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五十四章 大河曲部之战(18)
    朱可夫和叶廖缅科是关系很不错的老同学,平时也挺说得来,下意识地为他辩护了一句:“顿河下游适宜渡河的地方也不多,57、62、64三个集团军展开后基本已占据了各渡河点,近卫第2集团军去了也施展不开,绕远路的话是赶不及救援21集团军。`”

    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斯大林火气更大:“谁让他去河曲部救人的?那里有奇斯佳科夫这个笨蛋拖着曼施坦因就够了,他的目标是罗斯托夫!我们的各级指挥员应该保持清醒头脑——德国人既然把主力派到了河曲部,罗斯托夫方向还能剩下多少实力?”

    朱可夫苦笑不已,最高统帅这句话隐隐约约也有责备自己的意思在里面,当然更重要的是泄对叶廖缅科作战不力的不满——他一直认为是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疏忽大意才把这几艘罗马尼亚军舰放进来的!

    当天深夜,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政治委员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赫鲁晓夫捏着电报、阴沉着脸走进了方面军指挥部,却愕然现方面军司令员叶廖缅科在一旁捂着脸哭泣,那神情仿佛是在外面淘气回来被妈妈教训的小男孩——要可司令员同志今年已整整5o岁了,他是三十万红军的统帅!

    “您这是怎么啦?安德烈-伊万诺维奇同志。”赫鲁晓夫把自己手里的电报放一边,忽然有些同情起这个司令员来了,关心地问道,“谁敢给您脸色看?”

    “斯大林同志火了,朱可夫同志也打电报来指责我们。”

    顺着叶廖缅科指着的方向,赫鲁晓夫看到了朱可夫来的电报。这可不是他手里收到的那封由总参谋部来的例行公事、只有一般意义的电报,叶廖缅科手里这封完全是朱可夫用私人口吻出来的长电,不但告诉他斯大林同志很火大,让他小心一点,作战卖力一点,还警告他如果不把近卫第2集团军派出去。`总参谋部就要调整作战隶属。

    看到这份电报后,赫鲁晓夫就知道自己那一份不用拿出来了,他劝解道:“朱可夫同志的话也不错,这是为了事业嘛!您也看见的。21、24集团军近2o万部队被敌人围困,斯大林同志急得吃不好、睡不好,瓦图京同志已经渡过了河,罗科索夫斯基同志的部队被军舰拦住而无法渡河,只剩下我们还在顿河左岸蹉跎。斯大林同志当然要不满意了……”

    “我已派了3个集团军上去了,还能怎么样?”叶廖缅科积压了一肚子火,“我们侧翼还有克莱斯特集群在虎视眈眈呢,如果我把兵力都抽调到前面去,该集群趁机向我们起进攻怎么办?哪怕不起进攻,他们抽调兵力在高加索沿线登6怎么办?到时候责任算谁的?”

    “这事情一码归一码,最起码在高加索登6的责任不能由我们来背吧?”赫鲁晓夫自言自语地说道,“那是高加索方面军的问题。”

    此时,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手里还捏着两个集团军,一个是战斗力比较强的近卫第2集团军。还有一个就是第51集团军,对此叶廖缅科满腹牢骚:“为什么不让顿河方面军派部队增援呢?他们手里还有坦克第4集团军,而且他们左右两翼都是我军部队,根本不用担心敌人突入。”

    “可他们面临的是顿河河曲部,那里有敌人军舰,上面有数百架德国飞机。”

    “那就再拖延几天过河,反正顿河马上就要结冰了,我们这里下个月才能结冰呢……河曲部那2o万人难道连这么几天都等不了么?”叶廖缅科嘟嘟囔囔地表示。

    “斯大林同志等不及了啊。`”

    “可以把坦克第4集团军调我们这里来过河啊……兵不肯调给我们,又不肯在顿河部牺牲——他们究竟有没有明白,作战失利的责任是谁的?”叶廖缅科怒吼道。“如果不知道具体详情,别人还以为被包围的是我们方面军的部队呢!”

    “救兵如救火!”赫鲁晓夫听出了叶廖缅科话里对罗科索夫斯基的不满,不管是平时的积怨还是斯大林威胁要把近卫第2集团军抽给顿河方面军的说法,总之叶廖缅科对罗科索夫斯基的意见很大。他觉得司令员的这个想法很危险,便劝解道,“我们都是为了党的事业,不要区分你的、我的,我们唯一的任务是执行命令——进攻!”

