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三十章 联合舰队之怒(12)
    时隔两个月之后,沃尔夫冈-冯-里希特霍芬大将重新回到了东线,他心潮起伏,激动得难以自抑。虽仅仅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但在他心目中仿佛已过去了两年之久一样。两个月前因为霍夫曼的一纸调令,这位从西班牙内战开始就打满全场的空军老兵从东线南方航空队司令的位置上退了下来,转而担任海军航空兵司令开始承担起德国海航的建设工作来,甚至连空军大将的军衔也换成了海军大将。

    如果是和平时期,2个月估计只够官僚们完成交接手续与告别仪式的,特别还是从空军转职成海军这样关键的转变,随便哪个环节都可能耽搁许久。但战争时期这种速度显然是不能令人满意的,不过也没有任何人能做得像里希特霍芬这么完美了,在两个月里他干成了三件足以让所有人都赞不绝口的事情:

    版权声明

    如果您看到本声明,说明是实行了防盗机制后的错误章节,请不要着急,按照以下步骤就可以恢复正常:

    1、如果您使用pc端阅读本文,请过45分钟后刷新一下即可;

    2、如果您用手机端看,同样过45分钟重新下载一次章节内容即可,具体操作步骤为:轻击阅读页面中央。在上端出现下载箭头后重新下载错误章节覆盖,然后退出阅读页面后重新进入;如果还不行请关闭软件重试一次;当然最好的办法是看到有更新后别理会。过45分钟再阅读则一切均会正常;

    3、如果您在别处阅读本文,请您去阅文集团注册vip账号观看本书,用实际行动鼓励作者更好地创作;

    4、如果您不愿意为此付钱,那就请耐心等待,届时肯定会有正常版本。

    谢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对大家造成不便深表抱歉。作者将尽力写作。

    版权声明

    更多的苏联居民在德国生活的诱惑下投敌了。投敌运动的规模之大,有一个事实就能说明,那就是在德军从苏联撤退时,几千名哥萨克地区的居民--妇女、儿童和老人都与他们一同撤离了。工程师布罗尼斯拉夫卡明斯基所指挥的俄罗斯解放人民军在向西方进军时,与他们一同前往的还有布良斯克州洛科济自治区的数千名居民(后来,卡明斯基的部队被编入俄罗斯解放军第1师)。1943年秋天,德军从塔曼半岛向克里木撤退时,自愿和他们一起走的就有大约120,000名苏联公民。其中超过80,000名是哥萨克人。45

    应该注意到的是,与其他俄罗斯的投敌者们相比,哥萨克人在德国人那里属于比较有特权的阶层。德国人把他们当成盟友。并且也不反对哥萨克地区在德意志帝国的庇护下实行更大权力的自治。负责管理东部领土的德国部长、种族学说创始人之一的阿尔弗雷德罗森贝格

    ,顿河哥萨克首领Пh克拉斯诺夫在宣言中号召说:“大家加入德军吧!同他们一起去战斗!同时要牢记的是,在最后会战中这危险而抉择的关头,只有那些毫不犹豫地与元首和德国人民坚定地一起并肩战斗的人,才能在新欧洲里占有一席之地。”由于这个原因,所以提出了这样的口号:“哥萨克们!德国的胜利就是我们的胜利!”

    类似的号召反映出在德国武装力量里服役的许多哥萨克人的心声。关于这一点,在他们从前线写给家里的信中就可以看出。例如。谢苗拉林在1942年12月的家信中就自豪地告诉父亲说:“……我现在有权利骄傲了,因为我现在是德军的一名士兵,属于顿河哥萨克。征召以后我不想打仗,干脆跑到德国人这边来了。反正在红军那里我一分钟也不想干了……”而库班的哥萨克阿列克谢克里文科在给妻子的信中写道:“我现在参加了德军部队……我们的长官非常关心我们,不仅关心我们,甚至还关心我们的家人。”

