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九章 虎之初战(上)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1942年11月3o日,天气果然如气象预报揭示的那样,在托卜鲁克周围、昔兰尼加北部地区开始了天降大雨的过程,就可真是一件稀奇事,这里的雨不同于平原上的雨和森林中的雨,来得又迅猛又突然,落下来的雨点足有古钱币那么大,雨束又多又密集,白茫茫地倾天而下,在沙滩上留下一片片小坑。不久后小坑就汇成了水洼,水洼开始横溢,洪水汇入于河床,变成汹涌的山洪,席卷着枯树枝、牛羊的白骨和石块奔腾澎湃而下,冲毁所经过的一切:桥梁、山凹、道路。沙漠机场中因陋就简而搭建的跑道也被洪水冲坏,飞机无法起降。地堡、战壕等工事更是积水没膝,连站脚的地方也没有。12月1日,大雨继续下着,仿佛要把一年中的全部降水量都集中到这两天降完似的,不过雨量相比第一天已少了很多。

    借着雨水密集倾泻的当口,古德里安指挥部队秘密调整了部署,将大量的坦克、自行火箭炮连、搭载装甲掷弹兵的半履带式装甲车、追猎者歼击车囤积在了主要突击方向。在此前长达三周的进攻中,德军都把进攻方向先放在殖民地和英国盟友的部队身上,而且优先打击的是面向开罗方向的英军,他们的警惕性因此也是最高的,但这次非洲军的作战目标却牢牢锁定了面向摩洛哥方向的英国第7装甲师——这支有着沙漠之鼠称谓的部队、称得上是英军最强的装甲力量,也是在此前交手中受到攻击最少的部队。古德里安认为他们的警惕性最低,而先吃掉第7装甲师可以有效震撼整个第八集团军。

    虽然大家都相信虎式的威力,但也为这个趋强而击的方案捏了一把汗,古德里安本人却比他们有信心的多,他认为在没有意大利人扯后腿之后,如果排除双方空中力量再提供足够的物资与装备供应保障后,单纯就地面力量而言。`就他手里这点兵力足够干掉第8集团军了——现在,这样的好机会终于来了。

    “先生们,别担心,沙漠之鼠虽然狡诈。但在猛虎的威力面前,他们根本是不够看的……”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第一次参加这种高级别作战会议的吕德尔少校和梅克尔少校也笑了起来。

    虽然大雨带来了很多不便,不过双方却没有多少士兵抱怨这场大雨,德国人等来了他们迫切想要的降雨天气以利于进攻。而一直在沙漠中苦熬的英国士兵则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洗一次澡了,沙漠作战连饮用水都很成问题(倒是德军可以轮流撤入托卜鲁克去洗澡),更不必说洗澡这种奢侈的事情,看到雨水从天而降,很多人浑身都感觉瘙痒起来……

    大战开始前的工兵们是最辛苦的,他们要排除部队前进通道上的地雷,不过这场雨让他们的工作压力赫然减轻了——被雨水冲刷后的地表生了重大改变,地雷变得十分容易辨认,有些干脆就自己冒出了头,轻轻松松就能将他们全部干掉。到12月1日凌晨4点钟时,一条宽15o余米,足够坦克和其他装甲车辆编队通行的道路已被清理了出来。

    时钟滴滴答答地走过了6点,3颗绿色信号弹飞上了天空,德军猛烈的进攻开始了,打头阵的就是5o1和5o2两个重装甲营。5o1营1连连长诺尔德上尉一马当先,驾驶着那辆已涂成土黄色装甲涂彩的111号座车、带领5辆虎式率先冲出了阵地,咆哮着向英军阵地驶去,在他左右两翼,是其他虎式坦克组成的突击组。`在各突击组后面,则是t-34和装甲掷弹兵们,为最大限度地达成突然性,古德里安连炮火准备都没有上。直接就让装甲部队扑了出去。

    沙漠里的地形像海洋一样辽阔平坦,几乎没什么障碍物,只有一些起伏的沙丘和丘陵略微可以掩护一下部队行踪。因此这种战斗是高度依赖机动能力的战斗。双方装甲力量就像海上的舰队一样追逐、开炮,互相击毁对方,在缺少可靠的防御工事前提下,如果没有坦克担任防卫中坚力量。有再多普通士兵也束手无策。因此,坦克的数量与质量决定了战斗的成败,而今天这个优势显然是属于德国人的——在第七装甲师的正面,古德里安集中了2个虎式营和4个t-34营,坦克总数接近4oo,而他们对面的沙漠之鼠坦克总数不到2oo,无论是瓦伦丁、斯图亚特还是谢尔曼,哪一种坦克在质量上都不是德国人的对手。

