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二章 昆古尼尔计划(1)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永恒之枪(gungnir):由侏儒打造而成,枪尖刻有卢恩文字(乳ne),枪柄则由世界之树(yggdra私1)的树枝做成。`当奥丁掷出时,会出划越空际的亮光,地上之人称为“闪电”,投出后必定命中;此枪同样是神圣的,一旦对着此枪誓,便永远不能再反悔……

    ——以上来源于世代流传的北欧神话

    1942年12月9日,星期三——这一天是北欧神话中奥丁的主日,也是昆古尼尔计划(又称大计划)动的第一天。对于这个在北非登6的计划,霍夫曼本来想恶作剧地命名为“霸王”的,后来征求了一圈意见,有人提议叫昆古尼尔计划——认为这是刺透英美封锁体系的关键一枪。霍夫曼表示了认可,为了保密,内部也叫做大计划,而12月9日正好是d日——这个称呼被保留了下来。

    但与历史上诺曼底登6不同,大计划的d日虽然也收到潮汐、风向与天气的影响,但在最开始并不是一个确切的日子,因为他受制于两方面的因素——第一,北非英军的驻扎与防御情况;第二,日本联合舰队的出动情况。只有这两个前提条件解决了,真正的d日才会到来。所以别说是古德里安搞不清楚指令何时下达、到底何时登6,就连霍夫曼自己都不知道会在哪一天。

    眼下,真正的d日已经来临了。

    中午时分,霍夫曼在最高统帅部总参谋长凯特尔元帅、6军总参谋长蔡茨勒上将、最高统帅部作战局局长约德尔上将的陪同下,在48架战斗机的护航下,乘坐专机秘密从希腊飞到了克里特岛上,岛上现在已变成了一座大军营,3个多月前从东线抽调出来的大德意志装甲师、党卫军第5维京装甲师(前两个师本来都是装甲掷弹兵师,利用该机会升级成了装甲师,坦克也全部换成了新的4号g)、第2o摩托化步兵师和伞兵旅早已摩拳擦掌、整装待了。`

    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不仅进行了充分的增补与装备完善,还利用克里特岛进行了针对性的两栖登6实战训练与演习,由于高度保密的需要,谁也不知道这样秘密而庞大的兵力囤积在这个岛上。就连近6万人官兵也不清楚自己真正的目标是哪里,除了极少数高级军官知道会去北非登6外,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为执行“海狮计划”登6英国在做准备。

    而整场战役的最高指挥官,整个昆古尼尔集团军的司令官的人选也大大出人意料,是销声匿迹了许久、传闻因他涉及叛国集团而已被秘密囚禁甚至绞杀了的“沙漠之狐”埃尔温-隆美尔元帅。而此刻在隆美尔旁边站着的则是原非洲军参谋长高斯少将。

    下了飞机的霍夫曼紧紧握住隆美尔的手:“埃尔温,你受委屈了。”

    “不!元!这件事让我变得更成熟了。”隆美尔站得笔直,目光中透露着坚毅。

    霍夫曼又和高斯热情握手,不但向凯特尔等人夸赞了他的工作,而且还一语双关地对隆美尔说:“恭喜你有一位好参谋长!”

    “是的,元,我从未如此幸运可以得到高斯将军的帮助。`”

    高斯原是工兵将军,生于东普鲁士,他年纪比隆美尔小,工作起来不仅心细如而且能统领全局。在他临到非洲前,施特莱彻将军曾警告他说:“你能忍受隆美尔的时间不会太长。”但高斯的适应性过了任何人的估计,他同隆美尔相处得很好,他把隆美尔看作一个淘气的大孩子,从来不激怒他。他默默干着被隆美尔忽视的一切基础工作,填补对方身上过多的漏洞,制订既符合隆美尔性格,在战术和后勤上又行得通的一切方案。霍夫曼既然挑选隆美尔出任指挥官,就不能不把高斯搭配给他。

    有关隆美尔的种种传闻其实不太离谱——他住进柏林的6军医院之后便被严密看管起来,别说没有霍夫曼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去探望他。就算有人想去探望多半也会被吓得够呛。因为多数时候隆美尔并不住在病房里,而是在医院地下停尸房旁的一个房间里,一个终年不见天日、阴森森透着邪气的地方——那里成了隆美尔的临时指挥部,他和高斯两人。再加几个知根知底、自愿跟随的校级军官组成了极为精炼的参谋班子,而在外面他们全部被贴上了叛国集团的标签。

    这样的鬼地方约德尔将军只来过一次,第二次再也不敢来了,但隆美尔一直在里面呆了整整2个月,直到最后1个月,有关叛国集团的传闻与风声变得淡薄后。他才秘密率领指挥部赶到克里特岛上。

    隆美尔要为自己的命运抗争!