    1943年11月10日,由德军最高统帅部的参谋长В凯捷利和负责东部领土的德国部长А罗森贝格签署了对哥萨克人的宣告(内容由Пh克拉斯诺夫起草),这是对哥萨克阶层在与红军进行的战斗中所作贡献的承认和肯定。它保障了哥萨克阶层拥有沙皇时期的所有权利和特权,还保障哥萨克阶层的土地权利不容侵犯。该宣告说,这是“你们的先辈们用鲜血换来的”,在他们不能回到祖国的情况下,还可以暂时“在元首的庇护之下,在东欧继续你们哥萨克式的生活,还会为你们提供土地,以及你们的生活方式所必需的其他一切特殊用品”。为了报答这份宣告,Пh克拉斯诺夫满意地表示,德国政权“在全世界面前承认了哥萨克的功绩”。他很肯定地说:“虽然我们不知道,德国对苏维埃进行的战斗最后在哪里取得胜利,苏维埃又在什么地方灭亡……但是,无论这个地方在哪,我们哥萨克人都会听从指挥,都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以便早日取得这个胜利。此后,我们会解放顿河、库班和捷列克,那时,哥萨克阶层将在德国和元首希特勒的庇护之下彻底得到解放。”

    “我们的住处对面有一块田地。每当无聊的时候,我就经常看那位农民怎样种这块地。他犁的每一道沟都那么恰到好处!每一块小石头他都仔仔细细地拣了出来。我是农民的儿子,凭经验就知道这样侍弄出来的地收成会怎么样。只有到这时,我才开始相信那些传说,说是德国人地里的收成可以是我们的3~4倍……我欣赏着坐落在鲜花丛中的一幢幢五颜六色、十分漂亮的小房子。我在想,这肯定是一些资本家避暑的小别墅,他们这些人靠着剥削劳动人民,来达到自己享受的目的。要知道,当我们还在苏联的时候,整天被灌输的就是这些说法。而当我听说,这些小房子是伐木工人住的,并且干这行的都是村子里最穷的人,因为他们不论严寒还是酷暑都不得不在巴伐利亚的森林中做雇工,而且他们干的是最苦最累的伐木的活,我简直不能相信。我想,在苏联就算是机关工作人员、银行行长或者工厂厂长也过得要比这里的工人寒酸得多。于是,我不得不说:你们这些德国人啊,算是有两次战胜了我,第一次是在沃尔霍夫,而第二次就是在这里,在德国的心脏。”“我们的住处对面有一块田地。每当无聊的时候,我就经常看那位农民怎样种这块地。他犁的每一道沟都那么恰到好处!每一块小石头他都仔仔细细地拣了出来。我是农民的儿子,凭经验就知道这样侍弄出来的地收成会怎么样。只有到这时,我才开始相信那些传说,说是德国人地里的收成可以是我们的3~4倍……我欣赏着坐落在鲜花丛中的一幢幢五颜六色、十分漂亮的小房子。我在想,这肯定是一些资本家避暑的小别墅,他们这些人靠着剥削劳动人民,来达到自己享受的目的。要知道,当我们还在苏联的时候,整天被灌输的就是这些说法。而当我听说,这些小房子是伐木工人住的,并且干这行的都是村子里最穷的人,因为他们不论严寒还是酷暑都不得不在巴伐利亚的森林中做雇工,而且他们干的是最苦最累的伐木的活,我简直不能相信。我想,在苏联就算是机关工作人员、银行行长或者工厂厂长也过得要比这里的工人寒酸得多。于是,我不得不说:你们这些德国人啊,算是有两次战胜了我,第一次是在沃尔霍夫,而第二次就是在这里,在德国的心脏。”

    “我们的住处对面有一块田地。每当无聊的时候,我就经常看那位农民怎样种这块地。他犁的每一道沟都那么恰到好处!每一块小石头他都仔仔细细地拣了出来。我是农民的儿子,凭经验就知道这样侍弄出来的地收成会怎么样。只有到这时,我才开始相信那些传说,说是德国人地里的收成可以是我们的3~4倍……我欣赏着坐落在鲜花丛中的一幢幢五颜六色、十分漂亮的小房子。我在想,这肯定是一些资本家避暑的小别墅,他们这些人靠着剥削劳动人民,来达到自己享受的目的。要知道,当我们还在苏联的时候,整天被灌行行长或者工厂厂长也过得要比这里的工人寒酸得多。于是,我不得不说:你们这些德国人啊,算是有两次战胜了我,第一次是在沃尔霍夫,而第二次就是在这里,在德国的心脏。”

    ...