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四十一章 大河曲部之战(5)
    “轰”的一声炮响,一颗1o5mm榴弹炮炮弹在人群中炸响,听着威力很大,弹片横飞的范围也不算小,但落在稀疏的进攻人流中却收效甚微,只打倒了两个人,从效费比来评价,这炮弹完全有浪费的嫌疑,但从声势而言,完美地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这一段是德国第6集团军第57步兵师的防御阵地,红军连日来的高歌猛进终于结束了,就像一波接着一波的浪头到最后总要碰到防波堤那样,第27军三心二意的进攻最终遇到了难以逾越的天堑,57步兵师的防御阵地成为他们无论如何也冲不过去的障碍。

    卡尔波夫虽然也尝试着用坦克第1o旅冲了一次,但那错落有致而又密集的火力让这些坦克吃到了十足的苦头,不到半个小时,就被反坦克火力击毁了17辆,而整个坦克第1o旅一共也只有41辆坦克,迫于无奈,他最后停止了这种徒劳无益的进攻。战场上散落着红军坦克的残骸,有t-26的,有kv-1的,当然最多的还是t-34,好些坦克干脆就是被德国人缴获的762mm俄制反坦克炮击毁的,对红军而言,再也没有比这种结果更伤害士气的行为了,而等到88mm高射炮也加入反坦克行列之后,卡尔波夫就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打不下这片阵地了。

    他对拿不下德军阵地是有预期的,在前面几轮进攻中并没有用尽全力,进攻队伍也没有使出红军最著名的“人潮攻势”,反而更像是一次试探性举动,如果不是坦克旅指挥官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实力,这一次试探性进攻的损失将会更小。

    “打不动了……”他喘着粗气,告诉自己的老搭档马斯诺夫,“地上有坚固的工事群,掩体里有充分的反坦克火力,天上还有敌人数量可观的飞机。我们不可能再进攻了……”

    “有一点很奇怪,敌人为什么不反击呢?”

    “反击?为什么要反击?”卡尔波夫奇怪地问道,“我们又没有攻进去,敌人所有阵地都捏在手里。`在这样寒冷的气候里,有温暖舒适的战壕不呆非要跳出防御体系和我们在外面进行对攻,只有脑子坏了的人才选择这么做。这对他们半点好处也没有。”

    “现在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撤呗!希望能有某个笨蛋不知死活地追击我们。”卡尔波夫一字一顿地说道,“向司令员报告,我军遭遇有严密工事和密集火力支援的敌防御部队。部队进攻了5次均告失败,现后退5公里整顿,请求集团军主力予以支援。”

    “27军的进攻毫无疑问是失败了,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却也是成功了,至少他们探明了敌人的现实,也了解了敌人的底线——他们现在是不肯继续无原则地向后撤退了。”21集团军司令员奇斯佳科夫一直在关注27军的进攻,他早就命令其余部队做好了准备,一旦27军攻势不利有被敌人反包围的风险,集团军主力部队就跳出去接应,同时对那几个不开眼硬要追击的德国师狠狠咬上一口。但现在德国人的反应有些奇怪——坚决防御却不反击,这让他精心准备的后招落了个空。那种感觉就像钓鱼的人准备好了诱饵,结果鱼儿对着诱饵居然毫不动心,这让钓鱼的人有些沉不住气了。

    “我认为敌人正面防御的兵力可能不足。”奇斯佳科夫对布钦说了自己的判断,“我了解卡尔波夫同志的性格,他肯定没用全力,但即便这样德国人居然也能忍气吞声,这绝不是他们的作风,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们防御的兵力不是很充分。”

    “奇怪啊,第6集团军照理说是有3o多万部队的大集团军。`不至于出现兵力不足的情况。”布钦拿起敌情通报,“从我们已截获的无线电信号来看,至少有17个师一级的呼叫信号,怎么可能会兵力不足呢?”

    “这很有可能。”奇斯佳科夫看了一眼地图。“在顿河下游,62、57两个集团军已现了7个德国师的番号,和27军交手已有2个师,或许我们更应该在其他地方动手,试试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德国番号……”

    正说话间,布钦接到了最新电报:“西南方面军的消息。瓦图京司令员命令第46集团军的先头部队今天从上游渡河,他们不但成功架设了浮桥,而且还击退了至少4个德国师的防守兵力。”

    “他们遭遇到了敌人抵抗?”

