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三十九章 大河曲部之战(3)
    “指挥员同志要善于动脑筋,不要在一个方向死顶,62、57集团军既然这么困难,那就干脆不过河而吸引德军重点兵力,其他集团军应该接着通过河曲部渡河,一个集团军被敌人围困是圈套,当我们投入3个、4个乃至5个、6个集团军后,敌人还能轻易包围、吃掉我们么?”斯大林瞥了一眼地图,“再说,就顿河弯曲部那点地方,能摆下3个集团军已是极限了,再多兵力根本施展不开……”

    “我和华西列夫斯基同志商量了一下……”朱可夫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我们打算再等待一段时间,等顿河全线结冰就动全面进攻,那样顿河水面就不会成为我们的障碍,法西斯是挡不住我们进攻的……”

    “还要再等待至少一周?”斯大林皱着眉头问道。`

    “恐怕要1o天,1o天后冰层比较厚,可以支撑坦克过河。”

    “那么,下游您打算拖多久呢?康斯坦丁同志……”斯大林用嘲讽的语气问道,“别说您不知道下游再过一个月也结不了冰……”

    “这……”朱可夫的原意就是继续拖下去,但听最高统帅的意思,他没有那么多时间拖延了。

    “黑海舰队来报告,昨天、今天两天他们连续遭到敌人的猛烈进攻,又被击沉了2艘驱逐舰。现在高加索左翼的新罗西斯克、图阿普谢、索契等各港口均处在敌人威胁之下,处境岌岌可危,敌人控制了天空又控制了海洋,我们的部队根本招架不过来,万一敌人在这里登6并进攻怎么办?”斯大林恼羞成怒地说道,“前几天奥克佳博尔斯基同志还在我面前吹牛,说可以与德国人一战,现在倒好,被法西斯一顿教训后求援的电报一封接着一封往莫斯科打,央求总参谋部和库兹涅佐夫同志给他想办法。`你们有什么好办法?”

    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均苦笑着摇头,别的地方都可以考虑派援兵,就黑海那个封闭的大池塘根本没法送援兵过去。

    “不要忽视这种可能性……”斯大林提高了声音,用手在地图上将这些城市一一划过。皱着眉头说道:“本来崎岖的高加索山区是该方面军最好的屏障,德国人要想通过这些山口必须付出惨重代价,但反过来说,这些山口也会成为我们的麻烦,如果敌人在我们的背后登6。我们根本无法从容调集兵力……”

    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都不能否认这一点,在高加索各隘口后面是带状平原,高加索方面军的部队从新罗西斯克、图阿普谢、索契一路延伸到苏呼米,形成了一串长蛇阵的防御体系,各城市之间由铁路相连,一旦德国在中间某个地方登6,整个防御体系就可能被破坏,到时候被截断退路的红军左边是大海,右边是高山,前面是德军。后面没了退路就只能在包围圈里等死,偏偏能登6的港口还那么多,根本没办法一个个重点看管过来。

    “所以我猜测曼施坦因故意在顿河弯曲部布置了这样一个圈套,利用我们的思维定式和恐慌心理迫使我们不敢动弹,而他已把主力悄悄调往南翼,准备起致命攻击……不然,希特勒为什么无缘无故地调遣这么一支舰队进来——留在地中海对付英国人不是更好?”

    华西列夫斯基想了半天,憋住一句话:“我有个建议,是否可以请西南方面军在顿河上游,也就是起……”

    “还是先进攻敌人左翼、吃掉霍特集群那一套老调重弹?”斯大林不悦地皱起眉头。`“能直接打击到罗斯托夫么?如果霍特集群往北转移怎么办?华西列夫斯基同志,您要有全局眼光,罗斯托夫的敌人根本不怕我们的侧翼包抄,现在他们有了庞大的舰队。牢牢控制着黑海和亚海的制海权,通过海路想送多少物资就送多少物资,连唯一可对他们进行骚扰的游击队都不复存在了……”

    朱可夫沉默着不说话,德国人向黑海派遣舰队很明显是步好棋,不但利用黑海和亚海将三个方向的集群有机联系在了一起,而且还利用舰队的炮火和快移动能力形成了强大威慑。因为凭借这支舰队的调度,敌军可方便地在三个战场间进行内线腾挪,找准红军的薄弱环节进行突击,红军6上行军的增援度是赶不上军舰在海里航行的度的——偏偏这种优势短时间还没办法破解,因为目前红军在黑海方面无论海空都不占优势,就算是偷袭也很困难,红军航空兵缺乏俯冲轰炸能力和对付水面舰艇的经验,去了只能做无用功。

    看着两员大将都不出声,斯大林自己提了建议:“或许,我们可以让21集团军先头部队继续向前进攻,看看敌人到底有什么打算,同时让后续的24集团军做好渡河准备,现在一天最多能渡过多少兵力?”

