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五十二章 大河曲部之战(16)
    在另外一个战场上,明白自己已上俄国人的当的勒斯曼心头冒火,在误打误撞之下居然挑中了瓦西里的飞机进行攻击,在打完七成的弹药后,他终于抓住机会成功击中了对方,瓦西里的飞机冒出滚滚浓烟向地面坠落,而来不及查看战果的勒斯曼快拉起,又向另外一架飞机扑去,准备迅解决当前敌人后去支援孤军奋战的京特-拉尔了。`

    瓦西里多年训练的技术终于救了自己的小命,眼看飞不回去了,他竭力控制住飞机向前滑翔,挣扎着在顿河左岸2o多公里之外的地方跳了伞,幸亏下面都是24集团军的部队,否则他也要像兄长雅科夫一样当了德国人的俘虏。

    在瓦西里成功跳伞之后,目睹京特-拉尔大神威获得3个战果的哈特曼终于被罗马尼亚人从水里捞了起来,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快被冻僵了,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要是对方的动作再慢一点,他就要变成顿河里的冰坨了。

    浑身瑟瑟抖的哈特曼一边快换穿干净衣服,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京特-拉尔的后续作战,只见对方越战越勇,在接下去的1o分钟之后用精妙的技术再次连续击落3架飞机,其中两架是sb-2,一架是il-4轰炸机。现在哈特曼终于看出一些门道来了,京特-拉尔的飞行技术比他好是确凿无疑的,但他驾驶的这架不知型号飞机也帮了很多忙,低空盘旋、横滚、翻转能力特别灵活与突出,别说笨拙不堪的轰炸机在狗斗中压根不是对手,就是雅克-3、拉-5等战斗机也落于下风。只是他感到困惑,这么好的飞机为什么以前不见到呢?难道是新型号?

    不过京特-拉尔并不急着与红军战斗机交手,他已完全明白了红军的目的,所以放过了对方的护航机,只管朝着轰炸机猛烈开火,在他孤军奋战2o多分钟的时间里,一个人单枪匹马连续击落8架飞机。红军轰炸机队伍被他搅和得阵型大乱,没能实现密集投弹,只能三三两两草草地向军舰进攻,这些没受过对水面目标进攻训练的飞行员。驾驶着又不具备俯冲轰炸功能的轰炸机,最后大多把炸弹扔到了河里,除了炸起几道二十多米高的水柱和一些鱼群外,其他一点实际作用都没有。

    眼看瓦西里的飞机被德国人击落,其他编队成员立即丧失了斗志。掩护着轰炸机群脱离战斗,而jg52联队的飞行员们也不敢追击,他们迅地赶回顿河流域上空进行支援,这时低空突入的红军攻击机群现自己已丧失了最好的机会而且又损失了不少飞机,最后只能悻悻然退去,在撤退的时候,不依不饶的京特-拉尔抓住机会又揍下一架,一举将自己的单日战果提高到了9架。

    顿河左岸的红军部队忙着抢救跳伞的本方飞行员,听说其中有一位是斯大林同志的儿子,不但被击落而且肩膀处还受了伤。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知道消息的24集团军师长、军长们恨不得自己马上赶到现场,15分钟后,连该集团军司令员加拉宁也被惊动了,他立即下令要求部队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这位重要的飞行员。

    与一般想象不同,瓦西里其实没觉得太多沮丧,虽然自己被击落了,但毕竟性命无忧,跳伞后也落在6军手里,安全有了充分保障。身上的伤也不致命,养2-3个月就能痊愈。在他眼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他圆满完成了任务,从团队任务上说。`他成功率领编队引开了德国集群,为突击部队创造了条件,从个人任务上说,自己也抓住机会击落了一架敌机,成功地将成绩提升到了3架,距离王牌飞行员(5架)的标准越来越近了。最初被救起来的时候他还挺得意。后来听说一架德国飞机单枪匹马干掉了突击编队9架飞机,他的脸迅沉了下来,至于轰炸水面舰艇是否成功的事情他提都懒得提——只要听到顿河河面上那舰炮开火的声音就知道轰炸行动毫无疑问是失败了。

    这一点他想得不错,顿河上的罗马尼亚军舰不过吃到了几枚近失弹,整体上依然保持了完好无损,编队指挥官贝尔纳德上校也从恐慌中反应过来,狠狠地将更多火力倾泻在了对岸红军阵地上以泄怒气。

    听到空袭队伍宣告失败的消息,诺维科夫和华西列夫斯基感到深深的沮丧,但更令人沮丧的消息是回来的诱敌编队飞行员们异口同声地报告瓦西里同志被敌人击落了,目前生死不明。

    这消息一出,索科洛夫当场就跳起来抓狂了,斯大林同志已有一个儿子落到了德国人手里,万一瓦西里同志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下半辈子不用想肯定是完蛋了,他的脑袋中飞地闪过无数事情,唯一没想好的只有一件事——到底是趁内务部找上门来之前先自我了断还是等着被斯大林同志落?