    “是的,不过抵抗似乎不是特别激烈,否则不可能取得如此迅的战果……”

    “4个师……”奇斯佳科夫沉吟片刻,“那就有13个师了,还差4个。”

    “瓦图京司令员打算2天内把46集团军先渡过河,然后再让第12、第6、坦克第5集团军等依次渡河。”

    奇斯佳科夫心里一惊:“他不管霍特集群了?”

    “这是总参谋部的意思,霍特集群交给布良斯克方面军应付——不求击败敌人,只拖着他们不要去增援曼施坦因即可。”

    “第46、第12、第6、坦克第5……”奇斯佳科夫一边扫视着地图上西南方面军的兵力部署,一边小声嘀咕,“瓦图京同志还是那个雷厉风行的性格,度倒不慢,可惜咱们司令员罗科索夫斯基同志貌似没这么大魄力,我请他把24集团军也投放过河,电报打上去都2天了,还让我慎重……”

    “司令员或许有他自己的考虑……”布钦不想在背后评论方面军司令员的是是非非,转移了话题问道,“卡尔波夫同志的增援请求怎么处理?”

    “请他慎重!”话一出口,奇斯佳科夫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刚刚还在背后议论罗科索夫斯基“魄力不够”,转眼对自己的下属也用了“慎重”,人呐……

    他自我调侃道:“估计在卡尔波夫心目中,我也属于魄力不够的司令员。”

    就在奇斯佳科夫和布钦正在商议如何答复卡尔波夫时,顿河方面军司令员罗科索夫斯基中将也在指挥部里和一帮作战参谋就下一步行动进行热烈讨论,他皱着眉头问道:“从已掌握的情况来看,德国人准备以罗斯托夫为中心构建一个半圆形防御体系?”

    “恐怕是的。”方面军参谋长马利宁少将回答道,“从敌人前期一直不战而退的奇怪情况来看,他们似乎有意识地往回缩了,这是准备缩小防御面以提高防御密度的行为。”

    “敌人兵力不足?”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在没有更多情报支持之前,我认为我们不能盲目下结论,还是先将这个问题交给莫斯科和总参谋部判断吧。”

    罗科索夫斯基点点头:“莫斯科已再次来催问24集团军的动态了,你去妥善安排一下,今夜务必要出过河了,免得到时候我们方面军过河最早,结果进入罗斯托夫反而落在后面,所有牺牲与坚持最后便宜了别人一样。”

    “瓦图京同志顺利渡河,奇斯佳科夫同志的先头部队撞上了敌人的坚固防线,目前其实力不足,没有能力突破,崔可夫和托尔布欣同志的两个集团军在继续猛烈进攻,但成效很差,唯一的好消息是至少吸引了7个德国师的兵力。”朱可夫正在向斯大林汇报情况,“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司令员叶廖缅科同志建议让更多的集团军在更下游的位置展开进攻,他不相信德国人能沿着整条顿河布防……”

    “他早该想到这一点。”斯大林不满地说,“为什么直到今天才提出这个建议?”

    “他一直要求空军支援,没有足够的飞机他认为很难在顿河上架桥。”华西列夫斯基补充道,“但他的要求太高了,他要求一天16小时持续不间断的空中保护,最好还能出动大规模轰炸机群对敌人的机场或者防御兵力进行针对性轰炸——这我们完全是做不到的,我们既没有这么多飞机,也不可能在一个方向投入那么多兵力。建一座桥需要几个小时和无数材料,但毁掉它却只需要半分钟和一颗炸弹就够了。”

    “您的处理意见是对的,叶廖缅科同志一贯喜欢进行这种狮子大开口的要挟。”斯大林恨恨地说道,“有这么多技术兵力我早就拉出去对付黑海里的德国人了,怎么会还在这里伤脑筋。”

    叶廖缅科当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尽提些总参谋部无法满足的条件来为自己的进展不利搪塞、掩盖,只不过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也不是好惹的,不但很快揭穿了他的真面目,还让他在斯大林面前大大出了一会洋相。

    “曼施坦因手里的兵力有多少?”

    “25-3o个师,至少有3个装甲师。”

    “现在已暴露的兵力占了一半,还有一半呢?”斯大林不解地问道,“假设他没有抽调机动兵力用于登6,则至少还有1o个师可用于机动作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