemung,ao-30),与珊瑚海战役中日军击沉的尼奥肖号(neosho,ao-23)属同级舰,满载燃油时排水量高达2.5万吨,吃水足有9米多。

    “里面还有多少油?”

    “为坦克、飞机、车辆补给的汽油、柴油、航空汽油仓都是满的,重油仓尚有近一半。总体接近三分之二。”

    “他们不行就让金刚级来。”高木武雄豪迈地挥着手,“就这么定了。我们有4艘金刚级,正好2艘拖1艘油轮,赶紧去布置,动作麻利点。”

    这话一出口,不仅航海长连一群参谋都愣住了:拖带轮船这种杂活向来都是杂役舰们干的,平时别说战列舰,连巡洋舰都不会下场,今天为了这2艘油轮,长官居然准备动用金刚级,看来也是拼了。

    “可是长官,万一……”

    参谋长也提醒他:“是不是先和堀悌吉长官请示一下?”

    “没这么多可是,也用不了请示,出问题大不了我切腹就是。”高木武雄倒是很光棍,他当然知道拖带的风险:军舰先要冒险开进浅水区,如果时机掌握不好,一个不当心连自己都会陷进去,而且拖带时产生的大量应力和负荷也容易损伤到拖带舰艇——考虑到金刚级已是30年舰龄的老舰,这种风险就更大。

    正常解救搁浅油轮的办法远比直接拖带复杂得多:先要派浅水驳船接近油轮,然后用管道抽空里面的燃油,减少油轮分量和吃水深度,然后再行拖带,如这样还不保险,需要再给其增设附属浮力——这一系列动作能在一周内忙完都算是高效率。高木武雄居然打算今天夜里就要把油轮给弄出来,难度不是一般地大。

    可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下面人只能硬着头皮执行,航海长敬礼后赶紧准备去布置。

    “等等……”高木武雄又叫住了他。

    航海长疑惑地看着他,他以为高木要改主意,没想到后面跟着来了一句:“除抢救涨潮时能自行脱离的舰只外,其余工作一律暂停,集中精力对付油轮,先给巡洋舰和驱逐舰补充油料,补完之后打开阀门向海里放油以减轻分量。”

    “这个……减多少?”

    高木武雄仔细想了一想,一脸肉痛地表示:“准备各减2000吨重油。”算来算去还是重油最不值钱。

    补给管道架设起来之后,先是驱逐舰,然后轻、重巡洋舰也扑上去补给了。从印度洋一路走来,驱逐舰们的油早就没有了,他们在中途完全靠抽取战列舰和巡洋舰上的油料才撑得住,而前两天的用度再加上今天不计损耗的高速冲刺,燃料消耗极大,所以高木武雄看见油轮是宝贝得不得了。

    在各舰补给大致用掉3000吨重油后,大量黑色重油直接向海里排放,油轮的吃水和分量开始减轻了,他们将一直排放到拖带成功为止。

    粗大的钢缆架了起来,每艘油轮都有两条,一头连着油轮,一头连着几艘金刚级,两舰间有大约15度的夹角——这是经过认真计算的,既能充分发挥拖带的威力,又不会轻易形成碰撞。所有人精神高度紧张,用战列舰执行拖带任务还是头一遭——别说近几年新入伍的水兵没看到过这种稀罕场景,连在海军中混迹了20多年的老资格佐级军官见过的都很少。航海长们经过精心计算,选中凌晨3:47分这个涨潮最高点时间开展行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海水慢慢开始涨起来,陆陆续续有舰只凭借自身动力脱离了搁浅,但整个游击支队的目光全聚焦在了油轮身上,一批又一批的照明弹将近海岸照亮得如同白昼,高木武雄虽然貌似镇静地坐在司令塔内他常坐的位置上,但发白的脸色和紧握的拳头早已出卖了他内心的紧张与焦虑。

    为最大限度减轻分量,油轮上只留了最少的人员,一切不常用的附属件也被水兵们尽数抛落在海里。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关键时刻,油轮主机全数运转起来,发出低沉而澎湃的声音,船身在海浪的推动下已微微晃动,但光凭这些似乎还不足以脱离浅滩。

    “倒计时,10、9、8……”

    “时间到!”

    “两车退一!”

    “是!两车退一!”水兵熟练地将车钟推到指定位置,机舱立即执行用车指令,把主机开到后退一。

    与此同时,金刚级的马力也早已调到最大,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将粗大的钢缆拉得笔直。

    借着涨潮的浮力,油轮本身的动力,再加两艘金刚级拖带舰高达27万主机马力的拉动力,在远处一圈儿巡洋舰、驱逐舰上官兵的呐喊助威声中,油轮那庞大的身躯终于慢慢开始了挪动,随即向深海方向缓缓行动起来,渐渐地退出了海滩、恢复了自由。

    “成功啦!”

    “快,关掉放油阀门。”

    “长官,成啦。”在甲板关注全过程的参谋长风一样地卷进了司令塔。

    高木武雄强支着浑身冒汗的躯体走出了司令塔,对众人勉强露出笑容:“诸位干得好,现在抓紧时间给军舰加油吧。”

    “是,长官。”

    所有人看高木武雄都是崇拜得不得了的眼光,有魄力的堀悌吉长官离得实在太远只能仰望,高木长官也很有魄力啊!

    凭借着拼命精神,包括油轮在内一夜之间居然让第一游击支队抢救出9条运输舰来,不过这几艘船只占了搁浅船队总数的七分之一,还有很多船依然困死在浅滩上,特别是那几艘里面装满了坦克、装甲车、卡车、榴弹炮等物资的运输舰,看得陆战队员们两眼发直,连步子都挪不开——这些威武雄壮的坦克比起豆战车们可是强太多了。不光陆军需要坦克,陆战队一样也需要啊!

    高木武雄望着众多的运输舰,感概地说:“得呼叫长官派更多的船和士兵来,否则时间根本来不及。”

    “长官,第一游击支队发来电报。”草鹿任一兴奋地朝堀悌吉报告,“经过一夜努力,他们抢救出9条船,其中有2条油轮,加起来至少还有2.5万吨各类油料,现该支队正进行油料补给。今天如无特别指示,他们将继续抢救其余搁浅船只,请求机动舰队派飞机掩护,防止英军可能的破坏,同时要求派遣更多舰只加强救援力量。”

    “拿到了2条快速大型油轮?”堀悌吉一拍扶手站了起来,高兴程度尤胜于草鹿任一,他接过电报纸仔细看了三遍,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干得好!应该给高木记头等功!下一步作战方案……我已经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