    “如果德国人不干扰,大约是4-5万人和相应技术装备……”

    “24集团军不到1o万人马,如果抓紧时机的话2天就够了,27军两天还不会被德国人吃掉吧?”

    “这个……”朱可夫苦笑道,“当然不会,不过就27军那点兵力也打不动敌人。”

    “那就用21集团军的部队继续进攻,不需要他们撼动敌人的防线,只要求他们进一步试探德国人的虚实,我就不信曼施坦因能一直把地盘让给我们,姑且让我们碰一碰他的乌龟壳。同志们,不能因为害怕敌人有圈套而不敢动弹,大家大眼瞪小眼能收复失地么?”斯大林对着两个手下循循善诱,“你们既怕曼施坦因的主力在前面等在我们自投罗网,又怕曼施坦因会和我们玩圈套而不把主力摆在那里,但从辩证法的角度事实只有一个结果,不试一次怎么知道呢?”

    “好吧,斯大林同志,我们争取明天凌晨就起试探性进攻……”朱可夫被斯大林说服了,事实上他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疯了……让我们一个军去对付一个集团军?还是德国第6集团军这种大编制的部队?”第27军军长卡尔波夫看完要求他进攻的电报后一把将报文纸扯得粉碎,电报命令他一直向前进攻,直到遭遇敌人的坚强防御为止,“这可是德国人编制最大的集团军,实力比我们一个方面军都强,这是让我们27军全部去死的意思?”

    政治委员马斯诺夫也不理解这道命令的真实用意,但还是劝解道:“军长同志,话不能这么说,现在敌情不明,上级长希望我们为主力部队探明敌人防御,这是对我们的信任。再说,上级长也没对我们提出诸如攻克防线、占领哪座城市的指标,只要求我们碰一下敌人的防御体系而已……”说完他朝卡尔波夫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反应过来这是老搭档暗示自己谨慎从事,万一敌人势大就立即缩回去的意思,他的嘴角微微向上一扬,笑了。

    在转命令27军前去进攻的电报后,第21集团军司令员奇斯佳科夫自己也很烦躁,从感情来说他是想率领全集团军跟上去支援27军的,不管怎么说,27军都是集团军的尖刀部队,卡尔波夫当年还和他是一个连队的战友,无非他是连长,卡尔波夫是排长罢了;但从理智来说,他又不能让整个集团军压上去接应,在自己后方尚未明确得到其他友邻部队支援的情况下,一同上前很可能变成一同陪死。

    斟酌了半天,他最后下定决心道:“除三个师留守弯曲部外,整个集团军前压5o公里,保持高度警戒,防止敌人突然袭击……把坦克第1o旅配给卡尔波夫同志,一旦战局不利就立即后退收缩,同时向方面军司令员罗科索夫斯基同志和莫斯科请求支援。”

    当然,朱可夫也不是简单照搬斯大林的命令而其他什么事也不做,他和华西列夫斯基商量了半天,虽然斯大林一直不允许西南方面军向右翼进攻霍特集群,但并没有反对该方面军从其左翼进攻罗斯托夫,他给西南方面军司令员瓦图京打了电报,要求西南方面军配合21集团军展开进攻,同时要求他在顿河上游构筑浮桥,准备南下参战。

    红军一动,各种战场信息立即反馈到了曼施坦因这里,他敏锐地察觉到红军战役决心已生了变化,红军高层在心态上也变得心浮气躁起来。

    看着作战参谋们调整沙盘上的最新敌情,他点头道:“准备让西南方面军向我左翼进攻——很好,他们终于放弃了从侧翼进攻霍特集群的企图,告诉正面防守的将士们,寸步不退,牢牢将阵地守卫在手里……”

    “那侧翼的部署呢?”韦勒问道,“如果红军渡河,最起码也不会少于1个集团军的兵力。”

    “侧翼嘛……”曼施坦因沉吟了一下,大手一挥,很有气势地说道,“放他们过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