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五十章 非洲之角(6)
    “混蛋,畜生……”皇家海军上将坎宁安站在救生艇里,忍不住站起来,指着天空怒斥连连。

    11:55,渊田美津雄指挥的第二轮攻击波又回到了刚才空袭的战场,对准依旧在救援落水官兵的驱逐舰下手,虽然驱逐舰们竭尽全力反抗与躲闪,但在十余架舰爆持续不断的进攻之下,没过多久就这几艘驱逐舰也给击沉了,不久前刚刚才获救的人员重新又落到了水里。这个结果尚在坎宁安的预计之中,因为他已知道了日本人派出的不是小舰队或分舰队,而是联合舰队的全部主力——他估计足有300架飞机。

    面对这种力量,自己的快速纵队是不可能与之匹敌的,因此哪怕落到如此窘境,他依然还在庆幸慢速舰队没有一起上来,否则也会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大失败。但随后发生的那一幕却让坎宁安睚呲欲裂——在击沉所有军舰后,耀武扬威的零式战斗机居然扑腾到低空,肆无忌惮地用航空机枪朝海面扫射,收割那些毫无反抗余力的落水官兵性命。站在渊田美津雄的立场却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下面落水的不还没投降么?既然没投降就还是敌人,参谋长大人还说“不要俘虏”呢。

    “快把他拉下来。”彼得斯觉得不妥,高声吼道,几个参谋手忙脚乱地把已彻底陷入暴怒状态的坎宁安拽了下来。果然,众人还没坐稳,一梭子弹就已擦着刚才的位置飞过。“扑哧扑哧”全落在水里,若再晚上一秒钟,坎宁安上将就该为大英帝国尽忠了。零战飞行员一看没有击中。也没继续纠缠,摆了摆翅膀重新拉起来飞走了,他还急着去进攻运输舰队,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竟然与如此有价值的目标擦肩而过。

    “他们去进攻运输梯队了,不知道乔治能有多少手下能活下来,这仇我一定要报。”坎宁安额头青筋暴跳,咬牙切齿地说道。

    “唉……”一船人都是唉声叹气。

    “还是先找个地方登陆吧。否则非死在海里不可。”彼得斯将征询的目光投向坎宁安。

    后者点点头,用无比沉痛的语气说道:“日本飞机还会再来,必须散开来……天黑以后就容易脱身了。”

    坎宁安估计得不错。他的新朋友巴顿此刻的遭遇比他还糟糕,在距离海岸只有不到3公里的地方,那如恶魔般如影跟随的日军机群又到了,仅仅十几个架次的俯冲轰炸。一直兢兢业业为运输舰们担任护卫的4条驱逐舰就全被炸沉了。他的副官、两个机要参谋、司机均被炸弹夺去了性命,只有他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连半点伤也没有。

    本来按驱逐舰最高30多节的航速他是有机会先跑去登陆的,根本不会遇到第二轮攻击,但巴顿不想抛下自己的部队先逃命,仍然坚持和第二装甲师的大部队一起,宁愿用不到19节的速度缓缓奔向海岸。或许是上帝开眼,这一次运输梯队的运输舰们居然不出故障了。个个卯足了劲用最大航速朝海岸扑去——那里才意味着生路。

    可驱逐舰还是被击沉了,最后巴顿只能抱着一个不知道谁塞给他的救生圈无可奈何地跳了海。然后拼命向岸边划去。

    跳入海水后的巴顿才发现自己有多走运——亏得这是临近赤道的非洲之角,若在北大西洋,光12月那冰冷的海水就能把人冻死。不过即便这样,他还是忍不住连打了好几个哆嗦。年轻时的强壮体格、多年军旅生涯养成的注重锻炼的习惯终于在生死关头派上了用场,近50岁的人游起泳来速度居然不比年轻人差。为加快速度,他还奋力甩掉了脚上那双碍事的靴子。

    “救我……救我……”刚刚游了没多少,在他左前方10米处有一支手臂在拼命挣扎,脑袋在海水中浮浮沉沉。

    “坚持住伙计。”巴顿奋力一甩,将自己的游泳圈甩到了对方跟前,“抱住这个……”

    绝望中的人死死地抓住游泳圈,过了一会才把头探出来,大口大口地吐出海水,连连喘着粗气。

    “伙计,不会游泳可不行啊。”巴顿紧紧游了几步后也扒到了游泳圈边上,俏皮地调侃他,“这也应当是作战本领。”

    “哎,我是犹他州的,当兵前连海都没见过,今天真谢谢你了,否则非死在这里不可,这该死的日本鬼子。”对面的下士一边时断时续地说话,一边艰难地转过头,想看清楚救了他的人到底是谁。

    “啊……你是巴顿将军!”他忽然惊叫起来。

    “没错。”

    下士手忙脚乱地想把游泳圈还给巴顿,结果还没推开,只刚刚放手身子就一头往海里栽去,巴顿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

    “别逞能,游快点,不然真会死在这里。”

    “谢谢,谢谢。”他不停地表示感谢——不但有人救了他,而且还是巴顿将军本人。

    奇耻大辱!真是奇耻大辱!

