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四十四章 出埃及(完)
    与英国人凄凄惨惨戚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截获舰队、接管整个亚历山大港之后,德国人被多到爆棚的物资给震惊了,这座城市现已成为了欢乐的海洋——大量物资正在迅速清点、验收或入库,随处可见喜气洋洋的德国官兵。万字旗在城市中央的市政厅高高飘扬,埃及人心情复杂地看着这批新的欧洲不速之客,目前看来德国人的军纪还不坏,至于将来,还是让政客们先去头疼吧。

    港口运输船上装载着大量的卡车、吉普车、航空汽油、高射炮、谢尔曼坦克、冲锋枪等装备,还包括小麦、面粉、糖、香肠、油脂、黄油、奶粉、蛋粉、奶酪等各类军需食品4万余吨,光缴获的斯帕姆肉罐头(午餐肉的前身)等各类罐头就有4000吨,船上还翻出了30万双军用皮靴——这玩意在沙漠地带不怎么好使,但在东线待过的德国老兵都承认不比德国自己产的高级货差,既轻便又暖和。

    凯塞林在意大利混得风生水起当然是有本事的,他一方面向意大利人承诺战后会给他们战利品,激发他们努力作战的精神,另一方面当机立断先发肉罐头——每人5个,军官加倍。下午时分所有留守在港口的意大利海军官兵都啃着香喷喷的肉罐头说凯塞林的好话,认为跟着德国人这一趟出来不亏。

    隆美尔是下午3点多从运河区赶回港口的,一到就急不可耐地去观看物资缴获。特别是他最关心的油料。

    结果让人大大松了一口气,地中海舰队储存在亚历山大港的重油一共40万吨,虽然安德鲁临走前命人打开了阀门。不顾环境破坏的风险向地中海里排放,但德军及时赶到并关掉了阀门,重油泄露的不多,还剩余近36万吨。而英军散布在亚历山大港的油料仓库一共有8处,结果只来得及摧毁了2个,有6个仓库被完好无损地被保留了下来,一清点居然发现近8万吨各类油料。着实让人喜出望外。

    粮食和后勤补给是英国人销毁比较多的,但即便如此还剩下堆积如山的物资,再考虑船上的那些食品。数量简直多到令人发指。

    现在开罗英军多达6万又有工事支撑,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对手,考虑到古德里安解决完第八集团军后不出3天就能大规模增援自己,隆美尔也不想操之过急的进攻。在部署完防线、安顿好部队、继续压迫开罗守军之后。他拉上高斯兴致勃勃地清点各类战利品。

    所有物资看后的感觉只有一个词语可以形容——震惊!

    望着琳琅满目的产品,隆美尔颇有些目不暇接的感觉——这一仗打得太合算了。一般缴获物资他只略微看几眼就放过了,但其中一艘运输船上发现的一大堆钢结构产品让他来了兴趣,因为谁也看不懂是什么,问工兵部队也似懂非懂。详细询问俘虏之后才知道那是英美标准的贝雷桥——利用高强度钢材制造的轻便标准化桁架单元构件,用专用设备可迅速拼装成适用于各种跨径、荷载的桁架梁桥,德国工兵虽也有这样的套路,但大多数时候是就地、临时取材。没美国人财大气粗直接准备好整套桥梁构件。

    依托说明书与图纸,工兵们用3个小时迅速建起了一座宽17米。跨度近100米的军用便桥,理论承载力40吨,结果在临时加固之后发现将近50吨的虎式坦克压上去也走得稳稳当当。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被俘船员没撒谎,这些东西确实不是给英国人的,因为沙漠里压根就用不到桥梁,只有红军才用得上这些家伙。隆美尔敏锐地意识到这批货物的价值,立即要求后勤处运回国内并准备仿制,特别还强调了一点,尺寸务必能和英美产品通用——后半句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到最后几个坦克、装甲车、卡车仓库检查时,饶是隆美尔已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那整整齐齐堆着的,散发着崭新机油气味的新坦克吓了一大跳,里面足足有180辆谢尔曼、60辆m3,还有800多辆各类军车——全是新的!甚至底盘号都是连号的。隆美尔当初穷疯了的时候连意大利人扔在沙漠里的破烂货都要拿回来用,现在看到这等宝库还能不欣喜若狂?唯独最后一个飞机仓库数量最少,因为船上搭载的只有拆解成零件状态的100多架p-39和p-40,其余库存飞机都被埃及空军搜罗去投入战斗了,但配件包括发动机、机翼什么的依然留下了一大堆。