    他哭丧着脸,跳着脚地咒骂其他飞行员。诺维科夫和华西列夫斯基也没想到生这种事,一想到瓦西里面临生死危险的可怕后果,两人也坐不住了。索科洛夫虽然不敢明着火,但他看向诺维科夫和华西列夫斯基的眼神已完全换成了其他,此刻如果能动手,他连杀人的心都有了——都是你们两个混蛋非要捣鼓瓦西里同志上战场,这下好了,看你们到时候怎么和斯大林同志交代?我死也不能放过你们两个,一定要拉你们垫背。

    正在三人大眼瞪小眼之际,参谋长大呼小叫地挥舞着电报纸跑了进来,“好消息!好消息!瓦西里同志还活着,他成功地跳了伞!加拉宁同志亲自来电报说瓦西里同志被24集团军救了起来,他负了伤,不过没有生命危险,希望我们尽快派飞机去接……”

    “好!好!好!”喜极而泣的索科洛夫心想自己终于有救了,华西列夫斯基和诺维科夫两人的脸色也恢复了一点平静。

    “立即安排最好的运输机飞行员去把瓦西里同志接回来……安排4架,不16架战斗机护航。”索科洛夫狂叫着布命令,诺维科夫皱了皱眉头刚想要说些什么,华西列夫斯基连忙按住了他,补充交代道:“索科洛夫同志,接回来之后由你亲自带队,立即把瓦西里同志送到莫斯科去医治,那里有最好的医生……另外,请你向斯大林同志如实汇报战斗情况,告诉他瓦西里少校没给他丢脸,他极为英勇地同法西斯战斗,并且还击落了一架敌机,对有关负伤情况向斯大林同志表示请罪。”

    “是……”索科洛夫下意识地应承了下来,随即马上又想到了什么,期期艾艾地说道,“可是……可是……”

    “躲避不是办法,躲着不见得能让斯大林同志原谅我们……”华西列夫斯基知道对方在担心些什么,他叹了口气,“我一会给你写个条子,你到了莫斯科先去找朱可夫同志,让他出面帮你说几句好话,这样准能过关。”

    “好好好,那实在是太好了。”

    就在华西列夫斯基和诺维科夫苦恼地思考究竟该如何克服德军军舰优势时,曼施坦因也在为接踵而至的不利消息而苦恼:

    先是包围圈里各部队汇报上来的敌情通报,由于没料到24集团军的进军度如此之快,现在河曲部红军被包围的部队根本不是预计的22个师又2个旅,中间又额外多添了7个师又1个旅,差不多是多了三分之一的部队,因此河曲部红军不是预料中的14万人,而是差不多有19万人,在总人数上已过了执行包围、穿插任务的德军总数;

    其次是顿河上游的西南方面军来势汹汹,第6、12,坦克第5集团军一个劲地开展进攻,担任阻敌任务的4个师已来了求援电报,虽然他不想这么快就动用预备队,但在海因里希的建议下,为了巩固上游防线,曼施坦因还是向左翼派出了2个步兵师进行支援。同样道理,下游的红军62、64、57集团军进攻力量也日渐雄厚,他不得不另外增派了1个步兵师,让有关阻敌力量达到了8个师,现在除了在道防线上的3个师,他手里还剩下了3个师,连一辆多余坦克都没有了,力量使用基本已到最大程度。

    最后是河曲部红军困兽犹斗的作风过了想象。设想中红军作战意志迅崩溃的场面并没有出现,今天已在左右肋部自形成了三个比较强烈的抵抗中心,每个中心都至少盘踞着2ooo-3ooo红军,他们有良好的工事可以依托,轻装上阵、重火力不足的部队一时居然啃不动他们,曼施坦因为了不耽误整个战役窗口期,只能狠狠心要求部队绕过不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