    巴顿没在意救人这件事情,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他心头涌起的完全是对今日遭遇的切齿痛恨,还有就是对下一步行动的担忧——日本人的飞机还盘旋在头顶呢。

    他看得很清楚,虽然每艘运输舰都有官兵自发操起高射炮和机枪对空射击,但显然他们并不是飞机的对手,空中扫射的火力异常凶猛,美军官兵前赴后继地倒在高射炮位上。

    渊田美津雄也被运输舰突然冒出来的对空火力弄得心烦意乱,不过虽然这种火力给飞机造成了不大不小的麻烦,但他还得感激这些反抗火力的存在,让他可以名正言顺地用火力来压制而不是用炸弹击沉——否则飞机一路看着美国人抢滩登陆的痕迹就太明显了,难保美国人不想到其他方面。

    “砰”的一声,一艘1.2万吨的运输舰舰首重重地撞击在浅滩上,然后就开不动了。

    “搁浅啦……跑吧!否则全得死在船上!”

    一批又一批的美军士兵冒着空中火力、顺着绳索跳入了海水奋力向岸边游去——虽然运输舰搁浅了,但现在的水深淹没一个人依然是绰绰有余的,他们必须尽快逃到岸上去才能求生存。越来越多的美军士兵跳出运输舰向岸上逃跑,除他们随身携带的野战背包和步枪之外,其他什么物资都带不了,只能无奈地放弃,甚至很多人连步枪都没带,跳下水就跌跌撞撞地朝滩头奔去。

    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军爬上浅滩向内陆扑去,渊田美津雄的主要攻击目标终于转移,没继续对付运输舰,而是开始扫射、轰炸滩头的美军。刚才被巴顿搭救的下士也想尽快奔到滩头去,但却被眼疾手快的巴顿一把抓了回来并示意他继续抓住救生圈,同时隐蔽在一艘运输舰的末尾,不远处就是螺旋桨的位置。

    “千万别急着上去,那里会死很多人——飞机会优先攻击上岸的目标。”

    “可……他们不都上去了?”下士疑惑地问道,“如果上去危险的话,军官为什么不阻止他们?”

    “阻止?拿什么阻止?求生是人的本能,他们见到了太多在水里挣扎的同伴,只有陆地才会给他们安全感,所以一定会尽快爬上去,别说普通士兵,军官们现在也是一样。”

    “这个……”下士一呆,但还是忍不住问道,“将军们不应该下达明确命令么?”

    “早上猝然遇袭,能为舰队找到一条抢滩登陆的逃生之路已很不容易了,整个队伍全乱套了,连我自己都掉在水里,乱哄哄地谁还顾得上谁?”巴顿苦涩地一笑,“而且,我现在说话还管用么?除你之外,现在谁还能认出这个丢了帽子、没了靴子,浑身上下一片湿透,狼狈得像一只落汤鸡的人是一位将军?我大喊大叫的话只能让自己成为敌机射击的靶子。”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看到上岸的士兵一片片被敌机撂倒,巴顿还是忍不住大呼起来:“散开……散开……躲在水里,躲在水里,别急着上岸,别急着上岸……”

    只有最聪明的战士才领悟到这样大咧咧扑上去登陆是死路一条,在接近滩头的地方抓住礁石或别的什么东西让自己沉下去,只露出脑袋来的隐蔽做法才能有机会救自己一命。当然,更聪明的长官会让士兵们躲在船舱里别出去,甲板的厚度足以防御子弹攻击,搁了浅的运输舰也不再害怕炸弹攻击。在这个方面,英军比美军强得多,因为他们的军官大都有过敦刻尔克撤退的经验,知道在飞机肆意进攻时暴露在滩头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40多分钟之后,倾泻完所有弹药的渊田美津雄心满意足地率队离开了,在刚才这轮进攻中,1000多名英美官兵倒在了滩头,海面上、沙滩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他们流出的鲜血将海水染得通红——活脱脱一个修罗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