    抚摸着这些新家伙,他对高斯笑了:“海因茨(古德里安)是多么幸运的一个人啊……要这些东西全给蒙哥马利运去,他非撞个头破血流不可。”

    高斯耸耸肩:“幸运与否不好说啊,他俘虏了这么多英国兵,还得供给他们吃喝,一下子多10万张嘴非吃穷他不可。”

    “这有什么……他不是端了英国佬的补给仓库?还缴获20多万部队的装备和物资,至于那些不要的东西和俘虏……”隆美尔撇撇嘴道,“他会甩给意大利领袖的,领袖最喜欢拉着俘虏和缴获物资去罗马展览。”

    “长官,经过清点,目前已缴获的装备足够武装5-6个师,8万人以上的部队,后勤物资可支持30万部队作战2-3个月。”

    “这个说法不对,确切地说应该是8-10个师,15-20万人。”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出入?”高斯愣了一下,好奇地问道。

    “这个……这个……”后勤处军官结结巴巴开了口,“我们还在其他地方发现了足有几个师的意大利装备……全被英国人当成破烂一块了堆着,这也能当缴获?”

    高斯“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他终于反应过来了,那些在历次北非战役中被俘获的意大利俘虏大部分都在埃及特别是在亚历山大港和开罗关着呢,另外埃塞俄比亚方向还有一部分战俘营。

    在亚历山大港最初遭遇重大变故、外面枪声一阵响过一阵的时候,德国战俘都在积极筹划暴动和越狱,而人数是他们几十倍的意大利战俘却无动于衷,温顺得如同绵羊,哪怕在英军和埃及守卫一哄而散时仍没想到反抗,只乖乖地缩在战俘营等待局势明朗。等德国部队去解救他们时,这批意大利战俘又纷纷攘攘说要物资、要补给、要待遇,甚至还有几个将军摆谱让德国人赶紧把军官请来说话,闹得伞兵们一个个头大如斗,干脆眼不见心不烦,用缴获来的武器武装被俘德军后将整座战俘营的管理权移交给了他们。

    虽然同在战俘营屋檐下,但被俘的德国人显然平时就看这批意大利软骨头不爽,看他们现在吵吵闹闹的样子心里更来气,不但不解救他们,反而借口甄别英国间谍继续封锁战俘营,甚至还用英国人留下的机枪掩体架起了火力线,然后到中午供应午餐时又出了事——英国人的供应体系一早上就崩溃了,后勤处面对一下子多出来的几万张嘴也犯了难,他们连运河集团军的后勤安排都忙不过来,哪有心思对付战俘营?结果这批意大利人被结结实实饿了一顿。

    这下可捅了马峰窝——老子当英国人战俘时都没挨过饿呢!

    傍晚时分事情闹大了,意大利人吵吵闹闹要“暴动”,气得德国守卫们抄起勃朗宁机枪对准营地门口的空地连续射击警告后才把骚动压制下来,结果意大利人连晚饭也没能吃上,事情最后一直闹到隆美尔这里。

    说起意大利俘虏,隆美尔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他问道:“那些该死的意大利人还在闹么?”

    “恢复供应以后他们老实了许多,不过……”后勤军官偷偷看了一眼隆美尔,“他们嚷着要去找领袖告你虐待他们,还要告古德里安将军,是他将意大利部队丢给英国人俘虏的。”

    “这么不老实就多关几天吧!他们不是要告我吗?好!我到时候让领袖到战俘营来倾听他们的抱怨。”隆美尔朝高斯扮个鬼脸,一本正经地说道,“不着急释放他们,肯定有英国奸细混在里面才煽动闹事……要仔细甄别一下……嗯,可以请盖世太保出面。”

    最近的盖世太保还远在东线呢,再请他们来估计埃及都拿下了。高斯想笑实在又笑不出来,只劝说道:“这不太好吧,过两天领袖来了面子挂不住,而且将他们重新武装后对付开罗英军也会有点用。”

    “他们只会坏事,在战俘营关了这么久估计连最后一点锐气也消耗殆尽了,指望他们还不如等海因茨过来支援。”隆美尔气鼓鼓地骂了两句,又踌躇满志地告诉自己的副官,“拍电报给元首和领袖,我请他们明天傍晚在亚历山大港用餐——全套美国援苏物资,至于意大利战俘,让领袖去解放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