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十四章 惊喜(上)
    ps:我是兼职写书,最近写作时间不定时,所以更新也没法定时,向各位读者表示抱歉,我尽力做到每天2更。

    昔兰尼加高原的地貌很复杂,是多种地貌的杂居形态,有的地方看着平坦,但只要上去就知道下面是流沙,踩一脚能一直陷到腹股沟,甚至悄无声息地把人吞没,有的地方表层是沙漠,但下面却是风化岩层,这种岩层非常坚固,用工兵铲和镐头根本无法挖步兵战壕、反坦克壕和炮兵阵地;只有不多的地方撇除沙子之后才是便于修筑的土层。为了有效应付岩层,多年来殖民利-比亚的意大利人率先引进了空气压缩机带动的凿岩机,在石板上开凿出了工事、火炮阵地和机枪掩体,为确保主阵地安全,他们还在阵地前方埋设了大量的防步兵地雷和反坦克地雷。

    古德里安对自己的防线很有信心,似乎认定了凭波兰旅和法国旅打不进来,威斯特法尔、梅林津等人虽然将信将疑,但并不认为这种应对是错的——蒙哥马利只叫波兰人和法国人上场确实透着很浓的阴谋味,老成持重的拜尔莱因不放心,特意发电报给防线中枢的飞行堡垒装甲旅,让他们做好随时顶上的准备。

    虽然意大利人对托卜鲁克防御体系的整体设计称得上完善,挖掘的军事工程也算得上充分,但他们的战斗意志和经历实在配不上一番辛苦之后才造就的防线——这些工事当初在他们手中并没有守住多少时间,轻而易举地就让英国人给占领了。倒是隆美尔在进攻托卜鲁克要塞时,英国人利用这些工事坚守了很长时间,给非洲军团造成了不小的杀伤。若不是隆美尔巧妙地迂回攻击、包抄第8集团军的后路兼之坚守要塞的英军克洛普将军自己丧失了信心而率部投降,托卜鲁克要塞绝没有那么容易打下来。

    现在,坚守阵地的部队轮到了德国人,担当防御任务的第21装甲师信心满满——虽然他们是装甲师,但德国装甲师的步兵可不弱。唯一不太有利的是英国人熟悉这段防线,知道哪里可能会有坚固阵地——即便非洲军能完善优化防线体系也没法另起炉灶在另一种地貌特征上构建起工事来。

    非洲军指挥部里所有人都以为古德里安让21装甲师在东部守住阵地的目的是拖住英国人,主力部队明天还会继续沿着今天的突破口扫荡两翼英军——这应该是长官准备给蒙哥马利的“惊喜”。但古德里安下一个指令却让他们愣住了:“把部队收回来,我们换个方向,准备向南进攻。”

    向南?

    这似乎是一个很难让人理解的决定:向西打是乘胜追击。利用已撕开的缺口破坏英军整条防线,向东打是针锋相对,有效应对英国人发起的进攻,可向南打是什么意思呢?

    梅林津不解地问道:“今天占领的阵地呢?”

    “让给新西兰人或者澳大利亚人——如果他们想要的话。”

    “什么?您不准备沿着缺口包抄左右两翼了?”拜尔莱因急了。“这是我们好不容易才打开的缺口。放弃了多可惜,我认为应该乘胜追击。”

    “不!不能这么干。”古德里安在地图上画了两个箭头,“倘若我们这样杀出去了之后会发生什么?”

    大家迷惑不解:会发生什么?不就是趁势包抄左右两翼然后席卷敌军阵地么?

    “兵力呢?21装甲师不能动,伞兵旅要守卫要塞,飞行堡垒装甲旅要担任预备队……”古德里安点点沙盘上第4和15装甲师的小旗,“甚至连虎式重装甲营都不适应长途奔袭,唯一能动用只有这两个装甲师,不过3万多人。300多辆坦克,不可能席卷西线英军的。到时候他们派2个师缠住我们。然后其余部队往中间一断,你们看会发生什么?”

    作战处长威斯特法尔率先从古德里安随手画的箭头那里看出了门道:“那样敌人就把我们2个装甲师和其余部队分割开来了。”

    “作为兵力少但战斗力强的一方,分兵是我们决不能犯的错误,蒙哥马利的战术从根本上说就是错的——他不应该围绕我们的防线构筑一个包围圈,他最应该做的是将自己部队凝聚成一个拳头,然后不断冲击我们防线上的薄弱点,用连续不断的轮流进攻消耗我们的实力。”古德里安阐述了自己的观点,“10万对峙30万勉强可以接受,如果他准备牺牲10万人,我们可能也要伤亡3-4万人,你们猜那时候会发生些什么?”

