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四十八章 非洲之角(4)
    8:57分,当最后一架舰攻发射完鱼雷后,第一攻击波完成全部攻击任务在渊田美津雄的率领下返航了。这一次进攻收效虽然还算显著,但在美军掩护战斗机和舰队防空火力夹击之下,损失不小,算上半途截击时损失的4架零战后一共损失了21架飞机,损失率将近18%,大大超过了渊田10%的心理预期。

    但对快速纵队而言,这场持续30多分钟的进攻仅仅是苦难的开始,因为由江草隆繁海军少佐率领的第2攻击波共110架飞机很快又将扑过来。

    在渊田美津雄完成任务返航的同时,突击者号航母放飞的攻击波也找到了日本航母编队并试图进攻,可惜他们中途先是被日本零战截击了一番,出发时共有18架f4f和18架sbd,分别损失了7架和9架,只剩下20架飞机,但就是这20架飞机依然勇敢地向日本航母扑去。

    日本舰队上空严阵以待的48架直掩机立即分出36架迎敌,可怜的美军攻击波还没接近日本舰队核心就陆陆续续被零战飞行员给揍了下来,其中表现最突出属笹井醇一中尉带领的小队(他因旺盛的战斗力被称为拉包尔贵公子,又绰号为斗鸡),4架飞机一口气包揽了9个战果,气得其他没抢到成果的飞行员在空中哇哇大叫。

    该小队原均系拉包尔航空队成员,不但参与了瓜岛航空绞杀战。之前还驻莱城与莫尔兹比港的美澳联合空军激战,全部顺利活了下来,作战经验非常丰富。对美军战术十分熟悉。在堀悌吉、冢原二四三搜刮优秀基地飞行员填补舰载机飞行员空缺时,该小队因技艺精湛全部入围,但笹井醇一谦虚地表示本小队技术最突出的并不是他,而是海军少尉坂井三郎——只是这家伙现在负伤了还在休养。

    为增加说服力,他举了一个例子:在几个月前与美澳空军激战期间,坂井三郎曾与僚机西泽广义、太田敏夫追击美军轰炸机到敌机场上空,不但击落了敌机。还得意洋洋地在美军面前展示了三机编队垂直回旋三次的特技表演,次日美军轰炸机再次轰炸时不失幽默地投下了大意为“昨日贵军飞行员前来表演精湛飞行美技,未能出迎实失礼数欠缺。冀请再度大驾光临,我军必隆重欢迎”的信,三人因此被笹井醇一训斥一顿,但坂井三郎等人的名气却打响了。

    冢原二四三自己也是担任过航空战队长官的人物。对坂井三郎的故事很感兴趣。在看过他以往战绩后非但没嫌弃其现在受伤后右眼失明,反而让参谋写信鼓励他好好恢复并邀请其上舰作战,还安慰说:“丢一只眼睛算什么呢?你看我少了一只手不也照样当舰队司令官?”在等级森严的日本军队中,一个中将能在信中如此和颜悦色地和一个少尉说话实属难能可贵,坂井三郎立即表态愿意加入舰队,联合舰队出发前随同担任了后备飞行员。事实也证明了他的能力,虽从未在航母上作战又是右眼失明,但他在新入役的龙凤号上训练时。仅仅半天就熟练掌握了起降要领,3天后已看不出是新上舰飞行员了。

    在笹井醇一小队击落9架敌机后。剩下的32架零战只能对付其余11架,堪称狼多肉少,不一会儿这批美军飞机全部给干沉在波涛汹涌的印度洋里了,而他们的收获少得可怜,翔鹤号吃到了一枚近失弹,2门高射炮损坏,在炮位上操作的水兵6死3伤,空战中的美国人也一败涂地,他们只击落了1架零战——飞行员跳伞成功后还被驱逐舰捞了上来。

    等到渊田美津雄的第一攻击波顺利返回各舰并补充油弹时,从索科特拉岛上起飞的英国打击力量才姗姗来迟飞抵航母上空,他们全是被慢吞吞的剑鱼给拖慢了脚步,刚才被4人组抢去了风头的零战机群看到又有人前来送死,立即扑上去进攻,抵近一看发现敌机中居然还有双翼鱼雷机混杂在里面,飞行员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虽然这批英国飞行员的技术比美国人强,但他们的飞机性能实在是太差了,无论管鼻燕、海飓风还是剑鱼都是老掉牙的货色,当初也就是意大利人不当心中了招成就了他们奇袭塔兰托的威名,在锡兰海战中就已注定是零战的盘中菜,现在再来而且数量还这么少就更不在话下。5分钟后,这群英国老式机纷纷被零战击落,只有一架剑鱼在射程外投下了鱼雷,但谁也没击中,飞行员带着满脑门的不甘心坠入了印度洋。

