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五十三章 非洲之角(9)
    最后出发的村田重治攻击梯队本是带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挂上鱼雷去轰炸索科特拉岛的,结果居然让草鹿龙之介给猜对了,一路过去真在海面上发现了一个商船编队,整整14艘船,航线一路向西北,大概是从印度出发往埃及和中东运送物资的,只有4艘老式驱逐舰在担任护航任务,距离舰队中心位置还不到200海里,航速只有可怜的11节,他一方面紧急呼叫舰队驱逐舰前来俘获,另一方面对护航舰只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击沉的命令。△↗

    连坎宁安的快速纵队都当不起舰载机的全力一击,何况这些早就已过时了的s级驱逐舰,不到4分钟,4艘驱逐舰全被飞机送入了海底。随后,他拍发明码电报给下面的商船,要求他们立即调整航向向南,然后又在空中留下3架零式、4架九七舰攻密切监视海面,那架势很明显,一旦有船胆敢不照办就立即予以击沉。

    用飞机俘获商船的办法也亏村田重治想的出来,迫于头顶日军飞机的威胁,商船队只能乖乖照办,而村田本人则带着大队机群呼啸着往索科特拉岛奔袭而去。该岛在放飞全部攻击力量之后只剩下了几架水上巡逻机,基本处于等死状态,在几十架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之下,机场、基地、仓库成了一片废墟。

    “长官,下一步我们干什么呢?真依照约定在这里呆满35天?”在取得重大胜利后,武藏号司令塔内一片欢腾。所有人脸上都是轻松愉悦的表情,草鹿任一紧张的心情也完全放松了下来。

    “是啊,任务完成了。一下子不知道后面该怎么办了。”堀悌吉笑了,“这情形就像当初珍珠港打赢、陆军席卷东南亚之后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样。”

    “这个……”草鹿任一露出了尴尬神色:堀悌吉说的是事实,在战事初期取得压倒性胜利之后,联合舰队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山本五十六带着庞大的战列舰梯队躲进了柱岛锚地,军令部面对“东进”、“南进”(攻占澳大利亚)的激烈争论最后选择了回避矛盾的西进——然后就有了锡兰海战。结果锡兰海战中犯的错误在中途岛又犯了一次,只不过后面那次没锡兰战役运气好罢了。

    “不过这次不一样。南洋守军和军令部高层恐怕热切地等着舰队回去呢——现在消息肯定传开了,美军知道舰队主力不在南洋会更加疯狂进攻。”

    “美军势头正旺,现在回去与其交锋极其不智。”堀悌吉看着欲言又止的草鹿任一。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的发言,“别着急,容我好好想想,先把战报通告给德国方面吧。”

    傍晚18:00时。联合舰队向亚历山大港德国作战指挥部发去电报:

    今日。我联合舰队顺利完成预定作战目标,全歼英美增援舰队,共摧毁敌航母1艘,战列舰5艘,轻、重巡洋舰共6艘,驱逐舰、运输舰等12艘,敌战舰无一漏网,现其陆军官兵抛弃辎重、装备后抢滩登陆逃跑。本舰队正用各种手段予以追击歼灭。本舰队承诺清扫舰载机作战范围之内所有敌舰,保障阿拉伯海、北印度洋绝对制海权。期待与贵军早日胜利会师。

    “好!非常好!”

    亚历山大港内,应隆美尔的邀请,霍夫曼和墨索里尼各自带着庞大的随员团先后抵达港口并举行了盛大晚宴,收到日本方面发来的告捷电报后,宴会气氛更是达到了最,所有人都站立起来鼓掌。

    “我提议……”霍夫曼端起酒杯,“为三国轴心的伟大胜利,干杯!”

    “干杯!”意大利领袖也是满面红光,高兴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看着如此重大胜利的份上,隆美尔、古德里安有关“虐待、委屈”意大利部队的事情被领袖轻轻放过了,不但板起脸孔严厉训斥了战俘营里的将军们一顿,勒令他们给隆美尔道歉,还得陪着笑脸,将代表意大利最高荣誉的王国勋章颁发给隆美尔和古德里安,表彰两人在保卫利比亚、解救被俘意大利军人中的突出贡献——领袖的小算盘打得很精明,他还指望德国人去帮他搞定埃塞俄比亚的英国人呢。

    霍夫曼当然不会太让墨索里尼难看,他也指望着意大利海军卖力作战,因此不但全数发放了意大利部队的装备、物资,还承诺送给他们一批缴获装备——古德里安非洲军缴获的装甲车,瓦伦丁、十字军坦克,大量的火炮和弹药都准备甩给意大利人,亚历山大港库存的重油也答应拨给意大利海军15万吨,另外还同意从本土拨给意大利200架bf-109用于增强防空实力,至于答应给日本方面的报酬也应允全部由德国承担,还表示会派出部队去“清扫”埃塞俄比亚的英国人……

    这一系列大方举动让领袖欢喜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连连表示感谢,一口气干了一大杯葡萄酒,于是德意会盟的场面就显得格外亲密无间!

