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十一章 虎之初战(下)
    隆隆的履带声是虎式坦克驶过的声音,他们带领着t-34和4号g们开始向纵深突破,虎式虽然冲在最前面,但他们的速度不够,很快t-34和4号们就把他们甩开了并径直向两翼拓展——这是新战术下对中型坦克的运用,虎式是攻坚突破的主力,不是纵深追击或侧翼包抄的主力。

    即便如此,所有虎式车组成员仍然对自己的座驾非常满意,厚重的装甲给了他们充分的安全感,由88mm高射炮改造而成的坦克炮又使坦克拥有了无与伦比的杀伤力,机动能力也勉强过得去——两层交错重叠负重轮虽加剧了维修难度,但也妥善提高了泥泞道路的通行能力,类似今天这种地形能顺利通过,完全就是这种双层交错重叠负重轮的功劳。说到机动性也要看和谁比,比4号和t-34的机动性当然是远远不如的,可比起玛蒂尔达、kv那种笨拙的重型坦克,虎式就灵活得如同一头真正的猛虎。

    “各车组注意,各车组注意,左翼3公里前方有英国重型坦克出现,比较难啃,t-34呼叫我们支援。”

    “收到。”科尔曼少尉大手一挥,“全排左转,向前突击,准备与英军坦克交火。”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502重装甲营第2连三排的5辆虎式开始了隆隆行进,又过了半分钟,本连其余两排坦克也开始跟上,一共17辆虎式坦克向前扑去。

    各车组很快就从瞭望镜里看到了与t-34和4号们打得热火朝天的英国坦克。一部分被辨认出是谢尔曼,还有一部分则一时间分辨不出型号——后来才知道是丘吉尔vi型。左右侧翼已有几辆t-34和4号在冒着烟了,与他们相伴的还有一些谢尔曼。从数量上来看,德军似乎还少于对手,科尔曼收到的唯一情报是这批不知名坦克前装甲很厚——比玛蒂尔达厚多了,t-34和4号们不太打得动,需要绕到侧翼包夹,但现在场面上至少有80多辆英国坦克在驰骋冲击,本方也没数量优势。包抄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才想到请求虎式增援。

    “幸好全连都上来了,否则光我们排也不行。”科尔曼一边庆幸。一边迅速下达了指令,“自由射击!”

    他的命令刚下达,同车的炮长已观瞄好了距离,吼道:“距离1200米。放!”

    轰的一声。偏离。

    “该死,偏左10米……继续!”科尔曼马上通报了情况。

    虎式坦克的炮塔是液压驱动,动力从主变速箱输出,炮长通过脚下的踏板控制炮塔旋转,本身旋转速度不快,真实历史上的虎式炮塔一秒钟只能旋转6度,全部转一圈需要一分钟。经霍夫曼改良之后的虎式由于减轻了车重,变速箱剩余功率有所上升。每秒旋转速度提高到了介于7-8度之间。另外炮塔旋转也可以用手摇,炮长和车长使用手柄分别摇720转或595转就能让炮塔转一圈。若两人一起摇的话速度可加倍——这是为了防止液压系统损坏后坦克立即丧失作战能力而采取的备份功能。在重型坦克中,虎式的旋转速度算是比较慢的,但转速慢带来的优势却是高精度,炮长标准的转动流程就是先用液压转到大致方位,再手动进行精确瞄准——这也是为什么在1500米的距离上虎式依然打得准,这个距离换t-34早就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炮塔已转动到了大致位置,炮长拼命转动着手柄——这是个力气活,手上没点真功夫干不了这事。

    “轰”的一声,一辆被击中的丘吉尔立即燃烧起来。

    科尔曼看得很仔细:“好……完全摧毁了!”

    “各车组注意,虎式在1200米以内可以有效击穿敌装甲……”他迅速通过喉部通话器将消息通报了出去,各坦克军心大定,英国人的重坦克也不过如此嘛。

    “下一辆,距离1100米,放!”话音刚落,炮弹刚好从丘吉尔坦克的头上飞过。

    “太远了,靠前点!”

    又是一炮飞了过去,依然没击中,那辆丘吉尔坦克大概也觉察到危险临近,炮塔开始向这边调整了过来。

    科尔曼紧贴在火炮后面观察弹道,大叫:“没打中,再靠左一点!”