    9:16分,江草隆繁率领第二攻击波抵达战场,海面上一片混乱不堪,英美驱逐舰们正忙着从海里捞人,而整个快速舰队由于在第一轮打击中损失惨重,完整的轮形防空阵也没来得及布置完成,出现了很大的防空缺口,急得坎宁安和彼得斯直跳脚。不过江草隆繁并未急于扑下去进攻,而是先率庞大的机群围绕着整个快速纵队绕行了半圈,残存的f4f战斗机们被日本机群的举动弄糊涂了,误以为他们要去空袭西边正拼命向岸边逃去的运输船队,立即奋不顾身地扑上来堵截。

    江草隆繁报以轻蔑地一笑,先引诱这批f4f脱离舰队防空火力网,然后指挥承担掩护任务的零战们扑了过去,30余架零战一拥而上,在舰队防空火力网之外干脆利落地将仅剩的十余架防空战斗机全部消灭了干净。在底下观战的坎宁安和彼得斯脸色变了又变,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了对手的可怕——他们就像暗中窥视己方的恶狼,就等着本方露出破绽才扑上来!这批飞机的进攻目标根本不是运输梯队,依然是自己!

    猛烈的高射炮火又开始漫天飞舞,但由于对手的f4f已悉数被击落,掩护的零战机群可以腾出手来了,他们不慌不忙地扑下去用机枪火力压制各舰高射炮,然后舰爆和舰攻分成左右两翼同步展开进攻。江草隆繁自己则将目标牢牢锁定了体型最大、火力最猛而且还冒着黑烟的马萨诸塞号。但在马萨诸塞号外沿还有一艘塔斯卡卢萨号重巡洋舰(新奥尔良级)在护卫,直接扑下去攻击马萨诸塞号容易遭受交叉火力攻击,于是他决定先进攻这条重巡洋舰。

    他看到该舰右舷中部冒起黑烟,也看到了该舰向右-倾斜,便断定该舰在右舷有重大缺口,于是亲自率领3架舰爆扑下去,3机早已配合多次,技术十分娴熟,连续跟随进入航线并近乎在同一高度投弹后拉起,3颗炸弹接连命中右舷中部,爆炸中心点彼此间隔居然不超过4米,当即在右舷连开3个大洞,3个大洞串起形成了一个长7米,高2米余大洞,根本没法堵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海水疯狂涌进来,不到3分钟的功夫,这条万吨级条约型重巡洋舰便因进水过多而倾覆了。

    厌战号司令塔内,彼得斯顾不得其余战况,抓紧时间向坎宁安汇报最新情报:“长官,慢速纵队发来电报,他们离我们的距离大约1100海里,所有战斗机均已安排妥当,但哪怕挂载了副油箱之后,这些战斗机也飞不到这么远。他们提出一个建议,是否先飞抵肯尼亚进行燃油补给,然后再飞过来掩护舰队?”

    “难为他们有心,算了……”坎宁安苦笑一声,指了指外面仍然在疯狂进攻的日本舰载机,“等他们赶到时估计只能为我们收尸了,还是留着掩护慢速纵队吧,把指挥权移交给美国海军休伊特少将,请他全权指挥,当前增援任务暂停,后续作战命令请直接与南非或伦敦方面联系,务必把慢速舰队保存下来。”

    “是。”

    “肯尼亚方面的掩护机群派出来了么?”

    “设在蒙巴萨的海岸警备司令部半小时前报告准备好了飞机,但数量不多,只有6架b-25、9架英俊战士和8架金枪鱼可用,估计已从摩加迪沙起飞了。”

    坎宁安怒了:“他们能顶什么用?没有战斗机掩护的攻击机和轰炸机全是日本人的活靶子。飓风呢?喷火呢?”

    “可距离实在太远了,无论是喷火还是飓风都有腿短的毛病,挂上副油箱、从距离最近的摩加迪沙起飞也只能在舰队上空停留10-15分钟,如果去空袭日本舰队则根本到不了就得从半空中掉下来——这已是不考虑回程、直接让飞机在海面迫降的情况了,倘若考虑回程,则根本不用派。唯一能飞很远且又不必考虑回程问题的还有水上飞机——可他们用来反潜还凑合,反舰根本不行。本来还有一点战斧式,前两天从被沙漠空军调去支援埃及方向了……”

    “唉……”坎宁安恨恨地一拳头砸在墙壁上,无奈地长叹一声,“行动取消,让他们把飞行员和飞机保留下来,不要再给日本人送战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