    清晨时分,英军下士奎恩早早的醒来了,他是被冻醒的——空气非常潮湿,湿毯子越裹身体越冷,觉睡得一点也不踏实。他蹲在四处漏雨的帐篷中,浑身湿透,冷得抖,现在总算是明白为什么昔兰尼加高原上有那么多干河床了,在暴雨和干旱这两种极端气候的冲击下,昔日干得冒烟、土地块块龟裂的河床现在都变成了小河,有的河流量比他家乡的一些河流还大,在沙漠地区展现出来的一幕还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他正想伸伸懒腰,突然听到从东面传来低沉的引擎声,无数引擎——坦克的、装甲车的、半履带车的和摩托车的引擎声混在一起,仿佛一支变了调的交响乐,他大吃一惊,立即冲出帐篷,跳入积水的战壕向前扑去,想尽快赶到自己的岗位上——那是一门部署在阵地前沿的17磅炮,等他连滚带爬扑到岗位上时,远方已出现了好几个甲虫般的小黑点,不一会儿就变成了黑压压的一片向阵地扑来。

    “德国人!”炮组众人心头掠起一阵惊慌,凄厉的警报声也拉响了,那呜呜的尖叫声更让人心头虚,奎恩眼看着好多士兵衣冠不整地出了帐篷,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烂泥地里,脸已完全狰狞得变了样貌——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因为踩在石头上的刺痛。第七装甲师毕竟是训练有素的部队,猝不及防之下的反应依然挺快。

    观察哨看得很清楚,德军坦克稳步向前蠕动,履带声变得越来越清晰可闻。一堆堆坦克排列成一个个三角形的阵式,声势赫赫地向英军阵地逼近。冲在最前面的是虎式坦克,他们负责清理战场上的硬骨头,尤其是反坦克火力。德国6军武器局做过实验,英国人最新投入战场的17磅炮在15oo米以内具有很强的穿透力,对4号g也好,对t-34也好都可以一击必杀,但对付虎式就有些不够看了,而15oo米对虎式而言,称得上是一个相对理想的观瞄距离,基本上2-3炮就可以确保击中。

    现在,暴露在最前面的反坦克火力点已一片片被德国人在收拾了,可怜的17磅炮虽然威力强大,但却是个粗壮、笨重的胖子,必须通过其他车辆的牵引才能行动,根本不可能通过人力来移动它,但在路况如此之差的时候,别说轮式车辆根本动不了,有也是虎式的固定靶。

    “1点钟方向,反坦克阵地,距离16oo米……”诺尔德上尉冷静地告诉炮手方位与距离——雨水冲刷的另外一个好处是,原本依靠各种遮蔽的英军反坦克火力点不可避免地暴露了出来。

    “哐当”一声,一88mm高爆弹被塞进炮膛后迅击,准头高得离奇,轰隆一声过后,这门6磅反坦克炮兵被炸得掀飞了起来,用沙包堆起来的阵地立即变成一地废墟。

    目睹了全过程的奎恩来不及为战友默哀,炮组组长已怒吼着“射!”,他迅击了火炮,轰隆一声过后,对面的德国坦克还在隆隆前进,“偏左15米……”,又是一炮弹被击了出去,依然偏离了准头。现在德国人终于反应过来了,炮塔开始向奎恩这里调整过来。但英军炮组以更快的度调整好了方位角,奎恩几乎是下意识地将第三炮弹射了出去。

    “铛”的一声,炮弹狠狠撞在了虎式前装甲上面偏右的位置,车组成员大吃一惊,但那块1oomm厚,带有5o度倾角的匀质装甲显然经受住了考验,立即就将炮弹弹飞了,奎恩大吃一惊,他瞄了一下标尺,距离还不到145o米,这什么坦克?装甲居然这么厉害?炮长似乎也震惊于敌人的强硬,足足停顿了1秒钟才吼出下一个命令:“卧倒!”

    “怎么不打了?”奎恩想是这么想,身体的反应却不慢,当即条件反射般地扑倒在泥地中,混合着黄沙与污泥的雨水直往他嘴角和鼻孔里灌,可他没心情去想这些,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那88mm炮弹狠狠击中了17磅炮的护盾与炮架,那点可怜的钢铁当场被炸裂成无数零件,伴随着旁边大堆的肢体飞上了天,被震晕了的奎恩最终醒过来时现自己已成了后面跟进的德国装甲掷弹兵的俘虏,从对方口中,他得知其余炮组成员连同出“卧倒”命令在内的炮长都死了,他是唯一活下来的幸运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