    炮长此时正充当炮手,他再一次瞄准这辆丘吉尔,没想到先被敌人击中了——“哐当”、“哐当”,三秒钟内连续两发75mm炮弹击中了车体,一发中了前装甲,一发中了炮塔,炮弹虽然被弹开了,但巨大的冲击力让车内众人全部东倒西歪、眼冒金星,脑袋撞在周边的钢铁家伙上隐隐作疼。

    “上帝保佑,我们的坦克安然无恙。”科尔曼一边惊魂未定地划着十字,一边赶紧朝驾驶员下令,“向右开,向右开……”

    接受命令的驾驶员拼命打着方向盘,让这个庞然大物向另一侧挪动起来,虎式的方向盘是德国重型坦克的特有设计,操控准确、比操纵杆来说省力很多,大大优于其他国家的重型坦克,代价当然是传动系统复杂化以及重量上升,对生产工时也有影响——霍夫曼本来犹豫要不要砍掉,但一想到德国装甲兵主要靠人机配合和战术能力吃饭,他最后没舍得下手,还是保留了下来。

    “哈……我们跑得比他们快。”科尔曼脱离了刚才被集火攻击的地段又重新观察起对方坦克来,发现这批铁乌龟的速度和玛蒂尔达几乎是半斤八两,远比不上虎式灵活。

    现在他顾不得找刚才向自己开炮的是哪一辆坦克,再一次瞄准了刚才三番五次逃脱本车炮火的那辆丘吉尔,利用这个机会,这家伙也向前挪动了40多米,炮长的眼睛对着瞄准具,精确地测定好了方位角和距离,按下发射开关后居然没反应。

    “该死,出了什么问题?”

    装填手立即打开炮闸执行退壳动作,弹壳从炮管后面冲了出来,但炮弹已没有了,大家面面相觑,后来才反应过来,这发炮弹居然卡在了炮管里。

    还没等科尔曼“立即排除故障!”这句命令下达,配合娴熟、训练有素的车组成员已按照条例操办起来:先是下降炮管,几秒钟内炮管就降低到近乎靠平的角度,炮长这时候已爬出了炮塔,在炮身右侧的轨道上拿到了分为三段的炮管通条,他迅速地将这三部分通条组装好,然后用尽力气将通条从炮口捅了进去,伴随着一声“哐当”声,炮弹被从炮管和炮闩中捅了出去,装填手又迅速塞了一发新炮弹进去,炮长一边重新分解通条并安置好,一边爬回炮塔,等等刚刚钻入炮塔,还没来得及合上舱盖时,一发炮弹就在炮口附近的位置爆炸——整套动作他要是再晚几秒钟就非报销不可。

    “再来……”

    又一发88mm穿甲弹击发了出去,那辆五次三番躲过进攻的丘吉尔这次终于躲不开了,前装甲被穿出一个大洞,惊慌失措的车组成员只能弃车逃跑。

    一个连虎式坦克的到来大大稳定了德军军心,随着一辆又一辆丘吉尔被击中报销,德军坦克们迅速控制了场上局面,打到最后还剩十几辆谢尔曼坦克时,他们放弃了行动迟缓的丘吉尔,居然率先脱离了现场,仅剩的5辆丘吉尔一边痛骂战友的背叛,一边只能竖起白旗投降。

    不过逃跑的谢尔曼们也没捞到便宜,他们大概忘了虎式在1500米距离上也是可以精确射击的,当他们掉头逃跑、把薄弱的尾部装甲暴露出来后,有3辆倒霉蛋被威力巨大的88mm穿甲弹击中,这批“谢尔曼”牌打火机们迅速燃烧起来,蓝色的火苗从通气孔中窜出,座舱中的机枪子弹劈劈啪啪地爆炸,坦克油漆很快被里面的高温烤得起泡,开始泛着绿色的小火苗,整辆坦克被烧得乌黑,一个乘员也没能跑出来,就算能跑出来也得被控制全场的德国机枪火力干掉。

    几辆投降的丘吉尔坦克上的乘员目睹了全过程,他们攥紧了拳头却一言不发,不知道是在痛恨同伴的逃跑还是在哀叹自己今后的命运。

    这场突如其来的钢铁碰撞被后世被称为古比井坦克遭遇战,英国第七装甲师第4装甲旅为了遏制德军进攻一共投入了94辆坦克进行战斗,全部是谢尔曼或者丘吉尔坦克,他们碰上的是德军17辆虎式和60多辆t-34与4号坦克,双方数量基本对等,也没太多炮兵或空中力量进行支援,结果却令人瞠目结舌,94辆英国坦克除9辆谢尔曼仓皇脱离战场、5辆丘吉尔被俘外,其余全灭(不过大部分可以修复)。德国方面只损失了11辆t-34和3辆4号g,被德国人倚为核心的17辆虎式坦克除1辆被英军打断履带而受损外,其余均安然无恙,而直接死伤在虎式炮口下的英国坦克却有47辆。

    一场47:1的战果,大大打出了虎式的威风和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