    这次叛国集团事件中最让他痛心的不是元对他的训斥和意见,也不是对施陶芬贝格这个老部下的看走眼,而是军官团中大人物对他的看法。身为6军元帅这样的高级军官,隆美尔自觉平时对其他老军官团也算是恭敬和客气,但叛国集团中所有被判决有罪的元帅和将军们都有人求情,甚至连路德维希-贝克这样的主谋分子都有人劝元放他一条生路,说他只是个糊涂蛋而已,永远成不了事。唯独他这个当年的元警卫队长、法国战役的装甲英雄,在非洲被骤然提拔成为元帅的高级军官没有一个大人物为他求情——仿佛他是罪有应得似的!

    世态炎凉、人情冷热,身居高位时往往看不出来,只有在落难时才能知道谁是朋友,谁是君子。隆美尔志满意得的时候在政界、军界有很多朋友,但在他出事后只有高斯,这个以前和他搭档、后来因为患病回国休养的非洲军参谋长坚信他是冤枉的,一直为他东奔西走哭诉喊冤,甚至不惜面对其他军官团老派军人的冷嘲热讽而犯言直谏,事情一路闹到霍夫曼这里,后者早就在暗中观察高斯的动静,面对这种情况正中下怀,大笔一挥,将有“同党嫌疑”的高斯也送到了6军医院“监禁”起来——这下就更没有人敢为隆美尔喊冤了,哪怕加兰德这样的直性子,也只敢来看望隆美尔一次而不敢多说些什么。

    霍夫曼本没有惩治隆美尔的意思,但后者身上的毛病实在不少,需要好好借这次事件压一压。隆美尔和古德里安的性格很像,脾气耿直、人缘很差,但古德里安与他相比有一点好,不会吹牛说大话,隆美尔却常常因为这一点在很多微不足道的小事上栽跟斗。固执、不听人劝、屡屡冒险固然成就了沙漠之狐的赫赫威名,但造成隆美尔失败的也正是他性格中的这些因子。霍夫曼清楚地知道,隆美尔与负责北非事务的凯塞林元帅关系很不融洽,特别是隆美尔仗着有希特勒的宠爱和撑腰,经常背着凯塞林自搞一套,后果往往十分严重,然后一旦出了问题就是相互推诿与扯皮,这样的无厘头官司经常闹到柏林,大多数时候凯塞林元帅的意见都是正确的,但在隆美尔的胡搅蛮缠之下,希特勒通常是各打五十大板了事——霍夫曼可不想犯这种无原则迁就的错误。

    除隆美尔自己的毛病,他的夫人也很有问题,简直是妇人干政的典型,甚至比经常指手画脚的戈培尔夫人还令人讨厌。在历史上,在驻守大西洋壁垒并担任b集团军群司令官时,隆美尔太太露西同高斯太太生了激烈的口角,就为这点事,她一直向隆美尔吹枕头风,使后者撤掉了高斯参谋长的职务,离开了高斯的统筹与协调,隆美尔什么事也干不成,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因为老婆的几句话被隆美尔赶走了,然后参谋长换成了德奸汉斯-斯派达尔——就是这个人以迟疑、观望、动摇、拒不增援的行为最终葬送反击诺曼底登6的希望,并用这样的投名状在战后成了西德国防军的总参谋长。在这个时空里,他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作为密谋集团的一员,虽然有龙德施泰德和凯特尔为他求情,霍夫曼依然毫不犹豫地送他上了绞刑架。

    隆美尔在历史上是否真的参与了72o事件尚无确凿证据与定论,但霍夫曼从自己的立场出认为,类似隆美尔这样性格有缺陷、耳朵根子特别软的人,面对自己信任和推崇的部下(施陶芬贝格)的劝说,再加上对战局悲观失望与内心积压着的不满,他在这件事上绝对是知情的——谋害领袖这种事,别说参与或表示赞同,哪怕明确表示反对却知情不报依然都是重罪,因此希特勒赐他一个“自杀”严格说起来不算是过分。这次“叛国集团”事件暴露得更早一点,隆美尔估计是真被冤枉的,但霍夫曼依然用整件事情给了隆美尔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而且还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计划保密。

    现在,隆美尔的命运得到了挽救,而且还与高斯有了患难与共的交情,对她的太太露西也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