    宴会过后,头脑保持高度冷静的霍夫曼以身体疲惫为理由拒绝了墨索里尼夜游亚历山大港的邀请,召见了隆美尔和高斯,会同凯特尔、凯塞林、蔡茨勒、约德尔一起商议下一步作战计划。

    “对解决开罗英军,你有什么想法?”

    “进攻可能不是好办法,我建议着眼于政治解决。”隆美尔解释道,“如日本提供的战果为真,那开罗英军获得增援的希望就完全破灭了,尽管他们还有一批部队在莫桑比克沿海,但三国压倒性的海军实力完全是不可逾越的高山。现在摆在开罗英军面前只有3条路,第一条,据守开罗,死战到底;第二条,立即放弃开罗突围;第三条,整体向我军投降。”

    “战果没问题,我们在舰上有观察员。”霍夫曼首先打消他们的顾虑,“你认为他们会选择哪一条?”

    “哪一条都不是好选择。开罗的防御体系虽然不错,但据守是死路一条——等海因茨的部队赶来,我军能对开罗英军形成2倍以上的兵力优势,甚至根本不用打就可以困死、饿死他们;第二条道路他们能选择的方向也不多,现在我军控制了运河区,舰队在红海巡弋,英军无法向东突围,唯一只能选择向南走,退入上埃及、东非,但只要他们一离开坚固的防御工事就容易被我军追击消灭;第三条实施起来很有难度,不过这两天不断有埃及头面人物与我接洽,他们坚决反对在开罗交战,希望能体面解决问题,如果我们能尊重埃及土著力量的利益,或许可以比较容易地控制这个国家。”

    “阿尔伯特……”霍夫曼将头转向凯塞林元帅,“埃及的民族主义情绪比较强烈,华夫脱党在埃及很有势力并多次反对英国殖民统治,是可以接洽的政治势力,我希望你把政治解决埃及问题的重担挑起来。”

    “是,我们的目标和底线呢?”

    “建立一个受埃及民众普遍拥护的新政府,该政权必须支持并加入轴心,作为交换可进行一些利益调整。比如苏丹目前是英埃共管,我打算把北部苏丹直接并入埃及,南部苏丹划给利比亚和埃塞俄比亚——我答应过意大利人,让利比亚和埃塞俄比亚在领土上接壤。还有,苏伊士运河和附属的运河区我们必须牢牢控制,起码要享受英国人的待遇水平。”

    凯特尔愤愤不平:“意大利有什么贡献可以拿这么多好处?利比亚是我们帮他们保住的,埃及是我们打下来的,埃塞俄比亚他们还指望我们去打——我们付出了这么多,却让他们白得了好处。”

    “眼光放长远一点,意大利拿了苏丹和埃塞俄比亚肯定得拿其他领土和我们进行交换。”霍夫曼指点着地图,“我看中了原法属索马里兰、厄立特里亚、英属索马里和意大利索马里,我希望能将这一片连起来,再吃掉肯尼亚,恢复我们在坦噶尼喀的地位(一战时属德国殖民地,当时等殖民地还包括喀麦隆、多哥等)构成新的德属东非领地。”

    一听说搞大一号的德属东非,所有人两眼放光,都来了兴趣,顺着霍夫曼的手指从红海一直延伸到莫桑比克海峡,眼里全是狂热。

    “这是远期目标,近期主要办三件事,第一件是完整控制埃及,军事上由埃尔温负责,政治上由阿尔伯特负责;第二件事是占领塞浦路斯岛,给土耳其施加压力,由蔡茨勒总长拟定计划,凯特尔元帅和里宾特洛普去和土耳其人接洽;第三件事是拟定叙利亚、伊拉克作战计划,特别是摩苏尔、巴士拉两处油田群要尽快抢下来,并尽可能减少英国人的破坏——明年下半年我们的飞机、坦克和军舰有没有足够的油用全看这里了,约德尔,这个计划你负责。”

    “又是东非又是中东兵力恐怕不够,哪怕海因茨上来也显得单薄,元首能不能再给一些支援?”隆美尔恳求道,“千万别是意大利人,我实在是受够他们了。”

    大家哄堂大笑。

    “先调一个装甲师。”霍夫曼笑道,“把第七装甲师派给你,他们已在本土完成了增补,可以出动,海军也能配合你。”

    一听说老部队要来,隆美尔高高兴兴地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