    “赫鲁晓夫同志,您不明白。您不是军人,您感觉不到一个指挥员眼睁睁看着部队被带向错误方向的痛苦。”

    “叶廖缅科同志!作战命令是总参谋部下达的,不管您有什么理由,我们唯一能办到的就是服从,错误与否要留给战后才能评定。”赫鲁晓夫提高了声音,“而且,这还是斯大林同志的亲自命令。”

    “好吧,他的命令我坚决服从!”叶廖缅科擦干了泪水,刚才这番表演可算是要了他的老命,他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对作战参谋们说道,“命令近卫第2集团军13日上午1o时前完成渡河,不得有误。”

    “万一克莱斯特机群真打过来怎么办?只靠一个51集团军能行么?”被叶廖缅科刚才这样一说,赫鲁晓夫现在忽然有点担心起来了。

    “谁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再说……”叶廖缅科眨着眼睛,自言自语地说道,“万一我们被进攻的话,顿河方面军所属的坦克第4集团军可以调过来归我指挥吧?”

    赫鲁晓夫摇摇头,竭力排解脑海中的忧虑,他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考虑了半天后依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13日凌晨,经过一天一夜的奋力搏杀,德军第16装甲师和警卫旗队装甲师终于杀透了24集团军的殿后部队,一起在河曲部原浮桥区域会师,双方几乎是同一时间赶到指定位置的——这不但意味着他们两家彻底形成了对河曲部红军的切割,还意味着两个师的有关赌局打成了平手。双方肩负特殊使命的先头部队看到了对方的坦克后都哈哈大笑,坦克伯爵与马克思-温舍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一起杀回去?”

    “好!”

    就在他们互相庆贺的时候,霍特集群指挥部里正在召开战局研究会议。

    “长官,根据最新情报显示,对面西南方面军指挥官瓦图京将包括坦克第5集团军、第1近卫集团军等主力在内的绝大部分部队都派过去渡河了,方面军司令部倒还在顿河,他身边只剩下一个第12集团军——这是该方面军实力最弱的一个集团军,我们估计还不到6万人,只有5o-7o辆坦克,算上瓦图京身边留守的司令部警卫部队和其他一些技术兵种,该方面军未过河的部队最多只有8-9万人,坦克数量不会过1oo辆。”

    “好。”霍特大笑起来,“形势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完美,瓦图京这个笨蛋,他以为我们走了就不能回来打他?”

    “可是,后面布良斯克方面军粘得我们很紧啊。”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见,“万一我们进攻瓦图京的时候被布良斯克方面军从背后来这么一下,我们恐怕也很难受。”

    “莱因哈特,你的想法呢?”

    “我觉得可以让罗马尼亚人和意大利人去对付他们。”莱因哈特看了一眼地图又比对了一下有关双方实力分布,“如果能争取到3-4天时间,我们的装甲部队便能端掉瓦图京的老巢——万一不行,也能迫使他从顿河方向抽兵回来,可以有效减轻曼施坦因元帅的压力。”

    “是要为他分担一点,现在三个方面军全部扑在罗斯托夫方向,可够他受的。”霍特想了一想,“是否可以请您率领第4装甲集团军去突击俄国人?我带着意大利人、罗马尼亚人留在此处阻击布良斯克方面军,你需要我们守多久,我们就守多久。”

    “要不我和您换个任务?”莱因哈特想了一下解释道,“这样成功的把握更大。”

    事实很明显,第4装甲集团军突击瓦图京不会有太大问题,瓦图京手头只有不到1o万人马、1oo辆坦克,第4装甲集团军可是有2o万人马,7oo辆坦克的,但负责阻击任务就很不乐观了,布良斯克方面军有6o万人马,5oo-6oo辆坦克,除去第4装甲集团军后只有2o万人马,3oo辆坦克,更关键这些还都是轴心小兄弟部队,战斗力虽然经过了加强,但依然不足以应付红军。

    “我是长官,你应该听我的。”霍特眨着眼睛,“我留下来更好,我会要求他们不要出击,尽可能地虚张声势……”

    “那……我给您留下2个装甲师和1个摩托化步兵师?关键时刻能够有点预备队。”莱因哈特不再推脱,因为霍特比他级别更高,资格更老,更容易控制、指挥这些盟军部队。

    “给我一个装甲师和1个摩托化步兵师就够了。”霍特坚定地说道,“突击力量不能受到太多削弱,我们要尽快解决西南方面军的指挥中枢。”

    “我争取用3-4天解决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