    这么一解释众人就理解了:非洲军如果少了3-4万就维持不住目前这么大的战线,只能被迫收缩,然后英国人就能逼迫得更紧——假如蒙哥马利不惜一切代价采用这种兑子战术,第八集团军死掉20万人之后还能剩余10万,那时候非洲军恐怕只能剩2-3万人了,根本就构不成对敌人的威胁更别说守住托卜鲁克。

    “那他为什么不这么干呢?”

    “第一,他舍不得付出这么大代价,因为他不知道元首会不会持续给我们支援,英国人上次打意大利人打舒服了,不想用这种血肉模糊的消耗战;第二,英国人在等待援兵——国内转来的情报你们想必也看到了,又有将近10万英美联军取道好望角准备登陆埃及,他们是蒙哥马利的坚强后盾。”

    不顺着缺口继续进攻的道理立即就解释清楚了,但大家依然满腹狐疑——为什么要向南而不是去东面迎头痛击英国人?南部不仅敌军众多,而且容易遭受东西两翼敌军的合围——在此前三周的试探性进攻中,非洲军向南打已不止一次了,每次都是撕开缺口然后因为英国飞机和部队赶来堵漏而被迫放弃,对于古德里安依然坚持向南打,大家觉得不太能接受。

    “因为敌人动了啊……西部少了一个师的蒙哥马利会从南部抽调部分兵力去支援西部防线,如果我估计得不错,至少要调走一个旅,同时既然他在东部进攻,那么他还可能再从南部抽调兵力,而我们的兵力却不会少,重装甲营晚上修复完毕之后明天依然可用于该方向的突破。”古德里安笑着安慰众人,“他打他的,我打我的,我们必须集中优势兵力进攻,能不能突破防线我不在乎,我只要消灭英国有生力量,如果能再吃掉一个师就完美了,那就意味着离‘大计划’真正发动的日子不远了……”

    说起“大计划”,众人的心头不禁火热起来,露出满脸憧憬……

    为抓紧时间,下午4点钟开始,波兰旅和法国旅在蒙哥马利的命令下,顺着炮火弹幕中向阵地猛扑过来,掩护并配合他们进攻的还有40多辆坦克。其中一部分是丘吉尔步兵坦克,还有一部分是格兰特将军——这种拥有2门火炮、体型巨大,但转向不太灵活的坦克在屡屡被t-34们教训后,被英国人认定为更适应掩护步兵进攻而不适合装甲战。

    瓦尔斯特中将忠实地秉承了古德里安的命令,没动用一辆坦克,连88炮也只用了四分之一,围绕各处阵地与当面敌军展开了厮杀。

    指挥部里,蒙哥马利焦急地等待着西部防线堵漏和东部进攻的消息,他需要根据各方面情况进展来安排下一步行动。

    “长官,第七装甲师的缺口堵住了。”德-拉甘兴奋地跑来,挥舞着电报说道,“新西兰第2师与澳大利亚第9师已会师并联手堵住了缺口,同时挽救了第七装甲师的后卫部队与溃散人员。”

    “他们与德国人交手了么?”

    “交手了……彼此间进行了坦克交战,损失情况差不多,谁也没占到便宜,不过无论是新西兰人还是澳大利亚人都没有报告说遇到那种超级坦克……”德-拉甘现在吃不准兰顿少将汇报的情况是否真实,也不便妄下结论,只讲述了最新战况发展,“德国人是主动撤退并脱离接触的,我们的军官考虑到恢复阵地、收容人员的需要,放弃了追击。”

    “第七装甲师还剩多少实力?”

    “2个装甲旅损失惨重,大约还剩近20辆坦克,炮兵们大部分都在,不过火炮基本丢光了;步兵大约损失了4-5个营,还有一些其他作战人员损失——总体而言,我们大约损失了5000人,180余辆坦克和100多门火炮,另外……”德-拉甘的声音变得很愤怒,“还损失了后勤中转基地,我们的人没来得及销毁它们,物资估计要被德军抢光了。”

    “这是渎职!这是犯罪!”蒙哥马利一拍桌子,怒气冲冲地吼道,“为什么不销毁它们?为什么不安排可靠的力量守卫这些物资?这些东西不是第七装甲师一个师的,是10万人一个季度所需要的物资,是大英帝国千里迢迢从本土和加拿大、南非、澳大利亚、印度等自治领运送过来的,是我们的后勤部队顶着敌机空袭、躲过了无孔不入的潜艇攻击,又费尽千辛万苦从亚历山大港搬到这里来的。他们倒好,一个白天就丢得精光,还丢给了德国人,这给敌人省了多少事?——我们变成古德里安的补给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